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上、下、左、右,全都是格子状的房间,密密麻麻的充满立体感,在一瞬间进入视网膜中,只让人目晕神眩;

  或横或竖的阶梯长廊纵横交错,连接贯穿着各个通道方面,明明是静止不动的,但在肉眼看来就好似这些阶梯走廊一会儿再伸长,一会儿再变短,视觉仿佛受到了干扰和欺骗;

  这是由无数方格堆叠起来的,远近距离难以判断,方向位置被干扰,视觉都产生被欺骗感的....一座立体的、庞大的、笼罩住所有人的...魔方!

  而他们这群闯入的来客就站在魔方内部的中心,无论是朝哪个方向望,都是规整的错落有序的方格子房间。

  哪怕是最具洞察力的白眼,也被这错综复杂的立体空间所迷惑了视线,根本数不清楚有多少的方格空间,明明是静止不动的,但在眼睛里就好似一切都在动。

  像是一座欺骗人眼的恐怖迷宫,一座上下左右无限延伸的....城!

  整齐!

  静谧!

  诡谲!

  在进来之前他们有无数种幻想和猜测,但绝没有一种脑海中的画面能与眼前重叠。

  太离谱了!

  极乐之匣的里面为什么连着一座....无限城?

  这里究竟是哪里?

  空城?

  没有活物?

  那一个个方格子房间里会有东西吗?

  明明一切都很安静,明明没有看见危险,明明没有活物的动静,才应该令他们长舒一口气,但,为何他们每一个人的内心都生起一股不寒而栗的感觉,就好似他们宁愿进来后看见无数狰狞的怪物朝他们扑过来,也不愿面对这座安静到死掉一样的城。

  混乱的空间感,和死一样的寂静,令他们的思维是意识也好像不受控制的在无限扩散,脑海中会浮出各种惊悚的画面,就藏在那一个个方格子的空间背后。

  那些方格子的门都是木制的推拉门,全部合拢紧闭着。

  许愿?

  怎么许?

  对着这座诡谲死寂的城大声呼喊么?

  猿飞日斩觉察到了不对劲,志村团藏的脸色也很阴沉,两人对视一眼,不得不承认一种他们不愿意面对的状况,即:极乐之匣从被打开开始,就没有一件事情是跟他们开始预想的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

  极乐之匣许愿的传说还有可能...实现吗?

  可能性虽然还不至于完全归零,但也不可否认的是在一步步的降低,而与之对应的变数和风险,则是在急剧的无限拔高!

  毕竟,

  他们现在是正在走极乐之匣不为人知的传说故事里,外面已经撞见过一个看门的无头怪了,里面这数不清的的方格子门后,谁知道又可能藏着什么鬼玩意儿。

  亦或者说,那里面无论出现什么都不足为奇吧!

  是危险的怪物;

  缠满绷带的断臂;

  一罐浸泡在盐水里的写轮眼;

  许愿的正确打开方式;

  还是,

  一只鬼?

  让一个老年人做这种悬疑烧脑题目,真的是太残忍了,猿飞日斩感觉脑壳都要炸了,但是木叶已经没有退路了。

  无论那些门后面隐藏的是什么,木叶都必须一扇一扇的去推开,去一窥究竟。

  “把门都打开!”

  猿飞日斩这一回没有犹豫,他拿出了火影该有的魄力和决断,服从命令的暗部硬着头皮,四散开来,就近朝着一间间方格子屋奔去。

  志村团藏也是同样的意思,只不过他的容忍和耐性已经被彻底消磨殆尽,他仅剩的一只手做出一个手势,一部分根部就散开去推门的[盲盒游戏],一部分根部则杀气腾腾的围拢向西索和赤木森。

  “极乐之匣的传说真的是真的吗?”志村团藏咬着牙齿问道。

  “当然,我们现在不就是正在见证传说!”西索一点都不慌,相反嘴角还夸张的上钩翘起。

  “我问的是许愿,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志村团藏狞声。

  “真的假的重要么,难道现在还不够有趣吗?”西索随手抽出一张扑克纸牌掩住嘴角直笑,“传说的真假,不就是需要我们后来人来验证么!”

  “回答我的问题!”志村团藏压低声音吼道。

  “我现在也不清楚了,我只能告诉你,极乐之匣其实一直有两个版本的传说,一个是许愿,一个是囚禁着鬼!”

  西索毫不掩饰病态疯狂的大笑,

  “我个人其实从内心深处,其实就一直更希望是鬼的传说是真的,而从打开匣子看见那只看门狗开始,我的内心就在告诉我,鬼才是真的,而且,就在这个漩涡背后,所以,我拔出了那柄刀,放走了看门狗,带着你们一起进来了!”

  志村团藏额头上一根根青筋暴凸,如果目光能够杀人,西索现在已经被他的眼神碎尸万段了。

  “当然你们也不要完全放弃希望,我前面说的话也不算骗你们,说不定愿望实现的可能也就藏在某扇门的后面,许愿和撞鬼并不冲突啊!”

  西索扫了一眼围上来的根部,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只是目光大有深意地扫了一眼志村团藏的脖颈,

  “只是有一件事我骗了你,那就是,许愿的权利不是由谁献祭祭品来决定的,而是由谁开启了极乐之匣来决定的,也就是说,这个许愿的权利一直都在我手里!”

  “而我要许的愿望也很简单,我希望....”

  西索停顿了一下,双臂猛然张开,十指弹射出一道道肉眼几乎难以看见的丝线,将围绕过来一圈的根部的喉咙全部扯住,然后双手猛然收拢,像是交响乐指挥结束的那下手势,他癫狂的大笑道,

  “我希望鬼的传说是真的!!!”

  鲜血狂飚溅射,一根根喉骨破开脖子表皮,被丝线扯拽着环绕着飞舞在半空中,那剖开的喉咙里,滚烫的鲜血喷射而出,一具具捂着喉咙的根部像是一圈盛开凋零的花瓣朝后栽倒。

  “我实现你的愿望!”

  一个空灵的声音凭空出现,却又仿佛从每一个紧闭的格子房间里传来,汇聚着,回荡着,响彻在这座无限城....

  同时伴随的还有清脆,高亢,急促的琵琶乐猝然间奏响,如湍急的流水注入进这座死寂的城。

  于是,

  静止不动的无限城旋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