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第87章 志村团藏杀青?!!

小说:人在火影,开局一座静灵庭 作者:坟头老树 更新时间:2021-07-16 12:32: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眼前的声音是西索!

  那身后的那道声音是谁?

  什么叫我不能背叛我自己?

  志村团藏头皮发麻,嗓子发干,胸膛鼓起对准正前方吐出一团旋转的风球。

  风遁·真空玉!

  旋转的风球挟持着高压气旋像是一团荆棘刀轮,割碎纷扰缠绕的丝线,崩碎森白的骨刃,滑溜的割断西索的手掌,顺延着手臂一路袭上后者的脖子,喉咙,脸颊。

  风刀割过的不是查克拉分身的触感,而是真实血肉的切割感,飚溅的血液滋溅呼喇一脸,就是温度不够滚烫,有点阴阴凉黏稠。

  西索死了?

  志村团藏看着眼前脸被剖裂一半,从中间朝两侧裂开的头颅,似乎不敢相信西索就这么简单的被自己杀了。

  原来我,

  这么强的么!

  志村团藏很多年没有亲自动过手了,他对于自己实力的强大认知有一些模糊,他秒杀掉西索,连忙转身朝身后看去。

  黑裙红花血足衣,搭配的那张精致的不似人类的脸孔,赫然正是鬼舞辻无惨!

  后者,

  此刻整一只手捏着琵琶,另一只手捏柄纸扇轻轻半遮住脸颊,一对血红的眸子隐藏在扇面背后。

  身后的是鬼舞辻无惨,

  也就是说,

  刚才那句话——我不能背叛我自己,

  是西索和鬼舞辻无惨异口同声说的!

  志村团藏脑海中陡然浮出一个匪夷所思的念头,他甚至没敢深想,就感觉一股阴森的寒意从从脚底板直窜上脑门,后脊背阴冷滑腻也像是有一条毒蛇在贴着背游弋!

  惊怖!

  不寒而栗!

  毛骨悚然!

  志村团藏如坠冰窟,瞳孔深处布满颤栗,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西索会如同一个疯子般,一门心思处心积虑的引诱木叶上钩,拉着他们一步步的打开极乐之匣了。

  疯子?

  不,

  那些看似蹩脚疯狂的理由其实都是假的,

  真相只有一个,

  是因为....

  守门人就是鬼本身啊!

  “你的心底是否埋着疑惑,你转过来我告诉你答案!”

  阴森戏谑的声音从志村团藏身后传来,那声音冰冷妖娆带着丝丝诡秘的笑声,声线却仿若在拉扯着变形,从一个人的声音腔调变成另一个....鬼的声线!

  志村团藏头皮发麻,浑身不受控制的发僵,他眼珠子直勾勾的往斜瞥,就看见一张脸从后面绕到侧面。

  那是一张从中剖裂的脸孔,正诡异的肉丝黏合,血线倒涌回颅,一张脸重新弥合复原,扭曲着拉扯整容成....鬼舞辻无惨的模样。

  志村团藏牙豁子都在颤抖,他一只眼珠子盯住侧面,另一只眼珠子用余光瞥向正前方,那张纸扇正缓缓的移开露出....西索的面容!

  穿着黑裙捏着纸扇的西索!

  穿着扑克牌装束捏着扑克牌的鬼舞辻无惨!

  两张脸同时舒展口轮匝肌,颊肌和鼻翼轻轻向上,提上唇肌和降下唇肌联合挤出一个自然的弧度,一张美丽而精致的同款笑容就浮现在志村团藏的眼中。

  “你是在看我们俩谁呢?”

  一模一样的声线重叠在一起,仿佛镜头在重播解密,替志村团藏解开了内心的困惑。

  震惊!

  惊恐!

  恐惧!

  志村团藏脑门上一根根血管暴凸,心脏都差点停跳,两颗眼珠子更是中风偏瘫似的定格在眼瞳两侧收不回来。

  “你刚才说,你想活着控制我,用这颗眼睛!”

