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同居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柏颂住的地方在一个比较僻静的公馆里,路边是喷泉树木皆有的小公园,房子从外头看就是一个装修简约到有些平平无奇的大别墅。

  因为要四处演出的原因,他并不经常住家。家里很是空荡,除了请的家政偶尔会过来打扫,基本上也没什么人过来。

  在车库里停好车,柏颂便主动提着行李箱在前面走。

  阮念拽着身上斜挎的小包,一边四处看着地形,一边顺带在手机里找着去医院最近的一条路线。

  还好,低眸看着地图上的路线规划,她瞬间长舒一口气。

  距离不是太远,这样就不需要早起赶通勤了。

  “密码是0312,你记一下。”

  前方的柏颂突然停步,轻声交代了房门密码。

  出神看手机的阮念闻言立即刹车,但脑门还是措手不及地撞上了男人坚硬的后背,喉咙瞬间闷哼一声:“呃!”

  “没事吧?”柏颂听声立即回头拽住她的胳膊,阻止她脚步进一步往后退。

  手掌慌乱地握住手机,阮念借着男人的动作维持好动作,尴尬地用空着的手摸了摸额头:“没、没事。”

  目光落到女人回避的脸庞,心思一瞬间又被刚刚瞧见的纸片夺过,男人的眸光不经意暗了一些,沉默半晌之后却还是温和出声:“下次小心一点。”

  “哦。”她随口嗯了一声,像是没察觉对方情绪的变化无常,只是低眸看着男人拽着自己的手腕出神。

  斑驳的痕迹因为往后退的衬衫袖口露了出来,不同于常人白净甚至光滑的皮肤,他的手腕上,是褶皱又粗糙的皮肤。

  像是被火烧过一样。

  应该很疼吧。

  阮念看着那些疤痕不禁想。

  可比起被火烤的滋味,被偏见对待的日常应该更疼吧。

  她想。

  高二最后一个月,庆城的气温已经到了快三十度。

  闷热的天气混合着窗外吱吱叫的蝉鸣声,无端让人感到烦躁。

  这天是体育课。

  因为临近期末,外加气温太高,老刘遵循民意,允许同学们自愿留在教室自习。

  但同样的,也允许想玩的同学们下去玩。

  班里一向玩得开的王桀最是积极,上节课刚下就抱着个篮球在教室前头“招兵买马”,吆喝着男生们一起下去打篮球。

  或许是考虑着气温太高,下楼还不如留在教室里吹空调,班里鲜少有人应和他,并没有出现想象中此起彼伏的表现。

  “你们这一个个的,也太不积极了吧?锻炼身体诶?”王桀站在讲台上独自发着闹骚,似乎只有这一瞬,他才感觉自己是个体育委员。

  阮念最初并不好奇下楼的有谁。

  毕竟高二升高三要重新分班,万一到时候期末考考砸了,分不到a班,李淑云绝对会要了她的“命”。

  老旧的立式空调呼呼地吐着冷气,她只埋头专心地写着卷子。直到半分钟过去,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语调,阮念才从茫茫题海中抬起了头。

  “放手。”

  柏颂冷声道,眉眼淡漠,浑身的戾气像是密密麻麻的尖刺一瞬间冒了出来。

  王桀此刻正站在他旁边,面色一时有些难看,但抓着他袖子的手却仍旧没有松开,固执地要拽他下楼:“都是同学,一起玩嘛!”

  柏颂依旧不搭理,只冷声重复:“放手。”

  不大不小的声响吸引了班里其他人的注意,阮念放下笔走过去,看着王桀伸出手的那只胳膊,青筋暴起,明显是用了力的。

  “柏颂不想去就不去,你别逼他。”她抬眸看向王桀。

  王桀眉尾一挑,显然是不太高兴:“班长你这就不好了吧,这节课本来就是体育课……”

  “可刘老师说了我们可以留在教室自习。”她低声反驳。

  或许是因为被人当面打断,王桀的脸色越发难看,说话态度也变得有些阴阳怪气:“我这不是看柏颂同学大夏天都穿长袖,感觉像是身体不太好,正好拉他下去锻炼锻炼。”

  入夏气温越走越高,班里人大多都开始穿了短袖。只有柏颂,依旧穿着长袖长裤,捂得严严实实,仿佛一点感知不到热气。

  阮念闻言,不自觉朝柏颂看了一眼,半晌收回视线,低声解释:“班里空调温度开的低,穿长袖怎么不可以?我平常也穿,你看不见吗?”

