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54章 视频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午后,琴房。

  “你这是什么意思?”

  乌旭拿着手机气冲冲地走过来。

  落在琴键上的手指轻微停顿,柏颂怔愣抬头,顺势看向他递来的手机屏幕,上面是一家音乐学院公众号的推文。

  眼皮轻轻垂落,他平静地收回视线,说:“我在考虑。”

  “考虑?”乌旭简直是无语:“这么说你还真打算放着青年钢琴家的身份不要,跑去给音乐学院当一个普普通通的老师吧?”

  “老师怎么普通了?”

  他轻言,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

  乌旭被他平静的态度刺激得头疼,瞳孔无意识放大,轻叹两声后他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我的意思不是说老师这个职位普通,只是你一个拿奖拿到手软的青年钢琴家,不去全国各地演出,反而整天想着跑去当一个,月收入可能勉强达到演出十分甚至百分之一的钢琴老师,这难道不离谱吗?”

  本以为结婚能让这人收回提早退休的心思,结果转头公众号就流出了暗示他可能要去教书的信息,明显就是“贼心不死”啊这人!

  “老师工资稳定。”

  他轻声解释,语气没有什么起伏。

  “工作安排也稳定,不用隔几个月就出一次国,好几个星期都不在家。”

  乌旭听到他提离家的事,眼珠子转了转便脱口而出:“弟妹怀孕了?”

  毕竟听他话语里的意思,赶情是不乐意到处跑着不了家。

  柏颂眼神一怔,手里的琴键不经意就按漏了一个。

  “还没。”他低声说。

  乌旭瞬间松气:“那不就没什么问题,弟妹年纪不小,又不是不会照顾自己。”

  柏颂没说话,只是手上慢慢地就停了动作。

  乌旭看他一时出神,脑子瞬间转得飞快:“你不会是想说你舍不得她吧?”

  柏颂看着琴键没出声。沉默半晌之后才淡淡地来了一句:“我已经三天没有见过她了。”

  医院工作本就忙碌,更不用提还要时刻记笔记学习,阮念

  话里的疲惫他每天都能感觉到,自然就无心聊天,只想让她先休息。

  这样真算下来,三天里面他们说的话可能连十句都没超过。

  “三、天?”

  乌旭简直快要认不清这人了,不就是三天没见面吗,怎么搞得跟几年没见了一样。

  考虑到眼前这人好不容易碰上个喜欢的,再加上刚结婚不久,乌旭疑惑了几秒,最后还是强迫自己接受了这个莫名黏人的柏颂。

  毕竟单身二十几年,第一次谈恋爱会这样也算正常。

  沉默半晌,他轻声商量:“那要不然我把你之后半年的演出都推了,你先好好陪弟妹,这样可以吗?”

  柏颂眼眸微抬,像是被说动。

  但实际并不是。

  “这不是时间的问题。”他低声解释:“而是我不想再暴露在公众面前了。”

  他坚持的时间足够长,且目的已经达到。

  乌旭眉头瞬间一皱,其实从之前柏颂很抗拒接受节目采访,就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于暴露在公众面前这件事的抵触。

  但他本来以为那只是因为一开始的不习惯,往后会慢慢改善,结果却是没有。

  怼不过他的话,乌旭沉默几秒,最后只能选择搬出了底牌。

  “老师的工资和演出的工资是两个概念,你现在结婚了,想换工作肯定要先和弟妹商量吧?她同意了吗?”

  柏颂闻言,眼神顿时一怔,像是没有意识到这件事。

  乌旭看出了他的心虚,立刻紧跟着说:“结婚之后工资就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你现在换工作,工资降低,必然会影响你们家庭的生活质量,弟妹的态度如何?她要也答应那我无话可说,但她如果不答应……”

  他故意停顿,果不其然看到了柏颂有些紧张的眼神。

  “她如果不答应,你难道要为了区区一个工作和她争执,最后闹得彼此都不愉快吗?”

  话音一落,柏颂的眸光就闪了闪。

  他确实没有问过她的意见。

  虽然听过阮念亲口说爱他,但毕竟相处时间还不够长,柏颂也

  不怎么确定她会如何回答。

  如果他问了,

  她会支持他吗?

  ……

  好不容易提早下了一次班,阮念舒舒服服地洗完澡,舒展了一下疲惫的身子,一边掏出手机点开微信,一边拿着书走到了书桌前。

  这是个普通酒店,除了床铺便只剩下一张不怎么稳定的书桌。

  拿纸巾垫在了矮一点的桌脚下,她径直点开微信置顶,聊天记录停留在昨天晚上十点。

  因为回来时间太晚,他便让她先睡,两人也没聊什么。

  或许是因为第一晚她的哭泣,此后几天,两个人都十分有默契地忽略了那个话题,对曾经的事闭口不谈。

  柏颂是不愿谈。

  她是不敢谈。

  她没想到那场火灾会对他的影响那么大,甚至是直接影响到了他的性格。

  她没见过高二之前的柏颂。

  所以也自然不知道曾经那个阴沉悲观、戾气又重的少年,在很早之前,也是阳光乐观、风头无两的天之骄子。

  有些东西不能对比,这会让人怅惘和遗憾。

  她不想让他再难过一次了。

  指尖在屏幕上滑过,阮念最后点开了视频通话。

  嘟嘟的声响没响两声便被人接通,熟悉的男人正脸出现在屏幕里。

  “今天这么早就结束了?”

