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41章 见面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阮念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

  卧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昏涨的脑袋经过休息已经复了清明,只是胃部隐隐有些空虚。

  她慢悠悠地坐起身,脚刚伸进拖鞋里,床头的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是秦念秋发来的消息。

  【你迟到了】

  眼神怔愣地盯着消息看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她答应她在咖啡厅见面的日子。

  【抱歉,今天身体不舒服,睡过头了】

  【我现在过去】

  【不用了】

  没等阮念先站起身,对面的人就立刻回复了过来。

  【既然你休息,那我直接去你家找你吧】

  她紧跟着回,透过屏幕都能感觉到她有些强硬的语气。

  阮念眉头瞬间蹙了起来,明眼可见她并不会欣然接受这件事。

  思量几秒后,她尽力地保持温和的话术和她商量。

  【太麻烦了,还是我过去吧】

  对面很快回复。

  【这有什么麻烦的?还是说,你担心我过去了会做什么?】

  担心?

  阮念看着屏幕一时怔愣,不知该如何回复。

  指尖在屏幕上停留,犹豫许久,她才慢吞吞打下几个字。

  【柏颂在家。】

  低眸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她继续打字,脸上并没有什么怒气。

  【你要过来的话,这个点刚好赶上晚餐】

  秦念秋:【?】

  阮念:【你有忌口吗?】

  秦念秋:【。】

  客厅里阳光明媚。

  阮念沿着楼梯走下去,细碎的发丝随意地搭在耳后。越喂越肥的lion此刻正懒洋洋地趴在落地窗前小憩,眯着眼仿佛一切安稳。

  柏颂则坐在钢琴前练习。

  男人听见声响顺势昂头,一缕光芒刚好透过落地窗打在他的侧脸,阮念低眸,对上他看过来的灼热视线,步子瞬间一顿,停了几秒才继续往下走。

  “休息好了?”

  他边走过来边问。

  阮念咬着嘴角点了点头。

  熟练地按着她的

  后脑勺凑近自己的额头,柏颂照旧采取了非常复古的“测量体温”的方式,轻缓的呼吸声瞬间就涌进了她的耳畔。

  “不烧了。”他低声说,顺势松开手:“但药还是要再喝几天,以免反复。”

  阮念闷着脑袋应了一声嗯,刚想要转身离去,空荡荡的肚子就突然凭空哼唧了几声。

  阮念:……

  地上的lion像是感知到了声响,立刻就睁开了一双睡眼朦胧的眼睛,半晌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踏着缓慢的步子向她走来。

  “饿了?”柏颂瞬间反应过来,嘴角上扬柔声问她,清淡的眉眼依旧温和。

  脸颊瞬间就红了一片,阮念只感觉身上热得慌。

  明明已经不烧了。

  身子僵在原地,男人还在一边等着她的回答,lion则已经走到了她的脚边,柔软的掌心扒拉着她的裤脚,哀怨地哼唧几声,像是在求抱。

  慌乱地点点头,她涨红了脸:“嗯。”

  低眸看着她通红的耳垂,柏颂无奈地笑了笑,柔声和她商量:“蔬菜粥可以吗?”

  “……可以。”

  “那你先吃点别的垫下肚子,我去给你热。”

  就在男人转身离开前的一秒,阮念突然想起了什么,眼疾手快地拽住了他的袖口。

  “等一下。”

  柏颂疑惑地看向她:“怎么了?”

  “秦念秋等会要过来。”她轻声说,随后向他简单解释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她继续说:“现在已经快四点了,等她过来的时候估计就到饭点了,家里要是没有准备的话,我们不如出去吃。”

  说完拿出手机给他看,上面正好显示了女孩子刚刚发过来的消息。

  秦念秋:【既然你这样说的话……】

  秦念秋:【我不吃辣】

  秦念秋:【[海豹撒花jpg]】

  没等阮念反应过来,消息又瞬间消失,屏幕上只剩下了一条“对方已撤回”的字样,几秒后变成了公事公办的两个字。

  秦念秋:【谢谢。】

  阮念:?

  眼眸一时出神,她看着对面那一系列操作,眉头不知觉蹙起。

  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

  “我在家里做就行。你现在生病了,吹不了风,待在家里好一点。”柏颂轻轻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既如此,阮念也不反驳,抱起地上的lion就干脆点头应了。

  ……

  秦念秋在半小时后到达。

  开门的人是阮念,彼时她怀里还抱着lion。

  “进来吧。”

  她勾着嘴角温和开口,语气里找不到一分不满,哪想到这反而引起了秦念秋的迟疑。

  女孩穿着一身黑衣黑裤,留着一头大红色的长卷发,站在门边久久没有挪步,眼神疑惑地盯着她。

  阮念依旧笑着问她:“怎么了?”

  秦念秋看着她一脸的平静,嘴角顿时不自觉抿起。

  她怎么不生气呢?

  她这都找上门了。

  可惜阮念听不到她的心里话,她只能看到秦念秋站在门边迟疑的动作,眼神里的疑惑更多,思量几秒后,她才低头看了眼怀里的猫。

  “你猫毛过敏吗?”

