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是草忍村上忍!

  我是鬼灯城城主!

  我是无为!

  曾经的我为了重新振兴草忍村,残忍地将一个个囚犯献祭给极乐之匣,甚至,不惜将我的儿子也献祭了进去;

  那一天,

  我流下了最后一滴眼泪,

  我感觉到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

  我继续残忍地将更多的囚犯献祭给极乐之匣,

  或许,

  我希望重新换回自己的儿子!

  然而,

  一天又一天,

  毫无希望!

  直到.....

  刀斧般削瘦的脸颊映出冷酷的颧骨,,漆黑高领的长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一对麻木残忍的眼睛看着脚下被海浪拍打的礁石,那眼底深处是宛如礁石般的死寂灰暗。

  “犯人已经准备好了!”脸上罩着丑陋牛头面具的狱卒过来提醒道。

  “这就来!”无为语气麻木。

  每一次献祭给极乐之匣的仪式,都只能也必须由无为亲自主持,仪式的地点就在鬼灯城的最底层,极乐之匣所在的地下室里。

  被捆绑在手术台上,全身查克拉被禁锢的囚犯,就是被他们精挑细选的活祭品。

  无为走进去的时候,仪式的准备工作已经妥当,昏迷的囚犯一动不动地平躺着,胸口赤裸上面印满禁锢查克拉的咒印,正对着囚犯不远处,便是沉睡的极乐之匣。

  长、宽、高4米左右的立方体,周身环绕锯齿状的纹路,正面是一张露齿鬼脸,齿缝严丝闭合,整体看上去就像是一只被石化的恶鬼头颅,又像是一扇通往黄泉的鬼门。

  献祭的仪式很简单:

  无为走过去双手按压在囚犯的胸膛,按照某种秘术的引导,瞬间解除掉禁锢的查克拉的封锁,并将那锁链似的咒印与极乐之匣连通。

  下一秒,

  囚犯被解封释放的查克拉,混着被瞬间抽干的生命力和看不见的魂魄,被一起引导输入进极乐之匣,被那张可怖的鬼脸吞吃掉了。

  光吃不吐!

  没有回应!

  “极乐之匣没有动静,依旧没能被唤醒开启,显然是祭品的数量和质量还不够,该死。”脸上被牛头罩住的狱卒丧气道。

  “用普通的囚犯献祭,想要攒到足够唤醒极乐之匣的分量,无法想象还需要耗费多少年,我们需要更有质量的囚犯,或者,要是能捕捉到一个人柱力,把里面的尾兽献祭掉,也许就能够唤醒极乐之匣了!”同样款式的狱卒说道。

  沉默!

  在想屁吃!

  他们要是有能力捕捉人柱力,他们哪至于藏在这里鬼鬼祟祟,只敢偷摸的用囚犯来献祭,又何至于想方设法建立一座监狱来掩人耳目。

  质量不够,数量来凑,这就是小忍村的悲哀!

  囚犯的尸体干瘪成一具肉壳,气氛略显压抑沉闷,无为没有吭声,转身准备离开,他心里早就想好,总有一天,哪怕是将鬼灯城所有的囚犯都献祭一空,他也要唤醒开启极乐之匣。

  门从外面推开,一名狱卒神色慌张的跑进来报告道:“有新的囚犯送来了!”

  深更半夜,哪个村子会押送囚犯来鬼灯城?

  戴着牛头罩的狱卒不约而同的看过去,报告的狱卒舌头打颤,吞吞吐吐道:“是个没听说过的忍村,好像是个什么组织,起了个奇怪的名字,叫....叫护庭十三番!”

  没人在意这条消息,无为半个身子已经迈出地下室。

  突然,

  空气似乎都静止了,只因为,那狱卒的下一句话里牵扯到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名字——大蛇丸!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无为脚下一顿,回身出现在狱卒跟前。

  “护庭十三番押送的囚犯是木叶s级叛忍大蛇丸!”狱卒牙齿打颤,一口气连贯说道:“他们自己是这么说的!”

