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25章 头像【一更】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干吗要躲他?”

  顾声笑着反问,话说得十分轻巧,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当初那个甩掉对方的人是自己。

  “情侣之间分分合合本就正常,如果他因为当初被甩就记恨于我,那不正好说明他是个心眼小的男人吗?”

  “可他当初并没有做错事……”阮念不禁低声反驳。

  或许是人长大了都会变,现在的她丝毫不想听到顾声的口是心非,那种为了掩饰自己的在乎,而一味地去贬低自己喜欢的人的态度,只会让她心疼。

  呼啸的风声穿过手机,像是传递了刺骨的寒冷。

  “我也没做错事。”顾声在对面淡淡开口,言语里像是夹着自嘲。

  “可能有的人,就是注定不能在一起。”

  明明名字叫何时,最后却变成了,最不合适的人。

  顾声分手那会,正是毕业的时间。

  不解和担忧的情绪,全部因为身侧女人恍恍惚惚的状态一起涌了上来,直至后来,演变成了对何时一个人的控诉。

  “所以你觉得是我对不起她?”

  男人冷漠地看着跑来质问的她,眉眼里全是散不尽的戾气。

  “可明明,我才是被甩的那个。”

  何时淡淡开口,嘴角还带着嘲讽的笑意。

  之后一直到顾声出国,她都没能问清楚两个人到底为什么分手。

  明明扛过了高考,扛过了异地恋,却偏偏,就是没能扛过毕业。

  从二十二岁到二十七岁,整整五年的时间,顾声都在国外飘荡,偶尔的一两次回来,也是待了两天便走。

  她好像终于找到了一直追求的自由。

  却又好像被重新困住了起来。

  ——“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没有七情六欲的人。”

  大三那年,社会学院有课题实践,选择在全校学生中做一个问卷调查。

  问卷内容庞杂,她回答间隙不经意扭头,就看到了顾声的答案。

  没有七情六欲的人。

  那还算是人吗?

  彼时

  她只当顾声是中二病发作,没有过多关心。

  可后来不管是放弃保研、和何时分手、还是与父母朋友疏远、出国几年不归,似乎都是她在放弃七情六欲的过程选择。

  背上东西会跑的很慢,拉着手会很难飞起。

  她终于找到了自由的秘诀。

  就是放弃。

  一时不知道是否该庆幸,自己能成为她少数几个没放下的人。

  剩下两个,一个是贺韵,她母亲。

  还有一个,就是何时。

  哀伤的语气让听筒对面的阮念无端陷入沉默,她不禁低眸看着掌心的纹路发呆。

  最开始的时候那么好。

  后来分开了,反而剩下一地的鸡毛。

  “别说我了,”对面的顾声笑着开口,打破了二人之间莫名沉默的氛围:“说说你吧,我可是看见了柏颂发的微博,速度挺快啊你!才不到一个月就恋爱结婚了?”

  顾声扬着声调调侃,阮念却还在被刚刚的情绪感染,一时间笑不出来。

  沉默好久,才压着声解释:“就刚好相亲碰到了,正好他妈和我妈都催得急,干脆凑合结的婚。”

  “凑合结婚?”顾声瞬间没了那种喜悦,闷哼出气:“你胆子够大啊阮念!”

  “那能怎么办?”她无奈撇嘴:“他当时来问我的时候,明显就是被家里催急了。如果我拒绝了,他可能就直接和别人结婚去了。”

  这是她根本不能想的。

  听筒里沉默半晌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气,夹杂着无奈。

  “我知道你还是喜欢他,甚至可能喜欢的不得了。但那也不是你能把下半辈子,赌在一个十年没见过的人身上的理由。”

  顾声冷声反驳道。

  月光皎洁,阮念独自坐在飘窗前,一时不知该如何应答。

  毕竟是发小,顾声也不想把话说的太难听,沉默几秒后,还是出声安抚道。

  “人都是会变的。你喜欢的,可能是十年前你看到的柏颂,也可能是经过你美化过的,十年后的柏颂。但无论以上哪一种,都不一定会是现在的他……

  ”

  “可如果我告诉你他没变,你会信吗?”

