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32章 彩排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和李淑兰约的聚餐时间定在了周五晚上,在她家。

  阮念早换了班,所以提前去柏颂彩排的艺术中心等他一起过去。

  “我到后门边了。”她停在路边和他打电话。

  对面传来男人空旷的回音,伴随着一些轻灵的乐器演奏声。

  “乌旭两分钟前过去了,你看到他了吗?”

  阮念环视了一圈四周,最后才在巨大的榕树下找到了戴着工作牌的男人,她边往那边走,边和电话对面的人交代:“我看到他了。”

  柏颂轻轻嗯了一声,半晌柔声开口道:“艺术中心里空调温度开得低,休息室里面我放的有外套,你记得穿上。”

  思绪突然回到前不久的那个早上,阮念耳垂不禁有些热。

  眸光闪烁,她慌乱应下:“知道了,你忙吧,不用担心我。”

  对面沉默了几秒,须臾传来男人温和的笑声:“好。”

  ……

  因为没有正在进行的演出,艺术中心里的人并不多。

  空空荡荡的走廊能听到二人带着回音的脚步声,潮湿的天气让白色的墙面都微微泛出了些许不自然的颜色。

  闷热的潮气环绕在鼻尖,阮念抬眸看向前方,嘴角不自觉收缩了起来。

  她其实对这个地方并不陌生。

  某种程度上,也算来过很多次。

  只不过那时候是从前门进的。

  乌旭径直把她带向了休息室。

  “小柏他彩排可能还有个十几分钟左右,你在这休息一会儿。”

  说完拿起衣架上搭的外套递给她,无奈地笑着开口:“小柏之前刻、意、交、代我的,这边是中控空调,温度低,他担心你感冒。”

  脸颊瞬间泛起不好意思的红色,她颤抖着睫毛接过去,随后干脆低头闷着脑袋应了一声:“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乌旭洒脱摆手,看了眼周围好像没什么要交代的便打算转身离开:“行,那你就坐着休息一会,我回去了。”

  阮念点头嗯了一声。

  冷风从头顶划过,臂

  弯上的衣服面料柔软,轻轻贴着她的皮肤,像是莫名滚烫的热源。

  眼看乌旭手掌搭上门把手,她突然出声:“那个你……”

  乌旭听到声,扭头疑惑地看向她:“怎么了?”

  阮念表情有些紧张,思量着语气和他轻声商量:“你们这彩排,允许外人观看吗?”

  她只见过柏颂演出时候的样子。

  所以还挺好奇彩排会是什么样。

  乌旭表情一顿,像是没反应过来。

  但下一秒,他就勾着嘴角淡淡笑出了声,明显看出了她的意图。

  “你是想去看小柏对吧?”他问。

  耳垂一热,她不自觉就捏了捏耳朵,紧张地点了点头。

  轻声问:“可以吗?”

  乌旭陷入思考,半晌轻勾嘴角,冲她笑了笑。

  “旁人不行。”

  “家属可以。”

  阮念顿时长吁一口气。

  但耳垂却是越来越热,像是被臂弯上的热气熏了太久。

  家、属。

  她不自觉在心里重复了一遍。

  音乐厅要从二楼进去。

  阮念被乌旭带着直接去了后台,这里只有几个工作人员在忙着,灯管聚焦的舞台则被挡在厚厚的幕布后面。

  “你在这个位置站着就能看到小柏了。”

  他指引着她走到幕布旁边的一个角落,那里有一道小小的缝隙。

  “我那边还有事,就走了。”乌旭打完招呼离开。

  阮念轻应一声,随后便扭过头,把视线落到舞台上的男人身上。

  因为不是最后一遍的正式彩排,他只穿了一件普通的蓝色衬衫和黑色长裤,白净的面庞半边被灯光照耀,额头的碎发在眼皮上轻轻落下一点阴影。

  他并没有注意到她,专注的目光一直落在面前的黑白琴键上。

  轻灵的乐曲像是连绵不断的丝绸一般从他指尖流出,阮念抱着怀里柔软的外套定神站在原地,沉醉的目光始终落在那钢琴后坐着的男人身上。

  未等一曲终了,阮念的肩膀突然就被人敲了一下。

  “你是新来的工作人员?我

  怎么没见过你。”

  来人是个朱颜鹤发的叔叔,头顶虽然已经斑白,但面上却依旧是精神焕发,说话有股不怒自威的气质。

  阮念知道他。

  是柏颂的老师,秦蘅。

  只是这老师没见过她,似乎把她当成了偷偷溜进来的粉丝。

  秦蘅一脸的怒气:“你说说你们这群小姑娘,整天也不好好上学上班,成天在这蹲人有什么意思……”

  阮念闻言,眼神一慌,急忙出声否认:“不是的,秦教授。我不是溜进来的粉丝,我是……”

  话语一瞬卡壳,她一时不知该如何介绍自己。

  柏颂的妻子?

  还是柏颂的爱人?

  她做不出决定,只好顿在了原地。

  秦蘅顺势低眸看了眼她的长相,眉心瞬间蹙起,语重心长地教育她:“我看你这小姑娘长得也挺好看的,找个男朋友应该不成问题,干嘛要死吊着小柏这一棵树呢?再说人家都结婚了,你还是注意一下,不要再偷偷溜进来了。”

  注意一下?

