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53章 眼盲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机场里人潮汹涌,冷淡的语音播报适时在头顶响起。

  柏颂陪着她在安检通道停下,一同要去的同事此刻正站在入口处等待。

  “那我走了。”

  她抬头看他,嘴角微微上扬做出一张笑脸,像是在努力克制那股子不舍的情绪。

  柏颂只低眸看着她,一反常态地没有说话。

  牙齿轻轻咬住下嘴唇,她深吸一口气,扭头就打算往检票口走,胳膊却瞬间被人抓住,身子随即陷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

  “我会想你,念念。”他在她耳边低声说,抱着她肩膀的手微微收紧。

  耳畔沾染了那人呼出的热气,她立即伸手回抱住他的的腰,在他怀里重重地点了下头。

  “我也会。”

  或许是因为接下来就要面对差不多半个月的分居时间,两个人都无比珍惜眼下的这一点点时间,连拥抱都带着力气。

  最后的最后,他低头虔诚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紧跟着嘱咐:“照顾好自己,落地了记得给我发消息。”

  阮念笑着点点头:“嗯。”

  说完她便径直转身去了安检通道,同行的女同事性子温和,见到她聊天也没有什么不悦,反倒是好奇地问了一句:“男朋友?”

  阮念耳尖骤然一红,轻笑着解释:“我结婚了。”

  “那应该是刚结婚吧,关系那么好。”女同事闻言不禁笑了笑。

  她抬眸思考了一下结婚的时间,莞尔道:“好像是挺短的,差不多一个月。”

  “挂不得呢!刚结婚就出差那么长时间,换谁都舍不得。”说完朝她后面看了一眼,挑了挑眉毛笑着调侃:“都隔这么远了还一直在往这边看,知道的是出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出国。”

  她闻言立即往后看,刚才还紧紧拥抱的男人此刻依旧站在原地,专注的视线始终落在她这一边。

  嘴角无可奈何地勾了勾,她回过头小声向她解释:

  “他……比较黏人。”

  女同事闻言立即露出了一个理解的表情:“新婚夫妻嘛,黏人很正常。”

  何止是黏人啊。

  阮念在心里暗自吐槽了一句,面上却仍旧是礼貌的笑意。

  只不过是随口提了一句“要给他帮忙”,就不知道碰到了他哪里触发的按钮,恨不得隔几秒就问她一句“要怎么帮忙?”、“打算什么时候帮忙?”、“直接还是间接?”。

  等她露着一张红脸让他不要问了之后,这人还跟受了委屈一样皱着眉头反问:“不是你主动说的吗?”

  她说的时候又猜不到他会这样顺杆爬。

  耳根子都红透了以后,阮念也懒得再顾及在他面前努力维持的正经形象,干脆直接抬头直视他,轻声开口:“好啊,我帮你,你想怎么帮?想哪天帮?时间地点说一下。”

  几乎是瞬间,她就看到柏颂的耳朵红了。几秒之后,像是掩饰一般,那人慌乱地就别过了脸,尴尬地轻咳几声没有应答她的问题。

  好嘛,搞了半天和她一样是个没经验的。

  阮念顿时就得意了起来。

  不怀好意地伸手捧住那个人的脸颊,她笑眯眯地晃了晃他的脑袋:“用不用这么害羞?我都没说什么呀。”

  柏颂依旧没开口。

  阮念见状,便干脆把话题引向别处:“不过话说回来,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是你刚转过来一个月家长会那天我帮了你的那一次,还是后来我天天去找你……”

  “比那要早。”

  虽然不能接受这人如此幼稚地捧着他的脸,但柏颂最后也只是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并没有挣扎。

  “比那还早?”阮念瞬间陷入疑惑,手劲轻了一些:“再早不就是刚开学吗?你那么早就喜欢我了?”

  柏颂笑着点头:“嗯。”

  精确点来说,是在家长会的前一天。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阮念最好奇的是这个,其次就是令她耿耿于怀至今,有关柏颂当时对她那种冷淡无视的态度。

  “而且如果你早就喜欢我,为什么家长会那天我想要帮你,你却还一直一幅爱搭不理的样子,搞得我以为你讨厌我来着……”

  因为害怕。

  柏颂在心里回答,落到面上却换了另一副口吻:

  “因为高中不允许早恋。”

  他轻轻的语调带着呼吸而生的热气落到她的手掌,阮念耳尖一红,慌里慌张地就收回了捧住他脸颊的手。

  “……谁要和你早恋?”她立即反问,嘴角却是止不住地上扬了起来:“而且你怎么就能肯定,我当时一定会喜欢你啊?”

