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朋友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江城的夏天除了普遍闷热的气候,还多出来了咸湿的海风。

  短发被微风吹起,连带着脚腕处纷飞的衣角,女孩轻柔的笑意穿过听筒落到耳畔,混合着夏日街边的明亮光景,像是海平线处慢慢升起的阳光。

  柏颂单手握着手机,黑色帽檐下炙热的目光一动不动地停在女人脸上,嘴角不经意勾起。

  所以还是和从前一样。

  一样的温暖。

  一样的让人着迷。

  “怎么突然想到要买蛋糕?”

  阮念小跑着步子到他身前,不加妆点的脸颊微微昂起,眼眸里倒映着街边的路灯,闪烁的如同头顶繁星。

  提着袋子的手指微微收紧,他敛眸,淡淡笑:“认识的朋友开了一家蛋糕店,酬宾送的。”边说边把袋子递给她,指尖相触,眸光不经意闪烁,他的喉咙里平白有些痒:“……感觉你应该会喜欢吃,就拿过来了。”

  “是巧克力的!”阮念低眸看了几眼,半晌惊喜抬头。

  六寸的蛋糕不算太小,黑色的巧克力脆皮洒在奶油面上,引诱着人的味蕾。

  “谢谢。”她笑着出声,欣喜之余便忘掉了空荡荡的肚子。

  柏颂低头浅笑:“你喜欢就行。”

  眼角的笑意溢出地有些明显,阮念一时脸颊发热,只好选择低头盘弄着袋子掩饰,无处安放的目光专注地看着脚尖。

  街边霓虹的灯影重重,构成一个个圆形的光圈,顺着人的视线模糊成影。

  “你刚下班?”男人试探性的话语落到耳畔,或许是因为口罩的遮掩,她一时没听出话里的紧张和犹豫。

  “差不多。”

  她沉默几秒才回答,想起刚刚在地下车库的事,眼神有些莫名的闪躲。

  柏颂眸光微闪:“这么晚?”

  “嗯。”或许是思绪杂乱,她的语气一时间低沉了不少。

  不想让柏颂察觉,她的神色很快恢复自然,轻笑着昂头开口,回问道:“那你呢?刚彩排结束吗?”

  男人轻轻摇头,答:“今天没彩排,在家,不过……”他顿了一下,半晌笑着开口:“家里炉灶坏了,所以出来找餐厅。”

  “你还没吃饭?”阮念瞬间睁圆了眼睛,收到柏颂肯定的回答后,眸光瞬间一亮,摸着后脑勺轻轻开口:“其实,我也还没吃饭……”

  “本来和朋友约着一起吃,结果她有事临时走了,就没吃成。”

  她斟酌着话语,自动删掉了晏洲的部分。

  “既然如此,”柏颂闻言,沉默几秒淡声开口,语气不自觉柔软:“那一起吃?”

  她抬眸,恰好对上男人柔和的视线。

  轻轻点头,她笑着应声:“好。”

  -

  “两碗拉面,一碗不要香菜不要葱,谢谢。”

  扭头把菜单递给旁边的侍者,柏颂一收回视线就对上了阮念怔愣的目光。指尖不自觉攥紧,他不动声色地平稳好紧张的思绪,淡声解释:

  “周三吃饭那天,我听阿姨说的。”

  对哦。

  吊起的心脏瞬间落地,她轻轻平复好加速的心跳,笑着开口:“你记性真好。”

  相亲那天,因为柏颂的出现,她的思绪始终无法专注下来。所以关于李淑云和陈薇聊了什么,说了什么,她一点都不清楚。

  思及此,她眉头瞬间蹙起。

  早知道当时就认真一点了。

  不然也不至于对柏颂的喜好一无所知。

  虽然男人现在是钢琴家,连百度百科都有,但由于甚少接受采访,除了演出,其他时间就跟消失了差不多。所以直到现在,不管是习惯喜恶,还是情感关系,网上都很难查到。

  思绪发散,阮念一瞬间就想起了之前在网上看到的扒贴。

  那是他在庆南高中读书时,同班同学曾经发过的帖子,也是唯一一条,可以被称作绯闻的帖子。

  问:八班柏颂和九班余锦薇是一对吗?怎么我看他们经常一起上学?

  1l

  是好朋友吧……

  2l

  好像是青梅竹马,我听我朋友说的。

  3l

  问问题的,你是把小爷吃了吗?

  4l

  小爷,楼上是沈蕴和?我不听说你告白失败了吗?

  5l

  沈大爷告白过?楼上要不详细说说【贱笑jpg】

  6l

  楼上滚犊子!!!

