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164章 与囚犯遭遇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7777.!无广告!

  “难道他们是准备去那座岛屿的?”波亨女士试探地问。

  “我觉得此事的可能性很大。”亨利点头表示了肯定。

  “亚当斯先生,”见船舱内重新恢复了平静之后,谢拉克汉小心翼翼地说:“我如今在担心一件事。”

  “什么事儿?”

  “我担心我们在接下来的航程中,可能会遇到这艘被劫持的游艇。”

  “船长,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亨利试探地问:“理由是什么?”

  “从昨晚到现在,刮的都是东南风。”谢拉克汉解释说:“如果那艘游艇要去荒岛的话,是逆风行船,肯定没有我们顺风快。而搜索他们的军舰呢,使用的又是蒸汽系统,就算没有风,也能保持足够的航速。那艘游艇没准早就被他们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而我们继续向西航行,则有可能遇到这艘游艇。”

  得知在半路上,有可能遇到逃出的囚犯,安妮有些慌神了:“那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叫那艘军舰护送我们回伦敦,只要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就算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

  安妮的话,立即引起了不少人的赞同。大家觉得与其在回程时提心吊胆,倒不如就按安妮的提议,与那艘军舰取得联系,花钱请他们护送自己返回伦敦。

  “其实我觉得请军舰护航,没有多大的必要。”谢拉克汉再次发表自己的看法:“我们的船上有七八只猎枪,而那些囚犯则是赤手空拳。就算是在海上遭遇,他们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船长说得没错。”安妮说请军舰护航时,亨利就觉得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感觉。不就是五名囚犯吧,自己的船上有猎枪,没等他们登船,早就乱枪把他们打成了筛子。此刻听到谢拉克汉这么说,他立即毫不犹豫地表示了支持:“我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来保卫这艘游艇,请军舰护航,我看就不必了。”

  “亨利说得对。”既然亨利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波西娅自然要支持他:“我们的游艇上有这么多人,而且还有武器,难道会怕五名囚犯吗?”

  听波西娅这么一说,艾伯特、哈代等人立即意识到自己刚刚太惊慌失措了。正如波西娅说的,游艇上不光人数众多,而且还装备有武器,就算真的遇上了五名囚犯,也不会发生什么神奇。

  艾伯特主动提出:“我们还需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才能到达伦敦。不如我们分成两班,轮流在甲板上值班吧,若是看到囚犯驾驶的游艇,不等他们开过来,我们就向他们开枪,把他们赶走。”

  “我同意艾伯特先生的提议。”亨利表态说:“反正只需要再过一天,就能到达伦敦,那我就一直待在甲板上值班。”

  “亨利,这样会不会太累了。”波西娅关切地说:“我看你还是值夜班吧。”

  “没关系,波西娅。”亨利说道:“我的枪法准,若是囚犯出现,我只要开枪就能对他们构成威胁。”

  对于亨利的这种说法,哈代倒是非常赞同的,“没错,亨利的枪法是我们中间最棒的。我们也许要等到囚犯的游艇距离我们二三十码时才能集中目标,而亨利却可以命中至少五十码外的目标。”

  “波西娅,”波亨女士也对波西娅说:“正是因为亨利的枪法好,由他待在甲板上,大家才会感到安心。如果你担心他太累了,我们可以在甲板上放一张躺椅,他累了可以躺在上面休息。”

  众人达成共识后,亨利、艾伯特和谢拉克汉三人就开始持枪在甲板上警戒,其余的人则让他们都回各自的舱房休息。

  “亨利,”艾伯特见谢拉克汉坐在甲板的另外一侧,便低声地问亨利:“你真的觉得那些越狱的囚犯,是冲着岛上的宝藏去的?”

  “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亨利用肯定的口吻说:“否则我无法解释,他们怎么会选择在这个时段越狱。而且成功越狱之后,不光没有找个地方躲起来,而是找了一艘游艇出海,证明他们想到海上去寻找什么东西。”

  “亨利,假如,我说的是假如。”艾伯特谨慎地问:“假如囚犯们到了岛上,发现宝藏不见了,而他们又通过某种途径,得知宝藏在你的手里,会来找你算账吗?”

  “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亨利表情如常地说:“为了避免宝藏重新落到这些囚犯的手里,我觉得应该在回到伦敦之后,尽快将这批宝藏出手。”

  两人正闲聊着,忽然远处的海面上,出现了一个黑点。坐在另外一侧的谢拉克汉,手搭凉棚张望一阵后,跑到亨利的面前,对他说:“亚当斯先生,前方有一条游艇,不知是不是军舰搜索的那一条。”

  亨利朝谢拉克汉手指的方向望去,但距离太远,他根本看不清楚,便对谢拉克汉说:“船长,麻烦你把望远镜拿来!”

  谢拉克汉跑进了船舱,没过一会儿,就拿着一个单筒望远镜跑过来,递到了亨利的手里。亨利举起望远镜,朝远处的黑点望去,发现果然是一艘帆船式游艇,但体积没有自己这艘游艇大,甲板上隐约能看到几个晃动的人影。

  “果然是一艘游艇。”亨利放下望远镜,扭头对艾伯特和谢拉克汉说:“不管船上是不是那些囚犯,我们都必须做好战斗准备。”

  “需要把所有人都叫出来吗?”谢拉克汉试探地问。

  “不用。”亨利摇摇头,说道:“只是五个没有武器的囚徒而已,我们完全能应付。”

  既然亨利不愿意叫人,谢拉克汉也不勉强。他是见识过亨利的枪法,心里认为那几名囚犯不出现则已,一旦出现在亨利的射程内,就会被亨利像打靶似的,一枪一个全部干掉。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那艘游艇越来越近,就算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得清清楚楚。这艘船大概有三十尺长,正好是亨利这艘游艇的一半大,甲板上有三名身穿囚服的人正在忙碌。

  “没错,亚当斯先生。”谢拉克汉看清甲板上的人之后,用肯定的语气对亨利说:“都是一些囚犯,他们应该就是军舰追击的那些人。”

  对面船上的囚犯,也看到亨利他们三人。其中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冲着这边大声地喊道:“喂,把你们的船开过来。把你们的船开过来……”

  旁边的一个瘦子立即打断了他的喊声,问道:“你瞎喊什么,难道想把海军招来吗?”

