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回家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你们怎么这么慢?”

  沈星河百无聊赖地站在大厅里晃悠:“我都等了快十几分钟了……”

  刚从楼道里出来,迎接他们的就是沈星河贱儿贱儿的表情。

  阮念本来情绪就不稳定,此刻听到他的问题,也不在乎后面还跟着的男人,上去就是一通教训:“那你为什么要跑那么快?楼道那么黑,万一摔了怎么办?”

  “那我也不是怕你揍我吗。”沈星河故意别着脸不看她,一副傲娇的样子,说话的语气却是怂怂的。

  阮念闻言,轻呵一声:“搞了半天,你是觉得你这样跑了我就不会揍你吗?”

  话音刚落,沈星河脑子一转,反应飞速就迈开了步子躲到柏颂身后:“我是弄丢了你照片没错。但表姐,照片丢失,这不恰巧就是就是借物喻人,告诉你人要往前看,你需要再找一个喜欢的人吗?”

  男人听着小孩的话,落在女人身上的眼神不经意一暗。

  “呵。”阮念鼻孔冒气:“你弄丢东西你还有理了是吧?而且再说了,我气的是照片吗?我气的是你不经允许进我房间,还翻我东西。”

  “可是是姨妈答应我进的。”沈星河出声辩解。

  “她让你进是让你用我的书桌写作业,不是让你翻我东西。”阮念越说越气:“你也别想着借我妈来压我。”

  “我……”沈星河没了辩解的话,站在原地哼唧半天也没说成一句话。

  阮念挑眉看他:“没话说了?”

  沈星河见状,恨恨地吸了下鼻子,眼角像是要冒泪花:“可我也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好好道歉。”阮念冷静开口,并没有因为面前小孩要哭就收敛脾气:“这事我就当你翻篇了。”

  柏颂闻言,顺势就往旁边挪了挪身子。

  沈星河瞳孔一缩:???

  阮念见状一时也有些怔愣,扭头看向他。

  “当面道歉比较好。”柏颂淡淡开口。

  眼角的泪花不经意间越来越多,沈星河沉默着,半分钟后终究还是受不了,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哭唧唧地开口:“对、对不起,我以后、以后再也不翻表姐的东西了。”

  小孩的鼻子通红,阮念看着一时也有些不好受,沉默几秒后走过去蹲下身子抱住他,温柔地拍了拍他的后背:“知道错了就行,以后别再犯了。”

  沈星河依赖地贴着她脖颈,边哼边说:“不、不会了。”

  “好了。”见他情绪慢慢稳定,阮念便伸手扶好了他的身子,指尖拂过它脸颊的泪水,轻轻擦拭几下,柔声开口:“表姐带你去买雪糕。”

  沈星河忍下泪水应声:“嗯。”

  牵住他的手起身,阮念一抬头就对上了柏颂打量的视线,眼神不知觉有些逃避。

  刚刚是因为太着急沈星河,所以直接忽视了他的存在。

  现下回过神来,一时间尴尬和紧张的情绪都冒了出来。

  “我……”她微微张口,想着说些什么来越过这一瞬间的尴尬场景,最后却被男人轻柔的笑声给打断:“不去买雪糕吗?”

  这是重逢之后,她第一次见到他笑。

  脸颊有些莫名的热,她僵硬地绷直了身子,紧跟着笑了笑:“那走吧。”

  -

  人潮汹涌的超市里,沈星河正在冰柜前打转,他从左边逛到右边,又从右边逛到左边,但却迟迟没有挑好味道。

  “表姐。”他殷勤地跑到她面前:“你想吃什么味的?”

  阮念眉尾得意一挑:“你请我?”

  沈星河闻言,立即昂起脖子:“我有钱,可以请你和小柏老师的。”

  抿着嘴角笑了笑,她无奈地摸摸他脑袋:“你钱自己留着,表姐不想吃雪糕。”

  “那我就只给自己买了?”沈星河刻意确认一遍。

  “嗯,只拿你自己的就行。”

  视线在人群里环视一圈,她的目光最后还是落到了不远处角落里戴着口罩的男人身上。

  “会有人偷拍吗?”她看着他带上口罩,紧张地开口。

  柏颂摇了摇头:“不知道,但是戴了总比没戴好。”

  因为那个盗摄的视频,他的微博莫名其妙就多了很多的关注。乌旭对此很高兴,还和他说这样就是火了,证明喜欢他的人很多。

  “喜欢我的表演吗?”他轻声问。

  乌旭脸上的笑容骤然僵硬,半晌才打着哈哈说:“喜欢分很多种,又不是只有表演。”

  “那这个,是什么?”他把手机上的私信递给他看:“后援会,是什么”

  他不常玩微博,少有的几条也是表演完了乌旭催他,他才随手一发。

  “是把你的粉丝聚集在一起的一个小团体。”乌旭简单给他解释。

  柏颂冷漠抬头:“那能不要吗?”

