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46章 副驾驶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视线范围时,阮念正在看着手机上的聊天窗口发呆。

  如果是告白的话,应该怎么说呢?

  我、喜、欢、你?

  还是,我中意你?

  “别他妈碰我!”

  烦躁的哑声从背后传来,阮念下意识回头,刚好就看到了那一头熟悉的红发。

  是秦念秋。

  她像是喝多了酒,脚底摇摇晃晃,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松散的牛仔外套此刻随随便便地搭在肩膀上,半只袖口已经被人扯下,露出了她白净柔软的小臂。

  寸头男人低着脑袋,手还紧紧拽着她胳膊,嘴角勾起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似乎在小声和她说着什么。

  可秦念秋对他的靠近十分反感,一直在推着他的手臂。

  不认识的人。

  阮念似乎是立刻意识到这件事。

  “念秋!”

  她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出了声,收了手机就径直走过去拉住了她的另一只胳膊,脸上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笑容:“你不是说在门边等我的吗?怎么到这边来了?”

  手上轻微用力,她把她拉的近了一点。

  醉酒的女人此刻已经因为她的声音回头,带着迷茫的眼眸盯着她脸庞看了许久,却仍然像是没有认出她来。

  “这位是……”

  寸头男人见状不仅没有松手,反倒是主动问起了她的身份来,脸上依然是那副令人生厌的□□。

  “朋友。”

  简单应答,她故作礼貌地冲那人点了点头,随后连看他都不想看,心一横,直接强硬地揽过了秦念秋的胳膊:“她醉了,我带她回去。”

  男人嘴角勾了勾,手指顺势松开,看着像应了,但眼底那一抹暗色却怎么看着都不对劲。

  姜韶此刻也走了过来,看见她扶着的女人,面上多了几分疑惑。

  阮念顾及着后面那人,一时不好解释,只能先给姜韶使了下眼色,两个人一起扶着秦念秋到一边的角落坐下。

  一坐下,姜韶便立即出声问:“你朋友?”

  “柏颂的朋友。”阮念轻声回答,顺手就拨通了他的电话。

  对面嘟了两声就接通,她立即询问对面,也顾不得刚刚的事:“你现在忙吗?”

  “不忙。”柏颂很快回答,或许是因为听着她语气的不对,紧随其后问:“怎么了?”

  “我碰到秦念秋了,她喝的挺多,现在都有点不省人事了,你能过来吗?地址我刚刚已经发给你了。”

  “……”对面似乎安静了几秒,随后便传来了窸窣的声响:“我现在就过去。”

  “好。”她轻轻应声,不经意回头,视线就对上了吧台边那个不怀好意的男人的眼神。

  他正在望着她们这个方向。

  嘴角依旧似笑非笑。

  胳膊上瞬间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阮念握着手机的手指都有些发白。

  沙发上的三个人,抛掉其中一个不省人事的醉鬼、一个微醺,还剩下一个她。

  战五渣。

  刚刚那一瞬间突然涌起来的勇气此刻已经全部消失殆尽,她只能努力保持着面上的镇定,思考着如果那人走过来了,如果那人不是一个人走过来了,她应该去怎样应对。

  她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有多勇敢。

  所以此刻那股劲一下去,那些当时没能想到的恐慌和可能,就一下子都涌了上来。

  紧张的情绪一直环绕在她的身边,像是无意间掉落的虫蚁,在她的身上肆意攀爬,连带着她的身子都僵硬了起来。

  等到柏颂赶来时,看到的就是女人已经咬得要发白的嘴角。

  “念念?”

  他像是已经习惯了这个称呼,一见面就叫了出口。

  耳畔听见熟悉的声音,阮念这才从紧盯吧台的怔愣中回神,抬眸对上柏颂温和的视线,她的身子瞬间放松,脱力一般地靠到了他怀里。

  “吓死我了……”

  她闷着脑袋在他怀里说,声音里夹杂着莫名涌出来的抽泣声。

  柏颂并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只下意识抱紧了她,边拍着她的背边小声安抚:“没事了、没事了、我在、别怕。”

  或许是柏颂的安抚起了作用,阮念慢慢缓过了神,这才想起来一边的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

  秦念秋仍旧不省人事。

  姜韶则故意伸手别着脸,平静的脸上是遮挡不住的笑意。

  姜韶:被秀了一脸怎么办?

  阮念:。

  送走了姜韶,两个人才扶着秦念秋上了车后座以送她回家。

  担心她撞到头,阮念陪着她在后座坐下。

  路上姜韶突然就呓语了几声,像是快要苏醒的征兆。

  “你谁?”

  脸颊突然被人用手捧住,阮念一脸懵地看着面前像是在耍酒疯的女人。

  秦念秋眼神迷离,此刻已经是醉的不知今夕何夕,几秒后才突然重重地点了点头,自问自答道:“我知道了,你是柏颂喜欢的人!”

