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158章 游艇回来了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为了不引起众人的恐慌,游艇可能回不来的事情,亨利并没有告诉其他人,他只是每天早晨,向待在岩石上观察的谢拉克汉闲聊几句,悄悄地商议脱困的办法。

  当时就算谢拉克汉有着丰富的航海经验,在这样的荒岛上,他也是束手无策。但为了不让亨利失望,他主动提出:“亚当斯先生,我们再等两天,假如附近还没有船只出现的话,我就带水手上救生艇,只要我们带足食物和水,朝某一个方向一直划下去,就能找到港口。”

  “好吧,船长。”在目前的形势下,谢拉克汉的这个提议,无疑是脱险的唯一办法。“那我们就再等两天,假如还看不到任何船只接近岛屿,就按照你的办法执行。”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海上还是看不到任何船只的影子。谢拉克汉再次来找亨利,对他说:“亚当斯先生,看来我们只有按前几天商量好的办法,由我和水手划救生艇,到附近的港口求助。”

  “那好吧。”亨利无奈地说:“我把大家召集起来,把这件事告诉他们。”

  不多会儿,所有人都从帐篷里出来,静静地等待亨利对他们讲话。

  看到人都来齐了,亨利语气沉重地说:“先生们,女士们。我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大家,希望大家能做好心理准备。”

  波西娅还是第一次见亨利用如此严肃的语气说话,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她连忙代表众人问道:“亨利,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你快点告诉大家。”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游艇在前几天,被大风刮得无影无踪。”

  听到亨利这么说,艾伯特有些疑惑不解地反问道:“亨利,游艇上不是还有一名看守船只的水手吗?他要是发现游艇远离了岛屿,肯定会回来找我们的,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担心。”

  “艾伯特先生,事情发生后,我的确不太担心,想到只要游艇上有水手在,就算船被风刮走了,也能在短时间内,重新回到这里。”亨利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但我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游艇上的确有一名水手,但游艇被大风刮走时,水手显然还处在酕醄大醉的状态,他什么时候能醒酒还是一个未知数。”

  “什么,船上的水手喝醉了?”艾伯特吃惊地问道:“亨利,这是谁告诉你的?”

  “艾伯特先生,是我告诉他的。”谢拉克汉苦笑着向艾伯特解释说:“我的那位水手一向好酒贪杯,经常喝得烂醉如泥。我估计游艇被风刮走时,他早已喝醉了,对外面所发生的一切,根本就是一无所知。”

  “船长先生,”哈代忍不住插嘴问道:“就算他喝醉了,但过了这么多天时间,他的酒也应该醒了吧,他完全可以再把游艇开回来嘛。”

  “哈代先生,您有所不知。”谢拉克汉再次解释说:“游艇被风刮走的过程中,假如没有人进行操控,很有可能出现触礁沉没的情况。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么游艇就再也回不来了。”

  得知游艇再也回不来了,安妮首先承受不住这个打击,她开始抽泣起来:“要是没有船的话,那我们不是要一辈子被困在这座岛上?”

  “亨利。”相反,波亨女士在此刻反而表现出难得的清醒,她望着亨利问道:“你把我们叫到这里来,莫非是想到了什么解决办法吗?”

  “我和船长经过反复的商议,”亨利扭头看着站在一旁的谢拉克汉,继续说道:“决定由他和水手划着救生艇到附近的港口去求援。”

  “到附近的港口求援?”波亨女士听到亨利这么说,不禁微微蹙起了眉头,“亨利,虽说港口距离我们这个岛屿只有二十多海里,但在茫茫的大海上,他们没有罗盘和航海工具,要是迷路了怎么办?”

  “是的,波亨女士,你说得没错。让船长和水手这样去附近的港口,的确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亨利没有否认波亨女士的这种说法,相反还表示了赞同,“不过,为了脱困,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冒冒险了。”

  “波亨女士,”亨利的话刚说完,谢拉克汉便接着说道:“虽说这次有点冒险,但只要我们带足了食物和水,就一定能找到港口,并向他们求援。”

  “好吧,船长先生。”既然亨利和谢拉克汉都说这是脱困的唯一办法,波亨女士也不好再反对什么。相反,她还主动问道:“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效劳的吗?”

  “把食物和水装上船之后,我们就能立即出发。”

  波亨女士一听,连忙对众人说:“大家都帮着把食物和水搬上救生艇,让船长他们可以快点出发。”

  就在众人答应一声,准备把储存在一旁的食物和水,搬一部分到救生艇上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尖叫声。大家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原本站在岩石上观望的水手,忽然从岩石上跳了下来,正一边朝这边跑,一边不停地高喊着什么。但由于他因为激动,声音有些变调,大家根本听不清他喊的是什么。

  等水手跑近以后,众人终于听清楚他在不停地喊:“游艇,游艇,我看到游艇了!”

  谢拉克汉冲上前,一把抓住水手的双臂,使劲摇晃着问:“喂,你再说一遍,你看到什么了?”

  水手有些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船长,我…我看…看到游艇了。”

  “游艇?!”听到这个单词时,亨利不禁心中狂喜,他连忙上前问水手,“你在什么地方看到游艇的?”

  “在那儿!”水手指着西面,激动地说:“我看到游艇从西面过来了。”

  得知游艇出现在岛屿的西面,所有人慌忙就近登上一块岩石,朝西面张望。在远方,果然出现了那条大家所熟悉的游艇。

  亨利眯缝着眼,仔细地观看正朝着岛屿驶来的游艇,发现船帆被西北风吹成了弧形,按照现有的行驶速度,最多再过半个小时,就能到达岛屿的附近。

  “你们快点看啊。”哈代大声地喊着:“游艇上有人,好像人数还不少呢。”

  听到哈代这么喊,眼力好的人连忙仔细查看,发现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便纷纷说道:“没错,游艇上有不少的人呢。”

  “游艇被风刮走时,上面只有一个看船的水手。”安妮忽然插嘴说:“如今怎么会突然多了这么多人。难道游艇上都是海盗吗?”

