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146章 分析和推测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亨利坐在马车里,仔细地回想自己和波亨女士的对话,越想越觉得有点不对劲。没错,自己如今是挺有钱,但要邀请居里夫妇这样有名气的人,光是有钱肯定不行,别人没准还看不上自己这样的暴发户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他来到了公爵府。正巧绍勒迪希公爵夫妇带着安妮出门做客去了,家里只剩下波西娅。

  “亨利,你来了!”波西娅看到亨利出现,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她起身牵住亨利的手,柔声问道:“你去见过警务总监了?”

  “是的。”亨利牵着波西娅的手,来到了阳台,坐在他们常坐的那个角落里,随后说道:“我不光去见了警务总监,还见了波亨女士。”

  “波亨女士?!”波西娅的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亨利,你怎么会想起去见波亨女士呢?”

  “我今天出门前,忽然收到了波亨女士派人送来的信,说让我见过警务总监之后,就到她的府邸,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对我说。”

  “亨利,你和警务总监见面时,都说了些什么?”

  “他说苏格兰场的经费紧张,我主动提出,在我的有生之年,会每月向他们提供一千英镑的赞助。”

  “亨利,你这一点做得很不错。”对于亨利的这个决定,波西娅表示了赞同:“和苏格兰场搞好关系,对你的将来是非常有帮助的。而且为了每月得到这一千赢得赞助,他们会全力保护你的安全。”

  谈完了正事,波西娅终于把话题转向了自己关心的问题:“亨利,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波亨女士找你,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吗?”

  “首先,她是为了再次感谢我的救命之恩。”亨利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词汇后,对波西娅说道:“其次,她向我解释了这次绑架案后面的阴谋。”

  “绑架案后面的阴谋?”亨利的话再次让波西娅大吃一惊:“不说说,绑匪是因为在西班牙公债上亏了钱,才对波亨女士实施报复的吗?”

  “那是对外的统一宣传口径。”亨利苦笑着回答说:“其实另有内情。”

  “听起来好像很有趣的样子。”波西娅拿起茶杯,给亨利倒了一杯热茶,笑着说道:“你能详细地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外面所知道的绑架版本,无非是鲍斯在西班牙公债上亏了钱,因此对赚了大钱的波亨女士怀恨在心,才有了这次的绑架案。”亨利端起了茶杯,不过并没有喝,而是慢条斯理地说:“波西娅,你想想,既然在交易所里亏了钱,就要绑架那些赚钱的人,想必我都不知被绑架多少次了。”

  听亨利这么一说,波西娅也意识到这里的绑架案后面有问题,连忙追问道:“你快点说说,这起绑架案的后面,到底有什么阴谋?”

  亨利喝了一口茶水,放下杯子对波西娅说:“波亨女士说,因为她在无意中得罪了一个女人,而这次的绑架案,就是这个女人对她的一次警告。”

  “女人,什么女人?”

  “不知道。”亨利摇着头回答说:“波亨女士不肯说对方的名字,甚至连那人是否在英国,她都没有告诉我。只说那个女人的能量巨大,以至于连她都不敢在私下里提对方的名字。”

  “亨利,你来自一百多年后,你应该知道,在我们这个时代最厉害的女人是誰吧。”

  亨利苦笑着说:“波西娅,你真是高看我了,其实我对这一时期的英国历史一点都不熟悉。著名的女人,就知道一个******女王,她从1952年继位到我来的那一年,都一直是英国女王。”

  “会不会是她?”没等亨利说完,波西娅就插嘴问道:“因为能让波亨女士如此忌惮的女人,就必须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女人。”

  “不是,绝对不会是******女王。”亨利摇着头说:“要知道,她是1926年4月21日出生后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明年生个孩子,等我们的孩子结婚再生孩子时,她才有可能出生。”

  听到亨利提到和自己生孩子,波西娅的俏脸不禁一红,她低着头说:“既然这位女王还有二十多年才出生,那让波亨女士害怕的女人,又会是谁呢?”

  “一时之间,我也想不起对方的身份。”亨利有些无奈地说:“等我回去好好地想想,看这个时代有哪些青史留名的女士,并从中挑出嫌疑最大的人。”

  “亨利,”波西娅想到波亨女士因为得罪了对方,就遭到了被绑架的命运,想到亨利没准哪天也会重蹈覆辙,便试探地问:“你知道波亨女士是因为什么事情得罪她的吗?”

  “这事我倒是知道。”亨利连忙回答说:“波亨女士告诉我,根据她的分析,今年居里夫妇有可能会获得诺贝尔物理奖,因此她打算邀请两人到伦敦来。谁知那位女士,却想让居里夫妇前往美国纽约。就是因为此事,波亨女士在无意中得罪了对方,才会遭到绑架。”

  “纽约?”波西娅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又开始发挥自己的想象:“亨利,你说说,波亨女士得罪的人,是不是住在纽约啊?”

  “这个我也不清楚。”亨利皱着眉头说:“可是,在我的记忆力,本世纪初并没有什么著名的美国女士啊。”

  “那波亨女士打算如何解决此事呢?”

  “她想让我出面,邀请居里夫妇两人到伦敦来。”

  “什么,让你出面。”波西娅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亨利,你刚刚已经说过,波亨女士就是因为此事,得罪了神秘人。如今她让你出面来办此事,不等于把责任转移到你的身上了吗?”

  “是啊,我也这样考虑的。”亨利点点头,颇为无奈地说:“本来想当场拒绝她,但她却说,此事她出面会得罪人。可要是我出面,情况却会不一样,没准对方还会对我心生感激呢。”

  “亨利,你说的都是什么啊,乱七八糟的,把我都搞糊涂了。”波西娅不解地问:“为什么由她出面,会得罪人;而你出面,对方却会对你心生感激呢?”

