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蛋糕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原以为只是摔了一下,不会有太多问题。可直到周五,阮念额头上的红肿还是没有消退的意味。

  她本人对此倒不是很着急,毕竟有刘海挡着,不仔细看的话其实也没什么影响。

  可偏偏姜韶觉得不放心,硬是要拉她去三楼的外科看看。

  阮念婉拒几次后仍旧拗不过她,最后只好选择答应。

  三楼外科。

  因为是休息时间,走廊里的病人并不多。

  “晏医生!”

  姜韶一只手还拽着她胳膊,另一只手此刻已经急急忙忙地伸出来,朝护士站边站着的男人用力招了招手。

  阮念面上有些尴尬。

  晏洲曾经是她的家教老师,后来还成了她的同校学长,但两人之间这么多年的交情一直很淡,甚至还不如旁边认识不到一年的姜韶。

  因为她不久前刚拒绝过他。

  可即使心里明知道会尴尬,此刻当着众人的面前,她还是要礼貌点头:“晏医生。”

  “嗯。”他微微点头,态度柔和,仿佛并不在意曾经的那些东西。间隙看到她脸上的伤,眼神微怔:“是不小心伤到了吗?”

  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一边的姜韶就急急忙忙开口:“嗯,晏医生你快帮忙看看。”

  眉头不经意皱了一秒,她不想表现得太明显,只好轻轻扯了扯姜韶的衣袖。

  可对方像是完全没注意到,仍旧紧紧挽着她的胳膊。

  晏洲垂眸,视线落到她的额头,没有什么波动,半晌合上手里的病历,转身往诊室走去:“进来看吧。”

  诊室里空调开的很低,阮念一走进去,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简单地检查完,姜韶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就拿着单子去了一楼拿药,诊室里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她垂眸,低头看着手心,面上始终保持沉默。

  晏洲则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半晌走出去又走回来,手里拿着还剩半管的药膏和棉签,在她面前微微弯腰,轻声开口:“我这里有之前剩下的,要不先帮你擦一下。”

  棉签上沾染了白色的药膏,男人微微抬手,动作最后却僵硬地停在了空中。

  “不用了。”她轻轻别过脸,淡声道:“等会姜韶回来了我自己擦就可以。”

  晏洲眼眸微闪,须臾收回手指,把棉签扔到一边的垃圾桶。

  “那也好。”他低声说,波澜无波的语气里有些隐隐的颓丧。

  等姜韶拿着药膏回来,已经是十几分钟后了。

  这期间,晏洲再没和她说过一句话,一直坐在桌子后看病历。

  她对此倒挺乐在其中,抱着个手机看近两天柏颂给她发的消息。

  排除一些礼貌问好,再去掉几个莫名其妙的冷场话题,他们的聊天就只剩下了关于周六见面的信息以及她的表情包。

  他似乎不怎么习惯用微信。

  朋友圈干干净净,日常发消息也甚少会用表情包,能打字绝不用语音。

  她低眸,盯着上面一群大脸盘子之间夹着的一个孤零零的好,总觉得有一些莫名的喜感。

  可能这就是艺术家吧……

  思绪被姜韶突然的脚步声打断,那人提着袋子回来,视线在他们两人之间来回转悠了好几秒后,才努力保持着自然的神色把药盒递给她。

  “我以为你掉厕所了……”她闷声开口,声音不大不小。

  姜韶心虚摸头:“下楼碰到个朋友,聊了几句。”

  把药盒放到口袋里,阮念本想就此离去,背后的男人却在此刻突然开口叫住了她:“医院附近新开了家日料,要不要晚上一起去尝一下?”

  脚步瞬间顿在原地,她眉头微微蹙起。

  “好啊好啊!”,没等她先拒绝,一边的姜韶就已经急忙答应了,边说还边拽着她胳膊乱晃,嘟哝着:“念念也一起去嘛!”

  胳膊被人紧紧环在怀里,她回头看到男人平静的脸庞。

  “你放心,只是吃饭。”他轻声开口,像是故意说给她听。

  阮念一时间进退两难。

  室外光影灼热,沉默半晌,她终于轻轻点头。

  “嗯。”

  -

  一下班,姜韶就拉着她去了地下车库。

  “医院附近的话,走路不行吗?”她不解地开口。

  一方面是真的觉得路程太短的话没必要坐车污染环境,一方面是有点担心这人会在上车前临时跑路。

  “可是走路会很热啊!”姜韶说得理直气壮。

  阮念一时间找不到回怼的话,只好闷着气被她拉着到了车边。

  地下车库里冷风阵阵,即使是一丁点声响也会被空旷的环境无限放大。

  晏洲此刻正站在车边,身上穿着一件浅灰色衬衫和黑色长裤,衬衫袖口被他随意地卷到了肘边。

  “晏医生!”姜韶兴高采烈地走过去。

  阮念在旁边只好跟着礼貌地叫了一声。

  男人身子离开车边,轻手拉开后车门,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上车吧。”

  屁股刚接触车座,阮念连坐都还没坐稳,一边的姜韶就突然抱着手机,露出了一幅自以为大惊失色的表情:“不是吧!!!”

