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43章 下雨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女人轻柔的语调在夜里突然响起,像是临睡前的一声呓语。

  清凉的水滴沿着脖颈滑落,柏颂握着毛巾的手指一顿,身子无端就僵硬了一些,低头看向手腕上被袖口遮住的疤痕,他沉默着没有回答,良久之后才缓缓放松了身子。

  “她……确实很好。”

  不然怎么能挂念那么久都不放下。

  嘴角无意识上扬,他随手放下毛巾,周遭却是安安静静,没有人应答,只有阵阵轻缓的呼吸声从床边传来。

  临睡前喝的药有安定成分。

  他转过头去看,结果显然,阮念早已经侧着脑袋睡着了,撑起的被子还遮住了半边脸颊。

  空气里响起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气声。

  腰间放松,他垂眸看了她许久,随后微微弯下身,伸出还带着湿气的指尖,小心翼翼地拂过她头顶的柔软发丝。

  她睡的不是很安稳。

  细密的睫毛轻轻颤动,昏黄的灯光随意泼洒在她的侧脸上,勾勒着她的脸颊与鼻梁。缓慢的呼吸通过薄唇,隐约可以看到她不经意露出的贝齿。

  他看得入迷,嘴角不自觉上扬,一时没注意到还在滴水的发尾已经接近了女人白净的脸颊。

  圆润的水珠轻轻从他发丝滚落,凉意瞬间浸润了女人的皮肤,她不舒服地抬了抬眼,像是被惊醒。

  “下雨了吗?”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指尖顺势拂过脸颊,摸到了一点水渍。

  始作俑者早已在她醒来前慌乱地重新在床边坐定,一边尴尬地拿起床头的毛巾一边柔声否认道:“没有。”

  脑袋昏沉,她也并未多思量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哦了一声就径直翻过身子继续睡下了。

  “你早点休息。”再次步入睡梦前,阮念还不忘叮嘱一声坐在床边的男人,嗓音温和,带着一股子没睡醒的柔软尾音:“别熬夜……”

  “好。”他立即乖巧应声。

  随意地揉搓了下头顶的发丝,柏颂又伸手感受了下脸上非比寻常的温度,随后才起身去把

  毛巾放好回屋。

  夜深人静,不同频率的呼吸声就此交织在一起。

  他轻轻掀开被子躺下,阮念此刻却又转回了身子,正脸对着他,微微阖动的眼皮代表她还没陷入深眠。

  “阮念?”

  他小声叫了她一句,几秒后便换回了一声柔声的回复。

  “怎么了?”

  她似乎是半梦半醒,语气黏糊又柔软,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调很像是在撒娇。

  眉心不自然轻跳,他克制不住上扬了嘴角,半晌低声询问:“明天早上我送你去医院,可以吗?”

  阮念动了动睫毛,像是在思索,几秒后才柔声答应了他。

  “可以。”

  她仍然保持着闭目,半梦半醒。

  指尖小心地拨开她脸颊上搭着的碎发,他轻笑着开口。

  “那——晚安。”

  柔软的脸颊像是无意识蹭了蹭他的掌心,她轻轻蠕动了一下嘴唇。

  “晚安。”

  ……

  一回到医院就又进入了连轴转的忙碌时光。

  阮念忙着看病历,没能听到姜韶走进的脚步声,直到抬头撞上了一双熟悉的眼眸时才微微慌了慌神。

  “你很行啊阮念!”

  姜韶瘪着嘴,一向明朗的眼神里充满了质问与审视。

  “我说你怎么下着大暴雨了还想着要去看演出,搞了半天,不单单是为了偶像,还是为了老公呀!”

  握着笔的指尖不自然收缩,阮念一时间有些心虚,垂着脑袋默不作声。

  “唉——”姜韶见她这样,不禁一边怅惘摇头一边低声叹气,像是心平白碎成了几块。

  “本来我还想着,毕竟我们是认识了两三年的关系,以后等我发达了,就给你介绍几个人帅活好的小弟弟。

  结果没想到呀,到头来孤家寡人的,竟然只有我~~”

  “我不是要有意隐瞒你的。”

  即便明知姜韶只是面上装作有几分生气,阮念却还是选择了主动解释。

  “毕竟他称得上是半个公众人物,我也害怕公开了,会对他的工作有

  影响。”

  她本想等这段时间过去了再告诉她的。

  “所以听你这意思,我在你那就是是一个藏不住事的人呗?”

  姜韶瞬间听出她话里的“言外之意”,好看的眉毛顿时皱成了一团,喉咙里发出几声呜咽,像是伤心到了极点。

  阮念看她越说越激动,不免有些慌乱,无奈地摇着头否认:“我不是!我真没那个意思,你别乱猜呀……”

  “呜呜呜——”

  姜韶捂着嘴角,假意哭泣,尴尬的演技虽然看着拙劣,但却无比奏效。

  没过一会儿阮念就受不了了。

  “你之前不是说要买什么游戏皮肤吗?”

  她无奈叹气,单手扶着桌边,想着自己还不如早点说了算了。

  姜韶动作微僵,嘴角不经意上扬,像是已经猜到了什么。

  “我给你买。”

  阮念淡淡开口。

  姜韶立即冲上来抱住她:“谢谢富婆!”

