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44章 酒吧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因为下午不忙,柏颂提前到了医院。

  半小时过去,眼看超过了下班时间,他一边掏出手机,一边下车往外走,然后就看到了被尹牧禾拽着胳膊的阮念。

  她没有挣扎,甚至脸上还露出了一点笑意。

  是同事吧。

  手指不受控地握紧,他这样对自己解释,以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慌乱的思绪,可心口却还是越想越闷。

  他早就该想到的。

  即使没了晏洲还会有其他人,还会有那个被她小心藏起来,喜欢了很久的人,就像高中时候一样。

  毕竟她那么好。

  多得是喜欢她的人。

  不过短短两三分钟的时间,柏颂就已经从一开始的胡思乱想转变成了浓重的颓废自弃。

  即使从目前来看,阮念并没有对那人流露出什么好感,更没有对他表露出什么不好的态度,但他却不禁开始思考,万一阮念提离婚了他该怎么办。

  他就像是被悬挂在吊桥上仍人宰割的俘虏,没有任何落在实地的安全感,轻微的一点风吹草动都可以让他紧绷的神经崩乱。

  一切就像是沈蕴和曾经说过的那样。

  他好像真的病了。

  明明很想靠近阮念,想向她表露自己所有的欲望,想要抱着她、整天黏着她,却又止不住地去想,她会不会因此而讨厌自己,会不会瞧不上自己。

  那种焦虑与不安的情绪,一直紧紧缠绕在他的身上,像是无形的链条锁住了他的喉咙与四肢,不仅呼吸不畅还难以挣脱。

  他爱她,也怕她。

  毕竟她拿着那把可以砍断束缚的刀。

  至于目标是绳索还是他的心脏……

  谁又知道呢?

  ……

  傍晚的落日余晖泼洒大地。

  阮念抬眸看向对面人,仍旧疑惑于刚刚他的话。

  虽然她并不知道,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对面人的脑内思绪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沉默的氛围保持了得有一分钟,就在阮念沉思于要不要找个话题打破一下尴尬,对面人突然就伸手拽

  住了她的胳膊。

  他又抱她。

  额头撞到了他的衬衣扣子,阮念控制不住嘶了一口气,男人却像是突然听不到一样,胳膊还是紧紧箍着她的腰。

  她有些慌乱,紧张开口:“怎、怎么了?”

  “有车。”柏颂在头顶轻声回复,身子贴的过紧,他说话时震动的胸腔像是透过薄薄的衬衫传递到了她这里。

  一股子热气径直从胸前涌上了脖颈。

  好热。

  “老师想见你。”耳边传来男人淡淡的语调,像是在解释一开始的“不行”,“约定的时间刚好是下周三晚上,所以我刚刚才……”

  之后的话不知该如何说,柏颂低下头,下巴轻轻贴着她的颅顶,沉默着感受怀里属于她的气息。

  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感知到那一点点的安全感。

  阮念先轻轻哦了一声,随后昂起脖子顺势就离开了他的胸前,抬眸看着他,笑着说:“那我到时候和他说一声。”

  熟悉的香气似乎是瞬间消失在鼻尖,他低头看着女人,脸上有着无措,几秒后才黯然收回了僵硬的手指,点点头:“嗯。”

  去超市前两人打算先去吃个饭。

  “我下午碰上秦念秋了。”

  路上阮念考虑了一下,还是把碰上小姑娘的事说了出来。

  “肠胃炎发作,是喝酒喝的。”

  她如实复述了医生说的话。

  汽车稳当在车库停下,柏颂点了点头,像是习以为常:“她一向如此,在国外的时候我跟老师就说过她,但她不听,偷偷摸摸地照样去喝。”

  “原来师母还在的时候,她还会收敛一点。后来师母离世了,她就彻底放纵自己了。”

  秦念秋母亲在三年前离世。

  这件事情她在网上看到过。

  “她和师母关系很好?”阮念就势问,手指顺便解开了安全带。

  柏颂点点头:“嗯,因为老师常年在外工作,所以秦念秋从出生到成年的时间都是被师母照顾长大的。”

