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47章 冷战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醉酒风波过去几天之后,阮念在医院收到了秦念秋的电话。

  因为醉的有些狠,周三那天原本计划的聚餐之后又往后延了延时间,她也就没有机会再见到秦念秋。

  “前两天在酒吧的事,谢谢你。”

  电话里女人少有地放轻了语调,话里都是认真道谢的态度。

  九月秋风起,玻璃窗外的叶片已经有些褪色。

  她抬眸远望,单手插着口袋,闻言也只是轻轻笑了笑:“小事而已,不用谢。”

  睫毛轻颤,电话对面的秦念秋此刻并膝跪坐在地毯上,抬眸看着面前的大提琴发呆,沉默良久后再出声,问她:“周日你有空吗?”

  “这周日?”

  “嗯。”

  “有空的,怎么了?”

  带着温热的指尖小心地抚上那厚重的木质琴身,秦念秋的眼里有着怅惘与哀伤:“这周日我要去艺术中心演出,想邀请你和柏颂一起来看,可以吗?”

  阮念闻言表情微愣,没有出声应答。

  “等演出结束,我就又要离开这里了。”手机对面的人继续说,语气越发低沉。

  阮念沉默着,她想着那天和柏颂争执的场景,表情里有着犹豫,良久之后才眼皮轻掀,点点头应了声:“可以。”

  “那地址我到时候发给你。”

  “嗯。”

  挂断电话,秦念秋愣了愣神,几秒后才扭头拿起床头桌上放着的一张照片。照片里面的一家三口站在草坪上,中间笑意开怀的小女孩双手抱着花,是刚毕业的年纪,右手边男人是白发苍苍的秦蘅,至于左手边眉目温和的女人……

  指尖抚过那个人的脸颊,秦念秋眼角慢慢泛起了红,有晶莹在其中闪烁。

  “妈妈,你会支持我的,对吗?”

  她抱着照片贴近胸腔,嘴角最后还是克制不住地溢出了点痛苦难捱的啜泣声。

  她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另一边,阮念一挂断电话,便立即点出了柏颂的聊天窗口,上面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去酒吧的那天。

  【阮念

  秦念秋约我们周日一起去看她演出】

  【阮念:你有空吗?】

  问题刚发出她就后悔了,柏颂早几天就和她说过接下来一段时间都要忙着练习,现在被她这样问,肯定是不会答应的。

  更何况两人现在还在冷战。

  说来也好笑,两人明明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关系,却居然还会出现冷战这种场景。

  源头就是那天晚上在酒吧的事。

  送完秦念秋后两人便一起回家,因为之前身边一直待着个醉鬼,阮念也没空和他解释在酒吧碰上有男人骚扰的事,于是等到回家了,才主动提起。

  柏颂的神色似乎是在听到她话的一瞬间就紧张了起来。

  “那个人骚扰你了?”

  阮念闻言急忙摇头否认:“没,不是我,是念秋。当时有个人一直拽她胳膊,我看不是认识的人,她又很抗拒,就上去帮她摆掉了那个人。”

  阮念此刻的语气还是挺好的,甚至隐隐有点骄傲。

  可柏颂的脸色却反而在听完她解释后变得越来越沉,看向她的眼神里也无端多了几分怒气。

  “那你就不怕那个人后面对你做什么?”

  “当时肯定怕啊!”阮念还没能理解柏颂的怒气,只好完全顺着自己的心意解释:“可是她是老师的女儿,也是你的朋友,我当时要不伸手那人就把她带走了。”

  女人边说边皱起了眉毛,像是不满于他如同质问犯人一般的语气。

  柏颂见状立刻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重,顿了几秒后才恢复到平常的柔和语调问她:“那为什么不能先找人呢?酒吧门口又不是没有保安,或者是其他的服务员……”

  阮念轻声辩解:“我当时没来得及想那么多。”

  毕竟是下意识的反应,她要是来得及想就有鬼了。

  注意到男人的脸色依旧不太好,她心里也慢慢明白这人只是担心自己,而自己在酒吧贸然上手的行为则确实是有些鲁莽,他生气也是有迹可循。

  沉思两秒,她最后还是选择了岔开话题,不与他争执。

  “你刚刚开车肯定很渴吧,我去给

  你倒水……”

  “那你之前骗我说去餐厅吃饭,也是因为没来得及想那么多吗?”

  柏颂在她身后淡淡出声,语气里掺杂着莫名受伤的情绪。

  阮念步子一瞬间顿在原地。

  说到底还是在乎她骗他了的事。

  “我只是不想让你担心。”她轻声解释。

  毕竟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她也担心他会不会多想。

  “你这样骗我我就不担心吗?”

