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51章 晚安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傍晚,医院。

  并不算空旷的办公室里走进来一个眉眼端正的中年男人,他抬眸看了周围一圈,视线最后落到了角落里安静坐着的女人身上。

  “阮念。”他站在门边叫了她一声,胳膊顺便扬起:“你出来一下,我这边有事和你说。”

  听见声响的女人径直从电脑后抬头,眉眼虽有怔愣与不解,但还是顺势合上了笔盖,简短地应了一声:“哦好。”

  走廊尽头人流稀少。

  “上个月你不是申请了去南城的医院交流吗?刚审批下来,通过了。”主任见她面露疑惑,便主动和她解释,说罢还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毕竟慈仁医院的眼科在国内很出名。等你过去之后,一定要好好学习,知道吗?”

  阮念表情还有几分怔愣,像是震惊过头,但很快,她就回过了神,急急忙忙地点头:“我知道的主任。”

  毕竟能去慈仁医院交流学习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

  面上难掩喜色,她不禁追问:“那具体时间是什么时候?”

  她需要提前安排好日程。

  “明天开始,一直在那边待到九月底。”

  主任笑着开口:“所以你明天早上就不用过来了,直接去机场,具体的安排到时候会有人在微信上联系你的。”

  笑意瞬间凝固在脸上,她像是突然被人冻住双腿,连带着身子都僵硬了起来:“明、明天早上?这么快吗?”

  “嗯。”主任立刻点头:“所以你这边要没什么事就先回家吧,刚好收拾下行李。”

  阮念却一瞬间没了回答的力气。

  傍晚阳光洒落。

  一直到下班走出医院的时候,阮念整个人都还是处于有点懵的状态,步子缓慢犹如悬浮在空中,一向明亮的双眸现下也好像是蒙了层雾,没有焦距地看着远处。

  “叮——”

  铃声突然在耳边响起,她从呆滞中勉强回神,急急忙忙地就去包里翻找手机。

  “怎么没有……”

  她边找边小声嘟囔,没有注意到身边已经悄然靠近

  的男人。

  “不是在这吗?”

  温和里带着几分无奈的语调涌入她耳边,阮念找手机的动作一顿,半晌慢吞吞抬头,对上了一张带着笑意的熟悉面庞。

  柏颂单手握着手机看她。

  她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刚刚找了许久的手机此刻正放在斜挎包外面的小口袋里,大半个“身子”都暴露在外面。

  眼眸瞬间僵住,她一边拿起手机一边不自觉地抿起了嘴角,像是不好意思一般垂下脑袋,小声说了一句:“在这啊……”

  屏幕亮起,上面的电话已经自动挂断,是柏颂打过来的。

  她不解地抬头看他。

  “刚刚我在后面叫你,但你好像没听见。”柏颂温声解释,半晌轻叹一声,伸手把她拉得离自己近了一点,柔声问她:“在想什么?怎么那么出神?”

  他叫了她好几声,她都跟没听见一样。

  思绪万千,阮念此刻只觉得脑袋跟快炸了差不多。

  她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说明两个人这才刚刚在一起,她就要独自出差半个月的时间。

  这不就是分居吗?

  只不过独守空房的人是他。

  没有犹豫,她立即上前一步就抱住了柏颂的腰,或许是心虚使然,她没敢抬头看他,只能用沉默应对。

  柏颂被她猝不及防的拥抱撞得晃了下身子,半晌伸长胳膊轻轻松松回抱住她,语气温柔又带着隐隐的担忧:“到底怎么了?”

  脸颊贴着他温热的胸膛,阮念听到了男人扑腾跳动的心跳声,她闷着头把脑袋埋在他的胸前,沉默了几秒后才低声嘟囔:

  “想你了。”

  ……

  阮念以前一点都不觉得自己会是黏人的性子。

  不管是初中就开始住宿的日子,还是高中毕业后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读大学,她都不觉得一个人待着有什么不好。

  可现在面对区区半个月的出差,她却少有地起了后悔的心思。

  半个月诶。

  多么好培养感情的时间,就这样没了。

  窝在沙发上,电视里人影摇晃,阮念按着遥控器来回换台。

  也不知道是不是坏心情的影

  响,还是本来就没有好看的节目,她来来回回找了好几次,也没有找到什么能看的,最后干脆直接关了电视。

  仰面靠着沙发背,她不禁烦闷地哼唧了几声。

  烦躁的思绪轻而易举被男人温和的语调给打断,柏颂端着水果在她旁边坐下,柔声问:“要不要尝一下。”

  他随手扎起一块苹果递到她嘴边,阮念听话地咬了上去。

  酸酸甜甜的滋味在口腔里肆意爆炸,她顺势歪着脑袋靠向他肩膀,手臂也紧紧地攀上了他的胳膊。

  “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

  柏颂放下盘子回抱住她,薄唇在她耳边柔声开口。

  毕竟他那么关注她,她稍微的一点情绪变化都可以被他察觉到。

  阮念闻言表情微愣,几秒后昂起脖子直视他的脸庞,像是在确认他此刻的心情。

  “对你没什么好处的也可以吗?”

