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140章 争功(中)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亨利从对方的穿着打扮,立即认出来的是一帮警探。他们的到来,让酒馆的酒客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走在最前面的人,留着络腮胡子,手里提着一根拐杖,身上穿着和罗伊探长一样的衣服,戴着一样的帽子。

  他走进酒馆之后,左右张望了一番,随后径直走向了劳埃德,礼貌地说:“您好,黑廷斯先生,我已经带着我的人赶到了!”

  “探长先生,我来给您介绍一下。”劳埃德引导对方来到亨利的面前,向他介绍说:“这位就是我的朋友亨利·亚当斯。亨利,这位是吉尔伯特探长。”

  “您好,亚当斯先生。”听说面前的人就是百万富翁亨利,吉尔伯特连忙向他伸出手,客客气气地说:“很高兴见到您。”

  亨利和对方握手后,把那名中年人叫过来,对他说:“把你刚刚说的话,对这位探长先生再说一遍。”

  谁知中年人看到吉尔伯特,却被吓得浑身哆嗦,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亨利见状,立即意识到对方可能是犯了什么事情,连忙安慰他说:“别担心,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如果探长先生最后发现你提供的线索,对破案是相当有帮助的,不光不会责备你,相反还会奖励你的。”

  吉尔伯特也是个聪明人,知道眼前这位中年人没准能帮自己破大案,便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是啊,这位先生。不管你以前做过什么,但假如你能为我们提供有用的线索,那么将来就能获得奖励。”

  但中年人朝四周看了看,却始终没有开口。亨利再次察觉到他的异样,便对吉尔伯特说:“探长先生,他是不是觉得这里的人太多了?”

  经过亨利一提醒,吉尔伯特探长立即意识到,此人恐怕是担心酒馆里的人太多,会走漏风声,连忙转身冲着自己的那帮部下说道:“警方办案,不相干的人都撵出去。”

  “探长先生。”酒馆的老板听到吉尔伯特这么说,连忙跑过来讨好地说:“他们都还没有付账呢,我是小本生意,折腾不起……”

  没等他说话,亨利再次掏出两张一英镑面值的钞票,直接塞进了对方的手里,并善解人意地问:“老板,这些钱够给他们买单的吧?”

  老板看了一眼手里的两英镑,顿时喜笑颜开:“够了够了,谢谢亚当斯先生。”随后他又冲着那些起身但还没有离开的酒客喊道:“亚当斯先生帮你们付了账,你们都滚吧。”

  那些酒客听到老板说亨利帮他们付了账,个个惊喜异常,连忙冲着亨利道谢:“谢谢您,亚当斯先生!”

  “上帝保佑您,亚当斯先生!”

  等酒客们都离开后,吉尔伯特再次问中年人:“这位先生,你现在可以说说,你在酒店里都看到了什么?”

  “是这样的,探长先生。”中年人快速地看了亨利一眼后,毕恭毕敬地对吉尔伯特说:“昨晚我的朋友雪尼找到了我,说亚当斯先生想找一位叫鲍斯的商人,他来自利物浦,就住在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某家酒店里。

  我通过朋友的打听,得知这位尊敬的先生住在曼德维尔酒店。我便准备亲自登门拜访,可是敲了半天门之后,里面却没有半点动静。我便打开了房门,想看看这位先生是不是得了急病,躺在床上无法动弹,也没有办法说话,这样也算是做好事。”

  亨利听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能把入门盗窃说得如此清新脱俗的人,大概非面前这位中年人不可了。

  中年人继续说道:“但屋里却空无一人,我仔细查看了几个房间之后,发现这位房客应该是早就离开了,什么东西都没有留下。然后我又跑到前台查询,却没有发现他的退房记录。”

  “亚当斯先生。”吉尔伯特听完中年人的讲述后,面朝着亨利问道:“如果按照他所说的内容,那么这位鲍斯的嫌疑是最大的。虽说还没有退房,但放在屋里的随身物品,却全部带走了。这说明,他想转移大家的视线,以为他还留在房里,而实际上,他人却躲在别处。”

  “探长先生,您分析得很对。”亨利点着头说:“这里距离波亨女士出事的地点,不过两三英里。假如真的是他劫持了人质,肯定就会藏在附近的某个地方。”

  “你知道,附近什么地方有藏身的地方吗?”吉尔伯特问中年人。

  但中年人却摇摇头,说道:“对不起,探长先生,我不知道。”

  亨利猜想中年人之所以说不知道,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和他熟悉的小偷、骗子,在附近有藏身之处,如果告诉警方的话,会给自己迎来麻烦;而另外一种,则是他真的不知道。他正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时,忽然门口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坐在旁边没吭声的雪尼,猛地从座位上蹦起来,冲着亨利说道:“亚当斯先生,一定是我的弟弟来了。”

  得知外面和警探发生争执的人,可能就是卓别林时,亨利连忙对吉尔伯特说:“探长先生,外面是我的一个朋友,请您让人放他进来。”

  吉尔伯特探长的命令,很快就被忠实地执行下去。过了不多一会儿,一副卖报少年打扮的卓别林,快步地走进了屋里。他一见到亨利,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亚当斯先生,我总算找到了您。”

  “卓别林,别着急。”亨利连忙对他说:“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出来。”

  卓别林冲雪尼点了点头,随后说道:“昨晚我哥哥派人找到我,说您要找一位叫鲍斯的商人,人就住在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的某家酒店。我以前在这里卖过报纸,认识不少的朋友,便委托那些报童帮我留意这位鲍斯先生。”

  亨利知道卓别林不会无缘无故派来找自己的,便猜到对方肯定有线索了,便试探地问:“你是不是有什么线索了?”

