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第59章 疤痕

小说:和暗恋对象结婚以后 作者:祝清朗 更新时间:2021-07-22 13:13:09 源网站:网络小说
  “那你这几天都会待在这边了?”

  汽车在医院附近停好,阮念边解安全带边扭头问驾驶座上的人。

  柏颂点点头,答复的间隙顺势伸手摸了摸她脑袋:“这边听说有一个蛋糕很出名,昨天太晚了没来得及买,刚好今天晚上我来接你,到时候顺便去买一盒。”

  “那行,不过我晚上结束很晚的,你记得吃完饭再过来。”

  “嗯。”

  简短地交流完,阮念便打算直接离开,胳膊却在此时被人拉住。

  “怎么了?”她怔愣扭头。

  柏颂低着眼眸,眉尾微微下垂,像是有些无奈,带着温热的指尖在她的掌心不经意揉搓。几下,轻声出口:“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忘记什么?”阮念眯起双眼,像是毫无察觉面前男人的情绪改变,甚至还刻意一般地低下头去翻找随身携带的小包,边翻边小声嘀咕:“手机、房卡,我都带了,还有什——”

  话语戛然而止,在柏颂轻叹一声脸颊凑近的瞬间,她瞬间就往前靠近了一些,柔软的嘴唇轻轻吻上了他的。

  身前男人的身子似乎是瞬间僵住,阮念嘴角一勾,不自觉就笑出了声。

  “你说我忘记的,是这个吗?”

  她抬眸笑着问他,温热的呼吸在两人之间流窜。

  柏颂面上怔愣一瞬,随即也回过神来,无奈地勾唇笑了笑,掌心抚过她的头顶:“你啊——”

  阮念捉弄成功,心里不免有些得意,干脆探头上去又亲了亲,这下却是直接被男人抓住胳膊,勉强亲了个够才心软放开了她。

  直到上班时间接近,她才依依不舍地松手下了车。

  “晚上我在这边等你。”

  或许是一点时间也要珍惜,最后柏颂干脆下了车,在医院门前和她嘱咐。

  阮念心里也有点挂念,抱了抱他又乖巧点头应道:“知道啦,你回去的时候记得路上注意安全。”

  他回抱住她,轻轻点头:“嗯。”

  ……

  医院里的工作一如往常。

  因为晚

  饭时间太短,阮念便没让柏颂过来陪,自己跟着科室的几个同事一起去了楼下食堂吃饭。

  而一起吃饭的人一多,不免就有些八卦要聊。

  此时的阮念还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了风暴中心。

  “话说阮念,昨天过来的那个男人,是你男朋友?”

  一口饭还没喂到嘴里,对面的同事便轻声开口询问。

  阮念眼神一愣,刚想要解释,旁边早知真相的女同事便主动回答:“什么男朋友?那是人家老公!”

  “老公?你结婚那么早吗?”同事不免疑惑,眯着眼问:“我不记得你之前还是单身,当时主任还兴高采烈地要给你介绍对象来着?”

  介绍对象。

  一提到这件事,阮念面上就有些尴尬。

  或许是人上了年纪都喜欢替人做媒,刚进医院没几个月,尤其是主任发现她和姜韶这两个单身几年的人后,就恨不得隔两天就给她们推几个所谓单身优质男青年的联系方式。

  那几个星期,阮念每天都活在无能狂怒中。

  加了,不好;不加,也不好。

  最后两人只能依靠所剩无几的借口搪塞过去,也算是勉强活过了被催婚的日子。

  “这个年纪结婚不算早吧。”阮念轻声开口,半晌低眸看了眼手上的戒指,嘴角微勾,笑着解释:“至于突然结婚,主要是因为碰到了对的人,某种程度也算是闪婚了。”

  谈话间隙,女人眼角流露出的幸福感像是从满载的水缸里溢出,根本就止不住,几个同事见状都频频点头,轻声跟着笑。

  “看得出来。”同事点头浅笑,小声调侃:“既然如此,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我们这几个可要一起去凑凑热闹!”

  “婚礼应该在明年春天,他今年比较忙。”

  谈及婚礼,阮念内心也不免也有点激动,嘴角的笑意止都止不住。

  “那时间不错,天气正好!”

  ……

  热热闹闹的晚餐用罢,一行人便一起往住院部走。

  “你这手腕怎么回事?”

  经过一个拐角,同事意外瞥见阮念的手

  腕,语气有些担忧。

  “嗯?”她眼神一愣,顺着同事手指的方向低头看过去,手腕处有一圈浅浅的印子,不算很深,但在白皙的皮肤上也算是比较明显。

  同事有些紧张,毕竟医生最在乎手:“是刚才撞到哪了吗?”

  阮念看着那圈印子微微出神,几秒后便飞速地拉下袖口,摇摇头:“没,可能是我昨天那个衣服袖口太紧,勒到了。”

  袖口能勒成这样吗?

  同事心里不免腹诽,但见她这样解释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点头当相信了。

  眼看着同事把视线挪向别处,阮念这才放下了悬吊起来的心脏,微不可察地叹了声气。

  什么袖口勒的?

  明明就是昨天晚上那个人握着她手腕,按在床头时留下的印子。

  也不知道是怕她中途抓他后背留下印子,硬是按着她手不让她碰。再到后面,又或许是担心一直按着手会按疼了她,干脆直接换了姿势,直接让她背着他。

  她又没留长指甲。

  至于躲得那么远吗?

