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154章 远航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波西娅号出航的当天,无数的人云集在码头,想看看都有谁和亨利一同出海。

  亨利和波西娅、安妮乘坐公爵府的马车,来到码头,还隔得老远,马车就停了下来。马车夫一脸苦涩向波西娅禀报说:“波西娅小姐,前面的人太多,马车没法继续前进了。”

  “亨利,”听说前面的路被堵住了,波西娅有些诧异地问亨利:“为什么码头上会有这么多人呢?”

  “我想,他们可能都是来看波西娅号出航的。”亨利说完,探头出去对车夫说:“车夫,我们就在这里下车,麻烦你帮我们把行李搬到游艇上去。”

  挤满街道的人或坐或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亨利。亨利他们三人刚从马车里下来,立即就被人们围上了,七嘴八舌地问:“亚当斯先生,请问您这次准备在海上待多长时间?”

  “亚当斯先生,请问这次随您一起出海的,都有些什么人?”

  “让一让,请让一认。”站在游艇上的谢拉克汉,早就望见了公爵府的马车。他担心拥挤在道路上的围观者们,会挡住马车的道路,便出来迎接亨利。此刻见到亨利被众人围住,便一边拼命朝里面挤,一边大声地喊:“大家请让一让,不要挡住亚当斯先生和波西娅小姐登船。大家让一让……”

  在谢拉克汉的帮助下,亨利等人终于挤出了人群,登上了停泊在码头上的波西娅号。

  站在船头的波西娅,望着下面黑黝黝的一片人头,心有余悸地说:“亨利,真是没想到,我们出个海,都来了这么多人。如果真的是去寻宝的话,没准来的人更多。”

  “亨利,”一旁的安妮对亨利说:“下次你带我们去寻宝时,可千万不能走漏风声啊。否则肯定会有一大群人驾船跟在我们的后面,到时没准就白白便宜他们了。”

  “亚当斯先生,”谢拉克汉来到亨利的身后,向他请示道:“我们已经做好了出航的准备,不知您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再等等,艾伯特、哈代两位主编,以及波亨女士都没有来。”亨利随口对谢拉克汉说:“等他们一到,我们就起航。”

  “什么,波亨女士也去?”安妮听到出海的乘客里,居然还有波亨女士,不禁柳眉倒竖:“她跟着我们去做什么?”

  “她可能最近心情不好。”亨利知道三两语很难向安妮解释清楚,只能含糊其辞地说:“听说我要出海,便提出想到海上去散散心。我不好拒绝,就答应她了。”

  “亨利,你就是太好说话了,觉得不好拒绝,就让她和我们同行。”安妮不悦地说:“你知不知道,最近伦敦关于她的闲话有多少,如果让她和我们一起出海,会招来什么样的闲碎语吗?”

  “安妮,别说了。”虽说安妮不喜欢波亨女士,但波西娅却对她没有什么反感,她连忙出来打圆场:“既然亨利已经答应了别人,那么就要遵守承诺。我想波亨女士就快到了,有些话让她听到不好,还是别说了。”

  艾伯特和哈代两人是结伴而来的,他们的马车毫无疑问地被挡在了远处,两人是背着行李,艰难地穿过人群,来到了游艇上。

  哈代上船后,和亨利等人都打过招呼后,一边擦着额头的汗水,一边纳闷地问:“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码头上有这么多的人。”

  亨利苦笑着回答说:“哈代总编,我觉得此事可能和我有关。”他朝下面的人群一指,“这些人都是来见证波西娅号的首航。”

  “亨利,”艾伯特把自己的行李放好后,也跑到甲板上找亨利,好奇地问:“人都到齐了,怎么还不开船呢?”

  “艾伯特总编,请您稍等一会儿。”亨利转身对艾伯特说:“波亨女士还没到呢。”

  “波亨女士也要去。”显然波亨女士并没有把自己要随亨利出海的消息告诉任何人,以至于与她关系比较近的艾伯特和哈代两人都不知道。此刻得知波亨女士也要出海,艾伯特吃惊地问:“她去做什么?”

