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139章 争功(上)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看着雪尼离开的背影,波西娅有些担心地问:“亨利,你把这种事情交给这个孩子,能行吗?”

  “波西娅,你可不能小瞧他们。”亨利解释说:“别看他还是一个孩子,但他接触的都是伦敦的三教九流,他们获得信息的速度,不见得比苏格兰场的警探差。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家吧,不然姑姑会着急了。”

  两人乘坐马车,刚刚回到公爵府,绍勒迪希公爵夫人就急匆匆地迎上来。看到波西娅安然无恙,她拍着胸口说:“谢天谢地,你们总算平安回来了。”

  “波西娅,你回来了。”闻讯赶来的安妮,一脸焦急地说:“你听说了吗?波亨女士失踪了,警探们正在到处找她呢。”

  “知道了。”波西娅看了一眼亨利,对安妮说:“我们刚吃完晚饭,苏格兰场的警探就找过我们,问了亨利的一些问题。”

  “苏格兰场的警探?”公爵夫人惊诧地问:“他们为什么要问亨利问题?”

  “因为亨利白天给波亨女士打过电话,都是生意上的事情。”波西娅解释说:“波亨女士失踪了,警探们不能放过任何一条线索,向亨利提问,不过是走一个程序而已。”

  “波西娅,”公爵夫人开口说:“你最近没什么事情,就不要出门。外面实在太危险了,如果你发生什么意外,我怎么向我的哥哥嫂嫂交代。”说到这里,她甚至还拿出手绢在眼角擦了擦。

  “姑姑,你放心,我没事的。”波西娅挽着公爵夫人的手臂,笑着对她说:“平时我进出的时候,都有亨利陪在我的身边,不会有什么事情。”

  “亨利,很抱歉。”公爵夫人对亨利歉意地说道:“为了波西娅的安全起见,我最近不能让她出门,如果你想见她的话,随时可以到这里。况且我早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你到这里来,等于就是回家。”

  在波亨女士的失踪案告一段落前,亨利也不愿意让波西娅出什么危险,因此对公爵夫人的提议,他是深表赞同:“姑姑,你说得对,在波亨女士的案件告破之前,为了波西娅的安全,她的确不能随便出门。”

  几人在客厅里又闲聊几句后,亨利便起身告辞。他急于返回酒店等消息,他担心如果自己不会酒店,雪尼他们所掌握的什么有利证据,自己就不能在第一时间得知,到时就有可能耽误大事。

  进入酒店大厅时,因为已经很晚了,停留在这里的客人很少,大家见到亨利的出现,还是纷纷和他打招呼,亨利摘下头上的帽子,想众人一一致敬。

  他径直来到了前台,问站在台后的招待员:“劳驾,我想问问,我没有在的时候,有没有电话打来找我?”

  “对不起,亚当斯先生。”前台招待员礼貌地回答说:“没有您的电话。”

  亨利向接待员道谢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坐在沙发上,盯着不远处的电话,心里暗暗想:不知雪尼如今到什么地方了?有没有让人在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酒店,打听那位来自利物浦的鲍斯先生?

  刚开始亨利还是精神抖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眼皮像灌铅似的越来越沉,最后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当他被电话铃声从睡梦中惊醒时,发现外面的天已经亮了。他拿起耳机贴在耳边,有气无力地说:“我是亨利·亚当斯,您是哪里?”

  “您好,亚当斯先生。”耳机里传来了雪尼激动的声音:“我已经打听到那人住在哪家酒店了。”

  听说雪尼打听到自己想知道的消息后,亨利整个人顿时变得清醒过来,他连忙问道:“雪尼,快说说,他在哪家酒店。”

  “亚当斯先生,维多利亚公园附近有近三十家酒店。”雪尼在电话另外一头得意地说:“我找了十几个以前认识的朋友,他们又找他们的朋友。就这样,昨晚有一百多人,在帮您寻找那位鲍斯先生。”

  “雪尼,快点告诉我。”亨利此刻才发现雪尼居然是个话痨,叽里哇啦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到重点,便打断了他后面的话,迫不及待地问:“那个鲍斯住在哪家酒店?”