  阮念:“……”

  二人之间吵吵闹闹的氛围最后因为门外走进来的男生停止,尹牧禾长身站在门边,高个的身形消瘦了不少,眼底还有着青黑。

  这才一天不见,怎么就颓废成这样。

  阮念内心有些迷惑,刚想问出口,紧紧抱着她的女人就突然站起了身。

  “病房里应该有事。”

  姜韶轻声开口,语气隐隐有些仓皇,像是急于离开此地。

  “我出去看看。”

  说完几步跨到了门边,头也不回地往走廊里走去了。

  阮念坐在原地有些呆愣。

  她看到了一些异常。

  尹牧禾脖子上的诡异红痕,以及姜韶经过他身前时,那道始终黏在女人身上的灼热视线。

  男孩在原地顿了几秒,随后扭头看向她,轻声解释:“师姐,我……我等会再过来行吗?”

  双手插着口袋背靠椅背晃了晃,阮念低眸看了眼时间,还没到点。

  “行。”她放松语气道。

  男孩似乎是立刻就扭头跑了出去。

  单手托着下巴,她看着那远去的身影,无端陷入沉思。

  好像发现

  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放在桌面的手机轻响,上面显示是柏颂发来的消息。

  【柏颂:家里没有菜了,晚上我去接你,刚好一起去趟超市。】

  简单打下一个字,她回他好。

  随后指尖不经意抚到脸颊,借势和他说起昨晚的事。

  【阮念:家里的阁楼有放什么东西吗?】

  【阮念:昨晚感觉好像天花板漏水了,你要不要去检查一下?】

  【阮念:担心jpg】

  对面迟迟没有回复,阮念估摸着是他在忙,刚想顺势放下手机,就收到了对面人的回答。

  【柏颂:下次不会了。】

  下次?

  修好了还能再坏一次吗?

  阮念摸不透他的想法。

  ……

  下午阮念去了趟急诊找人,却在这里碰到了一个熟人。

  捂着脑袋的红头发姑娘。

  “秦念秋?”

  她看到了熟悉的发色,下意识便叫出了声。

  女孩很快就回了头,苍白的脸色被她的红头发衬得更显惨淡。

  她单手捂着肚子,像是疼痛难忍。

  阮念看了一眼便主动上前关心,柔声问道:“你怎么了?”

  可她却咬着嘴角不回答,像是逞能一般地别扭胡说:“没什么。”

  认识的医生此时恰好从旁边经过,见她关心便随口解释了一句,阮念这才知晓,原来秦念秋是喝酒喝到肠胃炎发作。

  走廊里人来人往。

  医生开的药药效没那么快,秦念秋暂时也不想动弹,只能背部紧紧靠着椅背,还勉强能舒服一点。

  “咕噜——”

  熟悉的声响从傲娇的女孩肚子里传出,站在一边的阮念问声一时有些呆愣。

  “你饿吗?”她小声问她。

  秦念秋却并不想承认这件事,只强硬地摇了摇头:“你听错了。”

  “哦。”

  “咕噜——”

  应和声和咕噜声一同响起,秦念秋的脸似乎是瞬间就红了一片。

  这下阮念不问她了。

  “我去给你买点东西。”

  她选择直接动手。

  因为售货机里种类少,阮念思来想去也只选了两袋面包和一包牛奶。

  “先吃点这个抗一抗。”

  她把东西递给她,秦念秋面露犹豫,最后却还是抵不过吸引,接受了。

  或许是食物让她面色好了一些,又或许是阮念的行为让她莫名感动,秦念秋突然就出了声。

  “柏颂并不喜欢我。”

  她轻声说,随后又补充一句。

  “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未来,会对你们的关系有什么影响。”

  阮念沉默,许久才轻应一声:“哦。”

  临下班前,她刚要走出电梯,就被一边突然窜出的尹牧禾给拉住了。

  “师姐,你能帮我件事吗?”

  阮念一时没反应过来,被他握住了手腕也没挣扎,呆滞地出声问他:“什么事?”

  远处一道视线投来,她却并未注意到。

  “下周三姜韶……姜师姐休假,你可以帮我约她吃一顿饭吗?”

  “你自己不能约?”

  “我说她肯定不会同意。”

  尹牧禾对此十分肯定。

  阮念有些难办,沉默几秒只能轻轻开口:“我考虑一下,明天再告诉你。”

  尹牧禾闻言瞬间兴奋,笑着向她道谢。

  医院大门前。

  阮念送走尹牧禾,一回头就看到了远处站着的男人。

  “来了怎么不喝我说一声?”

  她飞奔着跑过去,笑着问车边的人。

  柏颂眼底的暗色还未消尽,面上却依然温和有礼,他柔声解释:“刚看你在和人聊天。”

  “你说尹牧禾?”阮念立即反应过来,她勾着嘴角笑了笑:“他刚让我下周三……”

  “不行。”柏颂似乎是立即出声,语气里夹着往日不见的严肃。

  阮念被突然的声音吓到,眼眸闪烁了一瞬才继续往下说完。

  “……帮、帮他约姜韶吃饭。”

  “这样不行吗?”她有些迷惑,但还是选择礼貌地抬眸询问他原因。

  男人眼眸呆楞地看着她,像是没想到这个答案,半晌才慢慢回神,脸上无端泛起了点

  红色。

  他保持着沉默。

  作者有话要说:有后悔药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