  “不肯定。”他低声说,半晌轻笑:“但我可以追。”

  如果没有哪次火灾;

  如果没有哪场噩梦;

  如果他以原本的样子与她相遇,那么他一定不会犹豫不决,一定不会怯懦逃避,一定不会,白白错过她那么多年。

  空气像是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柏颂想着过往不免有些出神,耳边恰好响起了阮念轻柔的语调。

  “其实……”女人垂眸看着被攥紧的衣角,顿了几秒后扭头直视他。

  “我也是。”

  我也一样,喜欢了你那么多年。

  柏颂像是没反应过来,瞬间陷入了怔愣里,久久没能言语。

  “而且我也有一个隐瞒了很久的惊喜。”

  阮念抬眸对上他的脸颊:“没有告诉你。”

  她曾经无数次,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看着他。

  柏颂听闻,怔愣的眼眸里瞬间就流露出了期待。

  她算准了他会好奇,嘴角立马就勾了起来:“不过介于你不告诉我具体的时间,我也就暂时不告诉你,等你到南城来的时候,我再当面告诉你。”

  柏颂眼眸一怔,半晌像是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伸手径直把她抱进怀里,笑着说:“原来怎么没发现你那么记仇?”

  “你后悔了?”她作势昂起脑袋瞪他。

  柏颂见状立即笑着摇摇头:“怎么会?”

  藏不住的笑意一路从嘴角蔓延到眼尾,他伸手抱着她抱了很久,许久之后才抵着她的耳朵轻轻出声:

  “谢谢你。”

  “谢我什么?”阮念笑着反问。

  柏颂抱着她的动作紧了一些:

  “谢谢你,愿意

  喜欢我。”

  喜欢这个,曾经阴沉又自卑的我。

  空调冷风划过脸颊,卷起了一点碎发。

  耳边突兀响起了机务人员的温柔语调,阮念这才从杂乱的思绪里回过神。

  飞机此刻还没有起飞,客舱内人群来来往往,她想着柏颂的那句“谢谢你”,不免又是怅然若失。

  她还记得相亲那会碰见柏颂,那人曾经说过的话。

  “我不需要那么多的爱。”

  口口声声说不需要那么多爱的人,却因为她喜欢他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就要说谢谢。

  所以还是需要的。

  只是不太敢相信自己能够拥有。

  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呢?

  阮念想不通。

  ……

  下飞机后给柏颂打了一个电话,阮念先跟着同事们去了酒店放好行李,随后又马不停蹄地转向医院,一来二去,等到晚上结束回去时,已经是差不多十点了。

  “今天很累吗?”

  柏颂听见她话里的疲惫,主动关心。

  阮念扶着脖子应了一声。

  柏颂那边立马就做出了决定:“那我今天不和你多聊了,你早点休息。”

  “没、没事……你先别挂。”她急忙打断他。

  柏颂:“嗯?”

  “其实也没那么累……”她轻声解释:“而且听到你的声音,感觉会轻松一点。”

  “我的声音?”对面人低声重复了一遍,像是自言自语,随后轻声嘀咕:“所以换句话来说,我对你是有点用的。”

  “什么叫有点用?”阮念突然反问,她不喜欢他用这种话来说自己,立马回声反驳:“你是我的丈夫,是我喜欢着的,爱着的人,不是仅仅有用就能形容的。”

  她的语气不同以往的温和柔软,反倒像是沉寂了的炸弹,突然就被引爆了。

  柏颂立即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故意放轻了语调,柔声问:“我只是随口一说,你生气了?”

  静坐在床头前,阮念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语气有些过激,她沉默了几秒,随后恢复了以往的柔软语调,解释:“我没生气。”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现在是,未来是,过去……”

  “也是。”

  对面人像是突然陷入了沉默。

  阮念看着手机上下午拨给余锦薇的电话,只觉得胸口平白闷得慌。

  她往后一倒陷进床铺,随后轻声开口。

  “我今天在医院,碰到了一个病人。”

  “那个病人今年二十岁,在美院读书,可是却因为一场意外,造成了双目失明。看不见的状况给他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应激反应,导致医生们经常需要摁住他,给他输液……”

  柏颂听见了她语气里的哭腔,适时出声打断了她:“念念。”

  阮念便停下了叙述,她握着手机,沉默几秒后才低声开口:

  “我只是在想,如果我那个时候能在你身边,你会不会好一点。”

  柏颂不想让这些东西影响她的情绪,他低声劝说:“念念,这些都过去了。”

  “真的吗?”

  她紧跟着反问。

  柏颂这一次却没有回答。

  阮念微微抬眸,耳边余锦薇的话还在回响。

  “所以你是想问我,火灾刚发生的那半年,柏颂过得怎么样?”

  “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具体我也不好描述,我只能说……”

  “不好。”

  “火灾发生前,他除了家境普通一点,和天之骄子没什么区别。成绩好,性格好,长相也好,当时学校里面,多的是暗恋他的人。至于后来,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作者有话要说:友情提示,之后的剧情主要都会放在柏颂上面,可能会有刀,但不是感情线上的,是关于当年的事。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