  “不要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亨利摆着手说:“如今我的脑子里乱得很,所以就到这里来找你,就是想让你帮我分析分析,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波西娅沉默了,她没有说话,只是捧着茶杯,望着远处发呆。

  过了许久,她放下了杯子,望着亨利说道:“亨利,我想到了几个可能,你想听听吗?”

  “当然。”亨利如今是头痛得要命,听说波西娅想出了几种可能,连忙追问道:“快点说来听听。”

  “一,是那个神秘的女人听说过你的一切,对你产生了好感。就是想通过让你出面邀请居里夫妇的事情,来和你拉近距离。”

  “我觉得这种可能不大。”亨利听完波西娅的第一个分析后,摇摇头,说道:“那第二种可能呢?”

  “二,神秘女人得知你的赚钱能力异常惊人,想让你帮着她赚钱,便想出了这个办法。”

  “如果需要我出面,她完全可以通过某种途径,来和我取得联系。”亨利为了把整件事说得更加简单明了,还特意强调说:“比如说,我的好朋友劳埃德,不就是通过领事罗伯特先生来结交我的吗?而且神秘女人要接近我,完全可以和罗伯特打个招呼,那样没准我们很快就能见面。”

  “我觉得,神秘女人对你的考验,早就开始了。”波西娅此刻化身侦探,开始为亨利分析起案情来:“她让鲍斯绑架波亨女士,就是想看看你的能力如何,看你是否愿意出手相救。结果你很轻松地救出了波亨女士,从而使她的计划进行到了第二步,就是通过波亨女士的嘴,让你邀请居里夫妇到伦敦来。”

  听完波西娅的分析,亨利再细一琢磨,觉得很有道理。波亨女士获救的第二天,就安排自己和警务总监温克勋爵见面。而今天又在自己出门前,派人送来了书信,约自己到她的家里去面谈。似乎整件事都是环环相扣的。

  波亨女士之所以一再恳求自己,让自己出面去邀请素未谋面的居里夫妇,看似是无奈,其实没准就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圈套。但就是不知道她们为什么要给自己设一个圈套呢?

  “亨利,”波西娅在一旁观察着亨利的表现,见他不再是两眼没有焦点地望着前方发呆,才开口说道:“你觉得我说得有道理吗?”

  “是的,波西娅,我觉得你说得非常有道理。”亨利觉得有必要向波西娅说出自己心中的怀疑:“波亨女士之所以让我在见过警务总监之后,到她的府邸去拜访,肯定是早就设计好的。因为我刚刚和温克勋爵达成了资助的协议,苏格兰场为了每年一万二千英镑的赠与,势必会拼全力保护我,这样就算有什么危险,我也会得到苏格兰场的庇护。这个波亨女士真是好深的心机啊。”

  “亨利,你应该知道,波亨女士是法国的贵族。”波西娅对亨利说道:“在伦敦的法国贵族很多,但像她这样一个孤身女人,却能在伦敦混得风生水起,假如没有点本事,行吗?”

  “你说得对。”亨利对波西娅的这种说法,表示了赞同:“她在金融投资方面的名气,是众所周知的。但她有这样出色的表现,我觉得肯定后面有一个团队的支持。”

  “我也是这么想的。”波西娅附和道:“而且每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去乡下的庄园。每次都说有谁谁陪她一起去庄园,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谁去过她的庄园。”

  亨利听到这里,不禁浑身一震,反问道:“不是说,她有很多情人吗?难道这些人,都没有去过她的庄园?”

  “我觉得她的那些情人,应该都是掩人耳目的。”波西娅分析说:“其实她是一个非常洁身自好的人。”

  波西娅的话,让亨利有些抓狂,他没想到一个名声如此不好的女人,居然会是洁身自好的主,这未免太颠覆人的三观了吧。“不会吧,波西娅,你所说的这一切,不会都是道听途说来的吧?”

  “不是道听途说,而是真的。”波西娅苦笑着说:“这两天,关于波亨女士的事情,我的耳朵都快听出茧子了。昨晚有位拜访的客人,在闲聊时,向我们详细地介绍了波亨女士的经历,和我们平时所了解的波亨女士简直判若两人。如果不是知道对方是一位从来不撒谎的绅士,谁也不会相信他所说的话。”

  “波西娅,你给我出个主意。”亨利望着波西娅说道:“我究竟是应该答应波亨女士的请求呢,还是不答应?”

  “既然你的话已经出口了,那么就要出必行,否则就会有损于你绅士的名誉。”

  “我的名誉一点都不值钱,损害就损害了呗。”

  “亨利,假如你只是一个平民,那么名誉对你来说,是无关轻重的。”波西娅听亨利这么说,连忙提醒他说:“可要是和我结了婚,你可就是贵族了。假如你的名誉受损,那么你将来就无法在贵族圈子里立足了。”

  听到波西娅这么说,亨利真的想大吼一声:无法立足就无法立足,没啥了不起的,反正我有的是钱,在英国呆不下去,那我就去美国好了,没准也能混出名堂。但他的心里明白,这些事在心里想想就可以了,可千万不能说出来,否则肯定会让波西娅上心的。

  因此,他微笑着对波西娅说:“波西娅,你说得对,是我把问题考虑得太简单了。那我明天给波亨女士打电话,同意她的提议,尽快给巴黎的居里夫妇取得联系,邀请他们来伦敦。”

  “亨利,你如今这么有钱,能给他们出来英国的路费吗?”波西娅谨慎地说:“别看居里夫妇的名气这么大,但他们的经济条件可不太好。没准会因为无法筹集到足够的旅费,就放弃了伦敦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