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36章 雨天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演出当天,阮念正在医院当值。

  自那天坦诚相待后,两人之间的关系恢复到了最开始的相敬如宾中。不再会过度关切对方,说话态度也客气了不少,某种程度上就和合租室友差不多。

  她有花时间去想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最后得到的结论却仍旧是无法揪扯的矛盾。

  她喜欢柏颂,

  这件事很确定。

  但柏颂有一个喜欢的人,他现在对她所有的好都只是因为他是她的丈夫,是在法律和情理意义上的尽责。

  并不是出于某种特殊的情感。

  这也是确定。

  她不会贸然告白毁掉两人之间本就不怎么牢固的关系,但也绝不会任由自己沉迷其中,乃至最后脱不了身。

  所以,

  相敬如宾就好了。

  谁也不耽搁谁,谁也不干扰谁。那天晚上的事她只会当他酒醉认错了人,剩下的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至于念念……

  说不定那人名字里就有这么一个字呢?

  反正最后肯定和自己没关。

  这样想着,一直萦绕在她脑间不断的思绪,慢慢地就平静了不少。

  医院眼科。

  八月底,暑假的最后一段时间。

  暑假期间玩手机玩到视力下降的学生们大都赶在了这个时候看病,学生太多,她忙的脚不沾地,没那么多时间去想其他的事,也就顺带忽视了那些情绪。

  柏颂也是。

  因为演出进入了最后的彩排时间,他经常性深夜才回来,两人平日根本就见不到面。

  也算是减少了那些可能会发生的尴尬场面。

  “你今天不是要去看柏颂吗?”

  姜韶刚下手术回来就看到了独自待在办公室里的女人,想起前些日子的聊天,低眸看了下手机日期,不免有些疑惑地问了出来。

  笔头轻轻敲了敲桌面,阮念没有抬头,轻声解释到,是因为之前换了班,刚好现在要还给人家。

  “那你不就见不到你偶像了?”

  姜韶不清楚

  她的结婚对象是谁,只当是个偶像,一边拿湿纸巾擦了擦手,一边笑着调侃她。

  眉头不知觉蹙起,阮念有些出神,敲着桌面的笔头不经意停了下来。

  “对啊……”

  略微抬头,她故作自在地开口,语气坦然,仿佛只是有一点点惋惜。

  “那你就不遗憾吗?”姜韶顺势问。

  不动声色地掩下眼底那一抹心酸,阮念温声回复:“还好吧。”

  才怪。

  阮念小声在心里反驳。

  不遗憾肯定是假的。

  毕竟是第一次能用赠票进场,位置肯定比她抢票随机分的后排座位要好。

  只可惜她要工作。

  “不过话说回来,柏颂的演奏会是什么时候开始,主任刚在群里说前段时间加班太多,今天可以提前一小时走,你看看来不来得及?”

  姜韶看着手机群里发的消息,主动给她提起建议。

  阮念眉心微动,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半晌才坐直身子,伸手按亮手机页面,看着上面的消息眼神瞬间亮了一瞬。

  “那不就是现在就可以走了?”

  她急忙出声问,边问边开始收拾东西。

  姜韶立刻点点头。

  面前人闻言,瞬间就换下了外套,提着包撒丫子往门外跑。

  “诶你——外面还在下雨,你记得带伞。”

  姜韶在后面急忙叮嘱。

  最后只得到了一句遥远的应声。

  有这么急吗?

  姜韶站在办公室里不禁托腮。

  -

  雨水落在地面的水潭上,溅起一朵朵小水花。行人们大多撑着伞急匆匆地从外面经过,声声的鸣笛穿过雨雾后,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窗户外是汇聚而成的汩汩水流,阮念脸上的神色是掩饰不住的焦急。

  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她脚尖止不住地踮了踮毯面。

  前方长长的车流透过雨雾映入她眼中,阮念的心顿时沉了下去。

  “师傅。”她主动开口,焦急地问着前排坐着的人:“这边还要堵多久啊?”

  “看这天气,再加上晚

  高峰……”前排司机无奈失笑:“估计两个小时往上吧?”

  两个小时?

