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Light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晚餐结束,柏颂先送陈薇回了叶家。

  暮色苍茫,临走前陈薇特地拉住她的胳膊,交代说让她和柏颂这周末一定要过去她那边,她有东西要拿给她。

  阮念对此受宠若惊,忙点头笑着应声。

  叶家离餐厅挺近,不过十几分钟,柏颂便回来了。

  顾及着后座的父母,阮念没怎么和他说话,路上偶尔聊天,也说的是一些很日常的事情,全然不提结婚。

  考虑到刚结婚,外加平常工作忙,很少有和父母聊天的机会。李淑云刚在餐厅就已经和她提过,先回家住几天,日后再去婚房那边住。

  柏颂对此没有异议,欣然同意了。

  反倒是她,想着日后要面对的同居生活,脸上就止不住地冒热气。

  汽车稳当停下,阮念趁着下车后的那几秒,俏咪咪背着父母扯了扯柏颂的衣袖,小声嘱咐他:“你先别走。”

  说完几步走到李淑云面前,短发飞扬,还没开口,对方便一眼看出了她的意图。

  “有话要和小柏说是吧?”妇人眉眼无奈,看着自家表情慌乱还要强装镇定的女儿不禁长长叹了声气:“养那么久的白菜,这才几天就被拐跑了。”

  胳膊轻扬,李淑云别着脸出声:“去吧去吧,不过别聊时间长了,记得早点回来。”

  眼尾立刻轻扬,阮念乖巧应声:“知道了。”

  目送着两老背影彻底消失在了小区门口,她才转身去到柏颂面前:“刚刚在车上我忘记说了,我现在的房子房租是半年一交,所以如果要搬家的话,这两天就要和房东商量。”

  因为对着父母面说的是一见钟情才结婚,但实际上两人互相认识也就不过一周,某种程度还是有些不熟,同居的事一开始也没有考虑。

  “周日可以吗?”柏颂低眸想了想问:“中午去妈那边吃饭,下午搬家。”

  眼珠子转了转,阮念笑着点点头:“可以,我到时候和姜韶商量换下班,把下午空出来。然后……”

  一瞬间卡壳,她的耳朵突然就不受控地红了起来。

  “然后晚上,我就不回爸妈这边了……”

  越往后说她的声音越轻,看着他的目光也极度不自在地往旁侧倾斜。

  对面的男人立刻了然地点点头,道:“那我这两天就把卧室收拾一下,不过你想睡主卧还是侧卧?”

  “啊?”阮念愣了一瞬,半晌抬眸看他,眼神里全是震惊:“这、这还能选吗?”

  “因为主卧有卫生间,你一个睡的话会比较方便……”

  “一个人睡?”她瞬间呆滞昂头:“你不和我睡吗?”

  “咳——”

  对面的男人似乎是被她过于直白的问题给吓到了,瞳孔瞬间放大,还呛得轻咳了几声,白净的耳垂边缘不受控地红了起来。

  阮念从疑惑中回过神来,脸色瞬间涨得通红,急忙摆手反驳。

  “不是!我不是那个要侵|犯你的意思,我就是、我就是……”

  愣神的间隙她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自觉咽了口口水,随后无比尴尬地补充:

  “……就是觉得夫妻不都应该睡一起吗?”

  应该不会被当成女流氓吧?

  应该吧……吧?

  没收到男人的回答,阮念此刻更加窘迫了。

  人家之前都说过了是凑合结婚,那肯定就是搭伙过日子而已。结果反倒是她,一天天的不知道在想什么乌七八糟的东西。

  “你……你能接受睡在一个房间吗?”

  出神间隙,耳畔突然就传来了男人的问题。

  他似乎比她还要紧张,问话的时候根本不敢低头对上她的眼神。

  “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们认识的时间也就短短一周,况且你还是女孩子,我担心,你会介意这方面的事情……”

  “不介意的。”阮念突然回答,随后又觉得这样好像太不矜持了,慌忙低下头,轻声补充道:“只是按照常理来说,结婚之后本来就该住在一起。当然凑合结婚这个,我也不了解,如果你觉得住在一起会有影响,分开……也行。”

  毕竟两人之前没同居过,职业也不同,作息习惯很可能天差地别。

  对面人兀自陷入沉默,许久之后,他才轻声开口:“试试吧。”

  男人眼眸微睁,耳垂边的红色还未消失:

  “不过如果日后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一定要记得和我说。”

  嘴角慢慢上扬,阮念克制着笑意点头应下:“嗯。”

  -

  转眼就到了周日。

  柏颂提前打过电话,说会在医院大门旁边等她。

  “我把这边收拾一下就下去,大概五六分钟。”她对着手机交代了一声,随后径直挂断电话脱下白大褂。

  姜韶刚好走进来,看到她身上的装束,眸光顿时一亮,面露微笑地挽过她肩膀,调笑道:“穿这么漂亮,你这是要去和谁见面呀?”

  想起某人之前临阵脱逃的经历,阮念眉头一皱,连忙出声打断她的想法:“反正不是你想的人。”

  “而且。”她从她身前离开,嘴角轻扬顺势交代:“我结婚了,所以你以后不要想着在凑合我跟谁了。”

  “结婚?”姜韶嘴角张大,像是惊掉了下巴:“你之前不还连男朋友都没有吗?怎么一下子就结婚了?”

