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英国当大亨 第0205章

小说:回到英国当大亨 作者:红场唐人 更新时间:2021-07-22 13:3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

  “我看最快还要等两个月了。”波亨见亨利的脸上有点不高兴,连忙向他解释说:“主要是产能跟不上,如今在巴黎的香水库存不过四千多瓶,就算按照每天两百瓶的销售速度,也支持不了一个月。而法国是我们的主要销售点,绝对不能轻易地放弃。”

  亨利本来在听说香水还要等两个月,才能进入英国时,心里的确很不高兴,可听完波亨的解释后,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今香水的产能太小,连巴黎的正常销售都无法满足,怎么能仓促地进入伦敦市场呢?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刚进入伦敦市场,就出现了断货的情况,到时要补充货源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

  “我看最快还要等两个月了。”波亨见亨利的脸上有点不高兴,连忙向他解释说:“主要是产能跟不上,如今在巴黎的香水库存不过四千多瓶,就算按照每天两百瓶的销售速度,也支持不了一个月。而法国是我们的主要销售点,绝对不能轻易地放弃。”

  亨利本来在听说香水还要等两个月,才能进入英国时,心里的确很不高兴,可听完波亨的解释后,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今香水的产能太小,连巴黎的正常销售都无法满足,怎么能仓促地进入伦敦市场呢?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刚进入伦敦市场,就出现了断货的情况,到时要补充货源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

  “我看最快还要等两个月了。”波亨见亨利的脸上有点不高兴,连忙向他解释说:“主要是产能跟不上,如今在巴黎的香水库存不过四千多瓶,就算按照每天两百瓶的销售速度,也支持不了一个月。而法国是我们的主要销售点,绝对不能轻易地放弃。”

  亨利本来在听说香水还要等两个月,才能进入英国时,心里的确很不高兴,可听完波亨的解释后,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今香水的产能太小,连巴黎的正常销售都无法满足,怎么能仓促地进入伦敦市场呢?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刚进入伦敦市场,就出现了断货的情况,到时要补充货源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

  “我看最快还要等两个月了。”波亨见亨利的脸上有点不高兴,连忙向他解释说:“主要是产能跟不上,如今在巴黎的香水库存不过四千多瓶,就算按照每天两百瓶的销售速度,也支持不了一个月。而法国是我们的主要销售点,绝对不能轻易地放弃。”

  亨利本来在听说香水还要等两个月,才能进入英国时,心里的确很不高兴,可听完波亨的解释后,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今香水的产能太小,连巴黎的正常销售都无法满足,怎么能仓促地进入伦敦市场呢?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刚进入伦敦市场,就出现了断货的情况,到时要补充货源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

  “我看最快还要等两个月了。”波亨见亨利的脸上有点不高兴,连忙向他解释说:“主要是产能跟不上,如今在巴黎的香水库存不过四千多瓶,就算按照每天两百瓶的销售速度,也支持不了一个月。而法国是我们的主要销售点,绝对不能轻易地放弃。”

  亨利本来在听说香水还要等两个月,才能进入英国时,心里的确很不高兴,可听完波亨的解释后,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今香水的产能太小,连巴黎的正常销售都无法满足,怎么能仓促地进入伦敦市场呢?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刚进入伦敦市场,就出现了断货的情况,到时要补充货源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

  “我看最快还要等两个月了。”波亨见亨利的脸上有点不高兴,连忙向他解释说:“主要是产能跟不上,如今在巴黎的香水库存不过四千多瓶,就算按照每天两百瓶的销售速度,也支持不了一个月。而法国是我们的主要销售点,绝对不能轻易地放弃。”

  亨利本来在听说香水还要等两个月,才能进入英国时,心里的确很不高兴,可听完波亨的解释后,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今香水的产能太小,连巴黎的正常销售都无法满足,怎么能仓促地进入伦敦市场呢?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刚进入伦敦市场,就出现了断货的情况,到时要补充货源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

  “我看最快还要等两个月了。”波亨见亨利的脸上有点不高兴,连忙向他解释说:“主要是产能跟不上,如今在巴黎的香水库存不过四千多瓶,就算按照每天两百瓶的销售速度,也支持不了一个月。而法国是我们的主要销售点,绝对不能轻易地放弃。”

  亨利本来在听说香水还要等两个月,才能进入英国时,心里的确很不高兴,可听完波亨的解释后,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今香水的产能太小,连巴黎的正常销售都无法满足,怎么能仓促地进入伦敦市场呢?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刚进入伦敦市场,就出现了断货的情况,到时要补充货源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

  “我看最快还要等两个月了。”波亨见亨利的脸上有点不高兴,连忙向他解释说:“主要是产能跟不上,如今在巴黎的香水库存不过四千多瓶,就算按照每天两百瓶的销售速度,也支持不了一个月。而法国是我们的主要销售点,绝对不能轻易地放弃。”

  亨利本来在听说香水还要等两个月,才能进入英国时,心里的确很不高兴,可听完波亨的解释后,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如今香水的产能太小,连巴黎的正常销售都无法满足,怎么能仓促地进入伦敦市场呢?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刚进入伦敦市场,就出现了断货的情况,到时要补充货源也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五天之后,波亨从巴黎返回了伦敦。

  一到伦敦,她就到了邦布利斯酒店找亨利,向他汇报波西娅五号香水在巴黎的销售情况:“亨利,你走了以后,我们依旧还是采取限量销售的方式。由于很多人买不到香水,只能高价求购香水的购买票,或从别人的手里购买香水。如今外面的香水价格暴涨,已经涨到了200法郎一瓶,而购买票也涨到了50法郎一张。”

  从波亨的讲述中,亨利知道自己在巴黎采取的销售方式,收到了显著的效果。他笑着夸奖了对方两句后,问道:“不知格拉斯生产的香水,什么时候能运到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