  屏幕里的他像是站在储物间前,嘴角蕴着温和又克制的笑意。

  阮念先把手机背靠好墙,随后轻轻点头。

  “嗯,晚上吃完饭就回来了,刚洗完澡。”

  屏幕里的男人拿了一个袋子,随后合上储物间的门往外走,边走边笑:“那今天可以多和你聊一会了。”

  “嗯。”阮念莞尔一笑,发尾的水滴不经意间滑落,掉在白色的睡衣上,蕴出了一点痕迹。

  “怎么没吹头发?”柏颂观察到她的湿发,轻声出口,语气有些担忧。

  “今天时间早。”她解释:“所以我想等它自然干。”

  柏颂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半晌停下步子,嘱咐道:“那你睡觉前一定要确保头发

  干了再睡。”

  “知道啦!”她笑。

  屏幕里的人影消失了几秒,只能看见来回晃动的手部影子,他像是在找一个地方放手机。

  半晌,屏幕再次变得清明,应该是搭在了什么架子上,可以看到一小片的区域。

  柏颂几秒后出现在视角里,他手里还抱着一只胖嘟嘟的小猫咪。

  “lion!”她瞬间提高了音调,小猫像是听到声音,也跟着嗷呜了一声。

  柏颂见状,立刻上扬了嘴角轻笑。

  他放下lion,随后低头拿出猫粮,给它倒好了之后才回头看向摄像头。

  “刚刚在给它拿猫粮。”他轻声说,手掌顺便轻柔地给lion顺毛。

  lion没有抗拒,反而像是十分享受。

  “lion现在一点都不抗拒你了诶。”阮念看着屏幕里的画面,嘴角不自觉就上扬了起来。

  柏颂贴墙坐下,嘴角微勾轻声回应。

  “可能是因为,他知道我现在是它爸爸了。”

  边说视线边从lion上一路挪到手机屏幕里阮念的白净脸庞上。

  耳尖顿时不受控地红了起来,她有些慌乱地别过了脸,嘴角的笑意却是止也止不住。

  “……那是。”

  lion此刻忙着享受晚餐,并没有怎么关注周边人。

  “在看书吗?”

  柏颂轻声问。

  阮念点了点头:“嗯,再看专业书,最近在这边和一些教授学习,感觉有很多不足要补。”

  “别太累。”他轻声嘱托。

  阮念乖巧地应了声。

  之后又聊了一些有的没的,两人便像是默契十足一样地停了声。

  阮念在看书,背景是呼呼的空调风声;柏颂则在安静地给lion顺毛,背景是小猫吃食的阵阵声响。

  她很享受这样的陪伴。

  不一定非要什么缠绵不断的言语,两个人各自做各自的事,但你却仍旧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安静的氛围持续了十几分钟。

  “念念。”

  对面突然出声,阮念立即从书里回神

  “怎么了?”她轻声问。

  男人低着头,眼皮微垂,像是有些难言:“如果我以后不再上台表演,你会不高兴吗?”

  “不再上台?”阮念一时怔愣,随后追问道:“为什么不再?”

  他得到了答案。

  柏颂似乎是立刻便感觉到了。

  “没。”他轻笑着摇了摇头:“我刚才逗你呢?”

  她有些不解,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拿这件事来逗自己,本想追问,结果又被男人的问题拦住。

  “那,你喜欢我在台上的表演吗?”

  他问得小心翼翼,像是很在乎她的看法。

  阮念眼神一怔,思绪像是被扯回了不知道多久之前,那是她第一次看他演出。

  彼时他还失明着,但男人表演时嘴角的笑意和手部动作的轻快还是暗示着,他此刻很放松。

  所以下意识地,她就对他的问题点了点头。

  “喜欢,很喜欢。”

  毕竟她希望他能快乐,而弹琴的时候他就很快乐。

  柏颂像是被她的话吓住,表情愣了许久都没有恢复。

  半晌之后,他才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笑意从脸上露了出来。

  彼时lion已经吃完,像是要往旁边走,并没有对屏幕里的她有多少反应。

  “你不想我吗lion?”

  或许是为了调整突然不知觉沉下来的气氛,阮念主动招揽着lion,像是被背叛的小女孩,语气里不免有些幽怨。

  “我这才走了两三天这猫就不搭理我了,等我月底回去,它莫不是直接就不认我了?”

  或许是抱怨起了作用,lion此刻终于欣欣然回头,给了她双眯起来的眼睛,和一声轻轻的像是应付一般的嗷呜。

  “lion很想你。”

  柏颂适时出声,像是作为它爸爸,替小孩的澄清解释。

  “我也……”

  他跟着说,视线转而落到她的眼底,像是蕴藏着深层的爱意。

  “很想你。”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