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绿茶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风轻轻拂过,荡漾的水面里倒映着头顶的皎月。

  “我……”

  抬眸看着面前嘴角微微勾起的男人,阮念慌乱地眨巴眼睛,嗫嚅着嘴唇试图挽回自己已经所剩无几的脸面。

  她平常吃的真不多!

  今天只是个例外。

  闷闷的笑声随着风声传到耳畔,柏颂眼眸温柔,表情像是有些无奈:“刚刚在餐厅我就看你吃得很少,是吃不惯西餐吗?”

  眼皮心虚地耷拉下来,她咬着嘴角:“有、有一点……”

  柏颂轻声叹气:“既然吃不惯,那为什么还要订西餐厅?”

  “因为觉得你会喜欢。”阮念低着头闷声解释:“不然总不能请一个钢琴家去街边吃大排档吧?”

  眸光微闪,对面的男人不动声色地握了下手指。

  “没必要一直迁就我。”他淡淡开口,柔和的语气里又夹了几分无奈:“钢琴家也是人,不是神仙。”

  温和的话语里还着热气,一下子就把她熏得脸热。不自在地抿着嘴角,阮念带着笑意的眼尾轻勾:“这样的话……那我下次可以请你吃火锅吗?”

  柏颂点头浅笑:“可以。”

  “那就这么说定了!”阮念欣喜应答,说完微微偏头,看到柏颂身后的汽车,疑惑出声:“不过话说回来,你不是走了吗?怎么突然又回来了?”

  闻言,柏颂的视线不自觉就滑到了女人柔软的嘴唇上,眸色暗了几秒。

  嗓子平白有些痒,他故作自然地轻咳几声,飞快挪开视线。但白净的脸颊却还是慢悠悠地红了起来,连带着耳垂上也顺势泛出了一点薄红。

  他把手伸到她面前,一向平静的语气里有些莫名的尴尬:“你口红……掉在车上了。”

  阮念:“!”

  眼眸不自在地闪了闪,她怔愣地看了几眼,随后立刻伸手接过去。

  “谢、谢谢啊。”手指尴尬地抓着耳畔的碎发,她的脑袋再一次垂了下去。

  指尖还留着女人皮肤轻轻擦过的气息,柏颂喉结微动,浅笑:“没事。”

  就在阮念以为这种莫名的粉红泡泡会一直伴随两人的时候,耳边一道熟悉的声音却瞬间打破了她的幻想。

  “阮念。”

  穿着休闲服的男人从身后一步步走过来,脸上的笑意和平日里没有什么差别,前头还跟了一只金毛,看样子是出来遛狗的。

  在她身边站定,金毛也顺势乖巧地坐下。晏洲平静无波的视线轻轻瞥过一边的柏颂,随后便落到了她的脸上,像是很熟一样开口问:“朋友?”

  下意识扭头去看柏颂,阮念原本紧张无比的情绪,在看到对方没有任何变化的表情时瞬间消失殆尽。不光如此,对面那人还轻轻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和刚刚没有什么区别。

  他没误会。

  这是好事。

  可心里不自觉就生出了失望的情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表情颓废地收回紧张无比的视线,阮念没能注意到,在她回头的一瞬,男人不经意看过来时,眼底那一抹的黯然和冷意。

  “不介绍一下?”晏洲在一旁轻笑着开口,语气自然,仿佛丝毫没有察觉到三人之间风平浪静下的暗流涌动。

  阮念沉默着没开口,一边的柏颂却率先出了声,表情看着与平日无异,语气却是冷淡得有些过分:“柏颂。”

  勾了勾嘴角,晏洲不禁轻笑:“我知道你,最近很出名的钢琴家。”

  说完先扭头看了眼阮念,眼眸里的温柔丝毫没有隐藏,随后回头看向柏颂,语气温和地开口:“晏洲,阮念的学长兼同事。”

  “……我们不是一个科室的。”阮念听着他的话,不禁压着声反驳。

  晏洲依旧是无所谓地笑:“你在五楼,我在三楼,都在一栋楼上,怎么不算?”半晌扭头看向柏颂,嘴角依旧带笑,眼神里却充满着挑衅:“……而且我还给你当过家教,对吧?”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

  怎么现在还能拿出来说?

  阮念听着他胡言乱语,顿时就有些生气,但顾及着柏颂还在这不好发作,只能转头柔声冲他解释:“只补了一个月,而且还是我妈非要让他补的。”

  柏颂闻言低头看她,没有出声回答,只轻轻点了点头,面上依旧是一脸平静。

  阮念瞬间感觉一拳打在了空气上。

  脚边的金毛此刻突然开始撒娇,黏着她的脚腕蹭来蹭去,动作亲昵得有些非比寻常。

  晏洲见状立刻蹲下身,摸着它身上柔软的长毛像是随口出声:“年糕还是这么亲你,我这边养了一个月都没能给养熟。”

  话里话外都在是在暗示他们之间很熟悉的意思,阮念低头看到晏洲眼角的得意,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连忙扭头去看柏颂,结果还没开口解释就被男人一句话给打断了。

  “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他淡淡出声,语气低沉的有些冷意,说完不等阮念反应就直接转身离去。

  怔愣地看着柏颂离去的背影,直到汽车彻底消失在了拐弯处,阮念才慢慢回过神,冷着脸扭头看向晏洲。

  “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她抬眸瞪着面前已经站起身的男人:“胡言乱语很好玩吗?”

  晏洲却依旧满脸的无所谓,半晌才轻笑一声,垂眸看向她的脸庞:“生气了?”说完插着口袋看着地面上趴着的年糕,冷淡开口:“帮你试试你的暗恋对象对你有没有兴趣,这都不行吗?”

  “不需要。”

  阮念恶狠狠地说完就扭头往公寓里走。

  “你们十年没有见过面,他现在突然对你那么好,你就不担心他是带着目的来的吗?”晏洲在她身后轻声开口,嘲讽的语气里还夹着一丝莫名的颓废。

  阮念被叫住,扭头看向他,语气漫不经心:“目的?那你倒是说说,他能图什么?我一没钱二没房,他图什么?”

  “图一个合适的结婚对象。”晏洲冷声应答。

  阮念眸光瞬间暗淡,沉默几秒才轻声开口:“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

  “别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晏洲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似乎没想到外人面前一向温温柔柔的阮念会说出这样的话,半晌嘴角微勾,露出了一个十分嘲讽的笑容。

  小人?

  她给他的标签可真是一个比一个烂。

  “你以后别来找我了。”阮念也知道刚刚话说的难听,但既然说了就不能收回,正好借此机会一次说个清楚:“我们本来就没有多熟。”

  “连追求也不行吗?”晏洲淡淡开口,语气听着无所谓,可插在口袋里的手还是不受控地握成了拳。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阮念简直要疯了,这人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突然间就赖上她了。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纠缠我?”

  “因为我不想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轻声开口,语气莫名陷入了很深的惆怅里:“尤其是你。”

  阮念愕然。

  心想这是什么鬼理由。

  气头上涌,她只好恨恨地留下一句:“你有病!”说完便径直转身离去,

  独留男人站在原地,半晌蹲下身子摸了摸大狗的皮毛,自嘲轻笑:

  “怎么办?好像把她越推越远了。”

  他只晚了一步而已。

  怎么就差了十年。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