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纸片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没。”阮念摇头否认,半晌轻声解释:

  “我只是在想,如果仅仅只是需要找个人结婚,那我的被选择率应该并不大。”

  毕竟无车无房无存款,作为简称的三无人员,和三无产品一样举步维艰。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选择你?”

  柏颂顺势出声,原本紧蹙的眉头也因为她的否认舒展了不少。

  阮念轻轻点头。

  眼底有些暗淡,沉默半晌,柏颂才轻声开口,说了一个丝毫找不出毛病的答案:“因为我妈她很喜欢你。”

  目的是应付母亲,那自然就要投母亲所好。

  她一直都明白。

  刚刚那一瞬而来的喜悦立刻被冲散了不少,她不自觉敛眸:“这样啊。”

  所以会那么早订戒指是因为早就考虑好今年要结婚吧。

  才不是因为她个人。

  这样想着,胸腔里莫名就多了几分怨气和不平。

  “那你呢?”柏颂顿了一会问,语气有些紧张:“你答应我,是因为……”

  “因为我妈也很喜欢你。”

  阮念勾着嘴角回答,眼底却没什么笑意,反倒是十分淡漠的。

  一边的柏颂闻言立刻垂眸,眸底一暗,没能让她看见。

  -

  陈薇平常一个人住,但偶尔也会去外甥女家玩两天。

  考虑到是第一次上门,临到大院前,阮念还是选择先下车去了一趟超市,挑了点水果准备着。

  阮念本想自己提,柏颂却压根没给她机会,结完账就直接接过去提着。胳膊相触的瞬间,他无名指上的戒指刚好轻轻刮过她掌心,像是无意,又像是刻意。

  她迫不得已地压下了那些胸腔里不太痛快的心思。

  她和少年时最喜欢的人结婚了。

  相比起旁人,她已经幸运很多了。

  所以就算不能成为他心目里的第一备选,她也没办法去发脾气。

  毕竟打从一开始,他就给过她拒绝的选项。

  是她放弃了。

  “刚刚在车上,我不是那个意思。”她轻声开口。

  走廊里凉风阵阵,潮气和湿冷的感觉像是从皮肤外面蔓延到胸腔。

  柏颂走在前头,闻言步子一顿,扭头看向她,眉头微微一皱:“你觉得我生气了?”

  “不是吗?”她反问,一路上一句话不说,不是生气还能是什么?

  “我没你想的那么容易生气。”他轻声笑,眉眼依旧温柔:“而且这是事实不是吗?如果你父母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我,那么就算我找了你,你也不会选择和我结婚,对吗?”

  男人语气低沉,听着好像在笑,但又感觉没有。长身站在台阶上,他低眸看着她,清清淡淡的眼眸里像是平白聚起了一层雾,挡住了她试图看清他的视线。

  不对。

  她在心里应答。

  但面上却什么没说,只是跟着笑了笑,这一部分就算过去了。

  陈薇知道他们过来,提早就准备好了午饭。

  吃完午饭,阮念本打算帮她去收拾洗碗,结果却被妇人径直拉着进了里屋。

  至于柏颂,则被单独留在餐厅里收拾。

  里屋里常年放着木质熏香,淡淡的清香里掺杂着一丝樟脑和薄荷的味道,有着舒人心脾的特别感觉。

  “念念。”陈薇揽着她在床边坐下,手里还拿着一个古朴的木雕盒子。

  从里面拿出一只晶莹剔透的我玉镯,陈薇顺势拉过她的手腕套上,眉眼温柔地开口:“这手镯还是当初结婚的时候,阿颂奶奶给我的,现在就给你了。”

  冰凉的触感接触皮肤,阮念眸光一时呆愣,没有出声,只任陈薇继续呢喃:

  “本来应该领证前就给你的,结果你们现在的小年轻都喜欢自己做主意,结婚这种大事也不提前说一声,只能拖到今天才拿给你。”

  微微勾起嘴角,阮念点了点头:“谢谢妈。”

  “这有什么好谢的!”陈薇扬了扬眼尾,半晌眼眸突然一暗,像是想到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而且再说了,以你的个人条件,其实可以找到比阿颂更好的人的。毕竟我们家的事,你应该也听你妈妈说过,阿颂他……”

  “妈。”她低声叫她,手掌覆盖到她的手背,像是轻轻的安抚:“我既然决定和柏颂结婚,那就代表我已经接受他的所有。而且再说了,柏颂条件真的不差,您不用妄自菲薄。”

  “你啊……”陈薇眉眼溢出点笑意,闻言不禁出声喃喃,手掌轻轻摸了摸她的短发。

  午间阳光正盛,光影撒在地面,形成了一个个小小的光斑。

  从陈薇家离开,柏颂便陪着阮念回公寓去收拾搬家的东西。

  阮念前一天边主动收拾好了一箱,今天过去主要目的是打扫下卫生,顺带扔掉一些不怎么用的杂物。

  lion乖巧地趴在床边的猫架上,见到长相陌生的柏颂走进来时也没有什么敌意,反倒是好奇地一跃跳到地面,走到他脚边试探性地伸出鼻子闻了闻。

  “这就是lion?”

  柏颂蹲下身子,试探性地伸出了手指。

  把卧室里的行李箱推出来,阮念点头嗯了一声,半晌眉头一拧,有些歉意地开口问:“你会介意和猫咪住吗?如果介意,我现在就可以去找朋友帮忙代养。”

  “不介意。”柏颂笑着摇了摇头,旋即站起身子,走到她身边接过行李:“就这两个箱子吗?”

  “嗯,不过还有一箱要扔的东西。”

  阮念答,说完扭头就去一边搬起了堆着满满杂物的纸箱子。

  低头看了看手边的行李箱,柏颂几步走到她旁边:“你提行李箱吧,这个可以拖着走,纸箱我来搬就行。”

  考虑着胸前略微有些遮挡视线的纸箱,阮念沉默几秒应了声:“好。”

  杂物最上面是一些不用的书籍笔记,柏颂把箱子放进垃圾桶时,一张纸片轻飘飘地从里面掉了出来。

  “大学期间要做的几件事:”

  纸片最上方是这样几个字样,下方是阮念列出来的几个计划。

  拥有一个相机。

  去海边看一次日出。

  不要挂科。

  存够出门旅行的钱。

  最后一行,是谈一次恋爱,不过已经被人拿笔划掉了,喝上面的不要挂科一样划掉。

  男人眼底无端有些黯然,放好行李箱走过来的阮念没有发现,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问他怎么了。

  遮掩搬地握紧了纸片,他没说出掉落的东西,轻轻勾唇:“没什么。”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