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35章 吃醋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阮念想过很多种可能和她见面的情况。

  但唯独没想到是现在这种。

  她通过了她的好友,对方很快发来一条消息:

  【可以见你一面吗?】

  【阮、念?】

  第二句话打了顿号,像是莫名的阴阳怪气。

  她低眸看着屏幕,指尖在上面犹豫好久,也没能彻底按下几个字回答。

  窗外风景飞驰而过,霓虹的光影落在玻璃窗上,形成了一道道的斑痕。

  “我不希望你误会我。”

  耳边突然响起结婚之前,听见柏颂说过的那句话。

  他不希望她误会他。

  所有有什么怀疑的,都可以主动问他,他一定知无不言。

  沉默好久,她终于下定决心,轻轻掀开眼皮,像是随口问起一般:

  “秦念秋,是秦教授的女儿?”

  柏颂微微点头:“嗯。”半晌扭过头,不解地看了她一眼,笑着道:“怎么突然问起她?”

  “她加了我的微信。”阮念斟酌着语气开口:“还说想要见我一面。”

  柏颂眸光微动,似乎没有料到秦念秋会主动找到她。

  汽车在路边的车位停下,他熄火后扭头看她:“你想去吗?”

  阮念轻轻叹气:“我不知道,毕竟她是你的朋友,但我……”

  “不想去就不去,不用为了我做勉强自己的事。”他温声开口,边说边揉了揉她的头发,轻声笑:“或者我陪你去,如果你害怕她做出什么的话。”

  阮念闻言,立刻摆手否认:“我不是,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就是……”

  话语一下子卡壳,她突然就失了声,不知该怎么去解释这莫名涌现出来的诡异感受。

  “她喜欢我。”柏颂轻轻出声。

  阮念闻言瞬间呆楞,昂起脖子扭头看他,眼底有些许黯淡的情绪。

  “但我不喜欢她。”他轻笑着补充,半晌反问:“你在意的,是这个对吗?”

  阮念一时失了神,不知该回答是或者不是,沉默好久才低低反驳一句:

  “我不在意。”随后别过脸,像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一般犟嘴道:“我只是以为你找到了心仪对象,所以在考虑要不要提前放你自由。毕竟我又没有什么从国外回来的朋友……”

  原本听到前一句,柏颂心里是有点难受的。

  对她不信任自己而感到的生气,和因为她把离婚挂在嘴边产生的忧愁,混合在一起,让他的脸色不自然就苍白了不少。

  但在听到她紧随其后的轻声嘟囔后,柏颂的脸色就好了不少。

  他无奈地叹了声气,伸手揉揉她脑袋:“我跟秦念秋真的没什么关系……”

  “我在意的不是她。”阮念低低出声,打断了他的解释。

  她一直都相信他的话。

  既然他不喜欢秦念秋,那么那个他深夜梦呓的人,就不是她,而是另一个人。

  “你是不是,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人。”

  沉默许久,她才低声开口问,语气里夹杂着掩饰不住的心酸与难受。

  柏颂的眼神似乎是在一瞬间就变了,从平静无波到掩饰下的风起云涌。

  他有些呆楞地抬眸看她,嘴角微微蠕动:“你……”

  她看到了他的情绪变化,也看到了他眼眸中间一瞬的慌乱。

  所以是猜中了。

  “你不用担心。”她突然就笑了,面上也没有什么特别悲伤的情绪,轻轻地,就打断了他未来得及说出口的话:“我不会乱说的。”

  “毕竟我也有。”

  她低声补充,嘴角不自然上扬。

  不能在这个地方吃亏。

  都到了这个环节,她首先想到的,居然是这件事。

  面上看起来平静无波,但实际上,她的手指仍旧不自然地蜷缩在了一起。心口闷闷的,像是被人紧紧抓着。

  还是会难过的。

  “所以你不用觉得愧疚。”她故作洒脱开口,言语里满是随意:“毕竟看这情况,咱俩也算是抵平了,谁也不欠谁。”

  柏颂的眸光飞快地黯淡了下去,尤其是在听到她说“我也有”的时候。

  他早该明白的。

  以

  她的性格、样貌,不可能这几年都不谈恋爱,更不可能来一个拒绝一个。本质原因还是心里已经住了人,所以再也容不下别人。

  这样想想,那张丢失照片上的人,应该就是她那个喜欢了很久的人,甚至再联想一点,有可能就是她大学期间的那个恋爱对象。

  而他这个中途截胡的,借着结婚绑定她的,还没开始比赛,就已经输在了起跑线上。

  他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还怎么想去取代他。

  “这样说起来,咱俩好像都挺惨的,都没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阮念漫不经心地开口,眼角却仍然是不受控的红了。