  思及此,她内心不免有些怨气,伸手掏出手机,直接找出了罪魁祸首的聊天窗口。

  【阮念:今天晚上不准抓我手了!!!】

  【阮念:严肃脸jpg】

  对面很快回复过来。

  【柏颂:嗯?】

  【阮念:就是那个的时候,不能一直按着我手】

  【柏颂:可是你白天不是刚说出差期间不可以吗】

  【柏颂:所以实际上,是可以的?】

  【柏颂:笑jpg】

  [对方已撤回一条消息]

  屏幕上瞬间消失掉了最上面的一条,柏颂低眸看着,嘴角不免轻轻上扬,勾出了点无奈的笑意。

  【阮念:是以后不准抓我手!!!】

  【阮念:刚打错了,你就当没看见】

  【阮念:吐舌jpg】

  【柏颂:可我刚截图了】

  【柏颂:这该怎么算?】

  【阮念:……】

  对面发来一长串无语的表情,随后就陷入了安静,像是气急败坏后干脆放弃的态度。柏颂无奈

  地笑了笑,边看着手机边走向卧室推开衣柜。

  阮念早上穿的是白色外套。

  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同色系的风衣,柏颂刚刚取下衣架,临时放在衣柜上的手机便轻轻响了响。

  随手把风衣放在床边,他拿起手机划开屏保。

  聊天窗口里发来了一张照片,应该是阮念随手拍的,照片里女人手腕处明显可见的一圈印痕,如果放大仔细来看,还能看到一点手指的印迹。

  【阮念:刚刚同事都看到了!还以为我怎么样了,你说你要不要负责???】

  【阮念:而且我没留长指甲,又抓不到你后背,干嘛不让我碰你???】

  【阮念:该不会,是有什么我看不得的东西吧?】

  【阮念:委委屈屈jpg】

  眸光似乎是一瞬间凝滞,柏颂眼底瞬间涌起暗色,握着手机许久也难以打下回复。

  “背上的疤,真的修复不掉吗?”

  皮肤科的灯光明亮如昼,他站在门边,听着诊室里妇人小声又胆怯地和医生交流。

  “修复当然是可以修复,但不管再怎么修复,也终归是回不到最初的样子。而且这中间的花销,我觉得也并不是你们一个普通家庭可以承受的。”

  陈薇被医生的话扼住了喉咙,一时间也不知如何继续往下说。

  “其实目前来看,他的疤痕主要在背部和胳膊,这些地方完全可以靠衣服遮挡,修复不修复的,其实并没有那个必要。”

  陈薇:“可是他以后,毕竟还是要……”

  “不用了。”彼时尚在年少的柏颂从转角处走出来,平静的眼眸里没有什么颜色,表情冷淡又阴郁。

  “我不在乎。”他低声说。

  医院里灯光如昼,之后的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也确实如那天所说,好像并不在乎背上一整片的疤痕。

  不过是一块破破烂烂的皮肤罢了。

  这种自我安慰一直持续到了昨晚之前,彼时他还仍旧以为自己能做到不在乎的。

  毕竟他已经知道了阮念对自己的喜欢不少,知道了

  阮念从一开始就没有介怀过他的过去,知道了阮念,很爱很爱他。

  可那也只是知道了而已。

  事到临头,他发现自己还是无法做到坦诚相对。

  他不敢让她看到那些褶皱又恐怖的疤痕,更不敢让她手指碰到,只能掩耳盗铃一般小心翼翼地按住她的手,一声又一声地在她耳边诱哄她听话。

  他终归是个无法面对自己的懦夫。

  而这件事,比疤痕本身更让他害怕。

  毕竟那会比所谓的体外之物,更让阮念失望。

  她勇敢又乐观,无论什么时候脸上都能带着笑意。但是如果让她发现,她喜欢的那个他,其实只是一个自卑又胆怯的懦夫。

  他不知道她会怎么做。

  思绪被耳边突兀的铃声斩断,手机屏幕上响起了熟悉的手机号码。

  他顿了几秒才按下接听。

  “念念。”

  柏颂努力让语气听起来自然,但里面却还是夹杂着一股莫名的低沉。

  对面人听见他的声音,立即开口:“你怎么那么长时间没回我消息,是生气了吗?我那就是随口一说,没有怀疑你的意思,我……”

  “我没生气,念念。”他温和出声,打断了她的言语,半晌轻声补充:“刚刚我是在收拾东西,所以没来得及回复你。”

  阮念听了他的解释,语气瞬间上扬了不少:“那就好,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柏颂跟着笑了笑,身子却是无力地坐在了床边。

  “对了,我们晚上大概八点半结束,你不用来的太早,九点钟过来就行。”

  女人在对面笑着交代,语气里的笑意像是夜里善良的星星,让他欢喜又难以接近。

  他低声笑笑:“我知道了。”

  对面突然安静了几秒,脚步声慢慢消失,阮念像是突然跑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

  “然后的话——”她在对面小声开口,像是为了引起好奇心,故意拉长了语调。

  “我想你了,柏颂!”

  作者有话要说:老婆太好了怎么办

  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章节内容缺失或章节不存在!请稍后重新尝试!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