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19章 是他(二合一章节)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当然是希望....”

  市丸银脑海里默片似的闪过一个个身影和画面,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个名为蓝染惣右介的男人。

  黑棕色的头发飘逸的遮住半边额头,古板方正的黑边框眼镜隔住眼底的温度,脸上永远挂着令人安心的笑容,说话的声音也是温声细语....直到摘掉眼镜,双手将头发后拢,凌乱的刘海被梳成乌黑发亮的大背头,头顶的天幕被漆黑撕裂....那一幕,绝对是烙印在尸魂界历史上的名场面,目睹之人有谁能够挥抹掉记忆中的那个梦魇呢?

  呼~

  只是稍稍回想起那张伪善的面孔,市丸银脑浆都好似又被凌辱了一遍!

  如果是那个男人被唤醒,或许会有办法挣脱绑定魂魄的契约吧....应该是可以的吧~之后辉夜奈见会被杀死,我大概率也会跟着一起死掉?

  被蓝染善心解救的概率太低了!

  那,

  万一,

  蓝染没能挣脱契约的束缚呢~

  辉夜奈见 蓝染惣右介的组合....那画面太美,光是想想市丸银就觉得整个魂魄都在颤栗,何苦来哉呢!

  不能唤醒蓝染惣右介,如果可能,之后也要让奈见会长脑子里绝掉这种危险的念头,那个男人和其他所有的番队长都不一样。

  那么,

  总队长山本元柳斋重国?

  还是算了,

  以那老家伙的古板和固执,他不会介意魂魄被新任灵王束缚,反而会欣慰于继任灵王的手段吧,自己要是敢露出一丁点儿异样的苗头,都会被他砍死的。

  绝对不是开玩笑,

  总队长的座右铭就是“怠忽正义之人,老夫绝不宽恕!”,而他的正义就是忠于尸魂界的规律,忠于王室,忠于至高无上的灵王陛下。

  市丸银内心悲叹,最有可能挣脱掉束缚的两个人反而是最不敢唤醒的人,那么,只能从剩余的番队长里面唤醒喽,他脑海中快速的闪掠过其他队长的音容样貌。

  二番队队长碎蜂,这个女人看我不顺眼,排除!

  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这个女人就很有欺骗性了啊,但....总感觉更可能被奈见会长的伪善面孔给蛊惑呢,先不考虑了,排除!

  六番队队长朽木白哉,好像还不错,待定一下。

  ......

  七番队,八番队,九番队,十番队一一从他脑海中浮现然后被无情的过滤掉,也不晓得那些排名垫底靠后的番队长日后醒来,会不会记恨上市丸银呢~

  市丸银此刻全然没有意识到,筛选排名的过程就是一次得罪人的过程,奈见会长早早的就未雨绸缪的把锅给甩好了,他现在正沉醉于这份信任和权力中。

  十一番队队长更木剑八,一个野兽般渴望杀戮的男人,这个新世界倒是很适合他,但他恐怕不允许被束缚,搞不好先跟奈见会长玉石俱焚了,把自己也拖累了,剔除!

  十二番队队长涅茧利,在队长中他的实力并不出众,但他的杰出表现在技术研发的能力,他同时担任着技术开发局局长的身份!

  市丸银脑海中浮出一个常年戴着黑白双色面具,死霸装附着外翻的紫色衣领,头饰和衣领天天更换,右手中指留着手术刀长度的指甲,身体构造也被自我改造成武器装置的....科研疯子。

  武装义骸的概念和版本就是涅茧利发明制造的啊~

  长长吐出一口气,市丸银心里已然有了正确的人选,他嘴角勾起令人信赖的弧度,眼神眯成一条细缝观察着辉夜奈见的表情,调整下语序道:“如果一次只能够唤醒一位队长的话,我觉得不如先将涅茧利队长从长眠中唤醒过来吧~”

  “涅茧利么?”

