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驱蚊贴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月光明朗,冷色的光亮投映在树面,像是盖了一层霜花。

  等待的时间过于漫长,阮念百无聊赖地低着头乱晃,微风拂过,她从间隙中抬头,不经意就看到了柏颂通红的耳朵。

  男人似乎没想到她会突然抬头,瞬间便身子僵硬地别过脸,指尖摸着耳朵,像是有些痒。

  被蚊子咬了吗?

  阮念听着耳边不止息的蚊虫嗡嗡声,明亮的眼眸眨了眨。

  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圆形的小猫贴纸,她往他身边走近了一些,掌心伸过去,轻声叫了一下他的名字:“柏颂。”

  男人低眸看过来的目光有些不解。

  “驱蚊贴。”阮念轻笑着解释,边说眼神往他耳边瞥了瞥:“你耳朵都被抓红了。”

  微风带起了树叶,沙沙声不绝于耳。

  柏颂没接手,掩面轻咳了几声后淡淡解释:“那不是蚊子咬的。”

  “那是什么?”阮念抬眸看过去。

  “……”

  柏颂沉默了许久,通红的耳朵在月光下格外明显。

  她听见他像是轻轻叹了声气,随后伸手接过贴纸,礼貌开口:“谢谢。”

  眼角瞬间溢出笑意,她轻应:“没事。”半晌看着男人,简单演示了下动作,轻声示意他道:“撕下来贴在衣领那边就行。”

  或许是因为胳膊上还挂着西装,男人撕开贴纸的动作略微有些僵硬。

  她抬眸认真地看了几眼,柏颂干净又带着光亮的的脸庞顺势落入眼中,和记忆里的似乎没有什么区别。

  像冬日的霜花,偏生沾染了夏天的热烈。

  突然就不知道从哪生出了一股子勇气,她几步跨到他身前,从他手里拿过贴纸,轻声开口道:“我帮你贴。”

  不是问句而是陈述句,她压根没给他拒绝的机会。

  粉色的贴纸背景上是一个灰色的的大脸盘子,一脸的高兴表情。

  阮念低头专注地弄着手里的贴纸,指尖沿着打理平整的衣领边缘划过,背胶不小心沾到手指,留下一点微不可查的痕迹。

  男人身上的薄荷香气在鼻尖缓慢游荡。

  她努力地去稳定心绪,控制着指尖不要乱摸。

  “好了。”她眼神认真地看着那块圆形贴纸轻声开口,说完再次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就步子顺势往后退了半米,直接拉开了二人之间的距离。

  像是充满气的气球一瞬间泄气,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怂得有点快。

  而她没注意到的,是柏颂那本来就红的耳朵,此刻更红了。

  -

  因为柏颂平常性子比较闷,不怎么喜欢在外人面前露面,乐团就给他配了个助理,主要负责安排日常的工作。

  说是助理,但某种程度上也就是个摆设。

  乌旭年龄比他大一点,平常在乐团也有工作,不是专门帮他一个人,所以接完电话后紧赶慢赶也还是晚了快半小时才到。

  他走过来时看到的就是两个跟门神一样的人站在那对峙。

  “柏颂。”

  他轻声叫他,男人神色平静地扭头,白衬衫上不知道为何贴了个粉色的贴纸,有些莫名地好笑。

  “你这啥玩意啊?”他伸手指了指,眼角余光顺势打量了一下一边站着的女孩子。

  柏颂抬眸冷淡地瞪他一眼,没回答。

  乌旭心中顿时了然,扭头看向阮念的眼神瞬间便多了一分亲和。

  木头终于开窍了。

  了不起。

  不远处的白色面包车早在几分钟前离去,月光皎洁,阮念双手背在身后,站在原地有些无所适从。

  “那我就……先回去了?”她轻声开口,柔软的语调里带着礼貌的笑意。

  柏颂闻言立刻垂眸看向她,眸光轻轻闪烁,半晌点点头,应了声:“嗯。”说完看着周围黑漆漆的夜色,不经意抿了抿唇,补充道:

  “如果……如果你不觉得麻烦的话,回去之后可以给我发条信息吗?这样我能确定你安全回家。”

  阮念嘴角瞬间上扬,柔声答应:“可以。那……你也注意安全。”

  柏颂:“嗯。”

  乌旭站在一边,见状不禁笑眯眯地晃了晃脑袋,旋即扭头朝着阮念轻声笑:“小妹妹你放心,我呢,一定把他安全送回家,保证啊——不让你、担、心。”

  男人调笑的语气让阮念瞬间红了脸,像是被人当众戳穿了隐秘的心思。

  她踌躇着语气,不知到该不该解释这人好像误解了的意思。

  “别乱开玩笑。”

  没等她出声,柏颂就已经轻声开口,朝着一边的乌旭瞪了一眼。

  她抬眸,视线不经意划过男人平淡的脸色,眼神里不知为何有些黯然。

  心知肚明的玩笑。

  -

  “你谈恋爱了?”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路面上,乌旭昂头看着后视镜。背后安静坐着的男人,此刻正一反常态地看着手里的手机发呆。

  戏谑的话语进入耳畔,柏颂却低眸看屏幕上的聊天界面,嘴角不经意勾起。

  【念念:我回家了】

  【念念:你早点休息】

  简单回了个【好】,他按熄屏幕,抬头看向驾驶座:“怎么说?”