  “曼德维尔酒店,亚当斯先生,他住在曼德维尔酒店。”雪尼继续表功说:“有朋友告诉我,说他住在那里之后,我还特意过去核实过,的确是住在那里。不过已经一天多时间没出门了。”

  “什么,一天多没有出门了?”亨利听雪尼这么说,不禁一愣,随后反问道:“会不会他已经离开了?”

  “我想应该不会吧。”雪尼回答说:“我问过酒店的服务员,他根本就没有退房。”

  “你在什么地方,我立即过去找你?”

  “我在曼德维尔酒店附近的小酒馆”可能是担心亨利找不到地方,他并没有简单地说在某某地方,而是详细地介绍那座酒馆的建制特点,最后补充说:“在中午十二点以前,我都会留在这里的。”

  “好的,我会尽快赶过去找你的。”

  亨利放下电话后,觉得光是打听到鲍斯的住处还不够,如果他真是嫌疑犯,那么还需要找到他关押波亨女士的地方。而以自己的能力,就算知道了波亨女士被关押的地点,要想把她救出来,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到这里,他决定打电话到苏格兰场,向罗伊探长求助。电话接通后,耳机里传来了罗伊不耐烦的声音:“我是罗伊,你是谁?”

  “您好,探长先生。”亨利连忙礼貌地说:“我给您打电话,是想提供重要的线索给您,是关于波亨女士的。”

  正为了波亨失踪案而焦头烂额的罗伊,听到亨利这么说,语气顿时缓和多了:“亚当斯先生,您有什么线索吗?”

  “探长先生,”亨利说道:“根据我的了解,波亨女士最近在西班牙公债上大赚了一笔。既然有人赚钱,那自然有人赔钱,我觉得绑架波亨女士的人,应该就是亏钱的人中间的一员。”

  “亚当斯先生,”罗伊探长还真不知道关于西班牙公债的事情,此刻听到亨利这么说,连忙迫不及待地说:“请继续说下去。”

  “经过我的分析,嫌疑最大的是一位来自利物浦的商人,他叫鲍斯,如今就住在曼德维尔酒店。”

  “哦,他住在曼德维尔酒店?!”罗伊探长快速地记下了亨利所提到的酒店,随口说道:“我会派人过去了解情况的。”

  亨利从对方的语气中,发现他似乎并不在意自己提供的这条线索,连忙又补充说:“探长先生,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他已经一天多时间没有出门了。假如他是嫌疑犯的话,他此刻应该不在酒店里……”

  “亚当斯先生,谢谢您给我们提供的线索。”罗伊探长对着话筒说:“我会尽快派人去了解情况的。”

  听到耳机里传出的盲音,亨利不禁苦笑起来,他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弄到的线索,罗伊探长居然如此不在乎。他觉得只能靠自己了,想了想自己的交际圈,好像都是一群绅士,一个能打的人都没有。

  就在他考虑如果实在不行,让雪尼帮自己召集一帮街头的混混,去寻找波亨女士下落时,久未露面的劳埃德走了进来。他抱怨地说:“亨利,你最近可真是大忙人啊,我来了好几次,都没有找到你的人影。”他看到亨利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不禁好奇地问,“亨利,你要出门吗?”

  “是的,我要出门办一些重要的事情。”亨利说完这些外交辞令后,忽然想起劳埃德是自己信得过的朋友,便直接说明了自己要出门的理由:“我了解到一些关于波亨女士的消息,需要立即去核实。”

  “什么,你有波亨女士的消息了?”劳埃德听到亨利这么说,脸上不禁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那你为什么不向警方报告呢?”

  “在你来之前,我刚刚和苏格兰场的罗伊探长通过话,说可能是一名来自利物浦的商人,是这起绑架案的主谋。”

  “对方怎么说?”

