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204章 啤酒厂转产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时间转眼就进入了四月,德军由于兵力不足,以及道路状况不理想,他们没有在任何方向发起进攻。

  豪塞尔在曼斯坦因的催促下,命令帝国师、骷髅师和第17装甲师的部队,在距离红军村五公里的地方,选择合适的地点,开始构筑防御工事,准备与苏军进行对峙。

  见早该在半个月前就陷落的哈尔科夫和别尔哥罗德,如今依旧牢牢地掌握在苏军的手里,索科夫的心里感到非常欣慰。他心里很明白,只要这种态势继续保持下去,七月份的时候就不会有什么库尔斯克会战。没准到时就是提前到来的第四次哈尔科夫会战,只要苏军的决策者,不犯致命的错误,想必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将提前几个月把德军赶过第聂伯河。

  当然,更令索科夫高兴的是,上级答应补充给自己的部队,开始陆续到位了。原本说是给自己派三个步兵师,但实际上来的却是四个师。

  第一支部队是原步兵第45师,该师因为在保卫斯大林格勒的战斗中,所建立的伟大功勋,被改编为近卫第74师,师长索科洛夫也由上校晋升为少将。

  第二支部队是原步兵第99师,该师刚刚改编为近卫第88师,师长为弗拉基米罗夫少将。

  第三支部队是原步兵第226师,该师被改编为近卫第95师,是师长为尼基琴科上校。

  第四支部队是步兵第212师,是原第六集团军中建制最完整的一支部队。

  索科夫在自己的指挥部里,接见了这些刚来的师级指挥员。

  索科夫首先握住了索科洛夫少将的手,微笑着说:“将军同志,很高兴见到您,见到您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您好,司令员同志。”索科洛夫的部队曾经和索科夫的部队,一起保卫过斯大林格勒里的捷尔任斯基工厂,两支部队在战斗中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他握着索科夫的手,激动地说:“当得知我的部队将在您的指挥下,和敌人进行新的战斗,我们全师官兵都感到了欢欣鼓舞,希望能在您的领带下,取得更多的战果。”

  对索科洛夫的这支部队,索科夫的心里还是非常看好的。对方能在德军猛攻的情况下,坚守捷尔任斯基工厂那么久,从而证明该师也是一支能打硬仗的部队。别看该师如今的番号时近卫第74师,但估计前面能和他们旗鼓相当的近卫师,是屈指可数的。

  接着,索科夫又和另外三位师长一一握手,向他问好。

  简单的寒暄过后,索科夫就开始给这些师长布置防御:“师长同志们,由于我们前期的兵力不足,因此,我们把三个近卫师摆在城外,一个近卫师摆在了城内,准备利用这种阵型来应付德国人的进攻。

  但如今你们来了,我们就有了充足的兵力。因此,我打算建立第二梯队,你们四个师都编入第二梯队。等第一梯队的部队在德军的攻击下支撑不住时,再把你们调往一线。”

  听到索科夫这么说,索科洛夫立即站起身,对他说:“司令员同志,您应该知道,我师在保卫斯大林格勒的战斗中,有非常丰富的防御经验。因此,我恳求您,能否把我们师调往第一梯队?”

  见索科洛夫向索科夫提出,想去第一梯队,另外三个师的师长都不甘示弱。别看他们刚来到了红军村,但索科夫的部队所取得的战果,早就在后方传开了,大家好不容易来到这里,自然不会放过各种建功立业的机会,因此纷纷向索科夫请战。

  “师长同志们,请安静!”见到所有的市长都想让自己的部队上一线,索科夫对他们的反应感到了满意。不过如今防线已经基本稳定下来,完全没有换防的必要,便拒绝了他们的强求。他对众人说道:“第一梯队的部队在一线已经坚守了差不多一个月,在这种时候把他们换下来,我觉得是不合适的。”

  看到众人一脸失落的样子,他又补充说:“不过请你们放心,你们早晚有上一线的机会。”

  “那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什么?”步兵第212师师长阿尼西莫夫上校问道。

  “你们四个师如今的任务,就是在各自的防区里构筑防御工事。”索科夫为了防止他们不明白构筑工事的重要意义,还特意强调说:“有了坚固的工事和完善的防御体系,就算敌人突破了我们的第一道防线,你们也可以利用自己的防御工事,挡住敌人的进攻。”

  见四位师长不再像刚刚那么激动,索科夫接着说道:“如今积雪已经融化得差不多了,虽然在接下来的日子,可能还会出现一些强降温和强降雪的情况,但天气会越来越暖和的。你们在来的路上,应该已经发现到处都是泥泞不堪,要在这种情况下,修筑防御工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您说的对,司令员同志。”索科洛夫附和道:“如果要防止战壕里积水,那么我们在修筑工事时,就必须使用大量的木头。但我们四个师要修筑的工事很多,所需要的木头应该非常多,我们该去什么地方找这些木头呢?”