  趁着顾声停顿的间隙,阮念突然出声,打断了她的发言。

  眼皮耷拉,女人明亮的眼眸里像是平白起了一层雾。

  “就像一年前在人民广场碰见何时的那一次。当时我说他发达了就变得不近人情、高高在上,你却只看了一眼就笃定地说他什么都没变。”

  阮念轻轻挑眉,反问:“这难道也是你说的‘人都会变吗?’”

  “可能一开始答应结婚的事情确实是我冲动了,但对于柏颂,最起码从目前的相处来看,我没有认错。他尊重我的喜好,也很关心我,不会强迫我做不喜欢的事。”

  “我从来都没后悔和他结婚的事。”

  周遭似乎一瞬间安静下来,手机对面是一阵接一阵的群声欢呼,混合着晚夏的凉风和酒馆里嘈杂又热闹的人声,造成了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无奈的叹气像是被风吹散,顾声不愿和她因为这种事情争吵。

  “你说是就是吧。”她柔声道,顿了几秒后却还是忍不住开口:“不过即便如此,你还是要记得保护好自己,有什么事一定要找我,我能帮的上的忙都会帮。”

  明白顾声的担忧都是有道理的,阮念也没多生气,笑着应声道:“知道啦!”

  沉默着思索几秒,她还是有些疑惑地问出了口:“不过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结婚的事的,我好像还没和任何人说过。”

  “。”顾声无语:“你刚是在发呆吗?我都说了我是看柏颂微博知道的。”

  “工作的酒馆里面有个小姑娘,之前去过他的个人演奏会,一直很关注他。今天他官宣,我顺带就看到了。”

  “旁人可能认不出,但我可不是旁人。再说你那脚上的拖鞋都还是当初我买给你的,一眼就看出来了。”

  女人的语气平静中带了点波澜,毕竟她对柏颂的印象,还一直停留在高中时期的沉默寡言。

  哪知道他也会走那么浪漫的路子。

  阮念被顾声的一通描绘给弄晕

  了头脑,什么微博官宣?她怎么不知道?

  飞快地点开软件界面,悄悄关注里的独一人早在半小时前发了一条微博,按照时间推算,应该就是在他送人回来的路上。

  柏颂v:

  sunshine

  [配图jpg]

  深色的瞳孔在看到那张图时瞬间放大,阮念的心脏立即怦怦跳了起来,不受她控制的。

  照片里的场景像是在厨房,午后的夏日,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映在人身上,是斑斑驳驳的光格。经过一通曝光之后,料理台边女人的身形像是和阳光彻底融合,只余下了一点点模糊不清的侧影。

  倩影的拖鞋上印着两只可爱的皮卡丘,脚边还蹲着一只肥嘟嘟的狸花胖猫,暖色的光芒像是直接穿透了相片,在这种光芒的照耀下,连日子似乎都变得可爱了起来。

  阮念呆愣地看着照片许久,半晌指尖轻动,还是选择了打开评论区。

  评论第一条是柏颂自己回复的。

  柏颂v:[爱心jpg]

  算是直接回应了之前隐婚的新闻。

  下面紧跟着的几千条评论回复,并没有如她之前所猜想的很难听,反倒是一片和谐,大多数的,都还是祝福他的。

  心头一动,阮念瞬间感觉脸都热了起来。

  空调呼呼地开着,室内的湿气一度下调,她莫名就感到喉咙略微有些酸涩,起身便往屋外走去。

  客厅里男人正坐在沙发边,手指拨弄着一根逗猫棒,像是在和地上瘫软的lion开玩笑。

  扭头见她下楼,柏颂问:“还没睡吗?”

