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刃如冽泉,森寒断骨,刀出鞘,皮肤,肌肉,血管,爪子被一齐切断,血柱喷着断手砸落坠地。

  啪叽!

  痘痘脸残忍的小眼睛,被惊恐的骇浪吞噬,飞快蒙上阴翳的绝望,从施暴者到受害者的转变总是那般令其猝不及防。

  似曾相识的令人心疼,区别是上一次断掉的是5根手指,这回连手掌都没剩下,光秃秃的手腕平整光滑,鲜血喷刺发出“滋啦”声。

  唯一不变的是,近在咫尺的那张明媚、温和、怜悯的精致笑脸,所以,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西索才砍了我5根手指,辉夜奈见凭什么把我手都切掉了....不是善良愚蠢的绵羊么?

  疼痛和恐惧的双重刺激,令痘痘脸陷入了头脑风暴,他再看辉夜奈见那张平静软弱的脸孔,内心突然就感到前所未有的不寒而栗。

  悲悯平静的[辉夜奈见],

  凶狠冷酷的[西索],

  究竟,

  谁才是更病态危险的....那一个?

  这个问题他得不到答案,但他想来明悟了,这两[人]哪一个都不是小绵羊,从始至终只有龇牙咧嘴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小绵羊啊!

  “你们似乎理解错了,善良并不等同于懦弱,我能够容忍你们的愚蠢和丑陋,是因为见怪不怪后,我仍然愿意给予你们改正的机会!”

  辉夜奈见退后一步,不让鲜血弄脏自己的衣服,他缓缓的收刀归鞘,慢条斯理的解释着,

  “但容忍是有底线的,好好语的相劝,若不管用,反使你们变本加厉,那便只能抽刀斩断你们罪恶的利爪,就像澄澈剔透的水,可以温柔的包容一切,但也可以涤荡洗净罪恶!”

  冰冷干净的声音不高不低,像是涓涓流过的溪水钻入每个人的耳底,痘痘脸的两个队友脸色齐变,外圈三对六颗红眼睛,也浮出一抹凝重。

  剧本的走向,和他们所有人预演的都不同!

  依旧是那张平静的笑脸,但,气氛陡转直下,就仿佛,猎物和猎人的位置悄然间发生了对调!

  铿!

  金属刮擦的火花溅起,痘痘脸回神,另一只手攥住苦无狠狠刺激向辉夜奈见的脖颈,却仿佛刮擦到一块铁板上,荡出刺目的火花,不见鲜血。

  海军六式之一——铁块!

  辉夜奈见站立不动,扭头看着僵在原地的痘痘脸,轻叹一口气,“我给过你太多机会,只怪你自己执迷不悟,不肯珍惜!”

  辉夜奈见收回视线,从痘痘眼身旁擦肩而过。

  “曾经我以为善就是容忍与宽恕,但后来我才明白,这只是伪善;真正的善,不简单是宽恕,还要拥有不喾于残忍的勇气,敢于将腐臭流脓的罪恶给一刀切除掉!”

  “既然你自恃武力要撕毁美丽,那我便斩断你的双手,使你不能再为恶!”

  痘痘脸僵硬的低头,眼睁睁看见给另一只手腕浮出一圈血线,断掌脱离无声的滑落。

  同时,

  两根平滑淌血的手腕诡异的变成枯败的灰色,一股仿若来自灵魂割裂的痛楚,此刻才后知后觉的蔓延向全身。

  “这两只手接不上了!”

  痘痘脸福至心灵,好似本能般的感觉到了某种恐怖的真相,和上次被斩断,但能续接上的五根指头不同,这回,手腕从断根处不止斩断还被“杀死”了,绝无可能再续接上。

  “痛只是一时的,但被剔除掉罪恶的灵魂,会在以后得到平静的美丽,我相信你以后就会明白的!”

  像是医生救人一样的话语从背后传入痘痘脸的脑海中,痘痘脸只是面如死灰的看着那两根断手,内心或许真如辉夜奈见所,被消抹掉了戾气,只剩下死一般的安静。

  “宽恕可以宽恕的!”

  “斩断不能宽恕的!”

  “这个世界就会变得一心向善!”

  “你们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么?”

  痘痘脸的队友:“....”

  宇智波三人组:“....”

  辉夜奈见轻轻甩掉刀上沾染的污血,那是一柄森白如骨的刀,刀刃荡着波纹,就仿若刀有生命般在自己呼吸。

  浅打——斩魄刀的雏形,被辉夜奈见赋予了呼吸的力量!

  而就在辉夜奈见说话动手的时候,鬼相楠和花藤悟已经心领神会的散开,一左一右的分别挡住痘痘脸的队友和宇智波三人组的退路。

  他们默不作声,面无表情,就像是两具会呼吸的雕塑,用看死人一样的目光在扫视着他们。

  宇智波三人组倒还镇定,情况虽然超出意料之外,但他们依然有强大的自信,认定结局不会有改变。

  无论是真绵羊,还是披着绵羊皮的恶狼,都不可能是他们宇智波的对手,这届中忍联合考试,他们宇智波早就内定了冠军的位置!

  痘痘脸的队友却是慌神了,这很正常,多数恃强凌弱的恶人,内心也大都丑陋怯懦,外表看似狰狞恐怖,实则不过是一颗泛着恶臭的瘤子,轻轻一戳就稀碎一地。

  多看一眼,都属实污染眼睛!

  “这个问题对你们而可能太深奥了,那我换个简单的问法,你们觉得,自己应当被宽恕,还是被斩断,才会让这个世界更善良?”

  话音尚未落地。

  噼里啪啦的电弧炸开,一缕电光撕裂空气,在痘痘脸两名队友的中间显出[人]的形体!

  人变成了电?

  还是电变成了人?

  谁能用忍学给我解释一下眼前的这幕!

  三名宇智波真正齐刷刷变了脸色,猩红色的眼瞳里爬满费解和疑惑,他们不约而同的对视一眼,又俱都摇了摇头。

  他们的写轮眼也只是仿佛看到了一段模糊的残片,既捕捉不到电弧的轨迹,也看不穿[电]与[人]的转换过程。

  他们唯一能够确定的就只是,原本膨胀的信心,就突然像是被挤瘪的海绵一样缩水了。

  远处树林中,本来替辉夜奈见捏把汗的卡卡西,无意中就窥见了一幕精彩的反转,并且因为“真善”和“伪善”的那番论而陷入了沉思。

  然后,

  他瞳孔急剧收缩,就看见辉夜奈见骤然虚化成了一抹电光,他面罩下的脸皮肌肉因为震惊都僵住。

  “飞雷神之术?”

  “不对!”

  “是真的直接虚化成闪电了?!”

  卡卡西怀疑自己的视觉出现了问题,他咬了下发麻的舌尖,抬手轻轻挪开遮住另一只眼睛的护额,露出隐藏在眼窝里的写轮眼,漆黑的勾玉在旋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