  扑克牌装的[鬼舞辻无惨]就贴在志村团藏旁边,眼睛对着眼睛,瞳仁映着瞳仁,

  “很可惜,你怕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志村团藏感受到后背被利刃割开,有一只冰冷阴森的手正攥住自己的心脏,感受着它缓慢而强劲的跳动。

  “结束了!”阴森的宣判声!

  “别天神!”志村团藏在内心拼命嘶吼,那颗猩红邪恶的万花筒里骤然射出黑色的幽光,映着瞳仁射入进[鬼舞辻无惨]的意识中。

  攥住心脏的手停瞬间停顿!

  志村团藏心中长吁一口气,脸上的表情肌肉都扭曲成一团,他咬牙切齿的对眼前的这张脸狞声命令道:“把你的脏爪子拿出去!”

  【你达成了成就:别天神的注视与豁免!】

  【别天神的注视:你遭受一次别天神对意志的篡改,将奴役你成为被其操纵的傀儡,你险些中招,但林肯法球替你格挡了这次指向技能!】

  【ps:以身试眼?我怀疑你是在钓鱼执法!】

  【获得成就点*3000】

  一行字幕从[鬼舞辻无惨]眼前掠过!

  “好的!”

  冷脆的回应声落下!

  停顿的手掌朝前一捅,将志村团藏的胸膛捅了一个对穿,腐臭的黑血喷涌而出,一只苍白的手掌轻轻翻转朝上托展张开,那是一颗血红色的[梨子],正在用尽最后的力气收缩跳动着。

  志村团藏僵硬的转动脖子,脑袋一寸寸的低下看向染血的胸膛,他睁大眼睛看见那只手掌,正在缓缓用力的往中间捏。

  “不,不要!!!”

  鲜血爆溅,五根指头扎穿心脏而出,猛然合拢再松开,一张瘪平稀烂的碎肉掉落在地上。

  “志村团藏,恭喜你,你的戏杀青了!”

  不明所以的祝贺词传入进至志村团藏的耳朵,后者却已然听不清楚了,他眼瞳中的生机迅速消亡殆尽。

  手臂从胸膛抽离,扑克牌装的[鬼舞辻无惨]脸颊如水般抖动重新恢复西索的面容,他指尖一弹一根细线缠住向前坠倒的尸身脖子。

  锋利的细线借着尸体自身的重力,平滑的将脑袋从其脖颈上割断,然后被线吊挂在半空中。

  “通向晓组织的门票有了!”

  西索小指一勾,志村团藏的脑袋被其抓住,然后另一只手的指甲对准某颗死不瞑目的眼睛一抠,再随手一抛甩给同样恢复原本样貌的鬼舞辻无惨。

  “玩的愉快!”鬼舞辻无惨平摊开手掌,让那颗享负盛名的万花筒写轮眼落入自己的掌心。

  琵琶声响!

  鬼舞辻无惨消失在原地。

  西索提着志村团藏的脑袋,推开木门,和那些坠落的尸体一道从高空落向地面,然后落地踮脚一个加速冲出漩涡。

  好巧不巧的,

  这个过程正好被几个推开门往外瞅的根部看见,也正好被藏在地下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逛的黑绝瞥到。

  那颗脑袋是志村团藏?

  志村团藏,忍界之暗死了!

  不知道为何,大约是为了祭奠志村团藏的死亡吧,急促的琵琶声都渐渐舒缓停歇,这让一直天旋地转的忍者从方格屋里跳落而出,一起往下面追去。

  鬼舞辻无惨重新出现在顶空的阶梯上,俯瞰着下方一个个逃离的根部与暗部,却出离的并没有阻止。

  “逃吧,都逃吧,带着恐惧和哀嚎,告诉躲在外面的人,鬼舞辻无惨回来了,告诉那些遗忘掉的人类,这个世界从来不属于你们!”

  “逃吧,都逃吧,你们很快就会知道,外面只不过是一座更大的囚笼,属于你们的时间结束了,鬼族支配的恐惧很快就会重新碾碎这个世界!”

  鬼舞辻无惨松手,任由琵琶脱手坠向地面砸成粉碎,和那些尸体铺溅在一起。

  她不需要这个琵琶了,

  因为,

  通往外界的红毯已经铺好了!

  onclick="hui"