  秦念秋被她的问题叫回神,果断摇摇头。半晌抬眸打量了她几秒,最后还是选择慢吞吞走了进去。

  肯定是装的宽宏大量吧。

  她不禁想。

  嘴角瞬间勾起,她伸出手和她打招呼:“你好,我是秦念秋,柏颂的……”

  “朋友。”阮念笑着接了她的话,下巴抬了抬:“我知道,你先在客厅坐一会,他现在正在厨房忙。”

  “厨房?”

  秦念秋还没从她的接话里回过神,就立刻捕捉了另一条有些震惊的信息。

  点了点头,阮念顺势出声解释:“我中午睡着了,没吃午饭。”

  果不其然是炫耀。

  秦念秋眉头瞬间蹙起。

  “柏颂是钢琴家,手是用来弹钢琴的。”她轻声嘀咕,语气里不自然带了几分埋怨:“不是用来做饭的……”

  阮念抱着lion的手瞬间一僵。

  虽然从一开始就知道秦念秋肯定

  会对她这个和柏颂结婚的人有敌意,但此刻突然就被阴阳怪气,她因为生病而变沉的脑袋一时间就没能反应过来。

  “秦念秋。”

  柏颂在厨房边冷淡开口。

  女人闻言立即扭头,看到厨房边的男人,脸上的惊喜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柏颂一句话给怼了回去。

  “我不能做,那要不你来做。”

  阮念站在原地,听着柏颂少见变冷的语调愣了半晌。

  也不知道是因为察觉到男人不悦的态度,还是因为年龄的差距,秦念秋当着柏颂的面语气不自然就怂了不少,闷声嘟囔一句:“……我凭什么要做,她不还在这吗?”

  “念念是医生。”柏颂轻声说,语气不自觉就放轻了不少,几步走到了阮念跟前看着她:“她的手以后要用来做手术,要救死扶伤。”

  停顿几秒,他扭头看向对面的秦念秋,语气冷淡地反问:“还是说你觉得,救死扶伤没有弹钢琴意义大?”

  “我不是那个意思……”

  秦念秋闻言瞬间否认,眉头紧皱,怨气都表现在了脸上,半晌想不出反驳的话,干脆赌气一般地往一边走:“说不过你行了吧?每次都把我当小孩训!”

  说完刚好就撞上阮念惊讶的目光,一时间意识回笼,明白自己之前苦心维持的所谓形象都打了水漂,表情瞬间尴尬了不少。

  掩饰一般地咳嗽了几声,她迈着僵硬的步子走到沙发边坐下。

  另一边,视线径直从女孩的背影收回,阮念表情有些怔愣,像是没反应过来。

  怎么会和新闻里的形象差那么多。

  新闻里的秦念秋温柔又乖巧,虽然只有二十二岁,但说话谈吐也处处透着成熟理智。

  可是现在看来,一切好像并不是那样。

  “她……”

  “她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又轴又倔。”

  柏颂听见她开口,以为是被秦念秋的话扰了心神,连忙柔声和她解释,掌心顺势贴住了她的掌心,像是轻轻的安抚。

  “所以你不用在乎她说的话,当空气就好。”

  阮念看着他的眼睛,想着刚刚他在秦念秋面前维护自己的样子,眼眸一时有些闪烁,半晌点点头,笑着应了声。

  “我知道。”

  ……

  晚餐期间,秦念秋顺理成章地留了下来。

  “多一张嘴又不会少你几碗米。”

  她说的理直气壮,但一抬头对上柏颂时仍然有点怂。

  柏颂这边刚给阮念盛好粥,小心推到她面前后便转而叮嘱秦念秋:“老师刚让我转告你,不把头发染回去就别想回家。”

  毕竟一头大红色的头发,走哪都显眼得很。

  秦念秋明显对此不是很高兴,小声嘀咕了几句:“不回就不回,有什么了不起的!审美还停留在古代的老古板……”

  柏颂闻言立即抬眸瞪她:“你说话注意点,他是你爸。”

  秦念秋表情瞬间更难看了。

  眼瞅着两人似乎又要吵起来,阮念便立即出来打圆场,她看着女孩一头的红毛,眸光闪了一瞬后嘴角露出点笑意,轻声道:“其实我觉得她这个头发还是挺好看的,很活泼,也很有生机,像是朝升的太阳,有着用不完的活力。”

  餐桌上似乎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比起柏颂的面上怔愣,事件当事人秦念秋的表现似乎更为突兀。

  她像是一瞬间脸红,半晌连忙低下头,嘴里嘟囔着诸如“猫哭耗子假慈悲”之类的话,但脸色却还是明显缓解了不少。

  弄得阮念一时有些哭笑不得。

  一边的柏颂此刻已经从怔愣中回神,他扭头看向阮念,眼神不自觉柔和了不少。

  “好看是当然。”他温声说,嘴角勾着笑。

  随后才轻声向她解释:“只是这个颜色太突兀了,出门在外很容易被人盯上。她刚回国,老师担心她的安全。”

  秦念秋:……

  秦念秋:倒也不必。

  作者有话要说:柏颂:老婆说啥就是啥。

  ps:我考完啦,以后会正常更新的。

  pps:秦念秋的设定就是一个有点轴还有点倔的助攻小姑娘,不用生她气啦

  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