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宽广的骨翅铡刀从头顶上划过,掀飞的天花板墙砖,扯断的老树根和生锈的管子,哗啦啦一片从上面往下掉。

  与之相对的则是一截挥舞着翅膀的....狰狞怪物冲天飞起,顶穿层层天花板,直跃入高空和夜幕融为一体。

  你把这东西称作看门狗?

  会飞的看门狗,

  这合适吗?

  一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不翼而飞的看门狗,然后又呆滞的望向西索,正如西索所,极乐之匣的路通了!

  “瞧,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

  西索把玩观赏着手中的刀,刀刃漆黑冰冷映照出他脸上猩红的泪妆,他咧嘴笑了下随手把刀别在腰间,然后翻身轻巧的落入极乐之匣里,头也不回的快步往漩涡里走去。

  “团藏,那鬼东西飞出去了!”猿飞日斩语气有些担忧,他怕木叶会出乱子。

  “一只无头怪闹不出大乱子,倒是那里面西索先进去了,我们可得跟上。”

  志村团藏眼中浮出杀意,在他心中,西索能捣出的乱子可比一只乱飞的无头怪大多了。

  那个疯子,一刻都不能让他离开自己的视野才行,猿飞日斩真的是太优柔寡断了,这会儿还拎不清楚轻重么。

  志村团藏压住心中的急切,这次学谨慎了,他往前挥了下手,一名根部的成员,试探性的进入漩涡里。

  根部的成员迈入漩涡,恍如踩入进一团流水中,消失不见,过了一会儿又探出身子回来,对他们比了个安全的手势。

  “进!”

  志村团藏命令道。

  “进!”

  猿飞日斩收回望向天空的视线,对带来的暗部精锐,下出同样的命令。

  很快根部与暗部就一个个都进入极乐之匣里,赤木森也被裹挟在其中带了进去。

  屋子里只剩下志村团藏和猿飞日斩。

  “团藏你的手臂没事吧?”猿飞日斩内心有一丝的愧疚,惺惺作态道。

  “哼,一条手臂而已。”志村团藏内心在滴血,但面上硬气的很,然后走在猿飞日斩的前面迈入进漩涡里。

  “许完愿之后,西索的命和那柄刀都要收回来!”

  猿飞日斩跟在志村团藏身后用只有他俩能听到的声音嘱咐着,并紧随其后迈入进漩涡里。

  房间里顿时空空荡荡的走了个干净,只有顶上的阴风呼呼的倒灌进来。

  涅茧利继续贴在墙壁里一动不动,死神的感知里,房间里还存有一团魂魄的气息就在侧角的墙根儿里。

  “有意思,屋子里还藏着别的人在看戏呢!”

  涅茧利不急着进去,那漩涡背后里的魔方建筑和家装布置都是他亲手布置的,于他而不存在未知的吸引力。

  倒是墙角那滩好似融在地里浮游生物更引起他的兴趣和关注,他就这么静静的,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没几秒,

  墙根处那滩黑泥缓缓的升起来塑成人形,涅茧利用肉眼差点没看清,那肤色在夜幕中天然隐形啊!

  “总感觉好像有人在暗处偷窥我,是我最近神经太敏感了么?”

  黑绝疑神疑鬼的扫了一圈屋子,并且用查克拉对附近感知了一遍,他很确认周遭没有活人的气息。

  完美级的武装义骸,看似与活人无异,但归根结底依然是具义骸,是死掉的尸体躯壳。

  用查克拉感知义骸的生机磁场,那就跟给死人测脉搏一样,能测出来反而是见鬼了!

  “是极乐之匣,没错!”

  黑绝走近极乐之匣仔细绕着观察了一圈,从外形和质感上来确定,这就是他记忆里的草之国的那个极乐之匣。

  “不是假的,也就是说,里面的无头怪也不是仿制的,是有人帮他其改造整容了,怎么越整越凶越丑恶了!”

  黑绝摸不着头绪,皱着眉头,目前为止他还猜测不出来是谁做的,因为他看不出来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受益的人又是谁?

  答案,

  或许藏在那个漩涡里。

  黑绝牙齿咬着嘴唇,直觉告诉他,如果踏入那个漩涡很可能会遇到未知的危险,但黑绝很相信自己的实力,而且,他没法容忍这个忍界竟然有自己不知道的传说和秘密。

  他下定决心要迈进极乐之匣一窥究竟,但他强耐住性子,又从里面把极乐之匣的每一寸角落都摸索了一遍。

  这就是千年老编剧强于猿飞日斩和志村团藏的地方了。

  这么一搜,果然让他找到了一点线索,就在那层撕裂的膜上,那层膜里面有隐蔽的夹层,夹层里没有藏东西,只是在内膜上印有两行近乎透明的字。

  第一行:

  并没有人一开始就立在天上,

  不论是你或是我,就连神也是,

  但这天之王座的空窗期也要结束了,

  从今以后,由我立于顶端!

  中间空了断层,似乎原本还有别的话,但都没抹掉了,连带着原本应该存在的署名位置也一并被抹掉了。

  视线一直往下移,最角落的位置还有一行字。

  第二行:

  我的时代不会就此终结,我会铭记住这份屈辱,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我不会再卑躬屈膝,乞求一个容身之所,我要铸造一个世界,一个匍匐在我脚下的世界!

  ——鬼舞辻无惨

  第二行字有署名,是一个从没听说过的名字。

  黑绝蹙眉,如果说第一行字迹是飘逸而霸道,词句里透出的是一股比肩神明的狂妄;

  第二行字迹光是看就令人感觉到不寒而栗,那字仿佛是拿指甲抠出来的诡异扭曲,就像那个署名里的第1个字,有一种鬼气森森的感觉!

  火影的世界里没有鬼怪,但也是存在有鬼怪类的话本小说的,黑绝闲暇时也是看过的,第2行字迹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只鬼怪话本里恐怖的恶鬼书写下的。

  这两行字不是一个人的笔迹!

  时间顺序上也难以判断前后,单从两行话里的含义也很难推断这背后隐藏着什么故事,只能推断出写这两句话时,当时这两个人的心境肯定是截然不同的。

  此刻,

  黑绝还不是很在意这两句话,他也猜不出来这两行写在极乐之匣里的字,有什么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似乎只是找到了两句没有价值的线索而已!

  一切都在迷雾里,黑绝使劲摇摇脑袋,不再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无论是谁改造了极乐之匣,又是出于何种目的都不重要,他只要能找到做这一切的幕后之人,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会是护庭十三番么?”

  没来由的,出现在宇智波现场跟他们抢尸体的蓝染惣右介和市丸银的面孔从黑绝脑海中闪过,这是他目前最首要怀疑的对象。

  “进去看看!”

  黑绝迈步走入漩涡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