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50章 礼物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翌日十点。

  镜子里的女人眼底一片青黑,阮念单手握着牙刷,屏息定睛对着镜子看了好几秒,最后只能眉头一皱,无奈地叹了声气。

  早知道就不喝那么多了,下午还要上班,想多睡会都不行。

  简单收拾完,她径直回去床头拿手机。

  铃声在此刻适时响起,阮念看都没看就按下了接听键。

  “喂。”

  “念……诶!你这嗓子怎么哑了?”

  李淑云开口第一句便听出了她的声音不对,瞬间起了疑心。

  阮念自然不可能说是喝酒了,只能轻声解释说是上火了才会嗓子嘶哑。

  废了好大劲让她相信自己真没问题后,阮念慢吞吞地去往衣帽间拿衣服。

  李淑云这才缓慢说起了来意:“之前你和小柏领证,不是把户口本拿走了吗?现在这边社区要户口本登记,你看啥时候把它送过来?”

  拿好衣服随手关上衣柜,阮念轻声重复:“户口本?”

  “嗯,所以你看你是有空和小柏一起回来,还是叫个快递送过来?”

  阮念沉思几秒,反问:“要得急吗?”

  “人家那边说周三前。”

  轻轻抿起嘴角,她抱着衣服走到床边,“那我叫个快递送过去吧,最近医院工作挺忙的。”

  李淑云也知道医院事多,所以没什么异议,笑着应声:“行。”

  换好衣服后,阮念没有先下楼,而是直接去了尽头的书房找户口本。

  她记得当时柏颂说过,证件之类的东西都放在了书桌抽屉里面。

  半蹲下身,她一个个地拉开抽屉,里面却都没有她想要的东西,直到手指下移,指到了最底层的那一个……

  抽屉没有锁,她轻轻就拉开了。

  户口本放在最上面,阮念拿了刚打算起身,视线就被下面的一个铁盒子给吸引了视线。

  叶小小说,她曾经卖过她的照片给柏颂。

  阮念看着那个盒子,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挣扎。

  到底要不要选择打开。

  沉默地僵持了快半分钟,她最后还是打开了那个铁盒。

  有些东西总要面对。

  不管它是好是坏。

  铁盒里东西很多。

  其中最显眼的,是一条款式陈旧的腕带,边缘缝着金线,旁边则是一叠的照片,至于照片里的主人公,无一例外都是她。

  阮念一张张看过去,大多都是近两个月拍的照片,有在医院的,也有在家里的,角度并不都是偷拍,更多的,是直接怼着脸拍。

  像是什么采访或者新闻报道,可惜她大多没了印象。

  一直翻到最下面的一张,阮念的眼神在看到那张照片的一瞬间,便怔愣在了原地。

  那是一张很旧的照片,背景是高二那年的运动会,至于主人公,则是她和柏颂。

  当时她装作不经意让何时给她和他拍了一张照片,事后何时洗了两张,分别给了他俩。

  她以为他根本不会在乎这张照片。

  指尖轻微颤抖,她转过了照片,背面只写了两个字。

  念念。

  时间是在十年前。

  所以,告白的时候他说的很久很久,是指从高中开始。

  眼眸止不住闪烁,她还没能从怔愣中回神,就听见了书房门被推开的声音。

  “怎么不多睡……”

  柏颂的话语在看见她手里的东西时瞬间陷入卡壳,平静的眸子里有着慌乱和紧张。

  “我……”

  我不是变态。

  他也不知道自己那一刻下意识为什么想的是这句话,可能是因为收集别人的照片这件事,听起来总是有点怪异。

  可是沉默了许久,他也没能直接说出口。

  二人相顾无言。

  最后还是阮念打破的沉默,她慢吞吞站起身子,握着手里的照片轻声问他:“所以你从高中开始,就喜欢我了?”

  柏颂几步走到她跟前,指尖小心翼翼地去碰她另一只手,在没收到抗拒后,才立即重重地点了点头:“嗯。”

  “一直都是你。”

  “也只有

  你。”

  阮念听着他话,此刻却只觉得荒唐。

  所以说她一直以来的假想情敌,其实就是她自己?

  呆了几秒钟,她感知到面前人小心翼翼的动作,下一秒便直接冲上去抱住了他,边流着眼泪边轻笑:“你可真能忍。”

  说完像是惩罚一样地轻轻咬了下他的耳朵,低声嘟囔:“不过现在,你就是我一个人的了。”

  柏颂感知到她没生气,上上下下的心跳这才稳定了一些,他摸她头上的短发轻笑:

  “本来就是你的。”

  ……

  午餐两人一起吃饭。

  趁着聊天,阮念顺势便问起了之前高中时候的事。

  “当时你休学,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一声?就算再怎么忙,也最起码应该留下点联系方式……”

  不然他们根本不会错过这么长时间。

  可柏颂闻言却是一愣,动作顿了顿,几秒后回神,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失明之后我就一直待在医院,后来你生日我去找过你,但是当时校庆放假,你不在学校,我就把礼物给了一个你班上的人,那人说他会帮我拿给你。”

  “礼物?”

