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49章 告白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接下来的十几分钟,阮念一直都感觉得到身后人的热切注视。

  他背靠着沙发背,长臂随意地搭在沙发边上,看上去就像是把她直接环绕在了怀里。

  其他人大多喝酒喝得热闹,柏颂却一反常态地没喝一瓶酒,只安安静静地看着她。

  刚刚那个猝不及防的吻此刻还在脑袋里游荡,热气不断从胸腔上涌,她只觉得浑身僵硬如铁,怎么坐着的都不舒服。

  不敢离他太近,又不想离他太远。

  只能干脆闷头喝酒。

  “诶!那个谁!”沈蕴和突然冒出来,无奈地就叫了一声她后面的人,一下子就把阮念从尴尬的环境里拯救了出来:“别傻乐了,一晚上就光看你在这笑,一点酒都没沾,备孕啊?”

  “咳——咳!”

  阮念被他的话吓得咳嗽几声,随后慌乱地捂住嘴巴,小声道歉:“不好意思!呛、呛到了。”

  柏颂见状瞬间坐起身,轻轻抚过她的背帮她顺气,柔声询问:“好一点了吗?”

  阮念立即乖巧地点点头,随后作势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你去和他们一起玩吧,我一个人在这没问题的。”

  柏颂苦笑:“我是怕你无聊。”

  你在这我也很无聊啊。

  这句话阮念只敢在心里说,她无奈地笑了笑,随手就指了指旁边的余锦薇:“没事,我可以去找锦薇聊天,你不用担心我。”

  柏颂脸上仍然有些迟疑。

  一旁的沈蕴和则顺势借坡下驴:“对啊,弟妹刚好可以和锦薇交流一下备孕的事,你就别把她看那么紧了!占有欲有点重了朋友!”

  柏颂闻言立即抬眸瞪他一眼。

  沈蕴和瞬间捂嘴噤声:“当我没说。”

  指尖轻轻揉搓了一下她的掌心,柏颂勾着嘴角小声和她商量:“那我过去了,有什么事记得叫我,另外,别喝那么多酒,这罐喝完就不要喝了。”

  “嗯嗯。”阮念听话地点点头,“你去吧。”

  等柏颂走过去之后,余锦薇便紧随其后走过

  来,看着她手里的啤酒有些不可思议:“我听沈蕴和说你们打算备孕?”

  “没啦。”阮念苦笑着否认:“没那么快。”

  余锦薇闻言笑着点点头:“也是。”

  说完眼珠子一转,看了看远处笑意盎然的男人,顺势笑着提起:“刚刚玩大冒险……”

  “咳……”

  脸庞不受控地红了起来,阮念从来没有一刻觉得自己有脸皮有那么薄过。

  余锦薇看着她红透了的耳垂,瞬间露出了一个饱含深意的笑容:“这样看来你们现在关系真的很好,柏颂这也算苦尽甘来了。”

  她眼神微滞,一时没搞懂。

  “苦尽甘来?”

  余锦薇轻笑着点头:“暗恋了那么久的姑娘终于喜欢上自己了,不能算是苦尽甘来吗?”

  瞳孔骤然放大,她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呆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被叶小小告知是一回事,被余锦薇告知,就是另一回事了。

  如果说一开始她只是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柏颂喜欢自己,那现在被余锦薇证实了,概率就直线上升到了百分之九十。

  至于剩下的百分之十,她可能需要柏颂来亲口告诉她。

  另一边,虽然被其他人拉过去了,但柏颂的目光还是时不时就瞥向了阮念那一边。

  看到她脸庞骤然变红,像是不好意思地冲着余锦薇笑,柏颂嘴角也不知觉地勾了起来。

  “你够了啊,都已经过来这边了眼神还往那边飘,是打算成为当代望妻石吗?”

  沈蕴和把酒杯递给他,语气十分“鄙夷”地啧了两声。

  柏颂这次却没生气,反倒像是炫耀一般地笑着出声:“她……喜欢我。”

  沈蕴和:“……我没瞎。”

  明明很容易害羞,却还愿意做出当众亲吻这种事,不是喜欢是什么。

  思及此,沈蕴和不得不主动邀点功:“这样说的话,你是不是还应该谢谢我,要不是哥们给你转的那些文章,恐怕你还追不上呢对不对?”

  柏颂表情微楞,像是在思考这里面的因果关系,几秒

  后利落出口:“谢。”

  沈蕴和:好想拿块板砖敲他一下。

  心里虽然是这样想,但看着好哥们好不容易得偿所愿,沈蕴和还是给了祝福,顺带还不忘预支未来的娃娃亲项目。

  柏颂轻笑抬眸:“那你也得先有了再说。”

  毕竟余锦薇这两年一直忙着工作,压根不想陪他做什么备孕计划。

  沈蕴和闻言立即咂舌:“你这话说得可真不厚道,是不是哥们啊?”

  柏颂:“不是。”

  沈蕴和:?