  她低声询问。

  柏颂眼眸一怔,像是在疑惑什么是对他没好处的事情。

  还没能想出个大概,一边的女人就突然爬到了他的身上,膝盖分开跪在他身体两侧,双臂费力地抵着沙发把身子托起。

  阮念回家之后身上便换了一条休闲的棉质短裤,此刻裸露在外的皮肤隔着一层棉布不经意就蹭到了他的大腿。

  身体似乎一瞬间就紧绷了起来,他克制着那股把她按到身上的冲动,目光怔愣地昂起脖子和她对视。

  “你……”

  “我要出差。”

  似乎这种自上而下的动作给了阮念一种莫名的安全感,她终于说出了实情。

  柏颂的眸光似乎瞬间就暗了下去,但很快又恢复自然,柔声问她在哪个城市。

  “南城。”

  坐飞机差不多半小时。

  “什么时候走?”柏颂继续问,掌心顺势就扶到了她的腰间,指腹故作自然地碰了碰。

  阮念不自在眨了眨眼睛,隐隐有些慌乱。

  “明、明天。”

  柏颂握着她腰的手指轻微收紧了一瞬,半晌继续问:“那,什么时候回来?”

  “九月底。”

  阮念的声音此刻已经小到犹如蚊子了。

  那就是去半个月。

  “这么久吗……”

  柏颂眼底的暗色慢慢涌出,像是无意识嘀咕了一句。

  阮念看着他布满暗色的眼睛,心里瞬间慌乱地直打鼓,沉思几秒,也懒得再撑住身子,干脆就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啵——”

  猝不及防的一个吻突然就贴上了他的嘴唇,柏颂耳尖一红,抬眸对上始作俑者犹如耍无赖一样的表情:“念念,你……”

  “你不要生气。”她急忙伸手揽住他的脖子,慌里慌张地的就和他解释这个时间安排,并不是她能控制的。

  边解释她还不忘小心地亲了亲他的脸颊,像是莫名地讨好。

  “……事情就是这样。”

  待到解释完,柏颂脸上已是一片通红,不知道是被她亲的,还是因为别的什么。

  掌心紧紧贴着她的腰间,柏颂颇感无奈地抬眸看她:“我没生气。”

  “那你……”

  “我是舍不得。”他低声说,胳胳膊下意识用力,把她抱得更贴近了一点。

  “因为半个月都可能碰不到你。”

  毕竟两人白日里都有工作,平常他们还能在下班回家后相处相处,现在一出差,就直接剥夺了那少有的一点时间。

  两人都沉默着没有言语,许久之后,阮念才轻声说了一句:

  “我也是。”

  我也舍不得你。

  柏颂最后还是接受了她的出差决定,毕竟她那么好的一个人,不应该单单因为私人感情而绊住手脚。

  只是要半个月都摸不着她,一想到这里,胸口就有点闷闷的。

  他比他原本想象的还要黏阮念。

  ……

  临睡前。

  阮念站在浴室,看了看一边放着的内衣,又看了看身上空落落却舒服极了的睡衣。

  最后还是选择了不穿。

  之前因为没有戳穿心思,她晚上睡觉都会照常穿好胸罩,但现在既然已经说清楚了,那就不用再顾及了吧。

  毕竟那衣服勒着也挺难受的。

  思绪不自觉开始漫游,她突然就想起了家里好像没有准备那些必备的东西。

  那

  怎么办?

  吃药吗?会不会有副作用……

  稀里糊涂地想了个半天,结果等到柏颂上床了,两个人在床上的状态并没有什么变化。

  他像是并未打算要做什么。

  阮念有点疑惑,不自觉就挪着身子靠近了他一点。

  “不困吗?”

  柏颂长臂一伸就直接抱住了她,结果突然感觉到胸前贴近的东西,脸颊瞬间爆红,慌乱又尴尬地往后退了一点。

  “对、对不……唔。”

  对不起还没说完,他就被阮念突然靠近的嘴唇给打断了。

  “我说过不要总是说对不起。”

  阮念轻轻教训他。

  柏颂回神,随后便听话地蹭了蹭她的脸颊,乖巧应和:“好。”

  说完动作小心翼翼地向她贴近,嘴角呼出的热气慌乱又无措,手臂像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般僵硬。

  找好了姿势后,他还顺带吻了下她的额头。

  “睡吧。”

  阮念心里有不解,但又担心自己是不是太急切了,只能眨着眼睛看他。

  “你明天早上飞机是七点的。”

  柏颂低声开口,语气里除了无奈还有几分难以克制的欲念。

  他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她都离他那么近了,他要没点反应才不正常。

  “今天还是好好休息。”

  “至于……”柏颂像是突然笑了一下,抱住她的动作也紧跟着收紧了一些。

  “不急这一会儿的,我们未来还有很长时间,不是吗?”

  阮念听他话,瞬间就羞红了脸,几秒后才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嗯。”

  柏颂脸上的笑意骤时更多了,半晌,他轻轻吻上她的额头,虔诚地开口:

  “晚安,念念。”

  作者有话要说:晚安。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