  “那不就是丧偶式育儿。”阮念闻言立刻就嘟囔了一声,说完又反应过来自己说

  错了话,连忙解释:“我没有说老师不好的意思……”

  “没事。”柏颂轻笑:“老师心里其实一直都明白,所以这几年也一直在想着机会补救,但……毕竟时间跨度太长,再加上那小孩本来性格就倔,两人见面经常吵架,关系就一直挺僵的。”

  “这样啊……”阮念不禁轻叹一声,像是理解了秦念秋那傲娇又爆炸的性格。

  地下车库里的温度比外面要冷的多,阮念一推开车门,冷风就从裙边灌进。

  脚步声接近,她一只手还搭在车门上,另一只手就已经被人给握住了。

  阮念微微愣神,控制不住抬头看他。

  “这个点餐厅里人会多。”

  柏颂轻声说,像是刻意解释,即便明明他们还只是在车库,并没有正式进到餐厅里。

  阮念虽然有些疑虑,但内心并不抗拒,点点头就答应了。

  掌心里女人的指腹温热,他不自觉就收紧了手指,隐约地露出了点情绪失控的苗头。

  他现在急需要一些方法来证明,她仍然在他的身边。

  贴身拥抱是一种。

  十指相扣,也是其中一种。

  这可以让他安定下来。

  她是他的药。

  ……

  尹牧禾最后把时间改到了周二。

  因为这样她就可以去,而她一旦去了,姜韶就会跟着去。

  毕竟之前她也这样替晏洲约过她,一报还一报,姜韶想躲都没办法躲。

  “人要有责任心。”

  她这样对姜韶说。

  “毕竟睡了人家,老躲着算什么?”

  姜韶顿时大惊:“你怎么知道的!”

  “我又不瞎。”阮念无语。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

  那脖子上的红痕明显到遮都遮不住,她看不出来才奇怪了。

  最后三人约定的地点是在一家酒吧。

  虽然她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适合谈事的地方。

  “你不喝?”姜韶伸手给她倒了一杯,却被她径直推了回去。

  阮念晃了晃手里的橙汁,笑到:“算了吧,我酒量差得很,到时候万一

  喝醉了,你送我回去?”

  “喝醉了就让你老公来接你呗。”

  姜韶挑眉一笑。

  阮念红了脸,立刻摇头:“那更不行!”

  先不提她会不会当面耍酒疯,就说以柏颂的性格,肯定是不喜欢喝酒的。

  距离约定时间还差几分钟,尹牧禾似乎学校临时有点事,要多等一会儿,两人只能坐在原地发呆。

  咬了两口吸管,她随手掏出手机,就看到了柏颂发来的消息。

  【柏颂:吃完饭我过来接你?】

  毕竟是到酒吧,她也没告诉他具体地方,只说是出来吃个饭。

  【阮念:不用了。】

  简短回复完,她突然想起了之前几次值班回去,柏颂都在客厅等她的事,于是跟着补充了一句。

  【阮念:晚上我自己回去,你也不用在客厅等我,早点休息。】

  对面几分钟都没有回复,像是有事在忙,阮念有些疑惑,干脆就退出了聊天界面。

  随手点开朋友圈,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姜韶发的九宫格。

  最中间的一张拍到了一个人的手臂,无名指上戒指明显,在昏暗的环境里仍然闪烁。

  怔愣地看了几眼,她半晌才回过神,伸手拍了拍一边姜韶的胳膊,慌乱问:“你有加柏颂的微信吗?”

  “有啊!当初看诊要随访,就加了联系人,怎么了吗?”

  姜韶说的自然。

  手机突然轻响,阮念低眸便看到了柏颂隔了几分钟的回复。

  【柏颂:酒吧人多眼杂,晚上我还是过来接你好了】

  【柏颂:另外……】

  【柏颂:我并不没有想过要干涉你的生活。只是毕竟你是我的妻子,你的人身安全对我来说不是小事。】

  【柏颂:如果可以的话,以后还是尽量不要骗我了。】

  阮念:……完蛋!

  作者有话要说:表白进度10

  柏颂:伤心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