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下一秒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关于结婚,阮念的所知其实甚少。绝大多数看法,都来源于她父母之间的日常相处。

  李淑云和阮崇是相亲结的婚。

  彼时他们年龄都有些大,所以从相亲介绍,到最后决定结婚,中间就只隔着差不多一两个月的时间。

  “你妈妈我那个年代的人,大都是这样经人相互介绍结婚的。”

  某一年除夕,她陪李淑云包饺子时,无意听到她提起。

  “你爸当时和你表叔在一个厂子上班,都快三十了还没结婚。碰巧我那个时候从外面打工回来,彼此见了一面,感觉得还不错就直接结婚了。”

  “一见钟情?”阮念下意识出口。

  李淑云眼神无奈:“那个年代哪有什么一见钟情?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爸,又闷又直,连吵架都没地方吵。”

  谈及往事,她的眸光不自觉柔和了下来:“当时主要是你外婆很喜欢他,觉得你爸这人看着就老实,性子也好,才定下来的。”

  阮念抬眸:“那样不就是凑合在一起吗?”低头继续擀着面皮,她轻声开口:“我之前听外婆说,你明明谈过对象的,最后却掰了,为什么?”

  “因为不是一个地方的啊!”李淑云轻笑:“你外婆不喜欢,就掰了。”

  相比起一个地方的,异地恋爱确实难度会更大,阮念当然清楚。

  但她没想到李淑云会那么听她外婆的话:“你连争取都不争取?”

  “争取了你还在吗?”李淑云回给她一个白眼,半晌勾着嘴角轻声笑:“而且你爸人虽然不怎么浪漫,但性格人品都很好。换句话问,这么多年,你见他和我吵过一次架?红过一次脸?”

  “没。”阮念闻言立刻摇头。

  初中之前,她曾以为所有人的家庭都是一样的和睦,一样的幸福。

  可直到长大以后,她才慢慢发现,原来这是不一样的。

  有那么多重男轻女的家庭,也有那么多出轨家暴的父亲,还有那么多,争吵不休,整天计划着离婚的父母。

  和别人的父亲一对比,阮崇确实很好。

  不抽烟也不说脏话,除了偶尔喝酒,喝醉之后还会和唐僧一样絮絮叨叨的小毛病以外,其他没有什么缺点。

  “可是您不会遗憾吗?”阮念思及此,不禁开口问:“没能和喜欢的人结婚。”

  “不是所有人都能和喜欢的人结婚。”李淑云无奈开口,半晌又轻声道:“而且你凭什么认为,我选择结婚的人,就不是我喜欢的人呢?先结婚后恋爱不行吗?”

  “感情是要培养的。”

  “即使上一秒,我说我不喜欢他。但下一秒,谁又能保证我的主意不会变呢?”

  妇人轻轻柔柔的语调最后消失在了除夕夜里噼里啪啦的烟花声中,十几年后的中餐厅里钢琴声缓缓流动,冰凉的空调冷气不经意飘进腿边,在脚腕处肆意流窜。

  所以你呢?

  眼角微微瞥过,她抬眸看着男人白净的侧脸,怔愣的眼神停留着不愿挪开。

  你下一秒的主意,会改变吗?

  “念念、念念……”

  “阮念!”

  李淑云突然提高的嗓门瞬间把就把阮念从杂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她愕然回头,就发现桌上除自己以外的几个人都在盯着自己。

  想起刚刚望着柏颂出神的样子,她的脸颊不经意泛起一抹红色,旋即急忙道歉:“不好意思陈阿姨,我刚走神了!”

  陈薇坐在对面并未生气,此刻反倒勾着嘴角笑了笑:“没事。”说完顿了几秒又柔声询问:“不过这称呼,是不是该换一下了?”

  眼眸微动,阮念立刻改口:“妈。”

  一边的男人五指握着杯子,眉眼在听见女孩轻轻的声音时不经意多了几分温柔。

  “诶!”陈薇很开心,眼角的皱纹都因为笑意挤在了一起。

  小风波很快过去,大人们在一边继续讨论着结婚的事。

  而本该是事件中心的他俩,却一个比一个沉默。

  那天电话里一说完,两人便直接去领了证。

  动作如此迅速其实没什么原因,要非要提一个,可能就是按照姜韶说的,早点领,这样就剥夺了对方列婚前协议的时间。

  当然怕对方后悔也是一个。

  他和她都是。

  不过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着档,这话果然没说错。因为领证太快,导致不管是她还是他,都被家长那边逮着教训了一顿。

  所以眼下双方父母一见面,就立即开始紧锣密鼓地讨论婚礼举办的事:

  “要不我去找人算下,找个好一点的日子,这样……”

  “等、等一下。”她有些紧张地开口,打断了李淑云的话。

  李淑云:“怎么了?”

  下意识扭头看了眼柏颂,她轻声解释:“因为我下半年有交流的项目,柏颂那边也还有几个演出要开,所以我们商量过,婚礼暂时就不办了。”

  “不办?那怎么行?”李淑云立刻出声反对。

  一旁的陈薇闻言,一向温柔的眉头也不经意皱了皱,商量道:“你们要实在太忙的话,婚礼的事我跟亲家母准备也行。”

  阮念怎么可能会选择把婚礼筹备的事交给父母,急忙摇头拒绝:“不用了妈,婚礼的事我们自己筹备就好。”

  “可是这……”

  “妈。”身侧的男人突然出声打断,慢悠悠解释:“我们不是不办婚礼,是延期办。之前我找过婚礼策划师,预定的时间是明年开春的时候,那时候刚好我和阮念都不怎么忙,你看这个时间行吗?”

  “明年开春?隔得有点长啊……”陈薇思索了几秒,随后扭头看向李淑云:“亲家母,你觉得这个时间怎么样?”

  李淑云眉头紧蹙,明显是不太满意。但她刚一抬头,就对上了阮念紧张看来的视线,沉默几秒,终归还是受不住,答应了。

  身子瞬间松弛,阮念不禁长吁一口气。

  总算过去了。

  剩下的时间,就全部是两个妇人的交流时间。

  她很想和一边的柏颂说些什么,但又怕当着父母的面说错说漏,沉默许久之后还是选择乖乖吃饭去了。

  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