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190章 巴黎之行(九)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原以为火车只需要两天一夜,就能到达格拉斯。

  但由于火车每站必停,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到达格拉斯时,已经是两天后的深夜了。不过对亨利来说,这两天两夜的时间他可没有浪费。如果此刻有外语等级的话,他的法语和俄语应该都过了六级。

  三人从车站里出来,立即有出租马车过来找来生意:“先生,小姐,不知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附近有什么旅馆吗?”亨利问过来招揽生意的马车夫。

  “先生,由于近期在举办茉莉花会,城里的旅馆都住满了。”马车夫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亨利后,试探地问:“假如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本城最豪华的酒店。”

  “那就带我们过去吧。”亨利拉开了马车的车门,招呼嘉尔卡和丽莎进去后,也跟着钻了进去。而马车夫则把三人的行李,放在了马车的后面。

  几分钟之后,马车停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口,马车夫恭恭敬敬地对亨利说:“先生,酒店到了,请下车吧。”

  亨利和嘉尔卡她们下车后,又取下了行李,这才问马车夫:“多少钱?”

  “50法郎,先生!”

  “什么,50法郎?”亨利听到对方的报价,差点蹦了起来:“从火车站到这里,前后不过五分钟时间,你居然要50法郎,这简直是抢劫。”

  “对不起,先生。”马车夫彬彬有礼地说:“如今是茉莉花会期间,各种物价都涨得很厉害,假如您不愿意支付50法郎的话,我可以把你们重新拉回火车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亨利如今是人生地不熟,身边又有两个女人,和对方发生争执是不明智的。原以为火车只需要两天一夜,就能到达格拉斯。

  但由于火车每站必停,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到达格拉斯时,已经是两天后的深夜了。不过对亨利来说,这两天两夜的时间他可没有浪费。如果此刻有外语等级的话,他的法语和俄语应该都过了六级。

  三人从车站里出来,立即有出租马车过来找来生意:“先生,小姐,不知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附近有什么旅馆吗?”亨利问过来招揽生意的马车夫。

  “先生,由于近期在举办茉莉花会,城里的旅馆都住满了。”马车夫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亨利后,试探地问:“假如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本城最豪华的酒店。”

  “那就带我们过去吧。”亨利拉开了马车的车门,招呼嘉尔卡和丽莎进去后,也跟着钻了进去。而马车夫则把三人的行李,放在了马车的后面。

  几分钟之后,马车停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口,马车夫恭恭敬敬地对亨利说:“先生,酒店到了,请下车吧。”

  亨利和嘉尔卡她们下车后,又取下了行李,这才问马车夫:“多少钱?”

  “50法郎,先生!”

  “什么,50法郎?”亨利听到对方的报价,差点蹦了起来:“从火车站到这里,前后不过五分钟时间,你居然要50法郎,这简直是抢劫。”

  “对不起,先生。”马车夫彬彬有礼地说:“如今是茉莉花会期间,各种物价都涨得很厉害,假如您不愿意支付50法郎的话,我可以把你们重新拉回火车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亨利如今是人生地不熟,身边又有两个女人,和对方发生争执是不明智的。原以为火车只需要两天一夜,就能到达格拉斯。

  但由于火车每站必停,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到达格拉斯时,已经是两天后的深夜了。不过对亨利来说,这两天两夜的时间他可没有浪费。如果此刻有外语等级的话,他的法语和俄语应该都过了六级。

  三人从车站里出来,立即有出租马车过来找来生意:“先生,小姐,不知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附近有什么旅馆吗?”亨利问过来招揽生意的马车夫。

  “先生,由于近期在举办茉莉花会,城里的旅馆都住满了。”马车夫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亨利后,试探地问:“假如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本城最豪华的酒店。”

  “那就带我们过去吧。”亨利拉开了马车的车门,招呼嘉尔卡和丽莎进去后,也跟着钻了进去。而马车夫则把三人的行李,放在了马车的后面。

  几分钟之后,马车停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口,马车夫恭恭敬敬地对亨利说:“先生,酒店到了,请下车吧。”

  亨利和嘉尔卡她们下车后,又取下了行李,这才问马车夫:“多少钱?”

  “50法郎,先生!”

  “什么,50法郎?”亨利听到对方的报价,差点蹦了起来:“从火车站到这里,前后不过五分钟时间,你居然要50法郎,这简直是抢劫。”

  “对不起,先生。”马车夫彬彬有礼地说:“如今是茉莉花会期间,各种物价都涨得很厉害,假如您不愿意支付50法郎的话,我可以把你们重新拉回火车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亨利如今是人生地不熟,身边又有两个女人,和对方发生争执是不明智的。原以为火车只需要两天一夜,就能到达格拉斯。

  但由于火车每站必停,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到达格拉斯时,已经是两天后的深夜了。不过对亨利来说,这两天两夜的时间他可没有浪费。如果此刻有外语等级的话,他的法语和俄语应该都过了六级。

  三人从车站里出来,立即有出租马车过来找来生意:“先生,小姐,不知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附近有什么旅馆吗?”亨利问过来招揽生意的马车夫。

  “先生,由于近期在举办茉莉花会,城里的旅馆都住满了。”马车夫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亨利后,试探地问:“假如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本城最豪华的酒店。”

  “那就带我们过去吧。”亨利拉开了马车的车门,招呼嘉尔卡和丽莎进去后,也跟着钻了进去。而马车夫则把三人的行李,放在了马车的后面。

  几分钟之后,马车停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口,马车夫恭恭敬敬地对亨利说:“先生,酒店到了,请下车吧。”

  亨利和嘉尔卡她们下车后,又取下了行李,这才问马车夫:“多少钱?”

