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42章 亲近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念秋用完晚餐便离开了。

  虽然秦蘅面上说她不把头发染回去就别想回家,但到底也不过是嘴上说说,晚上还是主动让家里的司机过来了。

  阮念和柏颂一起去送她。

  树影迎着微风在地面摇晃,路灯明朗。

  留着长发的女孩站在灯下,指尖不经意揉搓了几下发尾,白净的眼皮轻微垂落,沉默半晌后还是抬眸看了她一眼,眼里浓雾弥漫,像是好奇的打量,又像是没有察觉的放松了戒心。

  “我能和她说几句话吗?”

  虽然对象是阮念,但秦念秋最后选择询问的人却是柏颂。

  她又不傻。

  从过来这边吃饭,再到离开,虽然中间只有几个小时,她还是看得出来柏颂对于阮念和别人完全不一样的区别对待。

  他原来虽然也温柔,但更多的是生疏客气的礼貌客套,哪会像现在这样,含着满眼的柔情,视线永远追随着对方。

  所以真的是因为喜欢结的婚。

  看来她猜错了。

  秦念秋不禁想,表情不自觉就有些落寞。

  这下好了,又浪费了一次回国的机会。

  阮念抱着lion,闻言眼底有些怔愣,僵硬的手指指了下自己:“我?”

  柏颂的眸色不经意就暗了几分。

  不得不承认,即便心里很清楚秦念秋做不出什么坏事,但就这样让她大晚上的和她单独聊天,他心底仍旧会冒出一些难以疏解的欲望阻止他同意。

  那种欲望叫做占有欲。

  他不知道这种欲望对阮念来说是好是坏。

  “你想去吗?”

  沉默许久,他最后还是把选择的权力完全交给了她,表情一如既往的温和,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乐意的态度。

  她的感受更重要。

  他再一次告诉自己,强迫着自己收起那些听起来就不太好的欲望。

  眸光闪烁几秒,阮念咬了咬下嘴唇,看了眼柏颂又抬眸对上女孩平静的眼神,沉默半晌后笑着应了声:“可以。”

  矮树枝叶繁茂,间隙里

  透过几缕月光,轻飘飘落在湖面上,像是镀了层干净的银。不过九月初始,蝉鸣声就消散了踪迹,只有几声蛙鸣在耳边响起。

  冷风扑面,阮念刚刚把lion抱给了柏颂,没了人工热源的手脚无端有些凉。

  身前的秦念秋却一直闷着头往前走,一个字都没说。

  “你找我过来,是想说什么?”

  她停下动作主动开口,间接叫停了秦念秋继续往前的步子。

  那人愣了神,步子停在原地许久过后才慢吞吞回头,对上她不解的视线淡淡开口:“我喜欢柏颂。”

  阮念平静地点了点头:“我知道。”

  “那你不生气?”

  眼神一时怔愣,顿了几秒后阮念才轻声开口:“喜欢谁是你的自由。”

  “我为什么要因为你的选择生气?”

  她冷淡抬眸,面上依然保持温和。

  秦念秋听到她的回答不自觉撇嘴,随口轻哼一声:“也是。”

  说完眼眸一怔,像是想到了什么,牙齿顺势就咬住了下嘴唇,脸上有心虚也有不好意思。

  步子在原地踌躇了许久,她最后还是选择了慢吞吞转过身子直面她:“刚刚在客厅,我说话没过脑子,对不起。”

  阮念闻言眼皮轻掀,看到她低垂的脑袋后愣了回神,随后简单应了一声“嗯”,这一趴就算是过去了。

  氛围一时有些安静,秦念秋抬眸,看着面前无论怎样都保持温和态度的女人,想着傍晚在餐厅里见到的场景,嘴角不自然垂落:

  “怪不得他喜欢你……”

  “你刚说什么?”

  阮念注意到她的嘴唇动作,因为正忙着扒拉掉身上的猫毛,她没听清她的话。

  秦念秋怎么可能会当她面说对自己不利的话,所以立刻摇了摇头,脑袋像是拨浪鼓一样,否认道。

  “没什么。”

  ……

  送走秦念秋后,阮念便独自一人往别墅走去。晚风温柔,她往回走了还没几步,就看到了树下面的熟悉身影。

  一人一猫,此刻都乖巧地站在原地等着她。

  lion

  径直跳进她怀里,柔软的肚子依旧温热,一下子就蕴热了她被冷风吹凉的手掌。

  “我们lion这么想妈妈呀?”