  听到索科洛夫的这个问题,索科夫先是一愣,随后说道:“你们的防区四周都是森林,你们可以安排战士进入森林砍伐树木,用砍下的数目用来修筑工事。”

  对索科夫的方案,尼基琴科上校提出了质疑:“司令员同志,我们要砍伐森林,似乎需要获得林业部门的认可,有了他们提供的砍伐证明后,才能让战士们砍伐树木。”

  索科夫没有想到,在自己的部队里居然有如此古板的指挥员,如今是战争期间,又不是和平时期,砍伐树木修筑工事,要是还需要找林业部门批准。恐怕等敌人的进攻开始,工事还是没法修完。

  索科夫盯着尼基琴科上校看了一阵后,开口说道:“上校同志,我曾经听罗科索夫斯基司令员说过,在伟大的卫国战争爆发后一个星期,还有不少装载着农用机械、粮食和各种资源的列车,源源不断地驶向德国境内。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尼基琴科上校不明白索科夫为什么会提起一件与此刻没有任何联系的事情,便摇了摇头,如实地回答说:“我不知道。”

  “这是因为我们的人办事呆板,不懂得变通。”索科夫盯着对方说:“明明我们和德国人已经进入了战争状态,而这些部门还在按部就班地遵照发货的时间,把那些战前协议中需要提供给德国的物资,继续运往德国。但这些列车在行驶过程中,都无一例外地遭到了德国人的攻击,最后落了个车毁人亡的结局。”

  说完这事后,索科夫望着对方问:“上校同志,您现在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我明白了,司令员同志。”尼基琴科上校的老脸一红,回答说:“我们需要多少木材,自己到森林里去砍就是了,不需要向林业部门请示。”

  “没错,上校同志。”见尼基琴科上校领会了自己的意图,索科夫点点头,满意地说:“作为一位指挥员,需要懂得变通,这样在战场上,才能有更大的取胜把握。”

  “司令员同志,”尼基琴科上校试探地问:“您能说得再明白一点吗?”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你的上级命令你去进攻一个德军的阵地。敌人阵地上的火力很猛烈,如果从正面进攻的话,肯定会遭受巨大的损失,就算勉强突破敌人的防御,恐怕部队也会丧失殆尽。”索科夫再次问尼基琴科:“上校同志,您这个时候会怎么指挥部队呢?是不管一切伤亡地从正面实施突破呢,还是采用正面佯攻,吸引敌人的注意力,然后用部队从两翼迂回方式,来夺取阵地呢?”

  尼基琴科想了想,回答说:“既然上级命令我们从正面突破敌人的阵地,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觉得应该从正面突破敌人的防御。”

  索科夫听完他的回答,顿时感到了无语。自己已经给了他一条提示,结果他还是要采取最错误的答案。他摇摇头,说道:“上校同志,你错了。在战场上打仗,不光要靠勇敢,更重要的是要有头脑,这样才能以最小的伤亡取得更大的胜利。”

  “司令员同志,您所说的这种战术,早在苏芬战争结束后,就受到过批评。”尼基琴科上校振振有词地说:“这种少流血的提防,会让我们的战士在战斗中变得懦弱的。”

  “上校同志,”索科夫没想到这位上校居然如此固执,有些无语地说:“作为一名指挥员,要懂得在战场上合理地使用战术。你也知道,如今的部队在战斗中的伤亡都太大了,而上级的补充却很少,来的也很慢。你想想,要是你把部队在战斗中拼光了,那么在接下来的战斗中,如果你没有得到补充,那么你能做的,就是站在一旁看热闹,或者是撤到后方进行补充。”

  “尼基琴科上校,”见尼基琴科始终有些纠缠不清,卢涅夫看不下去了,他站出来冲着对方说道:“别看你的年纪比索科夫少将大,但要是说到打仗,你连给他当学生的资格都没有。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留意你的,假如我发现你无法胜任一位师长的职务,我将利用自己的职权向上级报告,让他们撤销你的职务。”

  尼基琴科不知和自己说话的人是谁,但看到对方头上戴着的蓝顶帽子,已经肩章上的两颗星,便知道对方是大人物,连忙响亮地回答说:“明白了,将军同志,我会严格地执行司令员同志的命令,努力履行好一名师长的职责。”

  索科夫听到卢涅夫说话,才意识到自己到现在,都还没有向众人介绍卢涅夫的身份,连忙对他们说道:“师长同志们,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卢涅夫将军,他不光是集团军的军事委员,同时还是内务部的副部长,担任驻集团军的内务部代表。”

  索科夫的话把几位师长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集团军的军事委员卢涅夫将军,居然是内务部的副部长。刚刚一直和索科夫唱反调的尼基琴科上校被吓得浑身打哆嗦,他心里暗想,如果卢涅夫发现自己不称职,不会真的让上级把自己撤职吧?

  “大家赶了这么远的路,一定很累了吧。”索科夫见众人一副心惊胆战的样子,连忙出来为他们解围:“你们都回各自的部队去休息吧。等明天一早,就开始动手修筑工事。”

  等众人离开后,卢涅夫对索科夫说:“司令员同志,你对他们的态度太友好了,这样一来,他们会在心里看不起你的,在执行你的任务时,就会打折扣。我觉得你在有些时候,还是应该严厉一点,这次才能在指战员们的心目中建立威信。”

  索科夫知道卢涅夫这么说,是为了自己好,但他的性格使然,只要对方不犯下什么大错,他是不会朝对方吹胡子瞪眼的。因此对卢涅夫的这种说法,他只是淡淡一笑,却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

  卢涅夫可能看出了索科夫的为难,他知道索科夫的人设,就是一个温和的上司,假如某一天突然变得严厉起来,恐怕部下还无法接受呢。因此他只能退而求其次地说:“司令员同志,假如你觉得对部下严厉不起来,那么得罪的事情,就全交给我吧。我相信以我的身份,是会让他们对我产生畏惧心理的。”

  索科夫很明白,要管理好部队,作为最高级别的指挥员,肯定要有唱红脸和唱白脸的角色。既然卢涅夫主动承担了这个得罪人的工作,便顺水推舟地说:“军事委员同志,那以后就要多麻烦您了。”

  卢涅夫咧嘴一笑,回答说:“司令员同志,我不懂军事,指挥打仗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但帮助你管理部下这事是我擅长的,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地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