  辉夜奈见大有深意的看了眼市丸银,隐约能够猜到市丸银的心思,他也不拆穿就笑道:“感觉市丸银队长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呢?这位涅茧利队长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刨除掉他番队长的身份,他同时是技术开发局局长,是一位天才的科学家,既然奈见会长这次只能够唤醒一位队长,那与其只是补充一份纯粹的战力,不如唤醒涅茧利,既得到一份队长级别的战力补充,同时在后勤和技术上,也能得到强有力的支撑。”

  “奈见会长想要在新世界复苏静灵庭的荣光,技术的保障支持同样必不可少,甚至,从某种程度而比纯粹的武力更有价值,当然,这只是我的浅见,最后的定夺还是得有奈见会长来决定。”市丸银半鞠躬,把一位忠诚,敬畏的下属的姿态表演的淋漓尽致。

  隔绝着面具,市丸银看不透辉夜奈见真实的表情,只感觉到那束目光好似并没有聚焦在自己身上,而是掠过自己看向了被风卷向空中的落叶。

  风卷残叶轻飘飘落在泥泞的水洼上,被光倒映出晦暗的脉络。

  半晌,

  辉夜奈见将目光重新移回向市丸银,目光满是温和的信赖,“我相信市丸银队长的判断,那能给我再讲讲之所以先排除掉其他队长的原因么?”

  “没有问题!”

  市丸银早就在心里打好腹稿,他或真或假,或客观准确,或添油加醋的点评着其他队长的“缺陷”,并时不时的撩拨一句涅茧利的相对优势,让天秤的重量一点点压倒向他想要的结果。

  他哪里知道,

  他陈述的这些理由其实早早就都在辉夜奈见脑海中梳理过一遍了,

  撇除掉成就点的根本性制约,

  辉夜奈见本来就打算先唤醒涅茧利呢~

  “是应该先唤醒涅茧利,这样我就能有一只录音笔,把市丸银现在说的话都录制下来,以后放给其他队长听了!”

  哪像现在,辉夜奈见还得辛苦的默记在心里,以后还得找合适的机会私下转述给其他队长。

  “我明白了,就按照市丸银队长的建议,我会唤醒涅茧利,在此之前,我们得尽快帮助涅茧利队长寻找一具适配的武装义骸来进行改造!”

  辉夜奈见瞅着萧条冷清的城镇,喃喃道:“这城镇里不可能连个活的忍者都没有吧~”

  “适配?”市丸银捕捉到一个关键词,结合自己被唤醒的过程,市丸银能够解读出是需要一具新鲜的尸体,但更具体的要求他就不清楚了。

  “武装义骸需要忍者的躯壳来改造,根据死亡时间来划分新鲜的程度,同时根据躯壳死亡的健康程度,颜值档次,实力等级,血继限界,内分泌激素调节的区分等等...都会影响唤醒过程是否能够顺利进行,总之是个非常耗费心神的复杂过程,当初为了给市丸银队长寻找一具能够完美匹配的义骸,我可是费没少耗费功夫呢~”

  辉夜奈见一本正经的信口开河,不过,也未必全然是瞎编的,反正外挂也没有给出明确的《尸体折现成就点的换算公式手册》,最终解释权可不就都落在他头上了。

  “会长辛苦了!”市丸银信了,半鞠躬向辉夜奈见。

  “不辛苦,这是我应该做的,市丸银队长感觉这具躯壳用得舒心就好!”辉夜奈见摆摆手。

  “魂魄在义骸里居住的很舒服,灵子的吸收运转也很流畅,连身材样貌都是等比例的按照真实的我捏塑成型,甚至连胎记的形状和颜色都一样....这是一具堪称完美的武装义骸,奈见会长有心了!”

  市丸银低下头颅,一想到躯壳里植入的禁锢,以及寄生入魂魄里的约束,他又怎么能够不对奈见会长感恩戴德,服服帖帖呢~

  “雾隐村有充足的尸源可以挑拣,但离开雾隐村一路走来,忍者好像也跟濒危物种一样少的令人发指,我现在比较担忧在剩余的时间里,我没法找到一具合适的素材来改造。”辉夜奈见攒够了成就点数,却又遇到了新的烦恼。

  “剩余时间,时间上有什么规定么?”市丸银无法理解。

  “这很难跟你解释清楚,后面牵扯了一系列的复杂计算,你只需要知道唤醒一位番队长,使他能够从时间的长眠中复苏,跨越空间的鸿沟来到现世,需要借住天时地利,一年中只有某些特定的时间点才能够举行唤醒的仪式,而一旦错过,下一次再遇到就需要经过漫长的等待了。”