  “50法郎,先生!”

  “什么,50法郎?”亨利听到对方的报价,差点蹦了起来:“从火车站到这里,前后不过五分钟时间,你居然要50法郎,这简直是抢劫。”

  “对不起,先生。”马车夫彬彬有礼地说:“如今是茉莉花会期间,各种物价都涨得很厉害,假如您不愿意支付50法郎的话,我可以把你们重新拉回火车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亨利如今是人生地不熟,身边又有两个女人,和对方发生争执是不明智的。原以为火车只需要两天一夜,就能到达格拉斯。

  但由于火车每站必停,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到达格拉斯时,已经是两天后的深夜了。不过对亨利来说,这两天两夜的时间他可没有浪费。如果此刻有外语等级的话,他的法语和俄语应该都过了六级。

  三人从车站里出来,立即有出租马车过来找来生意:“先生,小姐,不知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附近有什么旅馆吗?”亨利问过来招揽生意的马车夫。

  “先生,由于近期在举办茉莉花会,城里的旅馆都住满了。”马车夫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亨利后,试探地问:“假如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本城最豪华的酒店。”

  “那就带我们过去吧。”亨利拉开了马车的车门,招呼嘉尔卡和丽莎进去后,也跟着钻了进去。而马车夫则把三人的行李,放在了马车的后面。

  几分钟之后,马车停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口,马车夫恭恭敬敬地对亨利说:“先生,酒店到了,请下车吧。”

  亨利和嘉尔卡她们下车后,又取下了行李,这才问马车夫:“多少钱?”

  “50法郎,先生!”

  “什么,50法郎?”亨利听到对方的报价,差点蹦了起来:“从火车站到这里,前后不过五分钟时间,你居然要50法郎,这简直是抢劫。”

  “对不起,先生。”马车夫彬彬有礼地说:“如今是茉莉花会期间,各种物价都涨得很厉害,假如您不愿意支付50法郎的话,我可以把你们重新拉回火车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亨利如今是人生地不熟,身边又有两个女人,和对方发生争执是不明智的。原以为火车只需要两天一夜,就能到达格拉斯。

  但由于火车每站必停,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到达格拉斯时,已经是两天后的深夜了。不过对亨利来说,这两天两夜的时间他可没有浪费。如果此刻有外语等级的话,他的法语和俄语应该都过了六级。

  三人从车站里出来,立即有出租马车过来找来生意:“先生,小姐,不知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附近有什么旅馆吗?”亨利问过来招揽生意的马车夫。

  “先生,由于近期在举办茉莉花会,城里的旅馆都住满了。”马车夫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亨利后,试探地问:“假如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本城最豪华的酒店。”

  “那就带我们过去吧。”亨利拉开了马车的车门,招呼嘉尔卡和丽莎进去后,也跟着钻了进去。而马车夫则把三人的行李,放在了马车的后面。

  几分钟之后,马车停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口,马车夫恭恭敬敬地对亨利说:“先生,酒店到了,请下车吧。”

  亨利和嘉尔卡她们下车后,又取下了行李,这才问马车夫:“多少钱?”

  “50法郎,先生!”

  “什么,50法郎?”亨利听到对方的报价,差点蹦了起来:“从火车站到这里,前后不过五分钟时间,你居然要50法郎,这简直是抢劫。”

  “对不起,先生。”马车夫彬彬有礼地说:“如今是茉莉花会期间,各种物价都涨得很厉害,假如您不愿意支付50法郎的话,我可以把你们重新拉回火车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亨利如今是人生地不熟,身边又有两个女人,和对方发生争执是不明智的。原以为火车只需要两天一夜,就能到达格拉斯。

  但由于火车每站必停,耽误了不少的时间,等到达格拉斯时,已经是两天后的深夜了。不过对亨利来说,这两天两夜的时间他可没有浪费。如果此刻有外语等级的话,他的法语和俄语应该都过了六级。

  三人从车站里出来,立即有出租马车过来找来生意:“先生,小姐,不知你们打算去什么地方?”

  “附近有什么旅馆吗?”亨利问过来招揽生意的马车夫。

  “先生,由于近期在举办茉莉花会,城里的旅馆都住满了。”马车夫仔细地打量了一番亨利后,试探地问:“假如您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您去本城最豪华的酒店。”

  “那就带我们过去吧。”亨利拉开了马车的车门,招呼嘉尔卡和丽莎进去后,也跟着钻了进去。而马车夫则把三人的行李,放在了马车的后面。

  几分钟之后,马车停在一家豪华的酒店门口,马车夫恭恭敬敬地对亨利说:“先生,酒店到了,请下车吧。”

  亨利和嘉尔卡她们下车后,又取下了行李,这才问马车夫:“多少钱?”

  “50法郎,先生!”

  “什么,50法郎?”亨利听到对方的报价,差点蹦了起来:“从火车站到这里,前后不过五分钟时间,你居然要50法郎,这简直是抢劫。”

  “对不起,先生。”马车夫彬彬有礼地说:“如今是茉莉花会期间,各种物价都涨得很厉害,假如您不愿意支付50法郎的话,我可以把你们重新拉回火车站。”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亨利如今是人生地不熟,身边又有两个女人,和对方发生争执是不明智的。原以为火车只需要两天一夜,就能到达格拉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