  她像过往一样轻笑着打趣怀里的小猫咪,指尖轻柔地扒拉了几下它的皮毛。

  lion仰着脖子乱动,胡乱蹭着她的脖子,像是应声一般的向她撒娇。

  “嗯。”

  耳边突然就传来了男人轻轻的应声,不知道是不是在替猫咪应答。

  阮念的心跳顿时便快了不少,耳垂不自觉染上了点红色。鼻尖闻到了熟悉的薄荷味,她不禁昂起脖子,看到了身前凑近的男人。

  “它很想你。”

  柏颂笑着说,指尖轻轻地挠了下她怀里的猫咪,语气一如既往的温和与柔软。

  我也很想你。

  男人突然挪开落在lion上的视线看向她,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此刻正倒映着头顶明朗的月光,像是藏蕴着一整个星河。

  热气从脖颈上涌,面前人过于灼热的视线让阮念一时间慌了神,抱着lion的手指顺势收紧了不少,引来了lion好几声吃疼的嘟哝。

  他离她很近。

  近到她只要稍微往前靠近一步,嘴唇就可以顺势贴上他的嘴角,就像是那个晚上在床上,他握住她的手时贴过来亲吻她时一样。

  她出神地看着他,看着他那一双干净又明亮的眼眸。那道从眼眸里露出的灼热视线一直停留在她的脸上,里面像是夹杂了很多她看不懂的东西。

  他为什么一直盯着她。

  阮念搞不懂。

  然而此刻比起心动,她更多的情绪是紧张。手心早渗出了汗,黏糊糊地落在lion柔软的皮毛上,像是热气弥漫的夏日里身上还卷着一床厚被子,lion难受,她也难受。

  鸣笛声突然就在耳边响起,连带着晃眼的车灯也照了过来。

  阮念似乎是一瞬间解放,急忙往后退了几步,眼眸还慌乱地眨了眨。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她尴尬抬眸,对上柏颂同样愣神的表情,随后像是掩饰一般地轻轻咳了几声,以试图缓解二人之间莫名变怪

  的气氛。

  “咳—咳——”

  柏颂听见她咳嗽,眼眸瞬间回神,急急忙忙就走了过来,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柔声细语地询问:“嗓子痒吗?是不是因为刚刚在外面吹了冷风?”

  温和的语调涌入耳畔,她不知该怎么回复,只好选择闷着头简短地嘀咕了一声作为应答。

  柏颂陪着她回了家。

  一推门,男人就径直去厨房倒了杯热水拿给她,趁着她小口喝水的时间,他又急急忙忙地去拿了体温计,调好上面的数字后就递给她。

  阮念垂眸看着他递来的体温计,怔愣的表情一顿,半晌轻笑着调侃他:“你怎么突然又相信科学了?”

  毕竟之前都是用额头相碰量法,现在却又换成了体温计。

  柏颂瞬间意识到她在说什么,想着之前的场面,耳朵无端有些红。

  落地灯撒下的光亮昏黄,lion早已从她怀里离开,径直爬上猫架闭目养神。

  阮念伸手接过他手里的体温计,一边调着数目一边放下杯子。

  刚刚的话只是她随口的一提,事实是她并没有很在意这件事,所以自然也没注意到柏颂已经有了些变化的眼神。

  “不过这样确实量得准确一些。”

  她边看着体温计边笑着嘟囔。

  “之前那样纯靠感觉……”

  额头突然就贴上了微热,阮念还没来得及说完的话顷刻间便堵进了喉咙里。

  起伏不定的呼吸声在脸前涌动,她只是轻轻掀起眼皮,就对上了男人明亮的一双眼睛。

  他像是一直看着她,睫毛不经意轻颤,便在她眼前落下一片阴影。

  “我相信科学。”

  他轻声开口。

  “但也相信感觉。”

  相信完全凭心走的感觉。

  ……

  卧室里只开了一盏小灯。

  昏黄的灯光落在脸上,阮念背靠着床头,思索着刚刚发生的一切,胸腔里隐约地察觉到了柏颂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他最近好像格外地亲近她。

  若是换做以往,阮念自然会怀疑这人对她是不是有什么

  不一样的心思。

  但此刻,在她已经知道他有了一个很喜欢的人之后,那些莫名涌出的奇异感觉,就自然收紧了不少。

  她在克制自己瞎想。

  但克制哪有那么容易。

  门边的男人洗完澡走了进来,头顶的发丝吹了半干,环绕一身的湿气像是穿过空旷的卧室涌到了她的身上。

  她一抬头,便对上了他的视线。

  脸颊瞬间就红了一半,她尴尬地低下头看着手机,随意在手机上点了点,刚好弹出的就是她和柏颂的微信聊天窗口。

  聊天背景则是之前拍的那张照片。

  光影斑驳,阮念想着那天的情景,脸上的热气更加浓厚。

  不敢抬头看柏颂,她干脆丢了手机直接拉起被子躺了下去,脑袋贴上枕头,慌乱的心跳声在寂静的夜里还是很明显。

  柏颂看着她慌乱躺下去的动作,脸上有些不解,愣了几秒还是选择走了过去坐下。

  “你喜欢的那个人肯定很好吧。”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