  或许是因为她的语气太过强硬,不符合以往温温柔柔的形象,王桀看着她的眼神不自觉变了一些。

  “班长你这么维护一个转学生不太好吧?”他阴阳怪气道。

  “我只是就事说事。”阮念淡淡开口,低头看了眼手表道:“马上要上课了,你别再……”

  “诶呦喂!”安静站着的王桀突然就往前一倒,动作刻意又滑稽,撞到了柏颂的桌子,也顺带扯烂了他的衣袖。

  在阮念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

  少年手腕处斑驳褶皱的疤痕瞬间暴露在了空气里,小心藏起的伤疤被人揭开,柏颂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连带着的,还有周边围观的人倒吸的一口凉气。

  “不好意思啊柏颂。”王桀故作姿态地慢悠悠从地上爬起,勾着嘴角道歉:“我刚也不是故意拽的,你看要不我赔你一件……”

  拿起旁边何时的校服就撞开王桀,她踮着脚小心翼翼地帮他盖住被扯开的部分,指尖止不住颤抖,不经意就刮过了他裸露在外的皮肤。

  “我陪你去值班室打电话吧。”她完全无视了周遭的动静,用尽量平静的语气和他小声商量:“让阿姨再给你送一件衣服过来行吗?”

  小声的议论声仿若是无数的蚊虫在四周鸣叫,她眼睁睁看着面前人的眼眸一点点的暗淡下去,眉头瞬间蹙得越发严重。

  从教室去值班室的路其实并不长,但阮念每走一步都觉得额头在冒汗。

  她并不知道柏颂身上发生了什么,也从未主动过问。

  毕竟那是他的隐私,如果他愿意告诉自己,那她会很高兴的接纳;但他如果不愿意告诉自己,她也不会强求。

  虽然目前她已经差不多猜到了九分,但一直到去值班室等待的时间,她也没有主动开口说些什么。

  她希望有一天可以等到他主动告诉她。

  等到她成为可以被他主动告诉的身份。

  和陈薇简短的通过电话后,阮念犹豫了几秒后并没有选择离开,反倒就势在他旁边坐下。

  值班室里没有空调,少年还穿着长袖,额头上冒出了星星点点的汗液。

  她扭头看到,想着口袋里应该还有纸巾,伸手便拿了出来。纸巾上印着花纹,还有一些英文字母,对那个年纪的她来说,是很新奇的玩意。

  摊手递到他眼前,她轻声笑:“擦一下吧,你出汗了。”

  少年没有反应,只垂眸黯然地看了她几眼,像是出神了一般。

  似乎是一瞬间,阮念“恶向胆边生”,也不等柏颂应答,拿出纸巾就递了出去,轻轻擦拭着他额头的汗渍。

  “很热吧。”她边擦边轻声嘟囔。

  少年像是突然回神,身子瞬间往后靠了一下,躲开了她的靠近,喉结滚动,从她手里拿过纸巾:“我自己来就行。”

  胆量瞬间降到负值,她尴尬地咳了两声,轻声:“哦。”

  “不好奇吗?”

  等待间隙,耳边突然传来少年清清淡淡的嗓音。

  眸光一动,她扭头看向他的侧脸,半晌嘴角微勾,还是决定不隐瞒:“好奇啊。”顿了几秒,她继续说:“但也只是好奇。”

  言外之意,就是她不会去过问。

  身边的人顿时陷入沉默,不再说话。

  白色的窗帘在阳光的照耀下随风飘舞,阮念晃着双腿,终究还是觉得空旷的房间里沉默的氛围太过尴尬,开始了嘀嘀咕咕的絮叨,也不管对方回不回复,依旧自顾自地说。

  少年一直没有开口,始终保持着沉默。

  但或许是她的冷笑话起了效果,柏颂的脸色没有像一开始那样那么苍白,慢慢的有了一点气色。

  窗外阳光正好,清空日朗。

  彼时她尚没想到,有朝一日,她会站在她喜欢许久的少年身侧。

  -

  晚间。

  阮念简单洗了个澡,就着半湿的短发走到客厅里,lion正懒洋洋地趴在沙发上,肥胖的身子瘫在那里,就像是一张大饼。

  她无奈地走过去抱起它,放到地上逗了逗,小声絮叨:“你怎么那么懒啊lion?回来就趴着,也不看看你都多胖了?连眼睛都看不到了。”

  忙着逗弄lion的时候,她也不忘关注着这屋子里的另一个人。

  那人径直去了卧室,然后抱着薄薄的被子走了出来。

  被子?

  阮念立即抛下lion起身,表情有些紧张地和他对上了视线:“你、你这是干吗?”

  柏颂目光犹疑,像是有些尴尬:“我晚上有点事,可能要忙很晚,所以去书房睡。”

  “你不是最近休息吗?”阮念试探性地问。

  柏颂耳朵瞬间通红,但还是保持着面上的镇定:“我最近……”

  “你不想和我睡吗?”

  阮念突然低声开口问。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