  秦念秋虽然醉了,但吐词还算清楚明亮,驾驶座上的人听见了,似乎是立即就收紧了手指。

  前面是红灯。

  他停下车,小心翼翼地透过后视镜观察着后座上阮念的表情。

  平淡无波,并没有什么很明显的变化。

  最起码不是讨厌。

  他这样安慰自己,但明亮的眼神还是莫名地黯淡了下去。

  阮念只当她是喝醉了。

  话语从耳边呼啸而过,她正忙着拦住秦念秋想要四处乱摸的手。

  “你乖一点,行吗?”她像劝小孩一样劝着秦念秋:“柏颂还要开车,你这样乱动会打扰他。”

  “你凶我?”女孩轻声开口,眼神依旧迷离,并没有清醒多少。

  阮念表情无奈。

  “我是让你坐好。”

  可惜秦念秋却不吃这一招,她噘着嘴角像是抱怨:“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阮念:“哈?”

  以为她是不想让她碰,阮念思索了几秒还是选择松开手,刚想换种方式阻挠她,秦念秋就又出声了。

  可内容确是风马牛不相及。

  “我喜欢柏颂,柏颂喜欢你,按照常理来说,我应该讨厌你的。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你这样弄得,我都不好意思讨厌你了……”

  “嗯?”

  “我大半夜给柏颂发消息,约他吃饭,你明明看见了,怎么一点都不生气?正常人难道不都应该吃醋的吗?你好

  奇怪呀!”

  秦念秋像是思维已经乱套,说话颠三倒四,完全没有什么逻辑,想到哪就说哪。

  “还是说,你实际上不喜欢柏颂?”她越说越偏,语气也紧跟着黏糊了起来:“那柏颂不就成了单相思?他那么喜欢你,你这个坏女人,居然不喜欢他?你好可恶呀!”

  阮念身子此刻早已僵在了原地。

  虽然很清楚秦念秋说的是醉话,但不可否认的是,她还是因为这些话,在心理上获得了那么一点点的愉悦感。

  可偏偏驾驶座上的人就是故事主角,她不能表示出明显的喜悦,只能一直尴尬又无奈地阻止她继续往下说。

  闹腾了好一会,这人才安定了下来。

  等到了秦家门口,时间已经过去了半小时。

  管家早接到电话,此刻正在门口等待。

  柏颂拉开车门,本想直接拉着秦念秋下车,结果那人不知为何,把阮念的胳膊攥了紧,期间迷迷糊糊睁开眼,盯着她看了几秒,就哭哭唧唧地换了称呼叫她。

  “妈妈?”

  阮念闻言瞬间尴尬无比,脸色也是变得难以言说。

  她慌乱摇着脑袋,仓皇开口:“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诶!”

  说时迟那时快,秦念秋已经直接抱住了她的腰部,像是小女孩撒娇一样黏着她,边哭边往她怀里蹭:“妈妈,我好想你啊!你怎么一直都不来看我,我一个人好难过啊!你都不知道,你走了之后,他们都欺负我,都欺负我……”

  她说得声泪俱下,阮念一时间也不好乱动,只能尴尬地任由她抱着。

  可另一个人未必就会乐意了。

  柏颂看着车里的动静,脸上的表情冷淡了不少,还没等阮念反应过来,他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揪着秦念秋的后衣领就把她拽了出来。

  “李叔。”柏颂扭头叫了一边的老人:“麻烦您扶她回去,顺便和老师说一声,今天时间太晚,我们就不进屋了。”

  管家立即点头:“好。”

  说完就要去扶那个晕乎乎的女人,结果手还没碰到,就被她一把挥手甩了回去。

  女孩挣脱了柏颂的手,失了力气之后便扑腾一下坐在了地上。

  柏颂眉头一皱,刚要扶她,就被秦念秋一把抱住了大腿。

  “爸!”女孩中气十足的叫声瞬间响破云霄,阮念坐在车里,嘴角没收住,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

  柏颂面色有些黑。

  但更多的,是从脖颈处泛起来的红。

  一个被叫妈,一个被叫爸。

  两相一比,瞬间就不尴尬了。

  秦念秋还在地上哼着声嘟囔,也不知道到底是喝了多少:“爸,算我求你,别让我拉琴了!我根本就不喜欢大提琴!求求你了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在国外待着了……”

  一直到被管家扶走,秦念秋嘴巴里都还在嘟囔着有关拉琴的事。

  阮念见此不免有些出神。

  汽车迟迟没有启动。

  “不走吗?”她从怔愣中回神,抬眸看向前面的男人。

  柏颂先是掩面轻咳了一声,随后眼神示意着副驾驶边的地方轻声解释:“空调好像坏了,这里没有风。”

  “是吗?”阮念脸上有些怀疑,随后起身越过中间的控制台,想要隔着座椅看一下。

  “你到前面来看吧。”柏颂适时出声,顺便打断了她的动作,手还帮忙护了下头顶:“这样看不清楚。”

  阮念眼眸一滞,很快点点头,下车挪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不过是随手拨弄了一下,很快,呼啸的冷风就穿过了指缝,她立即扭头,勾着嘴角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笑着开口:“没坏,有风的。”

  柏颂也跟着笑:“那就好。”

  说完一个转身,他直接顺手就帮她系好了安全带,清清淡淡的香水味道涌进了他的鼻尖,柏颂很明显地听到了自己加快的心跳声。

  “现在回家。”

  他轻轻在她耳边说。

  作者有话要说:表白进度25

  阮念:想让我坐副驾驶可以直说……

  磕头道歉,高估我自己了,今天还是很忙,没能写完,给评论的小可爱发红包。

  (明天一定重新做人!要更两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