  “她最近心情不太好。”波西娅在一旁解释说:“可能是听闻亨利将要出海去冒险,便想趁机去散散心。”

  “原来是这样啊。”艾伯特等人作为波亨女士的朋友,对她前段时间的遭遇是深表同情,听说波亨女士想到海上去散散心,觉得这个理由倒也说得过去。“这段时间整个伦敦都是关于她的闲碎语,出去散散心也好,至少可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众人在游艇上又等了半个多小时,没等来波亨女士,却等来了劳埃德。他一上船,就对亨利大声地说:“亨利,我有事情要和你谈谈。”

  亨利看他这副着急的样子,应该是和邀请居里夫妇的事情有关。在事情没有办成之前,亨利不想让更多人知晓,便对劳埃德说:“走吧,我们到船舱里去谈。”

  两人来到船舱,亨利反手关上房门后,开门见山地劳埃德:“劳埃德,你这么急着来找我,是不是巴黎那边有消息了?”

  “是的,”劳埃德点点头,说道:“我刚刚收到了基洛夫先生的回电,他说他已经联系了居里先生。正巧居里先生也有到伦敦来的打算,可由于路费不足,迟迟没有成行。此刻听说你愿意赞助他们夫妇路费,便一口答应了你的邀请。”

  从劳埃德的话中,亨利意识到有一些不对劲,怎么只有居里先生,那个名气更大的居里夫人呢?他连忙问:“劳埃德,我想问问,居里先生是打算一个人来伦敦,还是夫妇两人一起来?”

  “恐怕只有居里先生一个人来。”劳埃德说:“电报上说,居里夫人如今正在提炼什么镭,一时半会儿腾不出身来。”

  “不行,如果要邀请的话,就必须两人一起来。”得知只有居里先生一个人来,亨利不乐意了,本来答应波亨女士的请求,就是邀请居里夫妇一起来伦敦。但如今只来一个人,那就没多大的意义了。更何况在后世,居里夫人的名气可比她的丈夫大多了。“劳埃德,你再给基洛夫发电报,就说我是邀请居里夫妇一同来的伦敦。我不光会负责两人来伦敦的一切开销,甚至还可以资助他们一部分研究资金。”

  亨利的心里很明白,居里夫妇是纯粹的科学家,对钱财并不看重,但他们要从事各种实验,所需要的资金却不是一个小数目。假如自己主动提出为他们提供研究资金,没准能打动他们夫妇两人,使他们接受自己的邀请来伦敦。

  “好吧,亨利。”劳埃德站起身,对亨利说道:“我立即回去给基洛夫先生发电报,把你的意思转达给他。但是,你要离开伦敦十天之久,假如那边有了回信,我该如何通知你呢?”

  “到了荒岛之后,我会让谢拉克汉驾驶游艇返回,过几天再去接我们回来。”亨利对劳埃德说:“假如有什么急事,你可以到码头来找谢拉克汉,让他提前赶到荒岛向我报告。”

  “我明白了,亨利。”劳埃德向亨利伸出手,笑着说道:“我祝你们旅途愉快!”

  亨利一边和和对方握手,一边笑着说:“我们乘船出海,你不是应该说‘一帆风顺’的祝福语吗?”

  谁知劳埃德听后,却使劲地摇着头说:“亨利,正是因为你们要出海,才不能说一帆风顺,因为这意味着让你们翻船。”

  把劳埃德送下游艇后,亨利又来到了甲板上,波西娅好奇地问:“亨利,劳埃德找你什么事情?”

