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52章 困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航班起飞时间是七点半。

  机场的人流一如既往地来去匆匆,阮念双手抱着柏颂的胳膊,脑袋自然地靠在他肩膀,一脸的睡眼惺忪,明显是还没睡醒。

  偏偏耳边男人专心交代的声音低沉温和,像是效果显著的催眠曲,把她的瞌睡虫一点一点地勾了出来。

  柏颂没有察觉,他偏着头,用耳朵轻轻蹭了蹭她的短发:“我看天气预报上说,南城最近一周都有暴雨,所以你平常出门千万要记得随身带伞,别又淋雨了感冒。”

  “另外,你有低血糖,所以早上不管多急,都要记得吃早饭,而且是吃热的,不要总是吃泡面。外卖的话,也少点。至于冰淇淋和雪糕,可以吃,但不能多吃,知道吗?”

  “还有……”

  话语突然停顿,他低头,女人安稳的睡颜落入他的眼底。

  嘴角无奈地勾了勾,他轻叹一声,轻手拨开她眼角的碎发,像是失笑出声:“有那么困吗?这么吵的地方也能睡着?”

  女人长睫轻轻颤动,像是听见了他的言语,柏颂见状立刻噤声,担心吵到她,但阮念还是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她先打了个哈欠,随后才抬头对上柏颂的一双眼小声抱怨。

  “那还不是因为你吗?你昨天晚上一直在翻身,我根本就睡不着好不好?”

  柏颂闻言耳尖顿时一红。

  阮念却像刚睡醒,脑子没来得及转过来一般继续说:“而且你后面是不是还起来了一次,我听见你出去关门的声音了,干嘛去了?”

  有红色慢慢从他脖颈爬向脸颊,他低眸看了她一眼,像是在思考该不该如实说。

  她不喜欢他骗人。

  所以要实话实说。

  “……我去客房洗澡了。”他低声解释。

  毕竟在主卧的浴室可能会吵到她。

  “洗澡?”阮念不解地松开手,疑问:“你大半夜洗什么……”

  澡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就自然地闭紧了嘴巴。慌乱眨动的眼眸对上嘴角上扬的男人,不过几秒钟,阮念便飞快地移开了

  视线,耳垂像是被热气熏染,一瞬间就红了起来。

  “哦。”她试图用一个字应付过去。

  柏颂却像是抓到了她的什么小尾巴,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指尖勾着她的手,状似不经意地开口追问:“耳朵这么红,你想到哪去了?”

  这人就是故意的。

  阮念立即反应过来。

  没确认关系的时候根本就不敢和她开什么玩笑,现在确认了,就总是喜欢逗她,看到她脸红心跳比自己中奖还要高兴。

  不能让他一直这么得意下去。

  她下定了决心,努力忽视掉那股不好意思的情绪,伸手反握住他的手指,歪着脑袋笑:“我刚在想,只是睡一张床上你就这么把持不住,自制力未免有点差——”

  “一般般。”

  他坦然承认,像是丝毫不顾及。

  “尤其面对你的时候,差得离谱。”

  “……你可以含蓄一点。”

  阮念脸更红,连忙阻止他继续往下说。

  柏颂无奈轻笑:“这样还不含蓄?不都是你自己在联想吗?”

  阮念:“……”

  他是在内涵她脑袋里都是黄色废料吗?

  眉头不自觉就拧了起来,她想要回怼一时间却找不到合适的话。

  许是察觉到了她的那一点点怨气,柏颂似乎是立刻就伸手把她抱到了怀里,一边低头蹭着她的发心,一边小声和她道歉:

  “不逗你了,别生气。”

  “我没生气……”阮念在他怀里闷闷出声,手臂自然地环抱住他:“我就是觉得出差之后连这一点斗嘴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毕竟隔了那么远,手机聊天和当面聊天完全就是不一样的概念。

  察觉到她有些沉闷的情绪,男人似乎沉默了一会,半晌轻轻叹了声气。

  “本来是想给你个惊喜的。”

  “嗯?”

  “我这个月有一个活动在南城,到时候可以去陪你。”

  阮念闻言立刻兴奋起来,追着问:“什么时候?”

  柏颂无奈轻笑:“时间保密,不然就不叫惊喜了。”

  阮念见状

  立刻拉长了脸,不过眼底的笑意多少还是胜过了那一点不确定。

  “这样会不会高兴一些?”他笑着揉了揉她的短发。

  阮念还记着刚刚没有回怼回去的仇,闻言立即掩掉笑意,故意抿起嘴角低声开口,像是不怎么在乎:“勉勉强强吧。”

  “勉勉强强?”

  柏颂轻声反问,尾音拉长像是质问。

  阮念不敢回答,怕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自己的心虚,只随意地晃了晃头作为回答。

  温热的指腹突然贴上皮肤,下巴紧随其后被人抬起,轻轻柔柔的一个吻顺势落在嘴角。

  “这样呢?”他抵着她轻声问:“高不高兴?”

  吵闹的人群像是一瞬间噤了声,阮念的耳畔再也听不到旁的言语,只有面前人温和柔软的语调在肆意奔走。

  脸颊立刻爆红,她一股脑地就扑进了他的怀里,闷着声哼唧了几句:“你怎么当众就……旁边还有人诶!”

  “又没有人往这边看。”柏颂无奈笑。

  “那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就这样啊。”

  柏颂眼睛瞬间亮了亮,像是捕捉到了什么关键信息:“所以你的意思是,报备了就可以?”

  阮念:“?”

  这人怎么一确定关系脸皮就变厚了呢?

  她伸手捧住他的脸颊,故意作出一副不解的表情:“柏颂,你跟我实话实说,你之前那样是不是都是演出来的,我那么大一个温柔、理智又高冷的柏颂去哪了?怎么会一下子就变得这么黏人了呢?”

  眸色微不可察地暗了一些,他故作自然开口问:“你不喜欢我这么黏你吗?”

  “喜欢。”她没有撒谎:“但要注意场合,不是吗?”

  不然照他这样上房揭瓦的脸皮,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的脸色像是沉了一些,半晌伸手紧紧抱住了她的腰,语气恢复了以往的温柔:“可我只是想让你高兴。”

  想让她感知到他的所以爱意,想让她时时刻刻都保持笑脸,想让她……

  离不开他。

  “那你自己呢?”阮念

  轻声在他耳边问。

  她不是傻子,早就察觉到了柏颂在她面前的自卑和小心翼翼。

  只是确认关系前是这样,确认关系后却仍然是这样。

  他像是一点都没有从她这里获得安全感。

  “我很爱你,柏颂。”

  她轻轻在他耳边说。

  环着腰间的手臂像是瞬间僵硬,她听见了耳畔他微微加重的呼吸声。

  阮念伸手回抱住他的肩膀:“所以不要妄自菲薄,不要在我面前小心翼翼,不要总是为了我而忽略掉自己,知道吗?”

  回应她的是一片沉默。

  半晌,环在腰间的手臂骤然收紧,他低头轻轻蹭了蹭她的脖颈,轻声答:“好。”

  “这就对了嘛!”阮念立刻笑出声。

  随后似乎是为了缓和气氛,她紧跟着提起:“比如昨晚的事,你其实就可以叫醒我的,虽然不能直接帮忙,但我可以间接帮忙的。”

  空气像是一瞬间陷入安静。

  阮念:好像暴露了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黏黏糊糊的小夫妻罢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vicky20瓶;2731873818瓶;augenstern6瓶;你说你叫二大大5瓶;贰硫碘化钾4瓶;云连舟4瓶;ohh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