  “是的,亚当斯先生。”卓别林的心里,对亨利这位金主是非常感激的,因此办事自然会不留余地,他点着头说:“我认识一个擦鞋的,他前两天曾经给这位鲍斯先生擦过鞋。他告诉我,擦鞋时,正好遇到其他人来找这位先生,两人叽里哇啦说了半天,他只隐约听到什么‘公债’、‘波亨’之类的词汇,他觉得这些内容可能对我有用。”

  “你哥哥的朋友,已经找到了鲍斯所在的房间,但里面早已是空无一人。”亨利惋惜地说:“没准他已经偷偷地离开这里,回利物浦去了。”

  “不,亚当斯先生,他还没有回利物浦。”

  见卓别林的语气如此肯定,亨利吃惊地问:“卓别林,你怎么知道他没有回利物浦呢?”

  “因为在不久前,我看到他了。”

  “什么,你看到他了?”亨利吃惊地问:“他在什么地方?”

  “是啊,你快点说。”吉尔伯特得知卓别林见到了鲍斯,连忙催促他说:“他在什么地方?”

  “我和那个擦鞋的朋友刚刚在公园里见面,他忽然指着远处的一个人对我说:你看啊,那就是你要找的鲍斯先生。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看到一个人正好钻进了公园的树林里,但等我赶过去,早就没有人影了。”

  “公园的森林里。”亨利并没有来过维多利亚公园,不知公园里的森林面积有多大,只能扭头问吉尔伯特:“探长先生,您觉得森林里能藏人吗?”

  “可以。”谁知吉尔伯特听后却点点头说:“公园里的森林面积很大,光凭我手下的这几个人,恐怕无法进行搜索,我还是先打个电话,请求上级多派点人手来搜寻吧。”

  几分钟之后,打完电话的吉尔伯特回到了亨利的面前,对他说道:“亚当斯先生,我已经把这里的情况,向局长汇报了。他答应派五十个人来协助我们搜查。”

  “探长先生,那么我们先去森林那里等吧。”亨利对吉尔伯特说:“这样等你们局里来增援的人手一到,我们就能展开搜索了。”

  亨利跟着吉尔伯特等人来到了森林边缘,望着密密麻麻的树木,他忽然有一种很阴森的感觉。他心想,这样的环境,如果是自己一个人来,肯定是不敢进去的。而鲍斯把绑架的波亨女士藏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要在如此广袤的森林,找到一个被隐藏起来的人,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亨利希望苏格兰场最好能派两三百人来,这样才能完成对整个森林的搜索。

  又等了十几分钟,苏格兰场派来增援的警探们赶到了。

  看到带头的人,亨利不禁苦笑连连,他没想到,带人来增援的居然是罗伊探长。

  “喂,吉尔伯特。”罗伊探长用不友好的语气问吉尔伯特:“你真的确定,波亨女士是被绑匪藏在这片森林里吗?”

  “有这种可能。”

  “只是有可能?”听到吉尔伯特的回答,罗伊探长不屑地说:“只是有可能,你就让上级动用这么多的警力。我带来的这些人,加上你的手下,有差不多近百人。如果找到了波亨女士还行,但假如找不到的话,你如何给上级写报告。”

  亨利听罗伊探长这么说,心里暗叫不好。假如两个带头的互相顶牛,那么下面的警探在搜索时,肯定会敷衍了事。就算波亨女士真的在森林里,也会因为警探们的不出力,而没法找到她的踪迹。

  亨利懂得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道理,也很清楚,要想让马儿跑得快,就必须给它多吃草。他连忙使劲地拍了几下巴掌,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之后,他大声地说:“诸位,我现在发出了一条悬赏:发现并救出波亨女士的人,可以获得我提供的一百英镑的奖励。我想看看,谁将是你们中间的幸运儿。”

  悬赏一出,那些原本并不上心的警探们,顿时人人两眼放光。他们都望向自己的头,希望对方早点下达搜索的命令。

  见时机成熟,亨利连忙对两人说:“两位探长先生,大家都做好了准备,我们是不是可以进行搜索了。”

  “是啊,探长先生。”旁边被赏金刺激得眼珠子都红了的警探们,早就已经按耐不住,听到亨利这么说,连忙催促自己的头:“可以进行搜索了。”

  罗伊见到自己的手下表现得如此迫不及待,心中是有苦难。他只能冲部下们一挥手,大声地说:“每人间隔十米,成散开队形,进入林中搜寻。”

  众警探听到罗伊探长的命令后,齐声答应一声,便快步地进入了森林。

  亨利看到自己的身边,还剩下劳埃德、卓别林兄弟和那名中年人,便对他们说:“走吧,我们也进森林去,希望能快点找到波亨女士!”

  亨利原以为警探们进入了森林后,会无声地向前寻找。谁知却听到每个人都扯开嗓子在喊:“波亨女士,您在哪里?波亨女士,您在哪里……”

  看到警探们一边喊,一边朝着森立深处走去,亨利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他心想,真是没想到,这帮警探居然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假如自己是鲍斯的话,听到喊声,估计早就逃之夭夭的。如果鲍斯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没准在逃跑前,还会做出对波亨女士不利的事情。别到时辛辛苦苦半天,找到的却只是波亨女士的尸体,那就太不划算了。

  明知道对方的做法欠妥,但他却没有权利命令这些警探不准喊,只能轻轻地叹着气,跟在这些警探的后面,朝着森林的深处走去。雪尼本来张嘴想喊的,但却被亨利制止了:“雪尼,前面那么多的警探都在喊,也不在乎多你一个,我们还是慢慢找吧。”

  雪尼答应一声,放弃了喊叫的打算,而是低头盯着地面,仔细地搜寻那些适合藏人的位置,希望能侥幸找到波亨女士,那样就能发一笔大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