  当着众人的面,亨利不好说明劳埃德的真实来意,只能含糊其辞地说:“我昨天托他帮我办点事,他今天到这里来,就是专门向我汇报事情的进展。”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波西娅没有细问,而是用手指着远处说:“亨利,你快点看,是波亨女士的马车来了。”

  亨利顺着波西娅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波亨女士的那辆马车,停在远处的人群之外。她的车夫从车顶搬下了两个大行李箱,一手提一个,艰难地朝码头方向挤过来。正好离开的劳埃德,与波亨女士碰了个正着,两人站着聊了几句后,各走各的路。

  波亨女士上船后,歉意地对众人说:“对不起,诸位,因为要出远门,我准备的东西有点多,以至于耽误了时间。让你们在这里等我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们也没等多久。”亨利随口说完场面话之后,大声地吩咐谢拉克汉:“船长,可以启航了。”

  谢拉克汉答应一声,和他的两个船员张起了风帆,收起了船锚,让岸上的人帮着解开缆绳后,游艇缓缓地离开了岸边。

  在船长和船员忙碌时,为了不影响到他们的工作,亨利让所有人都回到了各自的船舱。亨利把波亨女士送回了她的船舱,准备转身离开时,波亨女士却叫住了他:“亨利,你能稍等一会儿吗?”

  亨利停下脚步,好奇地问:“波亨女士,您有什么事情吗?”

  “我想问问,”波亨女士说道:“上次我拜托你的事情,进行得怎么样了?”

  “你是说邀请居里夫妇的事情吗?”

  “是的,当然是这件事。”波亨女士使劲点点头,问道:“怎么样,有眉目吗?”

  “波亨女士,我想你来的时候,应该遇到我的朋友劳埃德了吧?”等波亨女士点头表示肯定后,亨利继续说道:“我拜托他给远在巴黎的基洛夫发报,向居里夫妇发出邀请,并承诺负担他们在伦敦的一切开销。”

  “那居里夫妇的反应如何?”波亨女士等亨利说完,就迫不及待地问:“他们答应了吗?”

  “到目前为止,居里先生已经答应来英国,而居里夫人据说还有科研项目要完成,暂时不会到伦敦了。”得知居里夫人不愿意到伦敦来,波亨女士的脸上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波亨女士,别担心。”亨利连忙安慰对方说:“我已经让劳埃德再给基洛夫先生发电报,务必劝说居里夫妇一同到伦敦来。我甚至还向他们承诺,只要他们到伦敦来,我可以资助他们用于研究的资金。”

  “亨利,他们搞研究的资金,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啊。”波亨女士提醒他说:“一年的开销大概在两万英镑左右,对你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话刚说完,波亨女士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补充说:“当然,以亨利如今的财力,要赞助他们科研基金,应该是没有多大问题的。”

  “亨利,亨利!”门外传来了安妮的喊声:“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亨利连忙从门口探出头,招呼站在走廊上的安妮:“有什么事情吗?”

  “波西娅好像有点晕船,你快点过去看看吧。”

  “啊。波西娅晕船,等一等,我马上过去。”亨利转身歉意地对波亨女士说:“波亨女士,真是不好意思,不能再陪你,告辞!”

  “去吧,去吧。”好在波亨女士并没有计较这些,还通情达理地说:“快点去陪波西娅,她可能是第一次乘船,难免会出现晕船的情况。”

  亨利跟着安妮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船舱,却发现波西娅坐在床上看书,丝毫没有晕船的迹象。便扭头问跟进来的安妮:“安妮,波西娅不是好好的吗?你为什么告诉我,说她晕船了?”

  “哼!”安妮用鼻子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我就是看不惯你和那个女人单独待在一起。如果我不说波西娅晕船,你会主动离开她吗?”

  “安妮,别闹了。”波西娅放下手里的书,走到了安妮的身边,对她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还要在岛上共同生活好几天呢,如果你还是这种态度,恐怕经常都会和波亨女士发生冲突。”

  “好吧,”安妮只是心里对波亨女士有成见,但对于波西娅的话,她还是听得进去的,“那我这两天就暂时不再针对她,有些事情等我们回了伦敦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