  阮念没回答,只是笑了笑。

  姜韶自己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走近她:“等等!我记得你之前问过我……我靠,你真答应跟人凑合结婚了?使不得啊念念!”

  女人面上的担忧全然化成了喋喋不休的言语:“先不说这结婚哪能凑合?就说你这连恋爱都没谈就直接结婚,万一婚后发现对方不怎么样,按现在政策你想离婚了可就难了!”

  “他人挺好的。”阮念见她担忧过甚,连忙出声解释:“而且我们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认识也不能胡来啊……”姜韶垂眸,双手捧着她脸颊:“毕竟我们念念这么好,要是被欺负了可这么办?”

  从她手中挣扎着逃离,阮念无奈轻笑:“你就不能惦记我点好?”

  一边的女人却只顾摇头叹息:“唉,多好的白菜啊,就这样被……”

  “你打住。”急忙伸手挡在她脸颊前,阮念阻止了她即将开口的话:“他很好的,我也不是一点缺点没有,不必如此惋惜。”

  被女人温温柔柔地堵了回去,姜韶也不恼,顿了几秒后又紧跟着过去问: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呀?我正好提前准备好份子钱。”

  低头收拾桌面,她轻声回复:“明年吧。”

  “这么晚?”姜韶不理解,反问完又顺势低头看了眼她的手指:“不过话说回来,你咋没戴戒指啊?”

  眼神一僵,阮念故作自然回复:“出门有点急。”说完不动声色挪开话题:“他还在门口等我,我先下去了,以后有空带你见他。”

  姜韶痛快应声:“行!”

  -

  熟悉的车身正停在树下,阮念小跑着过去,径直坐进副驾驶。

  “等着急了吧?”她扭头问驾驶座上的人。

  “没。”柏颂顺势看过来,温和应声,半晌眼皮微掀,商量道:“不过在去妈那边前,我想先带你去一个地方。”

  没有过多思索,她立即笑着点头:“好啊。”

  地方是定做戒指的店面,在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

  “之前就在这边预定好了,今天刚好来取。”他边带着她进店边柔声解释。

  心跳不自觉加快,她不动声色地攥紧了衣角,面上却依旧保持着一贯的镇定:

  “定做的戒指应该会更贵吧?为什么不去店里买呢?”

  身子略微僵硬了一瞬,在一旁安静等待的男人很快就调整好,随后心虚一般地挪开看向女人的视线。

  “朋友介绍的,比起外面店里会更便宜一些……”

  “你朋友这么多吗?”

  阮念想起之前西餐厅的事,下意识昂头开口问。

  柏颂面色一僵,明亮的眼眸眨动的频率更快了,沉默良久后才讪讪回答:“其实也不是很多。”

  “哦。”阮念点点头,像是了然。

  尴尬的气氛一瞬间在二人之间蔓延。

  直到前台接待的人走过来,把做好的戒指递给了他们倆,僵持的气氛才被打破。

  “小姐可以先试一下,看看尺寸合不合适。”接待员轻声开口。

  从盒子里面拿出打磨光滑的戒指,阮念小心翼翼地把它套进左手无名指上,并没有什么过大或过小的感觉,尺寸刚刚好。

  “看上去很合适。”接待员在一边轻笑。

  她下意识扭头去看柏颂,男人手指上也已经套好了婚戒,低眸和她对上视线,笑着问:“喜欢吗?”

  看着他手指上款式一样的戒指,阮念嘴角不经意上扬,答:“喜欢。”

  “喜欢就好。”

  -

  因为附近的停车位很少,柏颂车停的有点远,他便让她在店门口先等一会。

  低头摩挲着戒指上的钻石,眼角不经意地一瞥,阮念发现戒指内圈好像刻着什么字,于是立刻取了下来对着头顶的阳光观察。

  【light】

  灯?还是光?

  阮念不清楚,还未细想,背后就响起了接待员急匆匆的声音。

  “小姐,这是□□,刚刚忘记拿给你们了,不好意思!”

  “哦。”她笑着伸手接过,顺势收回戒指:“没事。”

  视线不经意落到□□上的那行字迹,阮念原本平静的眼神突然就起了波澜,她转身面向接待员:“这上面写的620,是什么意思?”

  “那是预定的时间。”接待员立即解释:“620的话,就代表是六月二十号预定的戒指。”

  六月二十号?

  可她那时候和柏颂明明还没有见面。

  “当时预定的,就是婚戒吗?”

  她尽量保持平静地开口询问,但握着□□的手指还是缓慢收紧了起来。

  “对。”接待员点头。

  “七月份做好之后,我们就给柏先生打过电话,不过他那个时候说还不急,所以就没有来拿。”

  七月份,是沈星河开始上课的日子。

  “阮念。”

  车窗缓缓放下,男人轻声叫她:“走吧。”

  不动声色地把□□放进口袋,她表情平静地走进副驾驶坐下。

  汽车平稳地朝陈薇家驶去,中途路过一个红绿灯,要等六十秒。

  “柏颂。”

  口袋里的□□已经被捏出了褶皱,她扭头看向他。

  “如果当时我没有答应你,你后面,会找别人结婚吗?”

  男人放在方向盘上轻敲的手指瞬间停下动作,半晌回头看她,眼眸有些暗沉。

  “你后悔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