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29章 拥抱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三是沈星河到家上课的日子。

  天气预报说会有阵雨。

  前夜她应允了晏洲今天要早一点过去,所以睡前特地定了五点半的闹钟。

  窗外白昼渐晓。

  尽管已经把下床的动作放到轻得不能再轻,偌大床铺另一边的人却还是像有感应一般跟着她坐起了身。

  “我送你。”

  男人的嗓音因为刚起有些沙哑,飘落到阮念耳边,她立即摆手拒绝。

  “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

  他没应声,径直走下床,看向她的眼神略微有些迷蒙,睡眼惺忪地道:“这个时间点太早了,街上人少,开车会快一些。”

  阮念闻言,也不好再拒绝,点点头应了。

  六点的江城此时已经亮的差不多了,明朗的阳光普照大地。虽然是夏天,但清早的温度还是有些“动人”。

  薄薄的衬衫挡不住冷风,她不由自主抱了抱双臂,试图缓解这股子冷意。

  柏颂从后面站出来,伸手递给她一件黑白相见的薄外套,低声道:“你先把这个穿上吧,我去开车。”

  表情一瞬间怔愣,阮念顿了几秒才点头伸手接过。

  “谢谢。”她笑着说

  柏颂轻微摇头:“没事。”

  外套很明显不是她的,袖口有些长,她卷了两道才能完整地露出手指。穿上身自带一股子清香,像是家里用的洗衣液味道。

  以及隐隐约约的,属于男人身上薄荷味的香气。

  -

  从家到医院的路程并不算太长,开车十几分钟就到了。

  “前面有停车位,你在那里停就好。”阮念先给他指了方位,随后顿了几秒试探着开口:“……你饿吗?附近有早餐店,我们一起去?”

  因为起的时间太早,两人都还没有吃早饭。

  驾驶座上的人喉结微动,眸光有一瞬间失神,半晌轻轻点头,应了声好。

  在车位上停好,阮念犹豫了几秒还是选择脱下了外套,叠好放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感觉现在没那么冷

  了。”

  她笑着冲他解释,目光旋即下移,落到男人身侧微微垂下的手指,露出了一阵微弱的闪烁。

  几步走到他面前,她第二次主动牵起了他的手,十指相扣,动作自然地如同已经牵过很多次一般。

  “这边有一家老爷爷粥熬的特别好,我请你?”

  她故意笑着说,似乎这样就可以掩饰她声响巨大的心跳声。

  男人的身子却莫名僵硬了起来,偏着头看向她的脸颊,眼神里除了怔愣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不喜欢吗?

  阮念顿时间尴尬无比,眼眸不自然眨了眨,她微微松开手指。

  几乎是瞬间,柏颂的手就轻轻用力,攥紧了她想要松开的手指。

  “我只是没反应过来。”

  他立即低声在她耳边解释,像是看到了她眼眸里一瞬的失落。

  “……没有不喜欢。”

  阮念瞬间怔愣。

  半晌耳朵一红,连忙慌乱地垂下脑袋,眼神乱飘,不知道该往哪看。

  许久之后,才听见了她低低的一声“哦”。

  像是漫不经心的哼唧,又像是没有溢于言表的喜悦。

  柏颂嘴角不自觉勾起。

  -

  弥漫的水雾在小巷口涌动,斑驳的老墙边是一排排热闹非凡的早餐摊位。

  阮念一眼便看到了熟悉的摊位:“在这里。”

  摊位边忙碌的大爷已经年逾古稀,但身体依旧健朗,健谈又爱笑,白发苍苍下是一张和蔼可亲的脸颊。

  阮念点了碗粥和油条,说完转头看向柏颂,笑着问他想吃什么。

  男人微微低眸,看着她的笑脸不禁出神,顿了一会才轻声回答:“和你一样就好。”

  “好。”

  这种早餐摊位没有租房,吃饭只能坐在露天的桌子上。

  阮念一开始还挺担心他会不会有洁癖、介意这些东西,紧张了好一会儿,后来却发现他好像并没有很抗拒。

  “我还以为你会介意呢?”

  她看着对面男人吃饭,笑着嘀咕了一句。

  柏颂怔愣抬头:“介意什么?

  ”

  “介意是路边摊。”阮念说。

  柏颂眼神微愣,半晌才轻笑着开口:“我觉得还好。”说完抬头对上她的视线,表情有些无奈:“感觉你好像总觉得我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

  “为什么不是?”阮念轻声反问。

  “你是钢琴家,某种程度上就和艺术家一样。艺术家不都应该是浪漫、但又不落俗的吗?”

  说完眉头不自觉皱起,像是莫名的怅惘:“这样想的话,你接触的人和我接触的人完全不在一个世界,收入也是天差地别。突然感觉你和我结婚,亏的不是一丁半点。”

  “婚姻不是交易,不能这样算。”

  柏颂低声开口,语气莫名有些严肃。

  阮念垂着脑袋,嘴角不自觉抿起。

  “再说在我这你很好。”

  他轻声说。

  “这样就够了。”

  握着勺子的手指瞬间收紧,睫毛轻轻颤动,阮念顿时就感觉自己心跳的飞快。忙不迭地低下头喝粥,她压根就不敢抬头看对面的人,只闷闷应了一声当听到了。

  树影摇晃,光影垂落。

  医院离早餐店很近,走路就能到。

  阮念没让他再送:“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过去就行,你先回去吧。”

  和沈星河定的上课时间是七点半,柏颂想了一会,同意了,随后照常问起:“晚上要我来接你吗?”