  “怎么了?”前座的晏洲立刻出声询问。

  姜韶惊慌失措,连说话都结巴了起来:“我、我妈来查岗了,我现在就要回去。”说完扭头看向一边的阮念,语气里有着无可奈何:“看来我今天去不了了……”

  阮念坐在原地,顿时无语凝噎。

  她伸手拽住她的手指,轻轻地捏了一下,对方却丝毫没有回应。

  “看来日料是与我无缘了。”姜韶露出一副十分怅惘的表情,说完便立刻打了招呼下了车:“既然如此,你们两个就好好去吃吧。”

  阮念看着面前被瞬间关上的车门,表情一时有些无奈。

  “既然姜韶去不了,那我们……”

  “我的答案不会变。”

  她垂眸轻声开口,语气尽量缓和的让人听不出差错。

  驾驶座上的人被打断了话,眸光有一瞬间凝滞,半晌轻笑着开口,像是丝毫不在意:“只是吃个饭都不行吗?”

  阮念闻言不禁拧眉。

  沉默许久,她还是决定一次性说个明白。

  “你之前向我告白,只是因为我适合结婚而已。”她斟酌着话语轻声开口:“我曾经听我妈说过,这几年阿姨一直在催着你结婚。”

  晏洲比她大三岁,今年已经到了三十。

  “你的事姜韶或许不知道,但我很清楚。”

  晏洲虽然成绩好,在校表现也很优异,但在感情方面,却是众所周知的浪子,谈过的恋爱数都数不清。

  “阿姨近两年身体变差,催的也越来越急。至于你,就目前来看,可能是有了安定下来的迹象。”

  “所以你才会找上我,对吗?”

  家庭和睦,工作稳定,性格温和,不管怎么看都会是适合结婚的对象。

  她从第一次被晏洲告白时就看出来了。

  唯一意外的,可能就是这人竟然坚持了两个月还没放弃。

  前座的男人顿时陷入沉默,良久之后才淡淡开口,嗓音沙哑:“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你不接受吗?”

  “这不一样。”她微微抬眸,少见地露出了冷漠的语气:“为了结婚而恋爱,和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一个是应付,另一个是尊重。”

  “你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而已。”她低声开口。

  手指放上门边,她刚按下就听到耳边传来淡淡的语调:“所以你觉得我浪费这两个月的时间,只是为了找一个可以领结婚证的女人吗?”

  他略带嘲弄的语气顺着嘴角溢出:“阮念,你怎么能和高中时候一摸一样?”

  一样的故作聪明。

  一样的听不懂。

  女人没有回答,她径直推开车门离开,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后视镜里面。

  驾驶座上的男人勾着嘴角轻笑,眼神里有些莫名的自嘲。

  原来她在他眼里,那么不屑一顾。

  -

  路灯缭绕,阮念空着肚子走在回家的路上。

  街边车水马龙,她单手捂着已经有些疼痛的腹部,站在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前等待。

  手机突然响起,她低头从口袋里拿出,屏幕上正是柏颂打来的电话。指尖莫名颤抖,她紧张地呼吸都有些加快。

  深吸几口气后,她才平稳了心思接通电话。

  “喜欢吃蛋糕吗?”没等她出声,男人就先在电话对面轻声问。

  阮念握着手机,眼眸闪了闪,半晌抿唇笑着答:“还可以。”说完觉得有些奇怪,试探性地开口问:“怎么了?”

  绿灯在此刻亮起,身侧的人流擦肩而过,带起了一点微风,阮念握着手机,步子一时没有动弹。

  “你回下头。”

  柔声的语调混合着嘈杂的脚步声交织落入耳畔,阮念瞳孔瞬间闪烁,转过身子去看。

  穿着黑色休闲服的男人正站在不远处,左手提着一个袋子,右手握着手机。黑色口罩遮住了他大半面庞,可男人的身影却因为路灯的照射像是平白镀了层光。

  “想请你吃蛋糕。”

  他笑着开口,柔和的语调像是头顶闪烁的流星,明亮又给人希望。

  “可以吗?”

  阮念定睛看着不远处的那道身影,眼角不自觉流露出笑意。

  “可以。”

  她笑着应答。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