  那估计连结束的谢场都赶不上了。

  阮念看了看窗外的瓢泼大雨,犹豫了几秒,最后还是选择了提前下车。

  下车的地方艺术中心并不近,差不多也有两三公里。

  急促又暴烈的大雨让本就不怎么牢固的雨伞在风中摇摇晃晃,等到她终于能够靠近艺术中心门前时,半边长裤早就彻底湿透了。

  此刻距离演出结束已经只剩十几分钟了。

  阮念被保安拦住,挣扎良久只能无奈地掏出手机给乌旭打了电话。但对面人应该是在忙,打了两遍都没有人接。

  无可奈何之下,她只能选择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里等着。

  透明的窗户勉强能看出个人影,她看着玻璃里面一身狼狈,活脱脱像只落汤鸡的女人,不免悔不当初。

  “早知道还不如不来呢……”她对着窗户轻声嘟囔,手指顺便拨了拨头顶的湿发:“弄成这样去见他,不是更丢人吗……阿、阿嚏!”

  鼻头开始发痒,阮念知道这是感冒的症状。

  正在原地思考着要不要先回去,阮念不经意一抬头,就看到了远处撑伞走过来的男人。

  演出结束了。

  看着观众通道缓缓走出来的人流,她意识到了这一件事。

  柏颂今天穿的很正式,平整的黑色西装配着白色内衬。虽然是很平常甚至普通的搭配,但却莫名符合他的气质。

  头发打理的齐整干净,一双明亮的眼眸在暮色的雨雾里格外明显。

  动作不自觉就局促了起来,阮念立刻攥紧衣袖,脸上有些尴尬,也有些窘迫。

  她挣扎着解释:“那个我……”

  带着温热的西装外套瞬间披在了她沾满雨水的胳膊上,阮念一时间呆愣,话语瞬间卡壳。

  “不是说不来吗?”

  柏颂一边给她扯好遮挡,一边把伞往她那个方向偏,温声问起原因,语气里有些关切,又有些紧张。

  “今天……今天提前下

  班了。结果路上大雨,堵车堵的有点久,我下车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没赶上。”

  柏颂听完解释,脸色却并未有多少缓解,他低声质问:“所以你是淋雨过来的?”

  阮念被他的语气吓到,急忙否认:“没有,我撑伞了。”

  熟悉的伞柄正被她挂在一边,阮念心虚地瞟了一眼,上面半边伞叶都折了过去。

  男人也看到了。

  他像是十分用力地叹了声气,半晌自然地牵起她的手:“你这样肯定会感冒,我先送你回去。”

  阮念也知道自己现在的狼狈样,所以没拒绝,点头答应了。

  两人还没走几步,乌旭就不知从哪一边追了过来,急匆匆地,面色有些焦急:“刚说好了晚上要开庆功宴的,到时候还有采访,你这走了我怎么应付?”

  要采访?

  阮念瞬间回神。

  柏颂那边却并不在乎:“你先帮我推了,我有急事。”

  “不是这……”

  “你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

  阮念突然出声,打断了他们的话,顺带着的,还打算挣脱他的手。

  不过结果很明显是失败。

  柏颂手还牵着她,回头看向她,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多好,沉默好一会,他才扭头看向乌旭,轻声问:“楼上有淋浴的地方对吧?”

  乌旭迷惑地点了点头。

  柏颂闻言,立刻扭头看向阮念:“先洗澡,洗完澡后在这边待一会行吗?等下我跟你一起走。”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不能让她自己一个人走,但比起这,阮念现下更担心的还是,她没有换洗衣服,也没有毛巾洗浴用品。

  “可是我没有换洗的衣服……”她低着头,语气越说越小,脸上涨得通红。

  柏颂闻言顿时一愣。

  “你穿柏颂的不就行了吗?”乌旭在一边插科打诨,“反正你们是夫妻,再说他之前在休息室的衣柜里存了好几件衣服……”

  乌旭的话语最终因为男人的眼刀戛然而止,讪讪的地露了个笑,他干脆扭头就跑。

  人

  烟消散,柏颂低眸看着她,轻声商量:“我先去看一下附近能不能买,不能再去找其他的女同事借,最后要还是不行,你再……”

  呼吸一瞬间停滞。

  阮念耳畔传来了一阵莫名的心跳声,不知道属于谁。

  “要还是不行……”

  男人难掩窘迫:

  “你再、再穿我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