  “嗯。”柏颂点点头:“是、是一本书。”

  眼眸瞬间闪烁,阮念在听见一本书后立即就反应了过来。

  “是《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对吗?”

  他点了点头,半晌有些疑惑地看向她。

  阮念低声解释:“书我拿到了,但是联系方式我没有找到。”

  或者说,是被人丢掉了。

  ……

  摇晃的树影在地面落下一层斑驳,汽车在医院边上的一个小角落停下,附近没什么人,只有一阵阵的鸟叫声。

  车内气氛过于安静。

  这让她可以很清楚地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在温凉的空气里缠结又交错,像是天然缔造的暧昧气氛。

  “现在是一点二十。”她按亮手机,看着上面的屏幕轻声说:“还有十分钟。”

  十分钟,到上班时间。

  驾驶座上的男

  人点头嗯了一声,面上平平淡淡,声调却有些出奇地颤抖了起来。两边耳垂隐隐泛红,在车内的冷风里显得格外突兀。

  见他没什么动静,阮念沉默几秒,随后轻手解开了安全带,指尖就势扶到了车门上,低声开口:“那我……唔!”

  柏颂似乎是一瞬间把脑袋靠了过来,温热的掌心按住她想要打开车门的手指,低头轻轻地吻上了她的嘴唇。

  车载空调的风声不大,冷风在唇上留下的冰凉触感很快消失,因为男人过于急切的动作。

  亲吻只持续了短暂的几秒钟,在注意到她并没有要下车的迹象后,柏颂微微抬起了脑袋,离开她的嘴角。

  脑袋轻轻抵住她的额头,他灼热的呼吸在她眼皮上栖息,耳边满是他克制不住的小声喘|息。

  “亲一会儿再走。”

  他低声说,指尖温和地揉搓着她的掌心。

  “可以吗?”

  男人温和的语调像是引|诱,阮念根本就没法拒绝,她呆愣地点了点头,随后在他柔和颤动的注视里,主动地就吻了上去。

  斑驳的光影洒落在车窗玻璃上,耳边的鸟叫声依然一阵又一阵。

  等到从车上下来时,阮念白净的脸庞已经是一片酡红,嘴角的点点水渍,在被男人用纸巾擦掉时,不经意就划掉了边角的口红。

  “咳!”

  不好意思地假咳一声,他此刻的状况也不比她差很多,耳垂通红,身上熨烫平整的衬衫领子因为她拉拽的动作已经变得有些凌乱。

  至于那嘴角斑驳的口红印,已经明显到旁人只一眼就能看出刚刚干了什么。

  他不自在地眨了眨眼睛,几秒过后才轻声和她商量:“那、那我晚上过来这边接你?”

  虽然已经说清楚了彼此的关系,但或许是时间太短的原因,两个人只要一从那种意乱情迷的状态下脱离,空气中都会不自觉产生一种莫名的尴尬。

  努力忽视掉那股子尴尬,她勾起嘴角轻笑,点点头就答应了这件事。

  医院里人流量一如往常。

  忙完了手头的

  工作,趁着休息时间,阮念去了一趟外科的楼层。

  晏洲正在独立的办公室里看病历,见到她敲门走进来脸上有些惊讶,不过惊讶的神情也只维持了一秒,很快,他就又切换成了那张熟悉的温和笑脸。

  “有事找我怎么不直接打电话,专程过来多麻烦?”晏洲一如往常地替人考虑,语气温和又带着笑意,和高中时期给她补课的状态比起来,没有任何的区别。

  阮念并不打算和他寒暄,深吸一口气便直接问出了早晨在餐桌上想到的事情。

  “校庆那天柏颂去找我,你看到他了对吧?书本里的那张书签,也是你丢的对吧?”

  晏洲的瞳孔瞬间放大,眉头微微蹙起,温和的笑意直接就从脸上消失。

  他沉默地盯着她,没有回答。

  “我明白了。”

  阮念瞬间理解,冷笑一声便径直转头离开。

  步子靠近门边,背后传来了男人熟悉的冷声。

  “他当时失明还休学,而你,”晏洲语气停顿了几秒,见她没有再往前走,才继续往下说:“而你马上就要读高三,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你,会影响你的学业。”

  “所以就因为这样,你就可以随随便便替我做决定吗?”阮念冷淡抬眸,一向干净的眸子里此刻只剩下淡漠:

  “晏洲,别把自己想的太重要。”

  空气沉默,阮念突然想起不久前的那些自以为是的告白,嘴角有些嘲讽地扬了扬:“还是说,你真信了那些大人们的玩笑,觉得我读医学专业是因为你吗?”

  “呵。”

  她立即嘲讽轻笑。

  “别太把当自己当回事,晏洲。我读医,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而有关系的那个人……

  阮念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眉头霎时放松了一些,眼神也变得柔软。

  她已经把他找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晚上照常更新,大概率在十二点

  离正文完结还有差不多十几章的样子,主要是把柏颂高中期间的事和背景说清楚。

  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