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57章 相机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阮念的生日在九月二十号。

  但毕竟是差一点就要过三十岁的年纪,对她来说过生早不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以至于即使是出差前收到了顾声提前寄来的礼物,她也没有主动对柏颂提起过什么。

  暖光洒落在他的眼眸间,安静的深夜里只有两人轻轻的呼吸声在耳畔环绕。

  “所以你是因为这个,才提前过来的?”

  她止不住内心的疑惑,趁着柏颂微微松开她的时候轻声开口。

  活动举办时间在两天后,这件事她听见他和乌旭聊天时提过。

  手指放在她的腰间,柏颂低垂着眉眼,视线不经意滑过她的胸前,眸色里顿时染上了几分说不清的欲色。

  “嗯。”他轻轻应声,半晌像是刻意挪开了眼神,伸手从床边拿起一个白色纸盒。

  “生日礼物。”他从后面递给她,表情里有几分紧张,像是担心她是否喜欢:“打开看看。”

  阮念眼神一怔,盯着纸盒迟迟未有回神,许久之后才伸手接过,轻手打开。

  “相机?”她看着那个小巧又精致的机器,眉间有几分不可置信,立即扭头看向他:“怎么会想到送……”

  “因为我看到了。”

  他轻声解释,环着她腰间的手臂微微收紧,眼角是掩饰不住的爱意。

  “之前搬家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了你写的大学计划,里面有一条能没完成的,就是拥有一台相机。”

  阮念眉头微蹙,像是没反应过来,沉默思索了好几秒之后,才眼皮一掀:“你是说写在一张纸上的那个计划吗?”

  她对此早就没了印象,没想到柏颂居然看到还记下了。

  他点点头:“嗯,夹在了一个报告书里。”

  报告书?

  阮念眼眸一怔,像是有些许回神,想起了什么一样,她追着他问:“那里面还写了什么?”

  她还挺好奇她的大学计划是什么。

  “不要挂科、去海边看一次日出、还有……”

  话语突然卡壳,柏颂的眸色不自然黯

  淡了下来,眼皮耷拉,像是有些无法言说。

  “还有什么?”

  阮念搞不清内容,只好抓着他问。

  “还有……”柏颂拉长音调,顿了许久才慢吞吞开口:“谈一场恋爱。”

  不在意是假的。

  柏颂无法否认这件事。

  即使知道阮念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他,他还是无法确定在这过去的十年里,真的会有人会一直等着而不去和其他人恋爱。

  她那么好,肯定会有不少追求她的人。

  他从来不是其中最好的。

  思及此,他的手指顺势就放松了一些,仅仅只是虚虚地放在她腰间。

  阮念敏锐地感知到了他的情绪变化。

  “所以你信了?”

  她抬眸直视他,明亮的眼眸里像是盛着亿万星河。

  “嗯?”他怔愣,像是不理解。

  阮念不禁轻叹一声,再度开口问:“所以你信了,我在大学期间谈过恋爱?”

  柏颂被她直白的问法瞬间打断了思绪,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

  她见状放下相机,伸手抱紧他的肩膀,任由自己缩进他的怀里。

  “所以你觉得我是那种,在已经有喜欢的人的前提下,还跑去和别的人在一起的人吗?”

  阮念的话里带了些怨气,但比起埋怨他的不相信,更多实在埋怨他的不自信。

  柏颂闻言立即有些紧张,伸手回抱住她,小声解释:“我没有那么觉得……”

  他只是觉得他才是强求的那个人。

  她不可能会为一个他放弃恋爱的机会。

  “那你告诉我,”或许是这条路走不通,阮念干脆换了一套说辞:“在没和我重逢的这几年,你有没有和别人谈过恋爱?”

  “没有!当然没有!”他似乎是瞬间反驳。

  他只喜欢她一个人,所以怎么可能会忍受去和别人在一起做恋人相触的事情。

  “那既然你能,我为什么就不能呢?”

  她紧随其后发问。

  男人像是被她的话刺激到,一时之间身子僵硬了不少。

  她努力地伸手抱紧他,安抚的语

  气温和又柔软:“柏颂,我很爱你,很爱很爱你,你只需要记住这一件事。”

  言罢,阮念从他怀里昂起了脖子直视他,手指轻柔地穿过他的短发,嘱托:“所以不要总觉得欠了我什么,你想要什么,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都可以告诉我。”

  “我全部……”

  她柔声开口,盯着他眼眸顿了几秒,随后像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低头吻_上他的眼角,再到鼻尖,再到嘴角。

  “都可以给你。”

  她在呼吸的间隙轻轻开口。

  环着腰间的手指似乎是一瞬间收紧,不过几秒的时间,世界就像是天旋地转,她的手指被人紧紧按在了床头。

  身上的男人呼吸粗_重,看着她的眼神不再如往日温和,反倒像是丛林里饿了许久的狼。

  神色如此,可下手的动作却依然克制。

  他低头试探性地吻上她嘴角,半晌像是突然想到什么,身子僵在原地轻声开口:“你刚说,很累了想休息……”

  阮念呼吸一滞,耳边急促的心跳声像是一瞬间偃旗息鼓。

  她没想到都到了这一步,身上的男人还能想到这件事。

  “明天还放半天假……”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别过脸,感觉像是自己上赶着要做什么一样。

  话语消失在空气里许久,身上的男人才有了点动作。

  他再度低下脑袋,脸颊上染上几分红色,昏暗的光亮落在二人之间,男人轻柔的吻一路从额头滑到嘴角,安静的卧室里充斥着低沉的水声和二人微重的呼吸声。

  几分钟后再度吻上嘴唇,他轻轻抵着她的腿间,粗重的呼吸里带着紧张和莫名的慌乱。

  他问她:“可以吗?”

  阮念此刻脑袋昏沉,只想着刚刚那一瞬的感知,早就不知今夕几何。

  她对上他的视线,迷离恍惚的眼神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存在。

  “嗯。”

  她伸手回抱住他,轻轻点头。

  夜里下了阵雨。

  雨滴在安静的夜里像是恼人的声响。

  不知过了多久,精疲力尽的她被柏颂抱着去

  了浴室,临了睡着前,她还不忘扯了扯他的衣角小声问。

  “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愿望吗?”

  她眯着眼,虽然疲累也不忘他的事。

  “我都可以帮你实现。”

  柏颂面上怔愣,许久以后才轻轻地吻上她的额头,抵着她开口。

  “我已经实现我最大的愿望了。”

  “希望以后每个属于你的生日,我都可以做第一个对你说生日快乐的人。”

  窗外雨声淅沥。

  作者有话要说:生日快乐!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