  大蛇丸:前木叶三忍之一,现被通缉的s级叛忍,毫无疑问,是屹立在忍界巅峰的那一小撮影级里。

  如果,能把大蛇丸献祭给极乐之匣,那....质量够了么?

  一个可怕而危险的念头,像是毒草一样同时浮现在众人脑海中,他们互相对视一眼,俱都感受到急促的呼吸。

  等一下,

  押送大蛇丸的不是木叶,而是什么护庭十三番?

  来不及思考这个奇怪的组织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无为出了地下室,连忙朝外面走去,他迫不及待的要去确定狱卒口中报告的真假。

  夜色笼罩的鬼灯城很安静。

  所有的囚犯都被关押回房,狱卒也大都去睡觉,只剩下巡视和守卫还在值班,此刻俱都如临大敌的围在监狱入口,与他们的紧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戴着森白面具,面具上有一滴血泪的男人正在百无聊赖的玩耍着手中的扑克牌。

  一张张扑克牌在他手指间跳动,连成一片虚幻的残影,如果换一个场景,驻足围观的狱卒或许会觉得赏心悦目,但此时此刻,可就显得画风诡异惊奇了。

  因为,在他身前是一个下半身宛如蛇类般蜿蜒跪在地上,上半身双手麻花一样被捆缚在身后,一张脸满是鲜血,却是双眼和嘴巴里的舌头都被挖掉,模样凄惨无比,但喉咙里依旧发出窸窸窣窣像是毒蛇吞吐信子的声音的....大蛇丸。

  而在他身后,则是两个身穿黑袍羽织的怪异男人,一个同样戴着面具,脸上露出小丑一样的笑容,脖子夸张的转动着角度在好奇的四处打量;

  另一个,看起来相对正常,但皮肤五官精致的不似人类,明明脸上挤出的是一副笑脸,却诡异的让每一个望向那张脸的人都感到阵阵毛骨悚然。

  这三人,

  每一个都散发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气息,

  俱自称,

  来自护庭十三番。

  他们受木叶委托,押送叛忍大蛇丸来鬼灯城.....借宿一宿!

  “确认是大蛇丸吗?”无为赶过来,皱眉看着眼前怪异的组合。

  奇怪陌生的名头他从未听过,这三人每一个他都看不透深浅,甚至在他的感知中,他几乎感觉不到三人身上有查克拉的波动,但却感知到隐隐有另一种晦涩恐怖的波动环绕在他们身上。

  那种波动明明很陌生,又好似有丝莫名熟悉的味道,像是在哪里接触到过,却一时间死活想不起来。

  “应该是大蛇丸!”

  有狱卒认出大蛇丸的长相,跟无为汇报道,

  “眼睛和舌头都被拔掉,双手被捆成麻花,说是为了防止大蛇丸逃跑,两条腿变得跟蛇一样,则说是大蛇丸自己的禁术反噬造成的结果。”

  这个说法自然是辉夜奈见编造解释的说辞,而那张没了眼睛舌头的脸皮,则100%是大蛇丸的,没有丝毫弄虚作假。

  大蛇丸的长相,在忍界还是独树一帜的,非常具有辨识度,有幸见过还活着的人,这辈子怕是不太能够忘掉。

  至于,如何让一具遗蜕以假乱真,那就全部归功于涅茧利,后者往那里面填充了许多义骸制造的材料,充实了血肉的饱满质感,然后又往里面寄入了寄坏虫,来勉强操纵这具身体,当然,还有些奇怪的技术添加,就不是辉夜奈见能够理解的了。

  按照涅茧利的说法,糊弄这些忍界的文盲绰绰有余了。

  “借宿一晚,不是之后都关押入鬼灯城?”无为确认了大蛇丸的身份后,狐疑的问道。

  “嗯,就一晚,明天会有木叶的人过来将其提走!”辉夜奈见看着无为意味深长道:“你理解的没错,只麻烦一个晚上哦,没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