  “晚上不用了。”阮念摇摇头:“我今天提早下班。”

  “好。”

  女人说完便径直转身走向医院,柏颂目送她进去了,才扭头往车位走过去。

  天光大亮,空气中是浮动的桂花香气。

  回到家,柏颂首先去了卧室把外套挂好。手指不经意穿过衣领,轻轻撑开了被阮念卷起来的衣袖。

  指尖拂过袖口,他的耳朵莫名就热了起来。

  鬼迷心窍地,柏颂微微低下了头,闻到了女人身上熟悉的橘子香气。

  一向白净的脸庞瞬间涨的通红,他似乎是立刻就松开手大步往后退了一步,脸上满是止不住的慌乱和慌乱过后的

  无尽懊悔。

  他到底在做什么?

  从最开始选择相亲就已经做好了强求的打算,做好了不一定会被她喜欢接受的心理预设,可当真的看到她时,那些提前做好的心理预设却像是瞬间就消失了。

  她还觉得他是神仙。

  呵。

  他怎么会是什么神仙?

  就是一个会被情|欲困心的俗人。

  明明比谁都想靠近她,却又担心过于激进的做法会不会引她厌恶。

  就算是现在,已经发现她对自己有了好感,也会自卑地去拿这些好感和别人的做比较。想着能不能再多一点,想着会不会是自己猜错了,想着……

  她可能,

  并没有那么喜欢他。

  窗外阳光洒落,床头是她拿花瓶装好的小雏菊,透明的玻璃瓶内茎杆翠绿,黄色的花瓣在光芒下肆意摇晃。

  他低眸看着,不自觉就出了神。

  没那么喜欢也行。

  他喜欢就好了。

  -

  沈星河的上课时间是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五点,地址就在他家。

  因为柏颂没心思做饭,中午两人便吃的外卖。偏偏沈星河吃饭还不消停,一边拿着手机玩一边和他说话。

  沈星河:“姐夫姐夫,你喜欢我姐什么啊?”

  柏颂眼神微滞,语气不自觉温柔了不少:“乐观向上,像个小太阳。”

  沈星河疑惑张嘴:“小太阳?”半晌眼眸突然一亮,笑着开口:“脾气那么坏,一点就炸,确实像太阳。”

  柏颂:“……你专心吃饭。”

  空气安静了几秒。

  沈星河再度开口:“姐夫姐夫,我来之前看附近有一家电玩城,等晚上我姐回来了,能让她带我去吗?”

  柏颂:“你姐上了一天班,很累。”

  沈星河:“可是我真的……”

  柏颂:“我晚上带你过去,别折腾你姐。”

  沈星河:“好诶!”

  空气再度安静了几秒。

  然后……

  “你别说话了。”柏颂抬眸瞪向对面的小孩:“好好吃饭,下午上课前把上午教的那首曲子

  弹一遍。”

  沈星河:“……”

  下午的小孩消停了不少,也不知道是窗外面的太阳太暖和,给他晒钝了,还是想着晚上电玩城的事,不敢得罪他。反正不管是哪一种,总归是没有再闹腾了。

  临近五点,柏颂提前去了厨房准备食材。

  因为短期内没有什么演出活动,他又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所以两人并没有请阿姨。

  沈星河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打游戏。

  大门关了又合上,柏颂独自在厨房,看不清楚,只能听到了两声简短的碰门声,以及一句沈星河打招呼的话。

  “表姐你回来了!”

  女人低低嗯了一声,像是很疲惫。

  柏颂顿时听出不对,放下手里的东西就走了出来,只看到了阮念上二楼的背影。

  “表姐好像不高兴。”沈星河趴在沙发边小声开口,“我刚看她眼睛都红了。”

  -

  卧室里,阮念坐在床边发呆,肩膀丧气地垂了下去。

  门开了又合,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她立即伸手摸了把眼睛,故作自然地站起身问他:“怎么突然上来了?”

  柏颂没回答,只低眸看着她。

  半晌柔声开口:“你怎么了?”

  不自然的掩饰一瞬间被人看破,阮念顿时就红了眼,只好低头咬着嘴角,沉默许久才低声开口:“我工作之后带的第一个病人去世了。”

  “她是盲人,还有心脏病,心外科的医生说,她走之前还特意提到了我,说没来得及看到我长什么样很遗憾。”

  “可她明明才二十岁,人生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越往后说,阮念的眼泪就越止不住地往下流。

  脸颊突然间贴上男人带着温热的胸腔,柏颂瞬间就伸手抱住了她,宽大的手掌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像是无声的安抚。

  阮念在他怀里哭的更大声了。

  作者有话要说:(稍微提一句,小柏没他表面看起来的那么乐观

  (但对念念好是肯定的!!!

  今天没有了,明

  天见!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