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习惯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八月中旬,江城第二医院。

  消毒水味弥漫的走廊里,病人来去匆匆,护士站附近人流涌动,直到快中午,才稍微清闲了一些。头顶老旧空调运作的声音呼呼响,闲散了一些的护士们便趁着换班的时间讨论午饭该吃什么。

  “去吃红烧肉吧!我记得今天周三,一食堂红烧肉开门了。”收好了护士帽,林佳兴高采烈地开口。

  旁边赵小敏闻言眉头瞬间一皱,摆摆手拒绝道:“那上面都是脂肪,吃了肯定长胖。我最近在减肥,还是算了吧。”

  林佳疑惑:“你不前段时间刚减过肥吗?这怎么现在又开始减?”

  “减肥怎么可能是一阵阵的。”赵小敏拍了拍她的脑袋,笑道:“再说我月底还打算和我男神去看音乐会,万一事到临头发现裙子穿不上就好笑了。”

  林佳震惊:“音乐会?那么高深的你听得懂吗?”

  赵小敏脑袋瞬间滑下几道黑线:“你讽刺谁呢?这不就是换个地方、不带耳机听歌吗?能有什么高深不高深的?”

  “那这种地方票应该很贵吧?你出钱?”

  赵小敏托着下巴思索一番,随后淡淡开口:“我男神付的钱,毕竟我又不了解这个事。不过我估计…挺贵,因为里面有一个钢琴家挺出名的,你知道吗?就前段时间因为长得太帅,在网上火起来那个,柏颂。”

  “柏颂!!!”林佳大喜:“我知道诶,就那个穿上黑色西装在舞台上弹钢琴的视频,特别绝!当时我就觉得他长得像我未来男朋友。”

  赵小敏撇嘴:“倒也不必。”

  林佳无奈:“做个梦都不行吗?”

  赵小敏无语凝噎:“……你开心就好。”

  闹闹腾腾的场景最终被护士长的到来给厉声打断:“你们几个,要吃饭的话就快点去吃,下午可还有的忙。”

  人群瞬间四散而开,护士站里只剩下了值班的几个人。

  胖乎乎的护士长见状,连忙转头看向台前检查病历的女人,温声询问道:“阮医生你不急着吃饭吗?”

  白大褂上的扣子紧紧扣着,留着棕色短发的女人正低着脑袋,像是在认真看着上面的字迹。

  闻言指尖动了一动,半晌昂头笑:“下午我没班,正好先把这都看完了再过去。”

  “阮医生辛苦了。”

  胸牌照片上的女人笑颜明媚。

  阮念闻言轻笑,手指微动,随手卷起耳畔被风吹乱的碎发,道:“哪里,你们也很辛苦。”

  -

  仔仔细细地看完了病历,确认没什么问题后,她扶了扶酸疼的脖颈,刚掏出手机打算回复姜韶发来的约饭消息,李淑云的电话便打来了。

  “念念干嘛呢?”

  妇人熟悉的大嗓门传到耳畔,阮念有些无奈地勾了勾唇:“刚下班,打算去吃饭。”

  “这么忙?”虽然了解医生日常就是如此,但李淑云还是微微有了怒气:“这都快一点了才放你去吃饭,万一到时候身体出问题了怎么办?”

  沿着走廊去往尽头的值班室,阮念不禁笑:“就一顿饭而已,能怎么身体不好?再说我这都习惯了,你要是让我十二点去,我还不一定乐意吃。”

  “你这就是狡辩,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在乎!”李淑云顿时厉声开口。

  阮念闻言,无奈地撇撇嘴,没有应答。

  絮絮叨叨地又讲了一些有的没的,李淑云这才慢悠悠地说到了正事:“话说回来,你今天下午不上班对吧?”

  “嗯,怎么了?”

  对面的李淑云闻言瞬间喜笑颜开:“这不你前段时间太忙,连星河过生都没有去。现在好不容易清闲一点了,你姨妈就想和你见个面,正好顺便给星河祝个生。”

  阮念没察觉出什么,毕竟之前确实是她太忙,错过了沈星河的生日会。

  低头合上文件,她柔声问:“今天吗?”

  李淑云应声:“嗯,晚上,你要是能来,到时候地址我发你手机上。”

  想着下午确实没什么事,阮念嘟哝着答应了:“行,我到时候准时到。”

  “那太好了!”李淑云似乎对她的应答很是兴奋:“记得回家换个好看点的衣服,收拾一下自己,毕竟你姨妈好久没见你了。”

  阮念无奈晃脑:“知道了。”

  挂断电话,她犹豫几秒,还是点开里微博,指尖按上悄悄关注。

  5-7

  柏颂v:演出很开心,谢谢大家。

  转发5w 评论5w 点赞20w

  三个月了。

  她低眸看着,面上一时间有些出神。

  “叮——”

  手机突然响起,蹦出了姜韶的微信界面,打断了她莫名惆怅的思绪。

  -

  诊室里空调温度开得很低。

  “柏先生,就拍的片子来看,你的术后反应很好,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至于眼睛酸涩的症状,极大概率是因为休息时间不够,作息不够规律造成的,日后多休息就能缓解了。”

