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52章 我,好人,坏人?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一场闹剧收场。

  感谢痘痘脸的配合和无偿出演,辉夜奈见和西索完成了出场仪式,算是初步拉起来了两个截然对立的人设,在大家脑海中刷了个印象分。

  西索:冷血病态,强大危险,像是条优雅觅食的毒蛇,90分。

  辉夜奈见:颜真好看,愚蠢的善良,一只人畜无害的绵羊,10分。

  以上就能看出忍者的审美取向,和价值观都被教歪了,有严重的扭曲和混乱。

  默默收了一波[绵羊卡]的辉夜奈见脸上依旧挂着温柔和善的笑,他迎向4周对视的目光,那一张张诠释丑学的龙套脸上写满了冷漠,不屑,厌恶,嘲弄....等等不友好的恶意情绪。

  辉夜奈见收回目光,脸色似乎有些迷茫和失落,这让那些人的目光更加厌恶和烦躁了。

  “都怪我的颜太完美!”辉夜奈见在内心默默吐槽,他可以原谅这群丑逼不受控的嫉妒,但对他们的智商就爱莫能助了,“忍者的确不是靠脸吃饭的,但长得越漂亮的人也越能打,难道不是基本定律么!”

  你达成了成就:我演我自己!

  我演我自己:在一部戏里分饰两角儿是对演技的最大挑战,你现在就是如此,同时出演正派与反派的双雄戏,真正考验你演技的时候到了。

  ps:我是坏人,也是好人,那我究竟还是个人吗?

  获得成就点*650

  不愧是木叶这块主舞台,才刚一入场就刷了两个新成就入账,这块土地上搞不好就遍地长满韭菜啊。

  西索已经去果园里找寻他青涩的小苹果了。

  我也得赶紧出去收一茬韭菜了。

  “这群龙套应该也不会再给我薅羊毛了吧!”

  辉夜奈见脑子里快速转着各种念头,他觉得这群龙套恐怕不会再给了,于是他跟赤木森打了个招呼,也朝外面逛去。

  花藤悟撑伞跟在身后,迄今为止,他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打伞人。

  辉夜奈见这次倒没有着急立刻抽奖,尽管两波成就加之前的结余,他现在已经又攒了1887点成就点,足够剁手一次。

  “离中忍考试的第一场开始还有3天,这次先不着急,可以试着割茬韭菜,都攒到考前一天来波连抽。”

  “也不知道最后能攒出多少,光想想就令人心生期待啊。”

  克隆体辉夜奈见跟主体扮演的西索,在脑海中远距离实时沟通了一下计划,将木叶这块地图细分了几块,互相分配好各自负责的区域。

  对于触发外挂的成就机制,虽然没有明确的说明书或者公式原理,但这一次次触发下来,辉夜奈见对其深层的运作机理也大致有了模糊的轮廓。

  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普通人很难触发成就,他目前所经历的所有事件与成就都与普通人基本不相干;

  其次可以推断得出,事件与成就的触发大概率被限定在忍者这个圈子,至少要与忍者这个圈子相关;

  最后摸索出的规律是,越靠近主舞台,越是跟原著相关的人物,或剧情,就越有可能刷出成就或事件。

  这一点,从韭菜大户大蛇丸,到外挂特意提示自己宇智波灭族事件的时间重叠性,以及此刻刚踏足主舞台,便完成成就二连刷,就基本可以验证这条规律属实。

  其实也很好理解,这就像是游戏,五大忍村以外的区域就是在跑野图打野怪,小忍村就是在下副本,唯有五大忍村是主城,里面有许多常驻的npc等待你去触发任务,而木叶隐村则是主城中最特殊的一个,因为它还同时是这款游戏的资料片背景。

  照这个逻辑往下推导,就很简单了,所有剧情中出现过的地点都要去打个卡签到,所有剧情中有过台词的人物都可能是行走的韭菜。

  如果说大蛇丸是韭菜大户,那辉夜奈见和西索现在就是进到了韭菜地里,一颗内心已然澎湃。

  西索在对话的路上,就已经不知不觉的晃荡到了靠近宇智波居住地的后山附近。

  他又没来过木叶,也没有地图导航,当然不会是处心积虑的找过来的,一群红眼病精神病患者居住的聚集区有什么好来的?

  西索纯粹就是顺着冥冥中的天意走过来的,他绝不会承认,他是因为曾经跟尸骨脉那群疯子亲戚有过三年的同居史,所以,他对于精神病患聚集区四周弥漫的特殊味道异常熟悉。

  “一样充满强迫症风格的建筑物,到处都是涂抹发亮的族徽标志,都喜欢穿同款式的病号服,说话的语气和眼神都有着按捺不住的压抑和躁动,就像是待在一座随时准备自毁喷发的火山口。”

  “有种缅怀和亲切的味道,唔,可惜我原身的族人都死光了,就剩一个君麻吕还寄养在大蛇丸那儿了。”

  西索没有进去,他只是站在街道口往里面张望了下,这种大家族的地盘一般都很封闭,哪怕没有门关着,也不会允许别人随便进去逛的。

  一个外村人初来乍到,这点基本的规矩西索还是很懂的,而且,正午的阳光正是最毒辣的时候,也不是去别人家拜访的好时间。

  另外,

  从踏入木叶开始,西索身后就一直跟着只小尾巴。

  也不上来打招呼,就鬼鬼祟祟的跟只老鼠似的在后面吊着,虽然没什么威胁,但就让人心情不是很愉悦了。

  “这么密切的监视,应该是志村团藏的根部了!”

  西索贪婪地呼吸了一会儿熟悉的空气,从袖口中抽出一张扑克牌,是一张方块4,一个不是很吉利的数字呢。

  他不露痕迹地朝身后瞥了一眼,默默在心中给对方下了个死刑判决书,然后他伸个懒腰,绕过街道口,往更后面的树林里走去。

  duo!

  树林里的一块空地上,一个圆环状的靶子钉在树木上,一个穿着团扇短袖服的瘦小身躯从树上旋转落地,手中两枚苦无隐蔽的射出,同时钉射在靶子上。

  “黑桃a。”

  西索袖口中掉出一张扑克牌,脸上露出一抹意味难明的笑容,“运气好像开始变好一些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