  柏颂没应答。

  逼仄的小空间里似乎一瞬间就变得透不过来气,指尖轻轻点亮屏幕,她回复了对面那人。

  【可以】

  【地址时间发我一下】

  ……

  蛋糕店是余锦薇开的那一家。

  她家是开连锁的,算半个富二代。

  或许是因为隐瞒许久的心事就这样被她戳穿,之后从下车,到进店乱逛的这段时间里,柏颂都没有再和她说过话。

  她也一样。

  余锦薇进店时看到的就是两个跟木头一样的人,一个站在橱窗前发呆,一个站在收银台前站岗。

  她放好东西走过去,先叫了一声收银台前的男人:“柏颂。”

  男人转过身,眼神下意识先飘到了另一边的女人身上,随后才收回到面前的余锦薇身上。

  “你不是不喜欢吃甜品吗?怎么想着到我这边来?”说完她轻咳一声,眼角示意了一下一边发呆的女人,笑着揶揄他一句:“不介绍介绍?感觉这个背影,有、点、眼、熟哦?”

  柏颂很少发朋友圈。

  这件事不算什么秘密。

  他上一条朋友圈,好像还是两年前,发的一张在江城跨年时拍的照片。

  这几年他很忙,和他们之间的往来也不算多,所以在他突然诈尸,发了一条意味不明的朋友圈时,他们这些朋友,都有点炸锅。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沈蕴和。

  也不知道

  柏颂结婚他激动什么,评论一留就是十几条,还不带重样的。

  “你不认识这个人吗?”沈蕴和把图片里的女人放大,急急忙忙地凑到她眼前。

  余锦薇定睛看了好半天,还是没能看出个一二:“这个人我应该认识吗?”

  沈蕴和闻言瞬间泄气:“算了,你当初没有去,不认识也是正常。”

  “去哪?”余锦薇瞬间抓住关键点。

  沈蕴和眼尾轻挑:“你还记不记得高三开学前,也就是柏颂刚失明那段时间,我有一次偷偷带他从医院溜出去了?”

  “记得。”余锦薇立刻反应过来。

  那时候医生特别嘱咐柏颂要卧床静养一段时间,结果一个没注意,人就自己跑了。明明都已经双目失明了,还非要往外跑,胆子也是大。

  “当时我带他溜出去,就是为了见这个人。”

  沈蕴和轻声开口,指尖轻轻点了点屏幕上的人。

  柏颂很少求过人帮助。

  即便是火灾刚发生的那段时间,他也没接受过任何人的救助。

  可他后来却主动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再带他回一趟庆北。

  最开始听到他的要求时,沈蕴和下意识就是反对,“你都这样了,出去干吗?”

  “有……有点事。”

  “是什么大事值得你一个双目失明的人冒险出去?万一到时候被阿姨发现了,你跟我都得完蛋。”

  “只是给个东西,不耽误的。”

  “什么东西?”

  柏颂一瞬间沉默,良久之后才轻声开口。

  “生日礼物。”

  时间回到现在,余锦薇一下子就明白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所以你的意思就是,高中的时候,柏颂就对这个女孩子动心了?”

  沈蕴和立刻点点头:“嗯,不过这个女孩子当初应该对他没意思,毕竟礼物盒子里他刻意留了电话号码,结果之后三四年,都没见人打过那个电话。”

  那时候柏颂面上看着正常,仿佛并不在乎电话的事。

  该上班上班,该检查检查,从不愿意面对失明,到最后坦然接受,他很平

  静地接受了这里面的一切变化。

  可要是真不在乎,怎么会几年都不考虑和别人接触,怎么会复明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回了庆北,通过当年的班主任得到了那个人近来的动向。

  “不过现在也算是苦尽甘来,两人直接结婚了。”

  脑海里重复着沈蕴和的话,她不自觉就勾起了嘴角。

  他们都实现了少年时的愿望。

  也算是happyending。

  ……

  柏颂站在原地顿了一会,最后还是走到了橱窗边。

  “阮念。”他轻轻叫她。

  从怔愣中回神,阮念嗯了一声后回过头看他:“怎么了?”