  柏颂紧随其后开口,语气克制又压抑,话里话外都好像是在表现对她的在意与担心。

  又是这样。

  阮念不自觉想。

  明明有喜欢的人却还是有意无意地对她好,给她一些莫名其妙的希望。

  “那你可能担心过了头。”沉默良久后,阮念突然出声,语气冷淡犹如被冰冻:“说到底我们也只是凑合结婚在一起。”

  言外之意就是他逾矩了。

  自那天之后,两人之间的氛围就冷了不少,除了一些必要交代的事情,比如工作安排,比如父母那边的事情,她都没有再找过柏颂。

  柏颂也是一样。

  有时候一个人独处,她也不免会去猜测那个他喜欢的人是谁。

  从高中猜到休学,再从失明猜到工作,猜来猜去,却连那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摸到。

  肯定很好吧。

  比她要好。

  冷战期间还发生了一件事,那就是叶小小的突然拜访。

  “舅妈你之前可是答应过我要给我当模特的,我这高三好不容易放次假,你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小姑娘在手机对面努力撒着娇,阮念闻言无奈地按了按眉心,最后只能点头应了声。

  刻意挑了一个柏颂去艺术中心的日子,毕竟叶小小没有找到拍摄场景,只能就近在她家取材。

  “还、还要穿校服?”

  阮念表情怔愣地看着她手里递过来的一套衣服。

  “嗯。”叶小小立即重重地点了下头,顺势摊开校服给她看:“毕竟是拍给我们学校校报的,当然要穿我们学校的校服啦!红色的,是不是特别好看?”

  “……”阮念头顶滑下几道黑线,抬头小声和她商量:“能不穿吗?”

  毕竟她已经毕业九年了,不说穿不穿的上的问题,就说这气质都不一样了,穿上身肯定会很奇怪。

  叶小小看出了她的不乐意,动作一顿,随后就熟练地拉着她胳膊撒起娇来:“舅妈~~你之前都答应我了!不能反悔。”

  阮念脸上还是有些难为情,指尖捏着手里的校服外套面露难色。

  “可以不露脸吗?”

  这是她能做出的最后退步了。

  叶小小摆弄着手里的相机,闻言有些遗憾,但看着阮念紧张的脸庞,也不好再继续为难她,最后只能颇感无奈地点点头:“可以。”

  窗外树影缭绕,是难得一见的晴朗天空。

  阮念毕竟不常拍照,姿势摆的僵硬,只能尽力顺着叶小小的要求来调整。心思完全放在了她的相机上,也就没听到楼下传来的开门声。

  “舅妈你渴吗?”

  叶小小放下相机咽了咽口水,晃着手在脸前扇了扇。

  “你渴了?”

  阮念瞬间明白她的话。

  叶小小尴尬地点了点头。

  “我去给你拿水。”说完她推开阳台门就往外走,顺带抱起了地上懒洋洋躺着的lion。

  客房门一推开,熟悉的男人身影就放大出现在眼前。

  阮念瞬间呆在原地:“你不是晚上才回来吗?”

  柏颂目光怔愣地看着她身上那一套红色的校服,良久之后才淡淡地应了一声:“我回来拿东西。”

  尴尬地恨不得在原地挖个洞,阮念沉默着装死。偏偏怀里的lion不安分,许是相处久了以至于产生感情,它突然就从她怀里挣扎了一下。

  看那动作,是想到柏颂那边。

  阮念:“……”

  男人也看出了小猫咪的态度,伸手就接了过来,随口问起:“要下去?”

  她沉默地点点头。

  柏颂就势让开了位置。

  阳台外叶小小还在鼓捣她那台相机,抬头看见男人过来也只是随意地打了个招呼。

  他

  百无聊赖地抱着lion在客房的床边坐下。

  “给。”

  叶小小从阳台走到床边,手里拿着一张刚打印出来的照片递给她。

  相片上女人穿着红色校服,阳光从头顶斜斜地照下来,她脸上的笑容明媚,像是炙热燃烧的一轮太阳。

  “借你书房打印机打的,不要钱,送你了。”

  指尖轻轻揉搓着相片一角,柏颂看得出神。

  几秒后,他把照片放到lion的眼前晃了晃,像是莫名其妙的炫耀。

  “妈妈漂亮吗?”他低声逗它。

  lion轻轻地喵呜了一声,像是应和。

  “我也觉得妈妈漂亮。”柏颂跟着轻笑一声。

  沉默几秒,他再度出声,这次语气沉了不少,也没了那股子逗乐的意味:“那如果我想当你爸爸,你同意吗?”