  乌旭眉头一皱,虽然有些不愿,但毕竟清楚他的性格,回答:“当然可以。”

  “那就麻烦你帮我处理了。”

  “……好。”

  柏颂并不喜欢所谓火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厌恶。

  从火灾之后就习惯于当透明的他,并不习惯这些人打着所谓喜欢的名义调查他的家底,调查他的生平阅历,感情经历,甚至是他的家庭住址。

  他更讨厌,在得知他经历火灾失明后,那些人对他莫名其妙涌出来的同情心。然后再借着同情心的名义,追到他家里,三更半夜按响他的门铃。

  他不想再搬第四次家了。

  -

  买完东西,三人径直回了包间。

  上餐之后,阮念便一直埋着脑袋吃饭,偶尔抬头回答几句大人们的问题,其他时间就是尴尬地和柏颂这里碰碰那里碰碰。

  “这是我的杯子。”男人抬眸凝视着她轻声说。

  已经举手到了嘴边的阮念闻言嘴角有些颤抖,默默无语地放下杯子,抽了张餐巾纸小心翼翼地在杯沿蹭了蹭,直到看不见微量的红色以后才又给他递了过去。

  “不好意思。”

  “没事。”

  柏颂没什么反应,接过去之后就把它放到了一边也没有再喝。

  她是傻逼。

  阮念这样想。

  筷子又一次靠到一起,这一次她飞速地收回胳膊,却正好撞翻了一边的杯子,液体沿着桌布流下,直接落到了她的裙摆上,瞬间湿了一片。

  她连忙慌乱地起身往后退。

  出门前忘记查水逆了。

  水滴从裙摆上往下坠,李淑云那边也注意到她的动静,直接起身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水撒了。”阮念无奈道。

  “擦擦吧。”柏颂站在一边,眸光微动,把餐巾纸递到她眼前。

  阮念捏着裙摆,面色因为尴尬变得通红,摇头拒绝道:“不用了,我自己去卫生间里解决就好。”

  说完就直接转身出了门,步子踉踉跄跄的,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卫生间里,她靠在台面边缘,使劲把手心里的衣摆足足拧了好几遍,上面却依旧是湿哒哒的,一放下去就直接粘在大腿上,怎么看怎么怪异。

  无奈地站在原地等了十几分钟,试图让它自己晾干的阮念,在手机上响了第五遍李淑云的催促短信后,只能选择磨磨蹭蹭地拽着衣角出门。

  柏颂此刻正靠在外面的走廊边,见她出来,看了几秒便立刻尴尬地别过了眼。

  随后果断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撑开递给她,“盖一下吧。”

  “谢、谢谢。”

  二人随后一起回了包间。

  空调的冷风呼呼地往外吹,柏颂顺势给她拉开了椅子,阮念坐下去,腿上盖着的外套还有男人身上的余热,然后她就不知不觉地红了脸。

  女人此刻离他很近。

  柏颂看着那件搭在他膝盖上的西装,耳垂隐隐有些红。

  短发随意地别在耳后,她白皙的脸庞上只画了一点淡妆,耳垂上的花朵坠饰缓缓晃动,不经意间就荡漾进他的心房。

  像高中时轻轻蹭过他脖颈处的碎发。

  柏颂突然想。

  -

  晚餐用罢,几个人一起出了大门。

  李淑云和陈薇聊的很开心,脸上的笑意从头到尾就没消失过。

  也因此,他们对视了几眼后,在互相交流今天关于他们二人之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后,一致决定让柏颂送她回家。

  阮念:emmm

  他们到底是从哪看出来的柏颂喜欢我

  没等她出声,几个人就开车的开车,坐车的坐车,一下子溜了个没影。

  阮念:……

  “要我送你回去吗?”柏颂问,低眸示意了一下她的裙子。

  虽然下摆现在已经差不多被她给晾干了,但毕竟是湿衣服,穿在身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犹豫几秒还是点了点头:“那谢谢你了。”

  “没事。”柏颂轻笑。

  简单地报了公寓地址,阮念站在车边低眸考虑几秒,最后还是选择坐进了副驾驶。

  毕竟不坐白不坐。

  汽车一路行驶的很平稳,马路边霓虹色的光影四散洒落在玻璃窗户上,形成了一个个五彩斑斓的光格。

  虽然偶尔会有莫名的鸣笛声从车后传来,但其他的一切看起来也都很好。

  氛围很好,人也很好。

  甚至某个瞬间,她还会装作不经意地,借着眼角的余光看看他。

  她不禁开始希望这条路能再长一点。

  而唯一遗憾的,可能就是那时的她并不知道,坐在驾驶座上的他,

  也是如此。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