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67章 出卖己方的西索?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达成了成就:喝茶

  喝茶:不是谁都有资格被志村团藏邀去喝茶的,大多数跟他喝过茶的人都死了!

  ps:他对你的恶意昭然若揭,而你对他忍界之暗的头衔也有点兴趣,真希望你们还有下一次喝茶的机会!

  你获得成就点*1000!

  视网膜上飘过一行字幕,西索看着眼前的尸体向后栽倒在地上,内心愉悦的想道:“差点忘了,志村团藏也是颗优秀的老韭菜呢!”

  断头尸体用布裹起来扛住,溅洒在地上的血液也被擦干,根部成员默不作声的处理掉现场的痕迹。

  他们将西索三[人]包围在中间,一路安静的朝前带路,对刚才发生的不愉快只字不提,只是面具下的眼神都异常警惕的盯着西索。

  西索非常欣赏根部表露出的专业性,看起来就像是特别合格的工具人,志村团藏别的不行,在洗脑和培养下属的方面还是很有一套的!

  根部。

  阴冷潮腻的空气里是化不开的血腥味儿,一走进来,那股积年沉淀的,令人作呕的味道,就止不住的往鼻子里钻。

  花藤悟和鬼相楠强抑住呲牙的兴奋,只是鼻翼张开颤动,在贪婪的呼吸着。

  “能给我个湿布子擦脸吗?毕竟要见火影了,脸面得保持起码的整洁以示礼貌!”西索朝一名根部成员说道。

  很快拿来布子,把脸擦干净,感受着皮肤的清爽光泽,西索跟着根部成员往会客室走去。

  一路往里走,到处都是阴暗逼仄的房间,用冰冷的铁门隔绝着视线,就像是一间间森冷的牢房。

  志村团藏的家装审美真的很单调匮乏,西索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数十种猎奇的场景布置,能把这里装修的更阴森,恐怖,诡异,而又透出优雅的格调来。

  走廊里戒备森严,每走出几步就有戴面具的根部在站岗。

  一扇冰冷的铁门面前,花藤悟和鬼相楠被拦下,西索朝他俩使了个眼神,然后独自推开铁门走了进去。

  逼仄阴暗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个半张脸缠裹住绷带的老家伙,整个人恍如都融入在黑暗里,仅露出一颗阴冷森森的眼睛朝西索看过来。

  大名鼎鼎的忍界之暗(锅王)——志村团藏,西索自觉对其已经神交很久了,但真的见面一睹真容,这还是第1次!

  只有一张椅子,在志村团藏的屁股底下,看得出来对方似乎不太懂待客之道,桌子上也没有茶,这颗老韭菜真的是让人喜欢不起来啊!

  杀了志村团藏,奖励多少成就点来着?

  5000点!

  西索脑海中回忆了一下,再看志村团藏的那颗木乃伊似的死人脸,就顿时觉得亲切起来。

  没有椅子坐也不能恼怒了,把椅子让给老人是一种美德;没有茶喝也无所谓了,年轻人不爱喝苦滋滋的饮品。

  西索双手兜在脑袋后面,变脸似的洋溢出灿烂的笑容,志村团藏愣住,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有人对自己露出这般发自心底的笑容了。

  “你在笑什么?”志村团藏阴着脸问道。

  “忽然想到一些开心的事情。”西索舔了下嘴唇,笑眯眯的回答道。

  志村团藏想到下属对西索的情报分析中,重点标注了对方是个喜怒无常的疯子,也就不去纠结西索的情绪变化。

  “我听下面人汇报说,就算我不派人请你,你也会来找我,是什么意思?”志村团藏直入正题。

  邀请西索的过程比预想中还要顺利,志村团藏非常好奇西索的来意。

  “我来的目的,和你邀请我的目的,我猜会是同一件事情,关于....”西索咧嘴一字一顿道,“极乐之匣!”

  志村团藏瞳孔暴缩,这种谈话方式的展开,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极乐之匣难道不是草忍村最大的秘密吗?你们不是在跟宇智波勾结密谋吗?怎么就,这么直白的说给我听了?

  虽然,

  极乐之匣现在在我手上,草忍村跟宇智波密谋勾结的事情,我也差不多都搞清楚了,

  但,

  正常的流程难道不应该是,你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然后被我拿出证据一一点破,接着抵死不说,最终在我的各种手段威逼利诱下,才不得不一点点把事情的经过都吐露出来么?

  你怎么一上来,张嘴就是一副我打算全撂了的架势?

  “不用觉得奇怪,我们知道极乐之匣其实是被根部截走了,甚至,我们已经跟宇智波串联计划好了,三天后,趁着中忍联合考试,根部最空虚的时候,偷偷杀进来,抢回极乐之匣,并完成献祭和开启的仪式!”西索简意赅的把己方的全盘计划出卖的一干二净。

  干脆,利落,果决,不打自招....志村团藏都有些懵逼了!

  “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志村团藏沉吟半晌,才消化掉西索话语里的内容,本能的觉的这件事透着诡异,但,理智则判断出,西索说的和他们通过已知情报推断得出的基本吻合。

  “因为,无聊!”

  西索嘴里吐出一个泡泡,然后用指尖啪的扎碎:“草忍村和宇智波密谋的计划,太小家子气,也太无趣了,他们想通过极乐之匣许下的愿望,实在过于平淡无奇,我看不下去了!”

  志村团藏皱眉,这个理由实在是....很贴合一个疯子的逻辑啊,而西索这几日在木叶眼里的表现,就恰恰是一个做事全凭兴趣的疯子!

  所以结论是——西索说得是真话?!!

  “他们要许什么愿望?极乐之匣真的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么?”志村团藏问出了最在意的问题。

  “当然不可能,许愿是需要献祭的,从献祭到实现愿望需要遵从等价交换的原则,也就是说献祭的价值越高,实现愿望的等级也就越高,献祭的过程需要守门人来主持,而守门人一生只能开启一次极乐之匣!”

  西索知无不,无不尽,

  “草忍村用了上百年,才好不容易又找到一位守门人,如此宝贵的机会,他们竟然只是打算献祭几具宇智波的族人,来换取几个垂垂老矣的老家伙,重回青春恢复巅峰时期的力量,简直太没有想象力,从里到外都透出股腐朽的小家子气,这不是我想要看到的画面,太无趣了!”

  西索嘴角下扯,脸上露出不屑至极的冷笑,

  “行将就木的老家伙就应该乖乖踏入棺材,新世界不需要他们来续写老旧故事的篇章,故事就应该翻到更大气,也更有想象力的新一页去。”

  西索脸上露出病态而憧憬的光芒,

  “借助极乐之匣的力量,献祭足够多的祭品,许下一个足以改变世界的愿望,这样才更有趣,不是吗?”

  西索仿佛并没有注意到当他提到那个无趣的愿望时,志村团藏的呼吸都猝不及防的停滞了一瞬,那颗阴冷森森的眼珠子里透出了炙热无比的光芒。

  铁门忽然从外面被推开,

  白色的火影长袍,隔着面纱的斗笠,一对浑浊而深邃的目光正望进来,猿飞日斩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苍老而瘦柴的身体下一颗心脏正在缓慢而稳定的跳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