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55章 甜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南城多雨。

  淅淅沥沥的雨滴沿着屋檐滴落,阮念听了柏颂的话,出门便随身带伞,也没怎么淋到。

  可日日面对雨水,空气中浮动的潮气黏着夏末里未尽的热气,一起沾染上她的皮肤,总归是对本来就有些郁闷的情绪造成了点影响。

  也因此,在好不容易碰上一个晴天后,带队的同事给大家争取了一天的休息时间。

  “今天下午,加上明天上午,刚好就是一天的时间,大家可以借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想要在南城这边逛逛的,也可以互相约着一起,反正今天晴天,也多晒晒太阳。”

  话音刚落,一群人就开始了热切的讨论。来时同行的女同事见状便主动找上了阮念:“南城这边旅游景点挺多的,我们要不一起去逛逛?这边听说夜景很出名?”

  南城一直以淮河夜景闻名,阮念对此自然是知道的。

  只是……

  手机屏幕上的聊天窗口始终没有回应,她的脸上不免有些担忧。

  上午刚得到假期消息,阮念便立即给柏颂发了消息通知,可是却一连两个小时都没有回应。

  在忙吗……

  她皱着眉头思考,对于女同事的邀请有些犹豫不决。

  “我……”

  她扭头看向女同事,薄唇微张,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表情就直接僵在了原地。

  几步开外的梧桐树下,绿色的树叶已经微微泛黄,男人穿着长款棕色风衣,白净的脸庞被一个黑色的口罩遮住,掩去了大半张脸。

  明亮的眼眸里满是笑意,他伸出手轻轻和她招了招,像是在叫她。

  似乎是瞬间,女同事就看到面前的女人飞奔了过去,胳膊紧紧地抱住了那人的腰间。

  急匆匆的步子带起了地上的一点落叶,在空中飘了飘又很快落地。

  “你怎么来了?”

  她兴奋地昂头,一向明亮的眼眸此刻倒映着他的面颊。

  柏颂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撞了一下,面上却露出了温和的笑意,立刻就

  伸手回抱住她,下巴轻轻蹭了蹭她的柔软发丝。

  “说过要给你惊喜的。”

  他笑着解释,语气因为口罩的遮挡有些闷。

  医院门口的同事大多还没离开,不免便把视线移到了她这一边。

  耳尖一红,她立即从他怀里离开,有些不好意思地先和同事打了招呼,随后才拉着男人胳膊飞快离开。

  柏颂是开车来的,此刻汽车正停在不远处的地方。

  毕竟是当着同事面就做出这种行为,阮念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尴尬。即使慌乱跑开了,脸上不免还是热的有点红。

  柏颂早已反握住她的手,嘴角不经意间就溢出了点笑声,像是因为看到她通红的脸颊。

  “你怎么还笑?”

  她立即蹙起眉头看他,语气哀怨。视线落到他脸上的口罩,不免更加生气:“你没露脸自然不觉得尴尬,那你总要接受我会不好意思……”

  在医院这几年,她给同事的印象一直都是温和又聪慧的,那里会像现在这样跟个刚成年的小姑娘一样,见到喜欢的人就直接冲上去。

  回去肯定会被他们追着问。

  阮念本想继续说,结果脸上突然就被覆上了一道阴影,棉质的口罩此刻离开男人的脸颊,轻轻地遮在了她的脸上。

  男人温热的指腹顺势擦过她的耳垂,半晌他低下头,在她的额头烙下一吻。

  “这样别人看不到你。”

  他轻轻说,像是一种莫名的仪式感:“不好意思的人就是我,你可以笑我了。”

  边说边像是话语使然,他的脸颊慢慢悠悠就红了起来。

  阮念一时怔愣,半晌像是无奈失笑:“柏颂你这人怎么……”

  他疑惑看她。

  轻叹一声,她笑着伸手捧住他脸颊两侧:“怎么这么好玩啊!”

  哪有人会这样的。

  温热的呼吸随着话语吞吐穿过薄薄的口罩,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接吻。

  简单吃完饭,两人便一起去了淮河游玩。

  沿路都是摆摊的商贩。

  虽说已是九月,天气却仍旧有些

  炎热。一路走过来,阮念不免出了一些汗,外加上刚刚为了解馋的烧烤,她喉咙里此刻像是冒了火,有些难忍的躁动。

  偏偏路过一家餐厅,沉重的冰淇淋机器恰好摆在门口,路过的小朋友们大多都会买一个。

  “柏颂。”她轻声叫着旁边的人,眼睛都看得有些直:“我想吃冰淇淋。”

  她边说边昂头看向他的脸,明亮的双眸里满是期待,像是在看一个举世无双的英雄。

  柏颂被她的眼神看得出神,但最后还是回想起了她刚刚吃过的烧烤,柔声和她商量:“可你刚刚已经吃过烧烤了,再吃冰的会拉肚子。”

  “可我真得很想吃,柏颂——”她拉着他的胳膊晃了晃,语气柔软又亲昵,像是在撒娇。

  他最受不得她这样。

  阮念知道,他也知道。

  “那就只能吃一个。”柏颂无奈叹气,掌心轻轻摸了摸她的发丝。

  阮念立即笑着应声:“嗯!”

  从商贩那里接过冰淇淋筒,低头尝了一口,她瞬间喜笑颜开,柏颂看着也不自觉跟着高兴了起来。

  “你要不要尝一尝?”在轻轻抿了一口后,她伸手把冰淇淋递过去,眼珠子不知觉转了转,像是有什么小心思在暗处生长。

  柏颂并不是一个喜欢吃甜食的人,但听着阮念问他,还是主动地低下了头。

  唇边顿时覆上温热,混合着冰淇淋冰凉凉的绵密触感,女人轻轻的呼吸也随着齿间的动作进入他口中。

  那是比拥抱更亲近的动作。

  贴着她腰间的手指骤然收紧,阮念觉察到男人快要回神,眼神一顿就想要后退,下一秒却又立刻被人揽了回去。

  主动权彻底颠覆,男人动作轻柔地吻着她柔软的双唇,舌尖交错,暧昧的气息越发浓厚。

  “要化了。”

  她斜眼瞥上手里的冰淇淋,眼神里不免有些着急,抵着他唇边轻轻出声。

  柏颂这才松开了她,呼吸粗重,脖颈处平白红了一片,倒比她更像是被人沾染。

  “甜吗?”

  她像是故意,一

  边抿着冰淇淋,一边笑着昂头问他。

  柏颂这下脸更红,后知后觉地应了一声。

  “甜、很甜。”

  让他想再试一次。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