  “是未来有可能拐走我女儿的亲家。”他低声笑,抬眸依然看着远处的女人。

  沈蕴和不禁闷声出气:“你这人可真是……”

  ……

  宴席结束,一群人顺势从包间离开,没了柏颂监督,阮念喝的一时有些多。

  低头看着怀里已经醉的犹如云里雾里的女人,柏颂面上有些无奈,又有些心疼。

  明明说好了不喝的。

  也不知道胃会不会难受。

  小心翼翼地把她放好在副驾驶,他从另一边上车,趁着给她系上安全带的间隙,轻轻捏了下她的耳垂。

  女人片刻回神,眼神怔愣地看向他,像是在问为什么。

  “明明答应好好了只喝一罐的。”他低声,语气颇感无奈。

  阮念睁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呆滞地和他对视了几秒,随后突然就放大了音调,笑着说:“可我高兴。”

  “高兴什么?”

  他突然来了兴趣,轻笑一声后追问,指尖随意地勾了勾她的发丝。

  “高兴……”她像是思考许久,慢吞吞地开口,音调不自觉拉长,眼神迷糊地对上他的视线:“知道了你的秘密!”

  “秘密?”

  阮念重重地点头:“嗯。”

  说完眼眸闪了一秒,随即伸长了脖子,带着温热的嘴唇就贴上了他的。

  加速的心跳声瞬间在耳畔响起,清凉的啤酒触感在嘴里缓慢流动,柏颂整个身子都僵硬了起来,在原地顿了好久才缓慢回神,然后便立刻环住了她的腰,动作力

  度有些大,弄得阮念不禁轻轻哼了一声。

  “疼……”

  他顿时便放松了手臂,但手掌却顺势上移,按在了她的后脑勺,让她能够离他更近一些。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些气喘吁吁。

  柏颂伸手替她擦掉嘴角的潋滟水渍,眼眸里的爱意像是灌满了的水缸,直接溢了出来。

  阮念却还不忘记刚刚没说完的话,眼神迷离又清醒,指尖拂过他的脸颊,轻轻开口。

  “秘密就是,你喜欢我。”

  ……

  回到家已是深夜。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进屋,落在被子上像是铺了一层银光。

  柏颂把她放到床上,刚要给她脱鞋就被突然坐起来的女人给用力按住了肩膀。

  他此刻正半蹲着,被阮念按住也没有抗拒,只是温柔地问她怎么了。

  她还醉着,眉眼惺忪。

  “渣男。”

  沉默了好几秒后,她突然就骂了一句。

  柏颂瞬间呆在原地,也不知道她是在骂谁。

  阮念此刻醉得有些神志不清,胡言乱语般的,一股脑地就把之前心里的所有不解与埋怨都倒了出来。

  “明明有喜欢的人,喝醉了还要亲我……”

  眼眸瞬间亮起,柏颂震惊地看向她。

  所以那天晚上不是做梦。

  他亲了她。

  而且她还告诉了他,她喜欢他。

  指尖不受控地颤抖,他的眼底蓄积了越来越多的笑意。

  阮念则在继续嘟囔。

  “关键的是,你第二天竟然还忘记了……”

  “怎么?打游戏白嫖吗?占便宜等不到明天是吗?你——嗝!”

  打嗝的动作让她不禁晃了一下身子,柏颂急忙扶住她,刚想要出声解释,就听见了阮念自顾自地嘟囔出声:

  “哦不对,你喜欢的人是我……”

  “可你既然喜欢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呢?”她伸出双手,轻轻地托着他的脸颊,指腹还无意识地按了按:“看我这样一直猜来猜去很好玩吗?”

  眼角莫名泛起眼

  泪,她的语气越来越委屈:

  “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人,随随便便就和一个见过两次面的人结婚呢?”

  “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就看不出来呢?”

  “最后连告白都是我先告的,这样算算,我好亏呀!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呜呜……”

  柏颂平生最见不得她哭,哪怕是醉酒后也不行。所以见状他立刻起身抱住她,让她倚着他胸前,掌心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抚。

  “是我占便宜了,都是我的错念念。是我不应该瞒着你,从见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应该主动告诉你的。”

  是他一直在怕。

  才平白导致他们之间浪费了那么久的时间。

  阮念在他怀中抽噎了几声,哭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却还是没忘记心里的事。

  “那你现在、嗯、难道不应该,做、做些什么吗?”

  柏颂眼神瞬间亮了亮,他扶着她坐好,自己则半蹲下身,一边小心翼翼地替她擦掉泪珠,一边温柔地看向她,柔声开口。

  “我喜欢你,念念,喜欢了很久很久。所以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阮念眼圈通红,想要藏起嘴角的笑意却没有收住,只能边哭边笑地点点头,半晌还不忘低声补刀:“证都领了才告白……”

  柏颂跟着她笑,几秒之后还是有些担心地开了口:“那你应该不会明天早上起来之后忘了吧?”

  阮念闻言瞬间拧眉瞪了他一眼。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

  柏颂被回怼,心里却丝毫没有生气,面上还是一脸的笑意。

  毕竟此时此刻,

  他只想要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作者有话要说:柏颂:亲到老婆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