  7l

  沈大爷这是急火攻心了哈哈哈哈哈哈

  ……

  因为沈蕴和的回帖,原本应该讨论柏颂八卦的帖子被完全带着跑偏了方向。而处于风暴中心议论的柏颂,却从始至终没有回过贴。

  阮念却在看到帖子的一瞬间就想起来了。

  她知道这两个人。

  还见过。

  那是在临近期末考的时候。

  彼时她和柏颂的关系相比以往已经好了不少,虽然少年偶尔还是会冷漠,但比起刚转学过来的时候,已经柔和了很多。

  “今天晚上放学你等我一下,老刘说有个单子要填。”她柔声通知。面前人闻言轻轻点头,神色自然,也没有什么不对。

  可偏偏当晚放学后她被老师拉着,临时说了下期末考的事,虽然只有几分钟,但等她说完后再去找,柏颂人就不知道去哪了。

  东西还放在桌子上,她猜他可能是有点事出去,应该很快就回来。

  可一直等到锁门的人都上来了,柏颂还是没回来。迫于无奈,她只好拿着书包下楼,沿着楼梯角一边找着柏颂一边往外走。

  窸窸窣窣的说话声落到她耳边,她顺着声音发源处找过去,终于在教学楼的间隔里找到了柏颂,和另外一个女孩子。

  女孩扎着马尾,白净的脸庞暴露在微弱的灯光下。

  “呐,这些都是我之前敲诈沈蕴和买的零食,你拿着,实在不想吃的话,就送给同学,毕竟是一个班的,总要交朋友的。”

  “不用。”柏颂冷声拒绝。

  女孩像是被气到,闷哼一声:“不是柏颂,你现在怎么越来越难相处了?我可是翘了晚自习来的。你不领情就算了,怎么说话还阴阳怪气的?刚那群小子可是我……”

  “你还有事吗?没事就回去吧。”柏颂没给她说完的机会,闷声开口。

  女孩这下是真气急:“大哥,你现在戾气那么重吗?见谁都咬?”

  柏颂没回答,只是表情越发不耐烦。

  女孩抬眸看他,沉默好久终归还是说不出重话,轻叹一声开口:“反正东西我买了,你不拿也得拿,我就不信你在这读了半年书,连个朋友都没有!”

  “没有。”柏颂飞速应答:“现在满意了吗?”

  “没有?不是吧……”

  后面的话她没有再听。

  少年回答时语气过于干脆,透过夏天闷热的风传到她的耳边,像是一瞬间就带着身体坠入了冰冷的地窖。

  所以对你来说,我连朋友,都不算吗?

  第二天柏颂没来解释他为什么昨天晚上没有等她,也没有再主动找她说过话,第三天同上,第四天也同上……

  他们之间的关系,像是一瞬间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

  她很想问他为什么。

  可是到最后还是放弃了。

  毕竟她对他来说连朋友都不算,一味地贴上去,他应该会烦的。

  少女时期敏感的心思,在那个闷热的夏天,不断地生长蔓延,直至泛滥成灾。

  它在庆南高中的官网上找到了那个女孩的名字。

  余锦薇。

  一直到期末考前的半个月,那个女孩偶尔会一个人来,偶尔和另一个男生一起来。柏颂虽然性子依旧冷冷淡淡的,但每次他们叫他,他都会过去。

  那样才是朋友吧。

  不像她,打着班级关怀的名义,一次次地自作主张靠近他。

  像是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很烦人吧。

  -

  餐厅里暖光明亮,柔和的钢琴声在空中流淌。

  眼眸因为纷飞的思绪不自觉黯淡,她低眸看到一边的蛋糕盒,视线落到下面被盖住的一张便利贴,瞳孔瞬间放大。

  “开蛋糕店的朋友,是余锦薇吗?”

  手指不自觉攥紧了筷子,她低着头闷声开口。

  “你认识她?”柏颂似乎有些惊讶。

  长睫微颤,脑袋垂得更低,她故作自然地摇摇头:“没有,只是刚看到蛋糕盒子上有个写着你名字的便利贴,留言是她。”

  柏颂嗯了一声:“是她,怎么了?”

  “你跟她……”

  “她结婚了。”

  没问出口的话瞬间堵在了喉咙口,她惊愕抬头,表情一时有些怔愣,几秒之后才飞快反应过来,急忙摆手辩解:“我不是怀疑你的意思,我、我只是之前看网上的帖子,说你和她……”

  “你可以直接问我。”他轻声开口:“网上很多的帖子都是假的,你如果想知道,都可以来问我。”

  眼眸微睁,阮念低声问:“这样不会很困扰吗?”

  “不会。”柏颂回答,半晌像是轻叹。

  “我不希望你误会我。”

  亲和的语调混合着男人淡淡的语气,一瞬间如同一道惊雷砸在了她的心里,阮念这下直接僵在了原地。

  “我、你、不是……”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胡言乱语了好几个字,最后干脆直接低下头装死。

  脸颊两侧涨的通红,她像是铁锅上被煮熟了的鸭子,冒的热气连她自己都受不住。

  “锦薇的结婚对象是沈蕴和,他们是青梅竹马。”柏颂轻声解释:“锦薇喜欢的人一直都是沈蕴和,不是我。”

  “你误会的,是这件事吗?”

  他边说边抬头看她,阮念顿时紧张了起来,点点头:“不是不是。”

  柏颂被她截然相反的动作和话语弄懵了,笑着问:“到底是还是不是?”

  阮念面色窘迫,结巴许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干脆点头道歉:“……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柏颂轻笑出声。半晌补充开口:“你还有什么其他想问的,都可以现在问。”

  闻言,她立即昂头,指尖紧紧攥着衣角,抬眸看向对面的男人。

  高中的时候,我们算是朋友吗?

  计划好的问题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里,不上不下,像她起伏不定的心思。酸涩的心绪随着钢琴声慢慢上涌,她对上他的视线,半晌微微开口:

  “没有了。”

  干吗要自讨没趣呢?

  他们当然不算了。

  不然怎么会十年都不联系,怎么会连休学的事都不告知。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