  阮念摇摇头,尽力摆除掉脸颊的热气答:“我下来喝点水。”

  柏颂见状点头,笑道:“嗯。”

  犹犹豫豫地喝完水,阮念一从厨房里出来,就看到lion已经和它的新玩具黏在了一起,还玩得十分开心。

  “你做好了?”她凑近一边的柏颂问。

  “嗯,就剩最后一点了,我干脆直接搭完。”

  “哦。”

  担心自己的笑意太过明显,阮念扭头打

  算往卧室走。

  柏颂却在此时叫住她:“阮念。”

  她立即转过身,和他对视:“怎么了?”

  眼眸微闪,柏颂犹豫几秒,才试探性地开口问:“你……你下周二有空吗?”

  下周二?

  她低眸思索几分,半晌昂起头看他:“是有什么急事吗?”

  “你要忙?”柏颂听出她的答案。

  阮念点点头:“有一个小手术。”

  “那算了。”柏颂轻轻答:“还是工作更重要,我只是随口问一下。”

  阮念也没怎么纠结,毕竟她现在的思绪完全在另一个空间神游。

  卧室门开了又关,柏颂随手拿出手机,上面的置顶联系人已经换了一个头像。

  图片像是裁剪下来的,明亮又绚丽的光影下,是一只竖着脖子的小猫咪,“巨大”的脊背上是复杂的条纹花边,角落里,还有一双微微露出的白色拖鞋,上面是一只瘫坐在地面的“黄胖子”。

  心头瞬间一动,他立即打开朋友圈,最上面的一条,刚刚好就是阮念发出来的。

  念念:今天阳光很好[小太阳jpg]

  评论里他只能看见沈星河和叶小小的。

  沈星河:现在貌似是半夜。

  念念回复沈星河:早点睡!!!

  叶小小:希望明天是晴天!

  念念回复叶小小:[眯眼笑jpg]

  眼角轻轻上扬,柏颂看着屏幕上的界面,脸上露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另一边,阮念躺上床,睡意还未完全上涨,便又拿出了手机点开微信。

  朋友圈下是一连好几个回复。

  母上大人:还不睡觉?

  顾声:早点休息。

  姜韶:半年没见你发朋友圈了,是有喜事吗?[奸笑jpg]

  ……

  尽量一一回复到,阮念顺势下拉了一下屏幕,想着刷新下界面,界面上就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柏颂:[小太阳jpg]

  配图是刚刚微博上发过的那张图。

  眼眸微愣,她抬眸看向男人的头像,也换了一

  个,是配图裁剪掉下半部分的图,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侧脸。

  脚尖不自觉绷紧。

  她觉得自己今晚就不用睡了。

  作者有话要说:要和老婆用情侣头像———

  晚上还有一更

  顾声x何时是这个,专栏有,应该明年才会写。

  《不见去年人》/文案

  -

  “浪迹天涯”的第五年,顾声终于收心回国。

  餐厅驻唱的第一晚,她被顾客骚扰,泼了一身的酒,然后在最落魄的时候,被曾经甩过,如今已经飞黄腾达的初恋给捡回了家。

  彼时年迈的父亲炒股失败,欠了一身的债。

  男人坐在床前,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触碰着她的嘴角,眼神挑衅,嘴角勾起浅笑着开口:“我可以帮你父亲还债。”

  “但你以后只能给我一个人唱歌。”

  她知道他存的不是什么好心思。

  可她还是答应了。

  -

  圈内人都知道何氏的总裁养了只金丝雀,性子疏离冷漠,无论什么时候见到,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弯弯的眉眼里一点笑意都没有。

  相识的朋友大多劝他换一个算了,找个乖一点的多好。风暴中心的男人却只是闷着头喝酒,一言不发。

  后来时间长了,旁人都乐着调侃:“别人家的金丝雀呢,都是拼了命地讨好对方,唯独你,拼了命去讨好自己养的金丝雀,实在牛逼!”

  “她不是我养的金丝雀。”

  “那是什么?”

  “是梦。”

  而我只是她可有可无的人。

  -酷酷的驻唱歌手x演技不好还黏人的霸总

  -破镜重圆/没有火葬场/女主不穷,她只是不想给她爸还钱

  -可能会很狗血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我是你可有可无的人。——《写给黄淮》解忧邵帅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