  阮念闻言瞬间怔愣,不免有些联想。

  秦蘅说完语气一顿,看到她怀里熟悉的外套,眉头不禁下垂:“你这外套,我记得好像是小柏的。难不成你这个小姑娘,还偷偷进了他的休息室?”

  见他越猜越离谱,阮念连忙出声否认。

  “不是的秦教授,你误会了,我是乌旭带进来的……”

  边说胳膊边像是心虚一般地垂了下去,不再把衣服抱在怀里,这些动作落到对面人眼里,就成了她心虚的铁证。

  “我看你们就是被惯坏了,一点记性都没有,上一次的事还要再演一遍吗?我现在就打电话让保安过来登记你的姓名……”秦蘅边说就要拿出手机。

  阮念瞬间愁云满面。

  她没有乌旭的电话,现在要想打的话只能打给柏颂,可柏颂现在还在排练,打电话很可能会打扰到他。

  “老师。”

  突然传入耳边的温和男声像是春日里飘来的一阵清风,一瞬间就吹灭了阮念那冒出来的焦虑之火。

  柏颂推开幕布走过来,白净脸

  庞上温柔的眼神恰好和她对上。

  阮念不自觉就有些委屈,嘴角轻轻撇了一下。

  秦蘅看到他走过来,立马语重心长地开口:“小柏你来得正好,我这刚好碰到了一个偷偷溜进来的。按你们话来说叫什么私、私生,对,小柏你这次可不能再心软,毕竟上次你就……”

  “老师。”他轻轻出声,像是特意地打断:“您误会了,她不是溜进来的。”

  说完走到她旁边,低眸给了她一个眼神安抚,顺势握住她空着的手,转身面向对面秦蘅:“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妻子,阮念。”

  秦蘅瞬间愣在在原地:“你妻子?”

  柏颂轻轻点头:“嗯。之前工作忙,所以一直没有时间带她来见您。”

  男人温热的掌心贴着她的,像是无形的安定剂,慢慢地就让她的情绪缓和了下来。

  她不禁扭头看着他的侧脸。

  似乎只要他一出现,她就莫名地可以安心许多。

  幕布后陆陆续续走出彩排结束的其他人员,注意到这边动静,都往这边看了看。

  秦蘅那边确认是个误会,面上一时有些尴尬。

  “你说这是什么情况?我本来还想做点好事的,结果现在倒好,好事没做成,还把人家小姑娘给吓到了,果然是老了思维能力就有点下降。”

  “怎么会?”柏颂轻笑:“是我没考虑好,应该早点带她去拜访您。”

  秦蘅不禁失笑,无奈地摆摆手,半晌把目光落到她身上,语气有些歉意:“不好意思啊小姑娘,是不是吓到你了?”

  “没。”阮念连忙否认,勾着嘴角:“是我一时紧张,没有说清楚。”

  紧跟着又聊了几句,秦蘅因为有事离开,阮念在看到那人彻底离开后便一瞬间泄气,紧绷的神经立刻松弛。

  “怎么了?”

  柏颂注意到她的变化。

  阮念睫毛颤动,面上有些不好意思,语气也有些低:“……其实我刚刚被吓到了。”

  毕竟秦蘅嗓门大语气重,表情又严肃,对她来说完全是个陌生人,刚好她处在一个完全陌生的

  环境下,没有什么安全感,两相叠加,心里免不得打颤。

  “我工作这一年都还没被人凶过呢……”

  她低声嘟囔,语气不免有些委屈。

  话还没说完,身子便被人直接给揽进了怀里,温热的胸膛隔着薄薄的一层布料贴到了她的脸颊上,无端引起一圈红。

  阮念一只手挂着外套,一只手没反应过来,僵在原地不知该往何处放。

  窸窸窣窣的笑声和轻轻的议论声从不远处传来,应该是还没离开的工作人员和彩排人员,阮念顿时绷住了脚跟。

  “你怎么、怎么突然抱我?”

  她有些慌乱地小声开口,语气虽然带着紧张的颤抖,但偏偏还有一股子莫名的欣喜。

  所以关系更进一步了。

  柏颂面上一僵,像是被她带着紧张了起来,手不自觉松了松:“你不喜欢吗?”

  “没有。”她闷声抢着答:“只是有点好奇原因。”

  柏颂闻言,微微放松了下神色,低头凑到她耳边,柔声解释:

  “你之前不是说,紧张难过的时候,如果被人紧紧抱着会很有安全感,不好的情绪也会随之消失。”

  阮念瞬间愣在原地。

  这是她那天晚上说的话,他很完整地记住了。

  “你刚刚就很紧张。”

  他低声补充道。

  “我不想让你有坏情绪。”

  他不自觉收紧双臂,抱着她的动作一时更紧,下巴还轻轻蹭了蹭她的发心。

  作者有话要说:(后面的动作是某人私心加的=-=

  柏颂:……倒也不必如此拆台

  阮念:我好像没说要抱得很紧……

  上一章我脱纲了,所以今天修了一下,还加了一千字,记得清一下缓存重新看哦。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