  柏颂微微垂眸,手指不经意动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伸出去,轻声向她解释:“这是余锦薇,我之前和你说过的。”

  对面长发披肩的女人立刻笑意盈盈地向她伸出手,白皙的脸庞上略加妆点:“你好,我是余锦薇。”

  阮念愣了一瞬,随后笑着回礼。

  “有看到什么喜欢的吗?”余锦薇顺势开口:“这个店小柏前两天刚入了股,算是老板。你是老板娘,想拿什么都可以直接拿。”

  眸光一瞬间颤动,阮念一时没从她的称呼里反应过来,愣了一会才讪笑着点点头:“这样啊,那我再看看……”

  说完就往一边走去,经过柏颂身边还小声地说了一句借过。

  莫名尴尬的语气让余锦薇有点迷糊。

  这两人不是夫妻吗?

  怎么关系这么冷淡。

  “你们吵架了?”

  确认阮念走到了听不见的位置,余锦薇才小声地问起他来。

  柏颂脸色有些灰败,没有应声,像是默认。

  余锦薇立刻托腮思考,半晌疑惑开口:“我看你俩都不像是会乱发脾气的人,吵架应该吵不起来吧?”

  “她有喜欢的人。”

  “咳咳——”

  猝不及防的回答让余锦薇一时没反应过来,不经意就呛了嗓子。

  “你们不会是,协议结婚吧?”

  她想了许久,也只想到了这一个合理的解释。

  柏颂沉

  默,半晌点点头:“差不多。”

  男人颓然的神色似乎立刻就暴露了他的内心。

  还是喜欢的。

  余锦薇一时有些难办,从朋友的角度,她不希望柏颂去给别人当备胎,但同时也希望他能得到幸福。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

  他回答,视线不经意就飘到了远处的女人身上:

  “走一步看一步吧。”

  巨大的落地窗边是一排桌椅,阮念随便挑了一个小蛋糕后就顺势坐下。

  明明吃的很慢,但最后还是莫名其妙噎住了。

  费力地拍了拍胸口,她脸色涨得通红,随后面前就递来了一杯果茶,环着杯壁的手指上还带着熟悉的戒指,她怔愣抬头,正好对上了柏颂平静的脸庞。

  “刚出去买的。”

  他轻声说:“温的,可以直接喝。”

  手指僵硬地接过他手里的果茶,阮念轻轻点头:“谢谢。”

  “没事。”

  或许是二人之间的气氛太过尴尬,阮念佯装笑意开口:“刚听余锦薇说,你入了这家店的股。”

  “嗯。”他轻轻点头。

  阮念轻笑,自然地跟着开口:“那我以后不就可以经常过来白吃白喝了。”

  轻快的语气里带了明显的欣喜,柏颂扭头看她,恰好对上一双明亮的双眼,眼眸不经意就愣了一瞬,随后轻叹一声,嘴角还是不受控地上扬了。

  “当然可以。”

  这本来就是他入股的原因。

  手机突然响起,屏幕上是沈蕴和发过来的消息。

  【[链接]让一个人爱上你的十大方法……】

  【[链接]男人勾引女人的几种方式……】

  【[链接]绿茶的修养之道……】

  【[链接]男人让女人心动的几大瞬间……】

  【】

  柏颂脸上瞬间划过几道黑线。

  【柏颂:???】

  【柏颂:你有病?】

  【沈蕴和:你才有病,我这是给你指明路】

  【沈蕴和:我都听媳妇说了,那姑娘不喜欢你。虽然你之前曾经拉黑过我,还不止一次,但

  本人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计较】

  【沈蕴和:上面那些都是我觉得好用的资料,特地给你整理了,自己看自己学,我保证你能取代那个人在她心里的位置】

  【沈蕴和:[我可真善良jpg]】

  【柏颂:……】

  【沈蕴和:你无什么语?】

  红红的感叹号出现在屏幕上。

  【沈蕴和:靠,你又拉黑我】

  利落地拉进黑名单,柏颂顺势退出微信,扭头看着一边的女人。

  短发微微垂落,随意地搭在耳边,白净的脖颈暴露在微微翻起的衣领。她低头专注地吃着蛋糕,白色的奶油不经意就蹭到了嘴角,她轻轻伸出舌尖,卷走了那一点痕迹。

  喉结滚动,他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随后立刻扭过头,不再去看。

  思绪恍然间就被那晚的美梦占据。

  作者有话要说:我打赌你一定会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