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到宇宙边缘 第26章 先知诺母的传说

小说:旅行到宇宙边缘 作者:当年残月 更新时间:2021-12-23 15:19:5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格利泽星。”沉思片刻后,老杜缓缓吐出了这4个字。

  我顿时恍然大悟,如果诺母去过格利泽星,那么这里的墙上也一定能找出格利泽星系图,语翻译器也许可以对格利泽文字进行识别。

  “老杜,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好样的!”我兴奋得说道。

  我们都知道格利泽星系的恒星格利泽581是一颗红矮星,在它的周围总共有4颗行星,3颗岩石,一颗气态,位置距离地球20.5万光年。

  众人迅速分头寻找起来,大约20分钟过后,多多找到了格利泽星系图,经过比对,证明了就是格利泽581恒星和他的4颗行星。

  经过之前的大起大落,我们的心态已经平稳了很多,不像之前的惊喜万分。所有人都非常冷静和淡定。只见多多把墙上的文字做了分析,过了5分钟,他对老杜点了点头,文字有据可查,属于格利泽人的一种上古文字。

  星星的脸上充满了希望的神情,我们马上手舞足蹈,将情况和祭司做了交流。只见祭司点了点头,伸手一挥,从人群中走出了一个似乎是女性的天狼星人。

  这个女性外星人对着我们说起了格利泽语,翻译器传来了我们熟悉的语翻译结果。

  “成功了!”我对张星星点了点头。

  这名女外星人叫做紫晶,她对我们娓娓的道来了诺母的故事:“

  大约15万年以前,天狼星人是生活在猎户座的参宿四的一颗叫做亮星的行星上,他们的行星非常美丽,星球上森林高耸,水源充足,天狼星人已经在这里生存了几百万年。

  猎户座内有很多充满了能量的巨大恒星,这些恒星的能量从何而来不得而知。这些恒星源源不断地把自身的能量传递到自己的小行星上,滋养了这些星球的生存运转。

  诺母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生在亮星,诺母出生的时候和别人不同,天狼星人是两栖类物种,可以适应水下和地面两种生活状态,但是诺母生下来没有双脚,只能在水中生活。天狼星人并没有歧视一说,诺母奇特的外表,反而被族内的大祭司认为是上天的指示,很早就将诺母带入亮星人的上层学院进行学习。

  年轻时候的诺母展现了惊人的天赋,对于宇宙天文学,神学,以及武器技能都展现出了超高的天赋和技能,一度成为大祭司的接班人。

  直到有一天,一伙外星人攻进了亮星,外星人拥有着能发出巨大能量的武器,很快,美丽的亮星就被外星人给攻占了,亮星人遭到了疯狂屠戮,至死都不知道这伙外星人来至何处,我们暂时称他们为黑星人。

  在整个星球遭到失败,亮星人退无可退的情况下,诺母指挥最后的亮星人乘坐宇宙飞船,逃离了亮星,在宇宙中开始了流浪生涯。

  逃亡的亮星人在宇宙中被黑星人不停追杀,就这么追杀加流浪了1000多天,眼看能源越来越少,这时候他们逃到了天狼星系,而正是诺母运用他超高的天文学天赋和先进的飞船设备,计算出了在天狼b星下面存在生存空间,而天狼b星外表巨大的压力和温度,正是保护亮星人不被追杀的最好的方式。

  为了突破b星外表的高温和巨大的引力,诺母将所有飞船最后的能量全部转为为制造虫洞的能源,这是垂死一击。如果不成,整个部族这最后2000多人就要灭亡,亮星人从此从宇宙消失。

  众人经过讨论,决定执行诺母的方案。

  诺母将最后的能源聚焦于虫洞制造器,亮星的的飞船利用最后一点动力跃入了能量制造的虫洞,亮星人成功了。

  在白矮星外层巨大的引力和温度下,亮星人很好的隐藏了自己,追杀亮星人的黑星人失去了这个最后仅存的亮星人部族的线索,便离开了。

  亮星人就这样在天狼b星上生存了下来。

  天狼b星是一颗白矮星,是恒星衰竭之后的星体,核心能量非常缺乏。亮星人来到之后,诺母心中一直想着如何打败这伙野蛮的外星人,帮助部族重回故乡。

  在这个念头的驱使下,诺母计划走寻银河系的外星文明,寻找更强大的力量来打败入侵的黑星人。

  要想走出去,就必须找到制造虫洞的能源,结果,在b星海洋的一座岛屿上,诺母找到了他想要的能源。

  我们把这座岛屿称之为恐惧岛。这个岛上有b星上唯一剩下的一个地核喷射出口,因为天狼b星的能源已经基本耗尽,剩下最后的核能,只从恐惧岛这个唯一的出口向外喷射,也是唯一的能量获取之地。”

  “那我们有救啦!”听到这里,张保尔兴奋得说道:“我们去恐惧岛获得能量来源,就可以制造虫洞,就可以离开这里。”

  保尔的语紫晶听不懂,看到他手舞足蹈的样子,紫晶不明所以,停了下来。

  “别理他,你继续说下去。”老杜用格利泽语和紫晶说道。

  紫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恐惧岛的能量没有那么好取,在岛上生活着一种双头巨兽,巨兽依靠吸食能源喷射口的能量维持生命,能量强大无比,对于来获取能量的外来物种非常凶残。”