  “他好像根本不在意我提供的线索。”亨利有些无奈地说:“因此我只能自己亲自去跑一趟,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亨利,这是英国而不是美国,有些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的。”谁知劳埃德听后,却极力阻止亨利的意图:“如果真的要去抓嫌犯,最后带上警探。”

  “可是,我已经给罗伊探长打过电话,他似乎根本不相信我。”

  “既然罗伊探长不管,那么就找别人。”劳埃德说道:“我认识一位叫吉尔伯特的探长,他和罗伊探长不对付,两人经常在不同的场合唱反调。假如你愿意让这位吉尔伯特探长陪你一起去查案,我相信他一定会非常乐意的。”

  亨利的心里明白,这种喜欢处处唱反调的同事关系,假如自己利用好的话,完全可以事半功倍。想到这里,他连忙点点头,说道:“好吧,劳埃德,你给那位吉尔伯特探长打电话,请他到曼德维尔酒店附近的一家小酒馆找我们。”

  劳埃德不敢怠慢,连忙拿起电话给苏格兰场的吉尔伯特探长打了一个电话,开门见山地说:“我的老朋友,我是劳埃德。情况是这样,我的朋友亨利……对,就是那位来自美国的百万富翁。他发现一些关于波亨女士失踪案的线索,便及时向罗伊探长报告,谁知对方却不在意。我劝他把此事向你通报,没准还能协助你们早点破案……不不不,您不用到邦布利斯酒店来,我们马上要出门了。待会儿我们就在曼德维尔酒店附近的一家小酒馆见面,到时我们会为你提供足够详细的资料。”

  亨利和劳埃德来到了雪尼所说的那家小酒馆,发现里面坐了不少的人,从他们的外表来看,都不像什么好人。但亨利急着找到波亨女士,自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一看到雪尼,他就直截了当地问:“雪尼,你的那些朋友在什么地方?”

  雪尼朝旁边的那张桌子一指,说道:“这些都是我的朋友,如果您有什么吩咐,我相信他们都是非常乐意问您效劳的。”

  “去酒店查看的人是谁?”亨利朝那群满脸横肉的家伙们瞅了一眼后,说道:“把他叫过来,我要问问细节。”

  谁知雪尼招手后,过来却是一个干瘦的中年人。他陪着笑向亨利打招呼:“您好,亚当斯先生,能在这里见到您,是我的荣幸。”

  亨利没顾得上问对方的名字,便直奔主题问:“听说鲍斯在曼德维尔酒店的事情,是你大厅出来的?”

  “是的,亚当斯先生。”中年人恭恭敬敬地回答说:“我正好有一位亲戚,在曼德维尔酒店里工作,因此打听消息非常熟悉。”

  等对方的话一说完,亨利就掏出一张一英镑面值的纸币递过去:“这是给你的奖励。给我说说,你在曼德维尔酒店里还看到了什么?”

  中年人没想到亨利会如此慷慨,一出手就是一英镑,连忙接过来,感恩戴德地向亨利表示感谢:“谢谢,亚当斯先生,真是太谢谢您了。您是一个好人,将来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别说这些废话。”亨利摆手打断了他后面而定话,“你告诉我,鲍斯的房间是不是一天没有人出入了?”

  “是的,亚当斯先生。”中年人使劲地点点头,回答说:“刚刚听到您的吩咐后,我又悄悄地到他的房间外面去听过动静。屋里一点声音都没有,我怀疑他根本不在屋里。”

  “听不懂动静很正常啊,没准他已经退房走了。”劳埃德有些不服气地说。

  “先生,”虽然不知道劳埃德的身份,但中年人见他是和亨利一起来的,因此也就没有隐瞒,而是如实的说:“我打开房门进去看了看,里面空荡荡的,什么行礼都没有。好像那间房就从来没人住过似的。我又去了前台,查询了住宿记录,发现对方并没有退房。”

  就在这时,外面呼啦啦地涌进来十几个。原本坐在酒馆里喝酒的人,看到进来的人之后,个个都不禁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