  是的,

  辉夜奈见没有撒谎,

  下一次打折活动的时间鬼知道还有没有,

  没有的话,

  动辄几万点的成就点,

  怕不是要攒到海枯石烂哦~

  “听起来很高深的样子,继任灵王果然掌握着一些,我完全不懂得的知识,不知道涅茧利醒过来,能不能想办法逆推出这种技术的原理来。”市丸银将奈见会长不小心透漏出来的只片语都一字不落的默记在心里。

  “下一次的时间点是?”市丸银问道。

  “唔....”辉夜奈见食指顺着面具的纹理画圈圈,半晌报出准确到分钟的时间:“6h21min,这是最近一次能够举行唤醒仪式的时间节点。”

  嘶~

  市丸银倒嘶一口凉气,留给涅茧利的时间不多了啊,他眯着的眼缝都睁开了一丝,“敢问奈见会长,上一次替我制造合适的义骸一共用了多久时间?”

  “1098,换算过来就是3年又3天!”辉夜奈见同样没骗人,这是外挂迷路 制作的耗时,“不过,当时更多的是技术上还有难关需要攻克,现在差的只是一具匹配的尸体了!”

  “是植入禁锢达成控制的技术难关吧!”

  市丸银在心里默默腹诽,面上不动声色的追问,

  “奈见会长要如何确认尸体是否能够匹配呢?如果不能够完全匹配会怎样?”

  辉夜奈见把手掌贴到市丸银的胸口,感受着冰冷义骸下的心跳,幽幽道:“就像这样,我只需要触碰到尸体一秒钟,就能够精准检测出匹配的程度....匹配程度越高,那么唤醒仪式就会越顺利,最终的结果也更完美;相反匹配程度越低,则唤醒仪式越容易出现纰漏,导致最终的结果出现误差,乃至唤醒失败!”

  “误差?”

  “嗯,有可能唤醒的魂魄和义骸不能完美相融,会出现性情失控,行动过激,大脑思维出现混乱,人格分裂,精神错乱等等,总之,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都是有的;或者,唤醒的对象自主出现了调换,当然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直接失败,这些都是我以前惨痛的失败教训,相信我,你不会想知道那些失败品最后都被如何处理了....好在,我现在的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失败的可控率大幅下降了!”

  辉夜奈见九假一真的回答道,他这完全是走一步看三步,为将来有可能出现的主动引发的或被动承受的状况,都提前预埋好了伏笔和借口。

  就,

  心机,

  逆流成河!

  市丸银听得脊背上直冒冷汗,他庆幸自己的唤醒没有出现纰漏,或者,其实是有的,只是奈见会长向我隐瞒了....某种可怖的念头顿时就在脑海中萦绕着挥之不散,他感觉舌头似乎都发僵了,硬邦邦道:“我明白了,我会尽可能帮涅茧利找到一具适配的义骸的。”

  如果,

  实在找不到完美适配的,

  降低一点标准,

  涅茧利应该也不会在意的吧~

  “哦,市丸银队长有想法了么?我们应该去哪里找寻忍者呢?现在再掉头返回雾隐村也来不及了啊!”辉夜奈见没来由的就相信这种问题难不倒市丸银。

  眯眯眼总是能够很轻易的发现可口的猎物,这是被无数世界践行过的真理啊!

  除了稀少的感知型忍者以及白眼这种作弊的雷达能力,能够超远距离的发现忍者的踪迹,绝大部分忍者都是不具备这种高端功能的。

  辉夜奈见和市丸银继承的武装义骸身前同样不具备这种能力。

  “没有想到在忍界想偶遇一名忍者,竟然还蛮困难的啊~”辉夜奈见有些无语的挠头。

  “这很正常,无论哪个世界职业者都是占比稀少的一部分,他们通常会有特定聚集的区域和交流的圈子,看似是无形间和广袤的普通人的世界割裂开来,实际上,想要从一群普通人里找到一名职业者,往往要比从一群普通人里找一个普通人要容易的多。”市丸银笑眯眯道,“就像是一滴墨汁渗入进清水里,想要藏那是藏不住的。”

  “你找到了?”辉夜奈见惊喜道。

  “还没有,但可以让他们都来找我们!”市丸银语气里透出毒蛇般阴冷的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