  姜韶对着旁边的片子轻声解释,桌前长相出众的男人却并没什么反应,沉默许久之后才淡淡应了一声:“谢谢医生。”

  “职责所在。”她柔声回答,低头间隙不经意瞟他一眼,发现他并没有立刻离开,反而正昂着脖子眸光认真地看着墙上的一副合照。

  姜韶顺着他视线看过去。

  那是一年前她刚入职的时候,一个科室的人一起在医院门口拍的照片。

  思及此,她眼眸顿时一眨,随后急匆匆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点开某人的微信。

  “念念、念念,我这边忙完了,你在值班室等我一会,我马上过去。”

  飞速地收拾着桌面,她从中找出空调遥控器,关掉后背处过于低的温度。

  手机轻响,对面的回音传来:“我不着急,你慢点也行。”

  温温柔柔的嗓音里夹杂着女人轻手翻着纸面的声响,配合着窗外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还有地面上迎着风摇曳的窗帘光影,像是一瞬间听到了夏天。

  骨节分明的手指不知觉收紧,男人平静的眼眸里泛起了一圈圈的涟漪暗涌。

  “柏先生。”

  姜韶拿着文件,看着门边仍旧出神的某人,忍不住小声提醒:“现在是休息时间,所以您要是还有问题,可以在外面重新挂号。”

  男人闻言,立即收回了落在合照上的视线,微微点头道:“不好意思。”随后径直扭头离开诊室。

  姜韶看着那人消失在门边的背影,内心有些不解。

  -

  或许是因为错过了饭点,食堂里的人并不多。

  姜韶端着餐盘走到阮念面前,注意到她一直低头看着手机,不禁疑惑:“看什么呢你?连饭都不吃了。”

  “抢票。”阮念轻声回答。

  姜韶抿唇:“演唱会门票?”

  她摇摇头:“不是,音乐会门票。”

  “音乐会还要抢?”姜韶不禁瞋目结舌:“这种演出不是一般很少人看吗?”

  毕竟在她眼里,音乐会一般都是比较“高雅”的艺术,所以相对应的,应该属于小众品味,像她这样性子急躁的人是肯定欣赏不了的。

  阮念听完她的疑惑,有些无奈地勾唇笑:“可就算再小众,它也有受众。”按熄手机屏幕,她继续补充:“而且这一次演出是公益性质的,不要钱。”

  姜韶震惊:“不要钱?”

  阮念笑着点点头:“俗话说得好,不占的便宜白不占。而且,这一场有比较受欢迎的…的人,所以这一次订票的人比以往的人要更多。”

  姜韶微微挑眉:“明星?”

  阮念无奈叹气:“钢琴家。前段时间网上疯传的一个弹钢琴的视频,里面那个人就会参加这次演出。”

  “视频?”姜韶低头咬了一口鸡腿,有些不解:“我怎么不知道。”

  那是因为你整天除了工作就在打游戏。

  阮念沉默了十几秒,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淡淡答:“反正就挺火的。”

  像是一瞬间被引燃的烟火,照亮夜空的同时也暴露了她小心翼翼藏匿了那么多年的珍宝。

  高兴里又夹杂着一些莫名的难过。

  “他现在连粉丝站子都有了。”

  像是吐槽又不像是,姜韶一瞬间就闻出了莫名的味道:“怎么感觉你这话有点醋味呢?你不会喜欢那个人吧?”

  “他钢琴弹得好。”阮念没有直接回应,低头扒拉着米饭:“崇拜罢了。”

  姜韶的好奇心此刻已经被阮念这完全遮不住的爱意给吊起来了,她放下筷子掏出手机点进搜索框:“叫什么名字?我搜搜。”

  “柏颂。”阮念漫不经心地答,下一秒却被姜韶突然的一句惊呼给直接吓到抖掉了筷子。

  “木字旁的柏?歌颂的颂?”她几乎是抖着声调在问。

  阮念被她的语气连带着紧张了起来:“嗯、嗯。”

  “我、靠!”姜韶少有的骂了脏话,语气急忙里带着惋惜:“我刚刚看诊的那个病人就是他,怪不得,我就说怎么出门的时候在走廊尽头看到那么多小女生,还以为是有什么男明星来了,结果竟然是他。”

  阮念低头扒饭的动作瞬间僵硬,话里话外都是藏不住的担心与在意:“柏颂来我们医院了?是他眼睛又出问题了吗?”

  姜韶摇头:“没,就是休息不好。”说完看到面前轻轻松了口气的女人,眼眸冒出了闪烁的亮光,半晌满脸堆笑拱手道:“这样说来,我可是有他的电话号码哦,你要是想要的话……”

  “透露病人隐私是不合规的。”阮念笑着开口:“再说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能看到他的演出,看到他一点点被人喜欢,就很好了。

  姜韶听到她的语气,有些无可奈何地晃晃脑袋:“还说不喜欢。”

  桌面上的手机轻响,阮念点开一看,是音乐会的座位号。

  “抢到了”姜韶看到她脸上的笑颜,立刻明白过来。

  阮念笑眯眯地点头。

  姜韶:“不是人很多吗?你怎么一抢就抢到”

  阮念低头看着手机,随口应答:“习惯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