  这次lion没有哼唧了。

  它眼皮耷拉,像是被窗外的太阳照得快要睡着。

  脸色似乎是一瞬间就颓废了下去,想着前两日的争执和冷脸,铺天盖地的坏情绪像是贴着皮肤的虫蚁,沿着身子慢慢往上爬。

  等阮念端着杯子进来的时候柏颂已经离开了。

  她算好了时间。

  叶小小接过杯子就立刻喝了一口,阮念则没什么喝水的心思,坐在床边发呆。

  沉默良久,她才主动问出了口:“你舅舅之前,有喜欢的人吗?”

  “喜欢的人?”女孩闻言一愣,手指指了指她:“不是你吗舅妈?”

  毕竟是结婚对象。

  她会这样想也是情有可原。

  阮念一瞬间就收回了那些旖旎心思。

  “那在我之前呢?”她继续问。

  叶小小神色一瞬间就紧张了起来:“这我要说错了会不会破坏你们夫妻关系啊?”

  “没事。”阮念莞尔一笑:“我不介意的。”

  叶小小眉头顿时一蹙,像是不怎么信,沉默好久才慢吞吞开口:“其实舅舅之前……”

  阮念指尖似乎是瞬间就攥紧了掌心。

  “之前喜欢的人也是你!”叶小小似乎是瞬间就变了神色,嘴角上扬,脸

  上满是笑意。

  半晌看到阮念呆楞的神色才立刻反应过来道歉:“是不是吓到你了舅妈?我、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和舅舅……”

  “喜、喜欢我?”阮念迟疑开口,指尖顺便指了下自己。

  叶小小凝眉:“不然还能是谁?”

  阮念仍然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你是不是听错了,他明明没有……”

  没有告诉她。

  “我怎么可能听错?”叶小小反问,半晌看着她呆愣的脸色也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放下相机走到她跟前:“之前我妈给他介绍相亲,他一次都没有去过,但知道对象是你后,他就去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指尖开始颤抖,信息过于爆炸,阮念觉得脑袋都有些疼。

  或许是阮念脸上怀疑的态度太明显,叶小小思考了几秒后,决定主动告诉她一个秘密。

  “之前我在医院有偷拍过你的照片,那些照片后来都被我舅拿走了,应该就放在书房,你要是还不信,可以去找一下,应该可以找到。”

  “照、照片?”

  “对啊!还卖了两百块钱呢?”

  “可是如果真的和你说的那样,如果他真的喜欢我,为什么他一直……”

  一直不告诉她,一直保持界限,甚至还刻意编出所谓凑合结婚的事情,让她平白猜了那么久。

  消毒水味在鼻尖游走,嘈杂的人声充斥着医院走廊。

  指尖在屏幕上犹豫许久,阮念最后还是没能问出那个问题。

  出神的几秒过后,窗口才传来了回复。

  【柏颂:没】

  喜欢个屁。

  阮念瞬间按掉屏幕。

  ……

  周日的演出阮念提早去了现场。

  演奏厅内人头攒动,她被安排的位置刚好在中排的边角侧,可以看到舞台,但也有足够的隐蔽性。

  因为秦念秋之前都是在国外演出,少有在国内,现下突然就举办了一场,必然是少不了关注的媒体记者,她进来时就在门口看到了不少等待的新闻媒体。

  一个人坐着无聊,偏偏离演出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她只能僵硬地靠着椅背

  出神。

  一连好几个人从她面前经过,要去向中间的位置,阮念干脆抱着包站起身让位,前面几个人还好,到了最后一个人经过时,动作有些大,撞的她突然就往后退了一下,手里的手机也没握住,直接掉在了地上。

  男人立刻回头道歉,要帮她捡手机,偏偏座位拥挤,阮念懒得去折腾别人,婉拒之后自己弯下腰去找手机。

  厅内灯光昏暗,阮念只能费力地低下头去看,刚看到了疑似物品,手还没碰到就被另一只手捡了起来。

  男人身上穿着简单的休闲服,离她两步远,脸上还带着口罩。

  “你不是说没空吗?”阮念冷淡询问。

  柏颂面上有些尴尬,只能低声解释:“当时没空。”

  “呵。”

  柏颂:“……”

  作者有话要说:表白进度60

  (底裤都被扒没了。

  晚上还有,十二点。

  可以收藏一下我的预收吗?(托脸)八月份就会开始更新,一个小短文。

  《白蔷薇》/文案

  -

  二零零七年的夏天黎城大雨磅礴,路边墙沿上的苔藓疯长。

  十七岁的谢星染路过一间红砖瓦墙,视线落到二楼窗户,看到了一株开的正艳的白蔷薇。

  二零一七年谢星染回老家,意外收到了一封十年前的信,落款人叫林苔。

  “谢星染,今天花开了。”——林苔

  “我又想你了。”

  小太阳x阴郁少年

  男主残疾,后期会好/结局he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