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33章 我是一个懂规矩的人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押送囚犯途中经停鬼灯城,借宿一宿,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奇怪组织,是把监狱当民宿了吗?

  闻所未闻!

  无为执掌鬼灯城以来,从未见过如此荒诞无礼的请求,于是,他压制住内心的蠢蠢欲动,面上不动声色的选择了接受,一个晚上,太没问题了!

  “大蛇丸被逮捕是一件很机密的事情,为防止消息泄露,今晚请将其单独秘密关押,不要让任何人接触,另外,今晚见过的狱卒都要下封口令!”

  辉夜奈见十分负责的提醒无为,无为从善如流,保险起见,又对大蛇丸施加了一层查克拉禁锢术,红色锁链般的咒印烙印在大蛇丸的胸膛上。

  手掌接触的过程中,他感受到大蛇丸的肤质阴冷僵硬,就像是一层坏死的蛇皮,胸膛底下隐约传来嘈杂的心跳,以及散布全身明明很磅礴却又异常微弱的查克拉波动。

  那实际是:在涅茧利的微操下,凝聚成心脏形状的寄坏虫聚合体在按照特定频率共振,以及,密布在那具皮囊里模拟出的人体查克拉波动图。

  事实证明,像涅茧利这种既懂科学,又懂医学的高级知识分子,一旦搞起弄虚作假的名堂,普通人就是个睁眼瞎,很难不上当入套。

  无为没有起疑,他以为这是大蛇丸被禁术反噬,和遭受护庭十三番非人酷刑的结果,瞧瞧,把凶名赫赫的大蛇丸给折磨成什么鬼样子了!

  大蛇丸全程阴着脸,血洞窟窿似的眼睛怒睁着,半张开的嘴巴绝望的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无为用一块黑色的布罩住大蛇丸的脸,眼神示意旁边的心腹把大蛇丸拖下去,他对着辉夜奈见认真道:“你放心,我会把大蛇丸单独关押在鬼灯城最隐蔽森严的牢房内,直到明天木叶的人抵达之前,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接触到他。”

  “那就好!”辉夜奈见十分满意无为的安排。

  “鬼灯城内没有多余的住处,只能给你们腾出一间狱卒的房间以供休息,可以吗?”无为问道。

  “这就再好不过了!”辉夜奈见打个呵欠。

  无为让狱卒带领他们过去,然后又特意叮嘱道:“鬼灯城毕竟是一座监狱,里面有很机要重地,为了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还希望你们不要出来随意走动。”

  “当然,规矩我们都懂!”辉夜奈见满口答应,表现的很像是一位善解人意的客人。

  .....

  狱卒腾出的房间里。

  市丸银笑眯眯的看着门口隐秘监视的狱卒,缓缓的从里面把门关上,在门缝关上的一瞬间,悬挂在监狱走廊上的油灯微微的晃动了一下。

  “市丸银队长的洁癖有点严重啊!”辉夜奈见毫不嫌弃的坐在一张旧褥子铺叠的床上。

  涅茧利站在一旁,染黑的指甲上一粒粒虫子爬出来,顺着门缝悄无声息的钻出去,他接上奈见会长的话感慨道:“市丸银队长以前跟蓝染惣右介走得太近了,恐怕就是那个时间段被传染上的坏习惯吧,像我就从来不在乎这些!”

  “是啊,涅茧利队长更接地气儿!”辉夜奈见抿嘴笑道。

  涅茧利开心的咧嘴,同时从掌心飘出一团混杂着寄坏虫和细菌的球状物,球状物缓缓在桌子上铺展开,像是一滩水镜子,上面有画面逐渐浮现出来。

  “我把监视细菌的技术,利用寄坏虫寄生在了白眼里,又用寄坏虫充当活体媒介,以此将白眼观测到的画面传导回细菌,最后利用一点微不足道的灵子技术,就可以把画面远距离呈现在这滩菌落上。”

  涅茧利很谦虚的伸手一指桌上的菌落,是真的没有骄傲,利用原有的技术结合到新能力的运用,对他而是小菜一碟,和奈见会长在义骸上应用到的诸多高深技术相比,还差得远呢!

  顺带一提,

  那颗白眼现在就藏在[大蛇丸]的肚子里。

  这种微不足道的技术运用,涅茧利相信奈见会长可以做到,而且毫无疑问能做得比自己更出色,只是奈见会长懒得费心思罢了,这就给下属留出了表现的空间!

  “很好!”辉夜奈见在心里默默为涅茧利点赞,他朝桌子上同步直播的画面看去。

  画面中,

  大蛇丸被注射了一管麻醉剂,很平静的躺在手术台上,周围几个戴着牛头罩的人在激烈的讨论着,是否真的要将大蛇丸献祭给极乐之匣。

  持反对意见的一方,给出的理由是,事后无法合理的善后,而且严重怀疑整件事情暗藏蹊跷。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组织竟然逮捕了大蛇丸,半夜途经鬼灯城,还非要留宿一宿,这不等于上赶子来送肥羊么,还是全程打包送货上门那种,就很不合乎常理!

  持支持一方的理由是,这张被抠眼挖舌脸皮真的是大蛇丸的脸无疑,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瞻前顾后何时才能唤醒极乐之匣,重现草忍村的辉煌?

  另外,

  正是因为护庭十三番名不见经传,事后,他们才能更容易的扯皮推诿,明天在木叶面前把责任都栽赃嫁祸给对方!

  总之,

  这是上天赐予鬼灯城的机会,献祭掉大蛇丸,有很大概率就能够唤醒打开极乐之匣,到时候便立刻向极乐之匣许愿,重振草忍村的强大与辉煌....只要能成功,便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讨论还在激烈的进行着,一旁的无为没有参与,他只是一不发的在进行着仪式前的准备。

  “一个能让人许愿的盒子,竟然也会有人相信,真有意思!”涅茧利从奈见会长那里已经得到过关于极乐之匣的概述,他看着桌上的菌落直播,心里依旧有点费解的问道,“奈见会长你怎么就能确定他们一定就会献祭[大蛇丸]?他们不是已经发现其中的蹊跷了么?”

  辉夜奈见笑着解释道:“这个道理,还是市丸银队长教会我的!”

  “人是最容易被情感蒙蔽理智的时候,我们不要怀疑,一群沉浸在缅怀过去的人能有多疯狂,极乐之匣是他们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现在我亲手把钥匙送给到他们手里,就算其中有蹊跷,他们也会自己找出更多的理由说服自己,因为,他们舍不得放弃这次机会!”

  “何况,我只给了他们一晚的时间,他们没有时间去细细思考,被贪婪燃起的欲望会迫使他们作出决定!”

  “另外,真正主持和决定的权利在无为身上,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思念会让他不顾一切的,这也是我最后更改计划,选定他台前代理人的理由!”

  辉夜奈见合拢手中的扑克牌,从里面随意抽出一张,沉声道:“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拒绝了,也没关系,是他错过了我抛出的橄榄枝,错不在我!”

  辉夜奈见说着翻开抽出的扑克牌,上面映着的恰恰是一张黑色的鬼牌joker,他对着涅茧利愉悦道:“瞧,运气,和我们是一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