  乌旭注意到他嘴角的笑意,话语里的调侃更加明显:“难得见你和女孩子有相处,还专门送她回家。”

  “碰巧。”柏颂轻声回答,眼睛里的亮光却是藏也藏不住。

  乌旭看着后面男人脸上少见的笑意,主动给他鼓劲:“既然喜欢的话,那就去表白,反正你都二十七了,是该谈恋爱。”

  脑海里回想着女人的样貌,他语重心长地开口:“而且我看那姑娘长得也挺好看,性格看上去也不错,你努把力,别到时候被别人给抢走了。”

  也不知是那句话戳到了柏颂的痛点,几乎是一瞬间,柏颂的眸色就暗了下去,连带着上扬的嘴角也停滞了。

  可乌旭没有察觉到,依旧自说自话。

  “我说怎么之前给你介绍对象你不同意,原来你在这等着……”

  絮絮叨叨的话语像是扯不开的绳结,一阵又一阵地随着窗外飞驰的光景溜进他的耳畔。

  既然喜欢,

  那就表白。

  可如果,她不喜欢呢。

  -

  温柔的暖光在头顶萦绕,阮念换好拖鞋后径直走走近卧室,一边的lion安安静静地趴在猫架上,眼皮耷拉,困顿的情绪不经意就蔓延到了她的身上。

  一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一手按下接听键,阮念耳朵刚贴上手机,对面就立刻传来了妇人急迫中又带着一丝兴奋的话语。

  “和小柏相处的怎么样?”

  阮念唇角一抿,想着刚刚的事情,嘴角溢出了点笑意:“还、还行吧。”

  “那就是不错了?”李淑云声调瞬间昂扬起来,兴奋地有些过了头。

  阮念微阖眼皮,耳根子有点红:“嗯。”

  “我就说念念喜欢这样的!你还不信!”听筒里的声音有些空荡,李淑云似乎挪开了手机和一边的人对话。

  轻轻叹了一声气,她歪倒在床边,仰面看着头顶的天花板,许久之后,才听到对面人争完了一二三。

  “你爸刚跟我闹呢!”李淑云闷着笑抱怨:“说什么要支持小孩儿自由恋爱,不能强求。还说我给你想亲是逼迫你,是坏事,也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弦没拨好,说起话来五迷三道的。”

  “你别跟念念污蔑我……”手机对面传来阮崇急切的吼叫:“我只是觉得婚姻是人生大事,不能随随便便就决定。那个柏颂好是好,但知人知面不知心,还是要多考虑考虑,货比三家也行啊……”

  阮念闻言,瞬间就笑出了声:“我跟他还没走到那一步呢?怎么在您这都快要结婚了?”

  “那是后话。”阮崇这下彻底抢到了手机:“总之无论如何,保护好自己,不管你有多喜欢他。”

  “……我知道。”阮念无奈应声。

  挂断电话,她顺势点开微信的聊天窗口。

  柏颂的头像是一个模糊的侧脸,除了一边的红色幕布勉强能看清,其他的什么也看不见,包括那个侧脸是男是女。

  幕布的话,那应该是舞台上拍的照片吧。

  这样想着,她也不再乱猜,直接打下几个字,简单说了安全到家的事。

  信息发出去只要一瞬的时间。

  可等回复却是这世上最难受的事情。

  尤其是当对方对你来说,有很特殊的意义的时候。

  柔软的丝被被她控制不住的翻滚带着直接卷了起来,缠绕在腰间,不知不觉间就像是绳子捆|绑住了一样,她却没有注意。

  “叮——”

  【柏颂:好】

  【柏颂:你也早点休息】

  “咳——咳——”或许是因为过于兴奋,阮念在看到回复后,一下子就呛了嗓子。她本想挣扎着坐起来,结果却被身上不知什么时候缠住的被子给直接绊住了动作。

  脚尖挨着床脚,下一秒,阮念就十分不幸地和地面亲密接触了。

  -

  翌日。

  “你这脸……怎么弄得”午间吃饭,姜韶看着她额头上的那一个小包,表情有些好奇。

  阮念吃饭的嘴角有些抽搐,半晌郁闷开口:“晚上睡觉不小心摔了。”

  “睡觉摔的?不可能吧?大学的时候我记得你睡觉最老实了。”

  “就做梦,然后惊醒,摔了。”

  姜韶沉默了一会,随后慢悠悠开口,脸上露出了别样的笑容:“梦见男人了?”

  阮念:“……”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