  虽然亨利觉得在这片海域,应该没有海盗的存在。可猛地听安妮这么一说,心里又不禁开始发慌,假如游艇上的人真的是海盗。那么他们要想抓住自己这帮人,那不不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吗?

  这么一想,亨利连忙把谢拉克汉拉到一旁,低声地问他:“船长,你老实地告诉我,这片海域内有海盗吗?”

  “亚当斯先生,我不否认如今还有海盗的存在。”谢拉克汉对亨利说:“但在距离伦敦两百多海里的地方,我却能向您保证,是绝对没有海盗的。只要有海盗,过不了几天,恐怕就会遭到海军的围剿。”

  经谢拉克汉这一权威的解释之后,亨利心里终于放下了对海盗的担心,但他还是不放心地问:“那游艇上的那么多人,又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呢?”

  “对不起,亚当斯先生。”亨利的这个问题,把谢拉克汉难住了,他这段时间和亨利一样,都被困在这个海盗上,知道的东西和亨利一样多。既然亨利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哪里能知道,他只能委婉地说:“等游艇靠岸后,我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半个小时后,游艇来到了上次停泊的位置。这时大家看清楚了游艇上的人,不禁纷纷惊呼起来:“我的天啊,是我的仆人!”

  “是我家的仆人和厨子!”

  “没错,还有我家的仆人和厨子。”

  …………

  很快有人从游艇下到了救生艇里,坐满一船后,就朝着岸上划了过来。

  等小船一靠岸,戴着礼帽、穿着燕尾服的劳埃德,就率先从救生艇里跳下来,和迎上来的亨利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亨利,我的老朋友,真是没想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地方相遇。”

  亨利用眼角的余光,瞥见从救生艇里下来的人,不是波亨女士家的女佣,哈代的男仆,就是公爵府里的男仆和厨娘,便忍不住好奇地问劳埃德:“劳埃德,你怎么来了?”

  “亨利,这件事既简单又复杂。”劳埃德和亨利寒暄两句后,走到了波西娅和安妮的面前,摘下帽子向两人问好:“你们好啊,美丽的波西娅和安妮。”

  “你好,劳埃德。”波西娅微笑着问:“你怎么来了?”

  “波西娅,情况是这样的。”劳埃德见波西娅很关心自己是如何来到这座岛屿的,便向她解释说:“前两天,我正在家里睡觉时,忽然仆人告诉我,说有一名水手要见我。我当时心里还在想,我不认识什么水手啊?正打算把他打发走,仆人又补充一句,是波西娅号上的水手。

  波西娅小姐,我听说是以你的名字命名的游艇上的水手,便改变了主意,让仆人把他带进来,问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劳埃德在讲述经过时,其他人正在和自己的仆人和厨娘打招呼,谁也没有打断劳埃德讲故事:“水手告诉我,说停泊在岛屿边上的游艇,因为夜晚遇到了大风,被风从岛屿附近刮走了。等天明之后,他发现游艇距离伦敦不过三十多海里,便拼命地驾船回到了伦敦的港口。他觉得有必要把如此重要的事情告诉我,于是便来到了我的家里。”

  波西娅继续问道:“可是这些仆人和厨娘,又是怎么回事呢?”

  “水手告诉我,说你们写了一些信件,是准备交给府中的管家或者仆人的。我担心如果让水手去的话,恐怕连门都进不去,便自作主张代替他做了这个信使。”劳埃德得意地说:“大家看了信函,见自己的主人通知自己尽快赶往海岛,便抓紧时间收拾好东西,准备乘坐游艇前来这里。出发前,我看到船上只有一名水手,便有摆脱港务局的朋友,临时帮我们招募了两名水手,这才把游艇开过来的。”

  “劳埃德,我的朋友。”亨利等劳埃德一说完,就张开双臂搂住他,用手拍打着他的后背,激动地说:“没有你的帮助,我们还不知道要被困多久了。”

  “亨利,我听水手说,岛上有不少的野山羊。你能带我去打猎吗?”

  “没问题。”既然游艇已经回来,还带来了那么多帮忙的仆人和厨娘,亨利的心情格外愉快,对劳埃德这个小小的请求,自然是异常爽快地答应了:“等你休息一会儿,我就带你去打猎。”

  岛上一下又涌上来十几个人,原来的帐篷显然不够住了。于是谢拉克汉又带着水手重新搭建了几个帐篷,并把围绕着营地的排水沟也拓宽了。

  趁着谢拉克汉带着水手们扩建营地的工夫,亨利带着劳埃德去打猎。

  别看劳埃德说他曾经打过多次猎,但真的来到猎场,他连着放了七八枪,连半只野山羊都没打到。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只能对站在一旁的艾伯特、哈代等人说:“没办法,是山羊跑得太快,我根本没有瞄准的机会。”

  “劳埃德,你别再掩饰了。”哈代笑着说:“枪法差,就是枪法差,就算承认了,也没人会笑话你的。不瞒你说,这几天在岛上,我们一共打了十二只野山羊,但只有两只是我和艾伯特打的,剩下的都是亨利的战果。”

  “什么?”听到哈代这么说,劳埃德不禁愣住了:“真是没想到,亨利的枪法居然如此厉害。”

  “岂止厉害,他简直就是枪神。”哈代用佩服的语气说:“他上岛的第一天,连如何使用猎枪都不会,还是我手把手教他的。结果不到半天时间,他的水平就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