  “这附近除了对面的那艘游艇,连艘船的影子都没有。”胖子不以为然的说:“我就是把那游艇上的人都杀光,也不会有人发现的。”

  瘦子听胖子这么一说,觉得他说得非常有道理,便点了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附近除了这艘游艇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船只。我们这艘游艇太小,船上又没有什么补给品,恐怕不等我们开到目的地,就全部饿死了。把对面那艘游艇抢过来,就能行驶更远的距离了。”

  待在船舱里的波西娅,隐约听到外面有喊声,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走出船舱,来到了亨利的身边,问道:“亨利,出什么事情了?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喊什么?”

  “波西娅,我想我们是遇到那帮被追捕的囚犯了。”亨利朝越来越近的游艇一指,笑着说道:“他们正朝着我们而来,想必是想夺取这艘游艇。波西娅,这里太危险,你还是回船舱去吧。”

  波西娅不愿亨利为自己的安危而分心,便答应了一声,转身重新进入了船舱。但她还是把海上出现囚犯的事情,向哈代等人说了。工夫不大,哈代带着水手以及仆人,都涌上甲板,想协助亨利他们守住游艇。

  对面游艇上的胖子,在看到波西娅出现时,眼珠子都快掉到甲板上了,他流着口水对瘦子说:“看到了,对面的船上居然还有漂亮的女人。等我们抢下对面的游艇后,把男的全部绑着扔进海里,女的留下,好好地陪我们哥几个消遣消遣。”

  “停下!”正当胖子在yy时,却听到对面的亨利冲着他们大声吼道:“你们再不停下的话,我可就开枪了。”

  看着亨利一副斯斯文文的样子,胖子不屑地对瘦子说:“简直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他难道不知道在海上射击,和陆地上射击是两码事吗?别说我们相距五十码,就算是再近一些,他也休想打中我们。”

  说完,他便冲着亨利喊道:“有本事开枪,你有本事就开枪打死我。”他一边喊,还一边挥舞着一把斧头。

  亨利见警告无效,瞄准胖子就开了一枪。的确像胖子说的,海上射击和地面射击是两码事,站在不断起伏的船上,要击中目标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亨利对准胖子头部开的一枪,却因为游艇的波动,而打到了他头顶的桅杆上。

  见亨利的子弹没有击中自己,胖子越发显得嚣张起来。他用手指着亨利大声地骂道:“那个小白脸,你居然敢向我开枪,我记住你了。待会儿过去抓住你之后,我会把你绑着扔进海里,拖在船尾让鱼把咬成骨架。”

  亨利没有理睬对方的叫嚣,而是瞄准他再次开了一枪。这次的子弹不偏不倚地搭在了胖子手里的斧头上,巨大的冲击力,使斧头脱手而出。看着掉在甲板上斧头,胖子被吓了一声冷汗,他忽然意识到对面的小白领,枪法还貌似不错,假如自己继续站在甲板上,恐怕就会成为对方的靶子。这么想着,他连忙双手抱头趴在了甲板上。

  亨利见自己一枪打飞了斧头之后,甲板上的囚犯都趴在了地上,意识到对方肯定没有武器。但要让他开枪杀死这些囚犯,他又下不了手,便冲着对方喊道:“如果你们立即离开的话,我可以既往不咎。否则等你们靠近了,我会把你们全部干掉。”

  不管是甲板上还是船舱里的囚犯,都听到了亨利的喊声。假如亨利刚刚没有开那么两枪,那么他的话对囚犯一点威胁都没有。但发现对方居然可以在这么远的距离上,一枪打掉胖子手里的斧头,证明他的枪法不错。况且对方的船上,此刻站着七八个人,假如人人都是同样的枪法,自己继续靠过来,就只能被当成靶子打。

  想明白这个道理后,待在船舱里的老大,立即做出了决定,他连忙命人调整方向,越快脱离这艘游艇越好。

  看着对面的游艇,在距离自己还有三十多码的地方,突然调头转向,朝着另外的方向而去时,亨利的心里不禁暗松了一口气。如果囚犯不停劝阻,依旧靠近的话,自己为了保住这艘游艇,保住更多人的性命,就只能开枪击毙对方了。但对亨利来说,打猎是一回事,但杀人却是另外一码事,不管对方是好人还是坏人,真要对着人开枪,亨利还真下不了手。

  囚犯乘坐的游艇虽然转向了,但站在甲板上的人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对方的游艇已经到了上风口,要调头转向是非常容易的,要是等他们冲过来,到时就危险了。

  好在大家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两艘游艇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不到半个小时,那艘游艇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直到此时,亨利才如释重负地松口气,他对众人说:“诸位,囚犯的游艇已经走远了,这里没事了,你们都回各自的船舱吧。”囚犯乘坐的游艇去远了,但亨利依旧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我留在甲板值班就行了。”

  “亨利,”波西娅担忧地问:“囚犯的那艘游艇,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吗?”

  “不会了,波西娅。”亨利笑着向波西娅解释说:“在茫茫大海上,要找到一个固定的目标是非常不容易的。如今我们和囚犯的游艇相距这么远,就算他们返回,要调头回来找我们,恐怕也无法追上我们。你还是安心回船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