  “双头巨兽,是不是长着6条腿,有一双大翅膀?”老杜突然问道。

  “是的。”紫晶答道。

  “看来诺母预盒子上画的双头巨兽就是恐惧岛上的这个怪物。”我说道。

  星星几个人对我的分析表示认可。

  “诺母为了获取能量,就必须战胜双头巨兽。”紫晶继续说道:“先知诺母具有超高的智慧,并掌控了强大的科技,成功得从恐惧岛双头巨兽手中获得了能量,但是部族人员也伤亡过半。

  自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踏上恐惧岛一步。

  恐惧岛的能量是巨大的,诺母得到了这些能量后,成功了制造了虫洞,并通过虫洞到宇宙各地寻找打败黑星人的力量,并将亮星人的科技带给宇宙中的不同种族,以帮助他们抵御可能产生的外敌入侵。

  为了防止一个星球特别强大出现类似黑星人那种破坏和平的情况,诺母针对一个星球只投放了一部分科技知识。

  这就很好的解释了地球人的天文学非常强大,而格利泽人却拥有虫洞的技术。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从16世纪天文学探索大爆发的时代开始,我们同时又拥有了虫洞技术,也许我们地球人也有去侵略其他星球的可能。

  诺母利用恐惧岛获得的能量,一趟趟的往返于银河各恒星系之间,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消灭暗星人的能量和技术来源。

  诺母探索银河系前后达到了100年的时间,随着诺母的年纪越来越大,恐惧岛获得的能量剩余越来越小,他出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最后一次,诺母飞去了参宿四去寻找能源,就在他返航的那一天,出事了。

  诺母的飞船在返航的时候似乎发生了爆炸,整个飞船坠毁在了黑石山。

  亮星人全部震惊了,因为诺母是他们的先知和精神支柱,而大家也一直借助诺母从外星球带回来的异星技术,不断得完善亮星人的知识库,一代代传递下去,在这块土地上繁衍生息着。

  为了挽救先知,当时的大祭司立即带领一队救援人员奔赴黑石山。

  结果在坠毁的宇宙飞船上,亮星人遇到了一只长着爪子的巨大怪兽,就是我们后来碰到的巨爪兽。巨爪兽凶猛异常,就是它潜伏上飞船,导致了诺母飞船的坠毁。

  一群人同巨爪拼命死战,不惜生命,奋力的往飞船内部突入。

  在付出了巨大的伤亡之后,他们终于来到了先知的船舱门口,这时候仅仅只剩下大祭司和另外两个年轻的亮星人。巨爪兽杀完阻拦的亮星人后,马上追了过来。

  大祭司对着其中的一个年轻亮星人说:“我们只能帮你争取一些时间,你进去保护好先知,见到他后,带他离开,部落的希望就在你身上。只要先知不死,亮星人就不会亡”

  说完,一把将这个年轻的亮星人推入先知房间,自己带着另一个亮星人引爆炸弹,旨在炸毁船舱,阻拦巨爪兽。

  年轻的亮星人跌入了房间,一抬头,发现诺母端坐在房间中央,身受重伤。

  诺母抬手招呼年轻人过去,摸着他的头,缓缓说道:“我已经找到了克制外星人的武器,但是在获得能量的时候,我受到了强大的诅咒。

  一个上古世纪强大的怪物跟上了我,我用尽办法没法消灭它,它控制了飞船,一路来到了天狼b星。

  我将秘密封锁在两个上古秘盒之中,这个秘盒非常坚固,需要强大的力量才能打开,力量的获取秘密我留在了秘盒之上,这股力量我们亮星人驾驭不了,我们部落不能再继续死人了。

  在未来,会有拯救我们亮星人的几个救世主出现,我将预留给你们,你们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年轻的亮星人表示要带诺母离开这里,诺母摇了摇头。

  “孩子,时间有限,你速度听我说完,一定要牢牢记得我的话,带回去。”诺母说道:“这里的两个秘盒,你带回去一个小的线索盒,将它投入虫洞。待救世主看到这个小的秘盒,他自然就会来寻找这个主盒,强大能源的秘密就在这个主盒之中。”

  随后,诺母又递给了年青的亮星人一卷书卷,上面记载了这百年来诺母探索银河系各星球的情况,文字,语和科技。诺母告诉年青人一定要把这些资料带回去,因为未来的救世主有可能是这些任何一个星球上的人。

  年轻的外星人点了点头,表示会完成任务,诺母欣慰的说道:“这个巨爪怪是我的诅咒,是杀不死的,即使我死了,他也会去屠戮整个天狼星的生命。

  你回去后,将这里封为禁区,禁止任何人来此,我会运用我的能量,征服巨爪怪,在精神上与它融为一体,共存亡,以此保护我们亮星人的安全。“

  诺母说完后,用小的秘盒中的能量,制造了一个外界虫洞,一把将年轻的亮星人和书券,秘盒推入虫洞。

  年轻的亮星人拿着秘密回到了部落,他接替大祭司成为了新的祭司,按照诺母的要求,他将书卷上的星系图刻在了这个巨大的山洞当中,安排人学习书卷中的文字和语,同时封锁了黑石山,禁止部族人员入内。

  他安排人找到了虫洞入口,按照诺母的要求,将小的上古秘盒投入了星际空间。

  这个年轻人就是当前这个祭司的祖先,祭司家族一代代的守护着秘密,一直等待着救世主的出现,10几万年传递下来,终于等到了我们的出现。”

  紫晶一口气说完了诺母的故事,看向了祭司,祭司对她点了点头,众人脸上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毕竟,对他们来说,经过了10几万年的等待,救世主终于来了。

  “不对,这个传说中疑点重重,问题多多。”张保尔突然叫了起来。

  所有人一起将目光投向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