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71章 名场面——灭族之夜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达成了成就:邀请函!

  邀请函:你受宇智波鼬邀请,获得了入场观看宇智波灭族血夜的邀请函,这可是一幕经典的演出,百看不厌!

  ps:谢幕时别忘了回收....

  获得成就点*2000

  ——所以就说,看戏要买票入场,是有回报的!

  你激活了一项任务!

  你与宇智波鼬暗中达成了一项交易,获得了一项任务,根据该任务的完成度,最终将进行奖励结算!

  ps:你猜,他要带你去的那个有趣的地方,是指哪里呢?

  宇智波鼬冷冰冰的声音钻入耳朵里,视网膜应景儿的飘过几行字幕,西索习惯性的吐了一个泡泡,脸上的笑容愈发娇艳妖冶.....

  第2天!

  阴!

  从早上开始,太阳就跟打霜的茄子似的一点点被黑云吞噬,天色黯淡,沉闷潮腻的空气似乎在预示着一场暴风雨的来临。

  今天的木叶鸦雀的声音都淡了,飘零的落叶在风中打着旋儿,然后被悄无声息的鞋底踩裂在地上。

  一个又一个戴着面具的身影宛如鬼魅一般,从各个阴暗的角落钻出来,封堵住连通木叶向宇智波的...路!

  路从根处被断绝,便是死路;

  边缘的结界,悄无声息的倒扣过来,像一块罩住坟地的碗,那些亮着灯火方方正正的屋子正是此间坟场里安置的墓碑。

  他们还活着,

  他们却早就死了!

  “如果你完不成,根部可以替你做。”嘶哑冷酷的声音在说话,绷带缠绕下是志村团藏那张阴鸷无情的老脸。

  “我会亲手送走我的族人!”

  宇智波鼬扭头死死的盯住团藏,猩红的写轮眼中三颗勾玉诡异的连成风车的虚影,一股极度邪恶阴冷的气息仿佛要从那眸子中夺眶而出,

  “在我跟族人告别的时候,我不希望被外人打扰!”

  “会死的呦!”轻挑戏谑的声音替宇智波鼬翻译了他的潜台词,西索从阴影中走出来站到宇智波鼬的旁边。

  志村团藏皱眉,把视线从宇智波鼬身上移开,看向西索,似乎在问,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问题不需要问,哪里有热闹,哪里就少不了西索的身影。

  “啊,该开始了吧,要不然就赶不上你弟弟放学的时间了。”西索没有理会志村团藏,朝宇智波鼬催促,他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忍者学校今天会很晚才下课!”

  宇智波鼬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后继续漠然的看向志村团藏,冷声提醒道,“宇智波的罪孽都由我一人承担,转告火影大人,记住答应我的事情!”

  志村团藏面无表情,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

  宇智波鼬没有再多,他转身走入那条回家的路,四周的根部成员看向志村团藏的手势,接着快速散开替宇智波鼬封锁住出入口。

  头顶的结界已经完全盖扣住,严丝合缝的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

  西索翩翩然的跟在宇智波鼬身后,一起往里面走,嘴里还欢快的朝周围的根部解释道,“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买了进场门票的!”

  根部听不懂西索的冷幽默。

  “让他进来,他是我特别邀请的!”宇智波鼬寒着声音。

  “这个疯子又跟宇智波鼬扯上关系了?!”

  志村团藏已经不试图用自己的思维去解读西索的行为了,他内心有些莫名的烦躁,但还是挥手示意根部放行了。

  西索还有利用价值,

  暂时,

  还不能跟他翻脸!

  “谢谢!”

  西索很有礼貌的感谢志村团藏的通情达理,身子在原地一转,就跨入结界覆盖的坟场里。

  坟头中间的路像是一条灰白的长蛇,蜿蜒着映入眼帘,淡淡的血腥味儿吸入鼻孔,两具新鲜的尸体被抹开喉咙栽倒在路两侧。

  他们穿着宇智波的警卫服,殷红的血从喉咙汩汩涌出,染红了衣服上的团扇标志。

  如血的眼睛怒瞪着,似乎至死都无法相信发生了什么,生机已然消逝掉,看得出来,他们死得很快,不平静,但也不痛!

  “动作可真迅速,究竟该说你是仁慈呢,还是冷酷呢?”西索舔舔嘴唇,快步跟上前面的宇智波鼬。

  一间[墓碑]被推开,进去又干脆利落的出来,尸体软到栽地的音效,让这座早已竣工的坟地,在此时此刻变得名副其实起来。

  “为什么?”

  血泊之中一名族人不甘的倒在地上。

  宇智波鼬双瞳眼眶狰狞,他不发一的从对方尸体上绕开,继续往前走,开始有陆陆续续的族人冲出来,沿着这条街道,用惊骇,费解,恐惧的一颗颗眼同样殷红的眼睛盯着宇智波鼬。

  像是一排排探着脑袋,伸长脖子,引颈待戮的....尸体,至少在西索眼里看来是这样的。

  愤然的挣扎与抵抗都是徒劳的,凌乱的苦无和手里剑在空中碰撞,宇智波鼬的身形若隐若现穿梭在其中,惨叫,凄嚎,哭泣....并没有令他停下,反倒令他变得更疯狂,挥刀更利,屠戮的更快。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无数个为什么的遗,像是附骨之疽一样,钻入宇智波鼬的脑海里,哪怕他杀死了他们,但那些声音却反倒更清晰的在脑袋中回荡。

  街道,

  空空荡荡,

  俱是一地的尸体和鲜血。

  这是属于宇智波鼬的独角戏,西索没有干涉,他正如自己所,就像一个最合格的观众在一旁看着,欣赏着,记录着,感受着。

  “不需要解释吗?”

  直到所有站着的人都倒下,等到世界重新恢复安静,西索才踩着优雅的步子,迈过一具具尸体,看着被鲜血沐浴的宇智波鼬问道。

  “语是最苍白无力的,我事情已经做了,解释或不解释都改变不了什么!”宇智波鼬攥住太刀的五根指头青中发白,但依旧稳的没有一丝颤抖。

  “当然,语改变不了什么,我只是觉得,在这里多一段内心的独白,这个场景会更升华,更好看!”西索建议道。

  “你想要,可以自己往里面随便添加,我不在乎!”

  宇智波鼬将一具具尸体的眼睛合上,哪怕他知道,这些写轮眼最后都会被人挖走。

  街道上没有那两人的尸体!

  “外面明明血流成河,但最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却不在,他们是完全听不见外面的动静么?”

  按照宇智波鼬的吩咐,西索从此处开始加入了旁白,像是诗朗诵一般的腔调完全道出了宇智波鼬的内心所想。

  宇智波鼬深吸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然后,走过这条路,回家里去推门!

  “这个时间是往常的饭点!”西索残忍的念出了旁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